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53章 京南动物园凶宅

我的书架

第53章 京南动物园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逸舟吓的一跳, 连忙将自己手上剩下的几个纸人全都扔了过去。

那几个纸人落地就变成了成年男子大小,力大无穷,而宋逸舟也趁着这个空档利索的一个翻滚进了何畏的罡气范围。

纸人缠上了黑影, 打的难分难舍, 何畏等人看到那巨影身上不断有黑色烟雾状的东西溢散开来,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便是冲天的恶气。

何畏猝不及防被臭了一脸, 整个人瞬间就焉了下去, 连罡气都快维持不住了。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宋逸舟被熏的眼眶通红, “不知道啊,现在怎么办?”

照着这个情形下去, 他们迟早被臭死。

就在这时, 众人突然听到了一声破空声传来,就见叶隐棠的长剑从里面极速飞来, 直接刺进了巨影里面。

“吼!”

无声的巨吼直接震的几人心头发麻,连连后退,而刚刚才睡下没多久的叶隐棠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队长!”

何畏喊了一声, 却发现这人像是没听见一样, 抬手便掐了个诀,那长剑瞬间又飞回了他的手里。

叶隐棠紧闭着双眼,抬手便攻了过去, 宋逸舟和泊臣立刻忍着要吐的欲望,一个强撑着身子操控纸人, 另一个快速的扯了黄纸画符。

有了宋逸舟的控制,纸人的攻击总算是有了章法,巨影似乎是感觉到了威胁,不断的怒吼着,溢出的黑烟朝着何畏等人飘来, 他们几人脸色忍不住一白。

好在这时候叶隐棠的攻击也有了效果,等到黑烟散了又散,泊臣才将画好的符箓直接扔了过去。

众人就听见“嘭”的一声,那巨影当即就倒在了地上,何畏再也忍不住了,赶紧把窗户打开,哪怕外头守着无数的白骨,也不想就这样臭死在这里。

另外两人这才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叶隐棠缓缓睁开了眼睛,眸中绯红一片,痛苦之色尽显,若非何畏赶紧上前扶了一把,对方估计会栽倒在地上。

“队长,你没事吧?”

叶隐棠睨了他一眼,好半晌才缓而慢的摇了摇头,之前在猴馆的时候他透支了法力,恐怕被那里的气场影响到了。

刚才对着这巨影的时候仿佛能感同身受一般,差点就被那滔天的恨意和无尽的绝望给吞噬了,若非何畏这一声,估计他就要彻底迷失了。

而此时,那巨影身上的黑烟慢慢消散后倒是露出了本来的面貌,示意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黄纹大老虎。

对方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尾巴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血淋林的伤口,身上也破了好几个大洞。

何畏等人看的心惊,再一联想到隔壁房间内的那个大黑笼子,以及留下来的那些工具,立刻就黑了脸。

看来这个所谓的动物园的恶行恐怕还不止猴馆,想到这里,何畏的心情当即就不好了。

整个动物园里一共有一百多种动物,像老虎这么珍贵的都成了这样,可想而知其他动物的下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艹,这群人渣!”

叶隐棠喘了两口气,压下心里那一股翻腾的杀意,对着泊臣和宋逸舟说道:“先消除怨念吧。”

顿了顿,他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这些白骨之所以会复生,都是因为怨气,只要消了它们的怨气就没事了。”

宋逸舟点点头,上前驱散了这只大老虎身上的怨念。

而后,他们就瞧见奄奄一息的大老虎冲着他们这里轻声嚎了一嗓子,便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则是一根腿骨。

何畏扶着叶隐棠进去休息,泊臣何宋逸舟则是去外面驱散怨念。

“队长,你看起来有点不太好。”

何畏说完忍不住皱了皱眉,这还是保守的说法了,就叶隐棠的样子,看起来和小说当中的走火入魔没什么两样。

苍天啊,好不容易来一个人帅腿长钱还多的,哪怕他们俩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叫人隔屁了吧。

何畏心里愁啊,他以前的运气是背到了极致,简直就像是偷渡到国内的黑人一样,本以为在团里能好写,难不成都是他的错觉吗?

叶隐棠倒是不知道何畏的脑洞能开这么大,他趁着现在清醒的时候,说道:“想要走出动物园,就必须消除这里面的所有怨气!”

刚说完这句话,宋逸舟和泊臣就上来了,他俩累得够呛,何畏还有些吃惊,“你们俩这么快吗?”

