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66章 雾山瓦窑寺

我的书架

第66章 雾山瓦窑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得道高僧咧嘴一笑, “就是一头灰狼,它个头还挺大,就是不爱刷牙, 有点口臭。”

何畏:……

那什么, 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呢。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大概、似乎、好像, 的确有一头大灰狼想要坑他来着。

不过现在应该在九幽劳动改造吧, 至于多久能出来……

听说九幽对妖族的管理还挺严的, 像大灰狼这种,等他出来的话估计比等这高僧坐化了之后见他还要慢。

于是乎……

“没见过。”

何畏一脸真诚的说了假话, 为了避免对方再提起这件事情甚至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我是来做节目的, 之前我们节目组不是上来送了东西吗?应该跟您说过我们要直播的事情吧?”

高僧有些遗憾,“说过说过, 你跟我来吧。”

何畏拍拍屁股站起身,刚走了两步就想起了自己还有队友。

“对了大师,我还有几位队友, 不知道您看见他们了没有?”

大师摇了摇头, “贫僧不曾见到其他人。”

没错,他只听到了那些人的声音,可没有看到人长什么样子。

何畏也只是随口一问, 毕竟队里实力最差的就是自己了,自己这么菜都能苟到现在, 总不至于他们倒霉透顶了吧!

他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跟着大师一同去了瓦窑寺。

至于何畏为什么不怀疑,其一就是这位高僧的面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力了,看着就是一副正经好人的模样,再加上对方熟门熟路地掏出了门口的钥匙,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冒充的。

再加上他们上山之前可是看过资料的,这山上终年大雾围绕,除了这位高僧之外就没有其他人在上面生活了。

当然了,节目组人上山的过程一言难尽,导演没提也是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

何畏瞧着这古朴的寺门,双眼发直。

为什么用古朴呢,因为除了这两字他已经想不出其他形容词了,毕竟这大门虽然看着气派,但年久失修再加门上的几个大洞,实在没必要用锁。

大门上的颜色已经褪了许多,此时只剩下了一些残红,外头的院墙上爬满了绿植,郁郁葱葱的却未让人感觉到清新淡雅,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之感,就好像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只等着给你致命一击。

何畏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心脏嘭嘭直跳。

“进来吧。”

高僧说完便率先进了寺里,何畏没发现的是,对方刚进门,脚下的影子就不见了,而那些绿植却像是有生命似的动了动。

鉴于自己不可言说的奇妙体质,何畏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正在生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他不敢进去也不敢走,只好在大门的门槛上坐了下来。并且为了防止后背受袭,他直接叉开腿,一边在寺里,一边在寺外,背靠大门上,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精神高度集中。

彼时,宋逸舟与泊臣二人正在和数之不尽的藤蔓战斗。

明明刚才他们几人还在一处说话,谁知转眼的功夫人就散了,幸亏之前泊臣正和宋逸舟在一处,察觉不对劲时二人便双手紧握,这才没有被分开。

他们循着上山的路,却发现周围的雾越来越大,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有无数藤蔓在大悟的掩饰下袭来。

泊臣反手一张火符扔了出去,二人配合默契一时不落下风。

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网上刚走了几步便瞧见了一个光头在前面走的飞快,任凭他们如何叫喊都没反应。

宋逸舟被气坏了,“这什么人啊!”

他就知道每回录节目准没好事,这次也是倒霉,度个假都能正好撞上地方,有这运气他成为世界首富还差其他条件吗?

泊臣皱了皱眉,刚准备安慰他两句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窸窸窣酥的声音。

“快跑!”

他大喊一声,拉着宋逸舟的手便朝着刚才那位和尚而去。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坠着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藤蔓。

与此同时,叶隐棠也陷入了幻境了。

里面是无穷无尽的高大树木,是崎岖难行的小路,而他正在奋力的奔跑。

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自己重重的喘息声和身后不听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却依旧不敢停下,然而身后的声音却更近了。

两米、一米……

近的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滴在脖子上的液体,鼻尖也闻到了腥臭的味道。

就在他觉得必死无疑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院子,里面有光!

