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39章 天空塔AI凶宅

我的书架

第39章 天空塔AI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隐棠没去动那只鞋子, 而是先把何畏扶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除了腰疼,你还有别的不舒服吗?”

何畏想了片刻, 抿了抿嘴:“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是让你说这个, ”叶隐棠低声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黑气入体或者中邪之类的?”

何畏感受了半天, 摇了摇头。

“笃笃”

敲门声蓦然响起, 叶隐棠帮何畏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请进。”

宋逸舟走了进来,十分乖巧问道:“队长, 你们要吃早饭……啊?”

他的身后, 泊臣跟了进来。

二人没想到一开门就见到如此刺激的场面。

整个房间里一片狼藉,床单、床垫和各种外套满地都是, 叶隐棠还似有若无地扶着何畏腰。

宋逸舟吞了口口水,感觉自己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愧是队长,玩的就是野!

叶隐棠沉默片刻, 然后指了指床架。

宋逸舟抬头看去, 本来还想着队长难不成性情大变,这种时刻竟然还要嘚瑟一下自己的战绩,但当定睛看清那只红色的鞋子的时候, 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待叶隐棠讲出事件原委,宋逸舟和泊臣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们隔空看了看那只鞋, 但即使开了天眼也没察觉那上面有什么异样,而结合叶隐棠对何畏昨晚行为的描述,显然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最终,宋逸舟还是壮着胆子把那只鞋捏了起来,四人围着观察一阵, 却都没发现有任何异常。

“唔,”一个憨厚的声音在低矮处响起,“这是小朋友穿的鞋子吗?”

四人循声看去,只见小粉猪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宋逸舟比划了一下尺寸,点点头:“应该就是小朋友穿的。”

“而且应该是个小女孩。”叶隐棠分析道,“上面有些红色亮片,鞋底的磨损也很少,要么就是几乎全新,没怎么穿过,要么就是鞋的主人体重很轻。”

“这样。”

一夜不见,小粉猪的动作似乎轻盈了不少,不怎么费力便跳上了一边的桌子,仔细看了看小红鞋,半晌后才说道:“之前……郑先生在这里短住的时候,偶尔会邀请一些学生到家里做客,顺便试炼一下我这个教育ai,这间是郑懋先生之前居住的房间,我想可能是那些学生淘气,故意藏起来的吧?”

四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显然都不太认可这个说法。

“邀请过学生来?有几个学生?什么时候?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宋逸舟接连问道,“况且,之前燕山唤不是说从未邀请过外人吗?”

“这个……”小粉猪扭过头,慢吞吞说道,“当时,我还只是ai唤内部的一串代码,所以,这些事我都不太记得了……”

“哦。”宋逸舟斩钉截铁道:“肯定是唤那家伙在撒谎!”

叶隐棠和泊臣却都皱着眉,也没说话,不知在想着什么。

何畏只觉得不太对劲:“应该不会只藏这一只鞋吧,如果是恶作剧,要藏也是藏两双,不然有一只鞋留在外面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

“嗯,”叶隐棠点点头,“正好昨晚到的晚,我们也没空好好收拾一下房间,不如我们先自己打扫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另一只被藏起来的鞋。”

“好。”

整个套间都在一层,虽然足足几百平米,但除了两间卧室,一间书房,两个洗手间,一间储藏室和一间运动室以外就没有别的设施,所以四人分散很快便收拾完了。

要论有钱人的世界来看,这里算是十分朴素了。

当四人再到大厅集合的时候,看着彼此手中的“战利品”,这才意识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很多。

他们各自在房间的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二十三只鞋子。

颜色、形状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是小朋友的尺寸。

所有鞋子都配上了对,可唯独那个被压在郑懋先生床垫下的红鞋只有孤零零的一只。

何畏凝神感受了一下,这些鞋子上都已经没有任何“场”的存在,他无法接入罡气探查过往,于是摇了摇头。

叶隐棠依旧明白了何畏的意思,帮他补充道:“两个可能——一来,是这里离地面高,没有地气,哪怕是鞋原本带着生人的气息估计也早已闲散了;二来,可能有什么东西先行处理过这些鞋。”

“嗯……”小粉猪虽然是个毛绒玩具,没有表情,但此刻的语气却充满了忧虑,“这可有点吓人了呀,既然查不到什么消息,不如我们先把它们包起来,扔出去吧……”

叶隐棠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四周的摄像头,点点头:“好。可能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小孩子们集体恶作剧罢了。”

何畏不解:“但是我昨晚……”

“嘘,”叶隐棠冲何畏轻轻比划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一会儿再说。”

草草把鞋子都打包扔了出去,再回到房间,只见叶隐棠已经围上了围裙:“我们做饭吧。”

何畏这才想起来,他们从昨晚到今天都没吃过饭。幸好冰箱里有事先放好的食材,看量怎么也够他们应付四十八小时。

宋逸舟和泊臣十分乖巧地走了进来给叶隐棠打下手,何畏见三个人挤在本身就不大的开放式厨房里已经显得有些拥挤。

他要是也进去,少不了要和叶隐棠发生肢体接触。

昨晚的事……

何畏犹犹豫豫半天,刚想提议说自己一会来刷锅洗碗,但还没开口,叶隐棠便看了他一眼,“还不过来帮忙?”

何畏立马认怂:“呃……好。”

三个人显然都不经常下厨,与其说是帮叶隐棠,倒更像是去添乱的。锅碗瓢盆漫天乱飞,但在叶隐棠的统一调配之下勉强凑合出了五菜一汤的配置。

然后叶隐棠起锅烧油一气呵成,待打开抽油烟机的一刻,机械噪音轰鸣,叶隐棠终于清了清嗓子,低声道:“现在直播的人听不到我们说话了。”

何畏这才反应过来,呆呆点点头:“好。”

“郑懋先生到底在哪?”宋逸舟抱起小粉猪,“他是不是在这一层?”

