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55章 京南动物园凶宅

我的书架

第55章 京南动物园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刚落, 通道里面就传来了撞击声,几人神色一变,立马快速的退了出去。

不过几秒钟, 一个火球便从里面滚了出来, 而后散开,众人这才看清楚这一地竟然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海蛇。

何畏从小除了怕鬼就是怕这些软体动物, 当即吓得腿一软, 好悬没一头栽下去。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通道里又游出了许多的海蛇,几人一退再退。

“卧槽, 这海洋馆的负责人是不是从小长大的时候忘了长脑子, 谁家海洋馆弄这么多海蛇啊。”

宋逸舟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哪怕他没有密集恐惧症, 看着这一地游走的海蛇还是觉得头晕眼花,头皮发麻。

而何畏此时整个人都快挂在叶隐棠背上了,他脸色发白, 浑身一阵一阵的冒冷汗, 罡气也时灵时不灵的。

“队、队队长……”

叶隐棠闭了闭眼,反手将人捞在了背上,“抱稳。”

而后, 他手持长剑快速的挽了几个剑花,长剑一出, 最前面的几条巨大海蛇全部被斩断了脑袋。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还好这玩意儿看着大但不经大。

同时,他们看向叶隐棠的目光不由得更加佩服了,不愧是队长,这砍海蛇就跟砍青菜萝卜一样。

然而刚刚想到这里, 他们就看到那几条海蛇的尸体,突然被后面的涌了上来,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啃食干净了。

与此同时,那些吃了尸体的海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

众人:这特喵的是在作弊吧?

马里奥吃蘑菇变大,这蛇吃蛇变大,真就没有科学道理可讲了。

符箓将那一大群的海蛇焚烧殆尽,然而更多的却是将他们几人包围了起来。

眼见退无可退,叶隐棠的神色也不由得凝重了几分。

“泊臣,符箓!”

话落,泊臣立刻撒出去了十几张符箓,双手结印,符箓飞在空中将他们围在中间,而后灵光乍现,飞速旋转了起来。

宋逸舟虽然脸色难看,但也在第一时间拿出黄纸开始撕小人。

就在这时,最前方的那几条海蛇一拥而上,想着血盆大口冲着他们而来,叶隐棠反手将长剑扔了出去,口中默念咒语,那长剑周身便隐隐带着着灵光,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破空声。

“何畏,你待在里面。”

说着,叶隐棠拍了拍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小声说了两句,何畏这才退开了两步。

“怕就把眼睛闭起来,有我在,不会让它们伤了你。”

说完,叶隐棠立刻旋身跟了上去,一把握住长剑,其余人仿佛听到了长剑的嗡鸣声。

紧接着,他便快速的挥剑斩下了一条海蛇的头,其余海蛇瞬间看向了他们,不要命的涌了上来。

“我去,队长拉怪的工作太快了吧。”

以往不都是随便拉两个喽啰吗?怎么这会儿突然之间就把所有怪都引到身上来了?

宋逸舟倒吸了一口冷气,感觉自己自从接了这个活动之后就时刻在生日边缘徘徊,真是人生艰难。

想是这么想,但宋逸舟动作可一点都不慢,他甚至忍痛咬破了自己刚刚结痂的手指,把指尖血点在了这群纸人身上。

而后,他便快速的掐诀、念咒语,纸人瞬间变大,浑身都闪烁着红光,一看就不好惹。

“去!”

说完,那些纸人便大踏步朝着那些海蛇而去,一时之间打得不可开交。

但总归这样的法子对宋逸舟来说本就是超常发挥了,再加上段时间内来了两次,他这会儿脸色也白了,连掐诀的手都有些不稳。

泊臣用符箓结了个阵,无数企图钻过来的海蛇都被符箓的灵光给谈了出去,

随后,他看了一眼浑身发抖的何畏,将剩下的符箓全都给了他,“怕就炸死它们。”

何畏呆呆的接了过来,进团这么长时间了,好歹也和队友经过了这么多个任务,他自然也是被科普过的。

重中之重就是泊臣的符箓,要知道有些符箓杀伤力不小,要是一不小心玩脱了,那可就遭殃了。

所以何畏偷偷摸摸补了不少课,此时一眼便能瞧见自己手上这一大把符箓当中火符和三雷符较多。

这三雷符的威力不小,仅仅只是蕴含了一丝雷霆的威严,也不是这些阴物能对抗得了的。

何畏看了看奋力斩杀海蛇的叶隐棠、一刻不停控制着纸人的宋逸舟、还有竭力维护符阵的泊臣,自我嫌弃了一会儿之后就果断拿上了符箓。

小爷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此时的何畏虽然苍白着脸,但眼睛却炯炯有神,仿佛身体里蕴含了无限的能量。

