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70章 雾山瓦窑寺

我的书架

第70章 雾山瓦窑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你现在想起了什么?”

何畏等人直勾勾的盯着泊臣, 眼中兴奋之色简直不言而喻,恨不得立马知道孤儿院当年的往事。

只可惜,泊臣说的一点真就是一点。

“啥?”

何畏掏了掏耳朵, “你说想起有一块砖上刻了字?”

好家伙, 我直接就是一句好家伙!

这和没想起来有什么区别?

倒是宋逸舟想起他们之前看到后方堆了不少陈旧的砖头,“莫非那些就是以前孤儿院的废砖吗?”

不管是不是, 现在只有泊臣说出来的唯一线索, 他们几人只好转战后方, 准备搬砖。

而此处,他们几人走后, 那位消失不见的高僧便从外头走了进来, 他摸了摸第一个孩子的怨灵,心中叹了口气。

守了他们这么多年, 如今总算是有人能够让他们解脱了。

与此同时,发财男团的众人瞧着面前那一大片的砖头,一时都有愣住了。

何畏叹一口气搬一块。

纯搬砖也就罢了, 偏偏拿起来之后还要翻来覆去的看, 鬼知道这么多年过去,那砖头上的字迹有没有被磨掉?

何畏:太难了,我真的太难了。

本以为发财能团, 工资高、福利好、活也少,谁知道兜兜转转他还是逃不过搬砖的命运。

苍天啊, 给他一个暴富的机会吧!

话音一落,宋逸舟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拿出手机便给何畏转了二十万。

“小畏畏,快滴一下伯父,让他多叫几个鬼来。”

这话一出, 何畏顿时眼睛都亮了,立马将手上的砖头一抛,拿出手机就开始给他爹发消息。

没错,自从两次都把他爹无意之间打过来,而致使何畏钱包缩水严重后,他就趁着昨天晚上给滴滴打鬼的客服反馈了问题。

还别说,人九幽的效率就是高,几分钟的时间就改了程序,添加了一个对话功能,为此九幽官方还特地向他道了谢,并被何畏趁机索要了若干打折券。

“爹啊,江湖救急,钱多活少,接单吗?”

何父这会儿正美滋滋的与何母一起逛街,接到何畏消息时候本想拒绝,后来又想这好歹是自己的儿子,麻烦其他鬼也不像话。

“什么钱不钱的,儿子有难,爹哪能看着不管。”

何父将何畏的事情一说,何母立马就准了。

从下单到接单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好在何父今日穿的是长衫,倒是有几分高人的模样了。

“畏畏,咋了?”

何畏讨好的冲着自家老爹笑了笑,“爹啊,我们在找一块刻了字的砖头,但是这地儿砖头有一点点多,也不知道看到猴年马月去,这不想着您本事大,给看看有没有办法?”

何父四下一扫。

震惊!

这还真是亿点点,少说这砖头也有万儿八千的,他就是在有能耐也找不出来啊。

“咳咳,这样,你再下几个单,多叫些鬼来,工钱到时候我来发。”

何畏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输了好几个他爹报的工号下了单。

几分钟的时间,这地儿就已经站了十来个鬼了。

显然他们与何父都是认识的,对发财男团也不陌生,毕竟这驱魔榜他们爬的速度也太快了,其他队伍坐火箭都赶不上。

之前看着还在前10徘徊呢,好家伙这会儿都已经挤进前五了。

何畏将要求一说,这群鬼就立马麻利的看起了砖头来。

还别说,这鬼一多啊,他们就闲了下来,何畏与宋逸舟甚至摸了瓜子来咳。

叶隐棠的目光移到了他们俩身上,何畏嗑瓜子的动作一顿,弱弱地将手伸了过去,“来点儿?”

叶隐棠垂眸一看,“哪来的?”

何畏嘿嘿一笑糊弄过去,他当然不能说是自己昨天逛古镇的时候偷偷买的。

咳完瓜子,何畏又回房间拿了几瓶饮料过来喝,还别说,这节目组的人可真够细心的,饮料都放了好几种口味。

他们这边气氛悠闲的像是在春游,那群鬼可忙的不行。

它们没有实体,无法触碰到这些砖头,只好左右飘着来看,如此一来就容易混淆,效率着实有些低。

不得已,宋逸舟只好给他们裁了手套,又让泊臣在上面写下咒语,如此一来,那些鬼戴上手套后就能触碰到了。

偏偏这样一来效率更低了,哪怕鬼多势众,他们看了好几个小时也没看完。

何畏这会儿已经无聊到开始听歌了,原本死气沉沉的氛围,随着一首《我要发财》彻底沉默了下来。

见他跟着摇头晃脑已经踩着节拍了,泊臣眼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刚才又记起了一点。”