小粉猪扭了扭身子:“嗯,他在走廊对面的医疗套间里。”

“那我们去找他,问个清楚,顺便想想办法关闭唤。”

“恐怕有难度,”小粉猪顿了顿,“出了这间房,走廊里都是唤能控制的区域。”

叶隐棠一边漫不经心地翻着锅,一边问道:“那他不会对郑先生下手吗?”

“不会,”小粉猪肯定道,“唤和我都是郑先生一手研发的ai,最高指令就是为了郑先生的福祉而服务,不会伤害他,而且他拥有对我们的最高权限,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把我们关闭或者重启。”

“那郑懋先生为何不直接关闭唤?”

小猪想了想:“可能他并不知道唤在做什么。”

何畏不解:“但如果唤不能违背郑懋先生的邀请的话,他为什么可以控制电梯杀死我们?”

“简单命令当然不能违抗,但复杂指令就有很多操纵空间,”小猪叹了口气,“郑懋先生恐怕是让唤请你们来,但你们能不能活着来,是否会死在电梯上,郑懋先生没有指令。”

“哦……”

“或许我们破局需要从唤本身出发,”叶隐棠继续道:“你们记得吗,唤说自己本不知道怎么利用新的电磁风水场造鬼,但受到了高人指点。”

“对,但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高人?”何畏想了想,“既要懂玄学,还要懂电子,有创新意识……”

“京北鬼王!”

宋逸舟几乎喊了出来,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小声道:“京北鬼王,同样也在不再去冥槽参与鬼层会议了,而且他生前不就是程序员吗”

叶隐棠点头,显然和宋逸舟想到了一起:“他只用了三年就从幽魂变成了鬼王,手段不一般。”

何畏问:“他叫什么?”

宋逸舟挠挠头:“好像叫方焕?”

“对。”

“方焕?”何畏只觉得这名字十分熟悉,想了半天才记起,“对了!七十九层的墓碑上,有一个方焕博士,是不是他?”

小粉猪点点头:“如果你们确定他叫方焕的话,那么确实是在天空塔ai系统的创始团队里。”

何畏追问道:“那他怎么会葬在天空塔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小粉猪犹豫道,“我这几年都被封在七十九层的教室里,直到那天你们来了才被唤醒……”

“好吧。”

“所以我们现在就两个任务,”叶隐棠把最后一道菜装盘,“一是从唤本身开始研究,靠自己制敌,但估计能掌握到的信息很少;二是想尽办法突围到郑懋先生的房间,将这些事都问个清楚。”

“好。”

“至于鞋子的事,可能是个切入点,我再想想从何查起,”叶隐棠轻车熟路地盛出四碗米饭,“但最重要的,养精蓄锐,大家先吃饱再说。”

五菜一汤上了桌,何畏的肚子十分不争气的叫了两声。

叶隐棠轻轻一笑:“尝尝吧。”

“那我就不客气啦!”

一阵风卷残云。

吃完饭,何畏的理智才重回大脑,打着饱嗝感叹,有些人生来就是会遭人嫉妒的,长得好看、家世又好也就罢了,随手做的饭菜也能这么好吃。

谁要嫁给他,那可是享了八辈子的福了。

何畏懒散地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又开始盯着叶隐棠。他正望凝神看向窗外,上午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立体的轮廓。

然后,那种让何畏胸膛几乎炸开的燥热,又回来了。

要命了。

不对……

何畏立马警觉地甩甩头,知道自己一定是又被什么东西影响到了。于是直接翻身下了沙发,把整个垫子掀起。

他在一瞬间做好了心理建设,本以为会看到另一只红色鞋子。

然而。

他看了眼前的场景只觉得后脊一阵寒凉——

沙发底下,整整齐齐码放着二十三只鞋。

正是他们刚刚扔出房间的那些。

作者有话要说:  叶氏追妻法则:想抓住一个男人,先要抓住他的胃。

———推推基友的文文↓————

《影帝他非要和我炒cp》by一只奇奇怪

钓系美强惨骨子里有点疯的高岭之花攻

少年意气嘴硬心软帅不过三秒受

程郁,拥有偶像派脸蛋的演技小天才,满屋子奖杯独差一个影帝。

现在拒绝任何炒cp行为的程郁,曾经也有一个火到出圈却戛然而止,江湖不见的cp。

这位前营业对象,正是今年才截胡了程郁影帝的现死对头,谌轲。

程郁微笑:都可以,无所谓,下一个更乖……不是,下一部更好。

然而冤家路窄,第二天,新晋影帝空降剧组,变成双男主剧的另一位主演。

程郁:完美的假面破碎jpg

电影首映当天,两位主演毫无多余交流,摆明了是王不见王。

然后谌轲伸手错拿了程郁的手机,手指随意一搭。

清脆的解锁声把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cp超话炸了。

-求问已经解绑的cp能嗑吗救命!这情节我不敢深想!

殊不知后台,“解绑”的两个人又贴到了一起。

谌轲把头埋在他颈间,闷闷道:“我从来没说过要解绑。”

程郁耳根微红:“……嗯嗯,绑。”

下一秒,谌轲圈住程郁手腕,借着他的手将戒指套上自己的指节。

“绑住了。”他垂眸,轻声笑了一下。

你是我的灯塔,我的主舰,我贫瘠废土里乘风而来的那朵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