他甚至能够看到院子中间有一口井。

这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院子里。

而身后那片黑暗以及黑暗里的东西,则是如潮水般的退了回去。

他感觉到有人摸了摸他的头,似温柔似低喃的说道:“别怕。”

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如同照片一般迅速褪色,风干消散,等叶隐棠睁开眼睛之时,就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原地。

而他的面前,也有一条如同幻境当中那样崎岖不平的小路。

叶隐棠神色平静,握着长剑的手紧了紧,下一秒,他已经踏了上去……

而另一边,何畏等啊等,始终没把人给等来,那高僧进了寺里就没再出来过。

何畏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庆幸对方没出来,还是害怕没出来了。

这个鬼地方也没有信号,他只能玩一些自带的小游戏。

不知过了多久,他玩的已经开始打瞌睡的时候,叶隐棠等人终于出现了。

宋逸舟与泊臣身上的衣服破了几条口子,瞧这像是被什么划开的,人也是狼狈的不行。

尤其是宋逸舟,精心打理过,我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软趴趴的耷拉下来,何畏一见他就笑了,这和打湿了毛的狗狗有什么区别?

叶隐棠还是那副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模样,不过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对方也有些微喘。

“小畏子!你怎么在这儿?”

宋逸舟夸张的跑了过来将人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对方正一副悠闲的样子就像是在度假一样。

再对比一下他们累得跟死狗似的,这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何畏无辜的笑了笑,“我瞧见一个高僧,他带我上来的。”

“高僧?”

宋逸舟咬牙切齿,目露凶光,“是不是一个光头,身穿灰色布衣的?”

何畏惊喜,“你也见到了?那你怎么不……”

话还没说完,剩下的话就已经被他咽了回去,因为他已经看到宋逸舟的眼里都要喷火了。

就在他正要发作的时候,叶隐棠走了上来,“先进去,这地方不对劲。”

他脚步不停,何畏连忙跟了上去,眼角余光将前面这人打量了一遍。

宋逸舟只好把气憋了回去,想着等再见到这人的时候再找他麻烦。

一行人进了寺里,泊臣转身将门关上。

从远处看去,他们就像是走进了巨兽的嘴里一样,外面的大雾已经散了,随之而来的是浓稠的黑暗。

围墙上的那些绿植一沾到这些黑暗,便立马疯狂地摆动了起来。

众人进了院子,叶隐棠见到这院中也有一口井,当即眼神闪了闪。

而何畏则是到处看了看,“奇怪,这高僧怎么不见了?”

最关键的是,这院中的一切都十分陈旧,似乎是久未住人的模样,连桌椅板凳上都积满了的灰尘。

瓦窑寺的地方不小,前方只是一个露天的院子,再往前则是一个大殿,奇怪的是里面的宝象全都是九幽那几位。

别问何畏为什么知道,问就是底下有人!

穿过大殿,后面就是烧瓦的窑炉了,一排整整有10个,十分完整地立在那里。

窑炉被绿植给包裹了起来,只留下了炉口的位置,看着就像是一个个坟墓一样。

这场景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一个正经寺庙,何畏匆匆看过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眼神落到了右方不远处的一颗巨大相思树上。

那树高几十米,树冠层层叠叠、遮天蔽日,裸露出来的树根犹如龙盘虎踞。

这寺庙的围墙并不高,按理来说,这么高大的树木应该在外面就能瞧见才对,可是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此时,这棵大树上被系满了了红色的飘带。

“这、这也太奇怪了……”

何畏惊叹的低喃着。

叶隐棠看了他一眼,眼中有些许赞赏。

看来这人的天赋确实不错,仅仅只是一眼便瞧出了这树的不对劲。

然而下一刻,何畏便继续说道:“这瓦窑寺说的是保护古窑炉,结果在外面供奉了九幽的那几位,也许是求对方保佑自己多活几年,这也就算了,里面竟然还有相思树!”

“这也太离谱了吧,一个寺庙呢,姻缘、历史啥的生意都被做完了,简直不给其他人活路啊。”

话音一落,叶隐棠勾起的嘴角又落了回去。

他到底在期待、欣慰什么?

此时,突然一阵风传来,相思树被吹的沙沙作响,飘带随风飘扬。

当然了,如果何畏没有接到掉下来的一条飘带,并且看到上面写的字的话,恐怕还真觉得这场景挺唯美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