刚刚驱散大老虎的怨念都用了一分钟,这会儿楼下少说也有上千具白骨,这才五分钟就完了。

何畏想到这里眼神忍不住往他们二人飘去,难不成他们俩之间一直在关注吃老虎?

宋逸舟翻个白眼,“没,就驱了几个。”

泊臣接着说道:“我们下楼的时候的确感受到了一股冲天的怨念,但是那些白骨就像是看不见我们一样,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宿舍楼的方向,并没有攻击我们。”

这倒是个好消息,不攻击那就懒得废力气驱散了,不如等到事情结束后找其他人一起来。

何畏将刚才叶隐棠的话又说了一遍,忍不住愤愤不平,“凭什么这群动物受到了如此对待后还要被困在这儿,这件事情解决后我非得把这儿的龌龊全都给抖出去,否则我这辈子估计都要对\'动物园\'这三个字有阴影了。”

宋逸舟也举手造成,不过他叹了口气,“动物园的老板早就跑路了,哪怕你把真相说出来恐怕也没人信,他们大可以说这是道具。”

何畏挑了挑眉,他才不会这么蠢呢,要干就干一票大的,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早,当务之急就是先出去。

“接下来,我们恐怕要主动去那些动物场馆看看了。”

由于叶隐棠精神不稳,他们三人也才受了“臭味”的精神攻击,实在不想这个时间再去挑战一波心理防线,众人一致决定先休息一晚。

彼时,常龙看着又上了热搜的发财男团忍不住抓了抓头发,他瞥了一眼不断闪烁的来电通知,心一狠直接变会了蜥蜴的模样,甚至还把自己缩到了一个挂件大小。

他只是一个小蜥蜴而已,蜥蜴哪里懂接电话和看新闻呢?

自我催眠了一番后,常龙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与之相反的是,发财男团的其余三个人几乎一夜没睡,只有何畏一觉到天亮,他醒的时候险些睁不开眼睛,脸上尽是暖洋洋的日光。

他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刚一睁眼就发现对面三个人正盯着他看。

何畏立马收手抱胸,“你们、看着我干嘛?”

宋逸舟吃了个面包,忍不住笑了,“小畏畏,你睡觉居然打睡拳,逗死我了。”

原来昨天晚上叶隐棠陷入沉睡之际就感觉自己腹部中了一拳,这宿舍虽然收拾过,但这床可经不起折腾,这一拳的动静足以吵醒另外三人。

叶隐棠忍痛坐起了身,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腹部,感叹这人力气还真不小。

哪知下一刻又是一拳挥了过来,叶隐棠急忙躲避,一抬头就对上了宋逸舟和泊臣带着笑意的目光。

三人就这么看何畏打了一晚上的睡拳,期间以一种极其刁钻的姿势,从床头滚到了床尾,竟然还没有掉下去。

宋逸舟看的津津有味,忍不住问道:“队长,小畏子一直这么闹腾吗?”

叶隐棠顿了顿,细细回想了一番,上次在天空塔的时候这人可睡的老实的很,今天白天也正常,怎么就到了晚上大变样了呢?

三人想不通,看到何畏那一副满脸怀疑人生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何畏直到吃过早饭的时候还觉得不可置信,他的睡姿一向不差,怎么可能睡着打拳。

想着想着,何畏的眼神就移到了叶隐棠身上,而且按照他们这个说法,队长今天早上起来不在床上的原因难道是……被他打了?

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的何畏当即打了个哆嗦,立马三两下吃掉了面包。

好在另外三人也没再提,中途何畏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白骨全都不见了。

叶隐棠好心解释了一句,“怨气惧怕阳光,它们只能退回去。”

说完,他皱了皱眉头,“恐怕今天晚上它们的动作就要灵活多了。”

此时阳光不大,他们可以趁着中午阳光最盛的时候先消散一部分怨气,到了接近黄昏的时候,再将它们送去轮回。

这些动物的灵魂全都附在了自己的身体上面,被这冲天的怨气包裹着,才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便形成大凶之地。

倘若不尽快解决的话,恐怕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这里就会成为真正吃人的地方。

几人显然也知道现在耽搁不得,吃完早饭,众人便朝着另一个场馆而去,那里是靠近中心的海洋馆。

顺着只是白往前走了一小段路,他们就瞧见了那座蔚蓝色的场馆,甚至于在场馆外面,还立了不少海洋动物的雕塑。

不过如今已斑驳的厉害,雕塑身上也没了一块好地方。

海洋馆的大门敞开,但他们竟然站在门口,却感觉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期节目——

何畏:呕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