他指了指脚下踩着的这块地,又用手画出了一个范围来,“这边好像是孤儿院的公墓。”

许多年前的孤儿院,井中又出现了那么多怨灵,可想而知当时这里的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说是公墓,说不定就是随便挖个坑把人给埋了

何畏:……

他默默把已经开始踩节拍的脚收了回来,随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地上。

那什么,虽然他胆大人不丑,但是坟头蹦迪这种事急,他着实还没有勇气挑战。

何畏瞪了一眼泊臣,一度怀疑这人就是故意的。

从下午找到晚上,一群鬼什么都没找出来,眼看着所剩不多,何畏眼中有些纠结。

叶隐棠等人劝道:“不如明天再看吧。”

宋逸舟和泊臣也点了点头,尤其是泊臣,这明明只是他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而已,是真是假还未可知,所以不必放诸多心思在上面。

然而他们还是错估何畏财迷的属性。

只见他点了点头,将众鬼叫了过来,“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要回去睡觉了……”

这话一出,众鬼全都隐含感激的看着他,并打算第二天的价钱给他打99折。

只可惜何·扒皮·畏铁石心肠的说道:“反正你们已经成了鬼,也不需要睡觉,就抓紧时间找吧。”

“我之前可是算过的,在12点之前你们绝对看得完这一批砖,别想偷懒多算工钱!”

话一出,连何畏都震惊了。

明明畏畏小时候很乖很听话的,怎么长大之后就这么财迷了?他明明是一只刺猬妖,又不是貔貅,只进不出。

何父挠了挠头,仔细回想了一番,确定何畏从小到大吃穿不愁,过得也算自在,除了有点倒霉之外就没其他的了。

好吧,是特别倒霉。

但是他当时与他母亲在九幽工作,发了第一笔工资便给老爷子托了个梦,知晓何畏过得不错这才安心。

按理来说他这样不缺爱的孩子长大了应该不会点亮财迷属性才对,究竟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何父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何畏说要就拉着叶隐棠回去了,宋逸舟和泊臣也不好留在这儿,只好跟着一起回去了。

还别说,他们的效率就是高,堪堪十一点,何父手上就举着块砖头飘进了何畏的房间里。

如今手机有了网,何畏还带了超大功率的充电宝若干,闲来无事便开始在游戏的世界里冲起了浪。

何父进来的时候,他正举着手中的长剑被敌方大杀特杀,气的脸都红了。

“咚!”

砖头落地,发出沉闷的声响,一下子就让其余三个人醒了过来。

“东西找到了。”

听着他爹冷冷的声音,何畏立马后背麻烦,连忙点开滴滴打鬼app,用最快的速度给他爹发了个红包,并五星好评。

当然了,何畏还是悄悄咪咪的扣下了一小半,毕竟别人可不会与他爹一个价。

何父眼尖的瞧见了五个8,脸色立刻好了不少,“你们慢慢看,下回有事再找我。”

说完,他就直接回去了。

当然了,何畏不知道的是,他爹比他改扣,其余鬼兢兢业业地搬了一天的砖,最后一发工资居然才80块,泪洒当场。

活着的时候搬砖一天好歹也有三百来块,如今来了九幽,这价钱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何畏可不知道这些,他正与其他几个人凑在一处,打着手电筒努力看清砖头上的字。

没法,这上面的字本来就少,再加上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造就以及消磨的差不多了,只能看出一些浅浅的痕迹来。

而且不得不说这些字写得可真是极丑无比,缺胳膊少腿也就算了,好不容易认出几个来,居然发现还是分开的,得合起来看。

发财男团的众人神色一个比一个凝重,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凶案现场。

“嗯,这个字应该是……”

何畏顿时卡壳了,这字就一半,他只能连蒙带猜瞎说了一个。

当然了,瞎说也是有讲究的,要带入之前的视角,观察前后的字,这才能蒙的最接近答案。

几人精神高度集中,何畏表示自己当年高考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过。

好在这砖头上的字并不多,众人拼拼凑凑也算是有了个大概。

只是最后有个145的数字,众人想了半天都没想到代表的是什么。

“瑞远医疗?”

何畏看了看最前面的几个字,“是吗?”

众人立刻愣了愣,看向了宋逸舟,对方神色古怪的点了点,“这是我家的产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