紧接着,消失了一会儿的罡气瞬间冒了出来,要不怎么说何畏时常调侃自己是天选之子呢,这符箓没有法力就是废纸一张。

何畏也没有法力,但他有罡气。

于是接下来的画面就变成了这样:

何畏拿出一张三雷符,用力甩了出去,而后众人便瞧见了金光闪闪的罡气在下一刻就碾了上去,符箓瞬间炸开,三道天雷瞬间降下,劈死了一大片海蛇。

何畏拿出一张火符甩了出去,罡气碾下,火符在海蛇中炸开,掀起一片热浪。

就这样,何畏一张三雷符、一张火符、再一张三雷符……

宋逸舟已经看呆了,而且这些海蛇的尸体都是直接被劈成了渣或者是烧成了灰烬,根本就不可能再被同类吃下去。

而这时他们才发现这群海蛇当中有一部分是怨灵,还有一部分则是活物,只是如今已经成了邪物。

何畏这个时候算是体会到了炸鱼的乐趣,不过10来分钟左右,这一大把的符箓全都给扔没了。

然而,海蛇还在,而且还有一半多,简直人生艰难。

何畏:……

“那什么,要不你再给我整点儿?”

都怪他最后扔的太嗨了,有些准头不太好,劈的数量就少了很多。

泊臣有些无语,“现在不行。”

他每次画先天符都是有感觉的,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感觉还没到,所以即便是他在这个时候画符,十有八九也都是成不了的。

何畏一脸的可惜,但此时心中的害怕已经全然退去,他运气罡气,想了想自己心中刚才那股愤怒,成功把罡气成了好几股,不管不顾的直接绞杀。

这法子和用符箓差不多,毕竟这罡气是阴物喜欢又害怕的,实力强的自然能够吞噬其为之所用,但实力弱的碰上了之后,那就只有灰飞烟灭的份儿。

显然这群海蛇不够格,只要是怨灵,沾染上了就是一个死。

宋逸舟瞥了一眼陷入兴奋状态的何畏,整个人浑身一激灵。

这小畏子刚才笑的好像一个变态杀人狂魔啊,难不成这群海蛇终于把他吓疯了,以至于他想和它们同归于尽?

何畏可不知道宋逸舟的脑洞如此之大,等他觉得这样的法子不够快的时候,就拼命的想要把罡气给压缩了,而后几股罡气瞬间成了十几股。

如此一来,即便是面对着成千上万的海蛇,大门挤人也依旧没有落下风。

但是此举不长久,众人约摸战斗了一个小时左右,个个都筋疲力尽的。

叶隐棠握着长剑的双手微微有些发抖,而宋逸舟这会儿已经没有法力操控纸人了。

泊臣见此立刻反手在纸人身上画下了一串又一串的符文咒语,口中念念有词,刚才还萎靡不振的纸人立马又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了上去。

而何畏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看刚才斩杀海蛇的法则最方便,最快捷也最有效,但是消耗也是最大的。

这些罡气明眼上看着的确十分出去了十几二十股,但实际上都是同一件东西,再加上想要控制的好,何畏必须时刻保持最佳状态。

如此一来,一个小时之后何畏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涨的发疼,像是有什么东西拼命的想要钻出来一样。

他们一退,海蛇的攻击便强硬了起来,显然贯彻落实了“趁你病要你命”这六个字。

泊臣咬了咬牙,利用自己指尖的鲜血开始画符,心中的成算果然上升了不少,十张里面至少有七张能用。

而且因为他画的全是火符、三雷符等这样杀伤力太强的符箓,所以消耗的特别快,仅仅只画了10来张,便脸色苍白的已经握不住笔了。

何畏接过了符箓,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难不成他们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众人狼狈不已,何畏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还是心里面的恐惧又犯了起来,眼看着有几条巨大的海蛇盯上了他,冲着他快速游过来的时候,何畏整个人都惊呆了。

卧槽,你不要过来啊!!!

心里尖叫了一声,何畏立刻动作飞快的将符箓抛了出去,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口嫌体正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总会被它们耗尽的。”

叶隐棠喘了两口粗气,着实有些累了。

“不如我们先出去?这海洋馆不简单,恐怕之后得更难对付。”

何畏抓了抓头,他是特别想出去了,可问题是现在这群还是将他们包得跟夹心饼干似的,他们怎么出的去?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就瞧见宋逸舟拿出了一个纸飞机。

作者有话要说:  何畏:炸鱼,如此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