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38章 天空塔AI凶宅

我的书架

第38章 天空塔AI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畏低着头, 带着满心纠结跟在叶隐棠身后,慢悠悠地走着。

阿臣和宋逸舟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先抢占了平常用作客房的卧室, 把最大、最好, 同时也是离主要活动区域最远的卧室给了叶隐棠和何畏,于是叶隐棠和何畏在迷宫一样的豪宅里又走了小半分钟才找到房间门口。

叶隐棠打开房门, 看着眼前的场景微微一怔, 拍了拍何畏的肩膀:“抬头。”

何畏这才回过神来, 赶忙向前看去,待视线焦点聚集, 一窒。

透过房间巨大的落地窗, 竟然能看到一片郁郁葱葱的花草。

何畏赶紧走近,这才发现原来这间卧室对着套房露天平台的区域, 而郑懋先生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竟把平台真的种满了花草树木,变成了空中花园。

现在已是深夜, 植物们都被淡淡的月光模糊了轮廓, 显得十分梦幻。

何畏久久抽不开视线,叶隐棠也不愿打扰他,于是先行洗漱, 又把床铺都收拾好,才轻轻唤道:“醒来以后就要直播, 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

“唔,”何畏回过头,呆呆地点了点头,“好。”

虽然房间中间的是一张豪华大床,但睡两个大男人还是不免有些局促, 何畏匆匆洗漱完,换上了房间里事先准备好的浴袍,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上床。

反倒是叶隐棠一脸如常,已经在被窝里躺好,看着何畏不自在的样子轻轻笑了笑,拍了拍身侧:“来吧。”

何畏:“……”

怎么感觉这开场不太对劲?

“队长……”何畏颤颤巍巍道:“不然我还是睡沙发吧……”

叶隐棠扫了一眼何畏:“沙发都是灰尘,你小心过敏。”

“那我……”

“快睡吧。”叶隐棠打断何畏,侧身阖目,“怕什么?”

“好叭……”

何畏觉得还是不能不给队长这个面子,于是磨磨蹭蹭地躺在了床上的另一侧。

他习惯侧睡,可一翻身就正好对上了叶隐棠的侧脸,只好又翻到另一边,但又觉得和平常习惯不太一样,于是又躺平。

“认床?”叶隐棠依旧闭着眼,轻轻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何畏赶紧摆摆手,“队长,你能不能翻到另一边,你看着我我会紧张……”

“嗯。”叶隐棠低低答应了一声,转了过去。

何畏这才长舒一口气,然而转过来,又看见了叶隐棠的后脑勺。

细碎的短发显得十分干净清爽,耳朵的大小也恰到好处,耳垂背面还有颗小黑痣……

再往下看,脖颈的肌肉线条也特别好看,衣领宽大,露出了后背上一片小麦色的皮肤……

甚至跟着他的呼吸起伏。

何畏赶紧重重闭上眼,在心里鄙视自己的痴汉行为。

过了半晌,何畏听到叶隐棠的呼吸变缓,蓦地睁开了眼。

他还是睡不着。

思来想去,他把睡不着的原因归咎在叶隐棠那边还亮着的小夜灯上。

于是他蹑手蹑脚地翻身下床,绕到了叶隐棠的那一侧,正要按下开关,却又想趁机先欣赏一下叶隐棠的睡颜。

平时看着他总绷着一张冰山脸,但此刻侧躺在枕头上,鼻梁虽依旧高挺如刀脊一般,但脸颊一侧被枕头挤得肉嘟嘟的,竟然有点可爱。

想戳一下。

何畏想着,就偷偷戳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于是,他悄咪咪伸出了指头。

可就在他的手指要碰到叶隐棠脸颊的一瞬间,他轻轻抬眼,瞬间大惊——

远处的花园里似乎有个矮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靠!”

何畏不小心喊了出来,也没控制住手下的力气,“噗”得一声捅了过去。

下一秒。

叶隐棠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看着放在自己脸上的指头,再向上,发现这根指头的主人正一脸惊恐地看向外面。

活像见鬼了一样。

叶隐棠:“……”

这是什么情况?

戳一下脸至于等到夜里吗?戳完至于这么害怕吗?

何畏赶紧揉了揉眼睛,再看,却发现远处花园里除了风吹树叶摇晃以外,什么动静都没有。

叶隐棠皱着眉:“怎么?”

何畏:“我……好像看到个东西过去了。”

“什么东西?”

何畏挠挠头:“许是我看错了。”

叶隐棠用眼神示意还钉在他脸上的手指:“这是什么情况。”

何畏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把指头收了回来。

“我我我……”何畏大脑飞速运转,“如果我说只是过来关个灯,你信吗?”

叶隐棠想了想:“入职体检的时候你有报告常龙说你梦游吗?”

何畏:“我不是我没有……”

“赶紧睡吧,”叶隐棠平躺,再次阖上了眼,“明天这间屋子里的一切都会被直播出去,没法偷懒的。”

“好……”

何畏赶紧关上灯。

几秒钟后。

叶隐棠:“看什么?”

何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盯着叶隐棠看,瞬间唰的一下红了脸。

这本就是个下意识的行为,再加上血液都冲到脸上了无暇思考,何畏顿了顿,特别耿直地回了一句:“看你长得好看。”

说完就后悔了,但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场面立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然后。

何畏看到叶隐棠毫不掩饰的扬起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脸。

何畏以为自己眼又花了,赶紧甩了甩头,发现叶隐棠还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

“别闹了,”叶隐棠声音低沉,“快去睡吧。”

何畏点点头:“好……”

他今晚眼睛不好使的频率好像略高了一点。

何畏回到了属于他的一侧,躺下以后只觉得血液好像从脸上渗透到了胸口,带着一阵不知来源的燥热,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而叶隐棠的呼吸声又变得缓慢而沉重。

何畏也想让自己快点入睡,可身体热的跟要炸开了一样,无奈之下,只好鬼鬼祟祟地把上衣脱了。

毕竟在家都是裸睡。

热气果然得到了一丝环节,何畏又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阵,直到远处的天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浑身的燥热才勉强褪下,终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梦里,他到了一片松林,似乎又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麝香气息。

薄薄地散播在空气中,那是一种带着雄性气息的凛冽香气。

于是,他为了找寻这股气息的源头,不断地向密林深处跑去。

耳边风声如箭,刹那间,他已经跑了很远。

大汗淋漓。

离那香气越近,何畏就觉得越是焦渴,但前方忽然有个泉眼,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扎进去啜饮了片刻,浑身燥热才得到缓解。

唇边挂着的泉水实在太过甘甜,他干脆整个人都冲进了泉眼。

然后。

何畏猛然惊醒,大口喘息着。

过了片刻,他才忆起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眼前的阳光已经十分晃眼,显然天亮了很久了。

何畏觉得身上一片黏腻,刚想起身,只听身后传来一阵低沉而慵懒的声音。

“别动,”叶隐棠把头凑到何畏的耳边,“直播已经开始了。”

何畏低下头,只见自己的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叶隐棠身上,早起本就是个十分尴尬的时间,更别提他浑身都是汗水……

关于郑懋开放天空塔抽奖的事昨晚已经上了几次热搜,俨然成了颇具话题性的社会新闻,因此虽然现在直播刚刚开始了一分钟,但直播间已经涌入了上千号人。

昨晚ai茂告诉他们房间里到处都是事先布置好的摄像头,时间到了自然会打开,可何畏一行人实在太困,本想着今天早起再做功课,但显然为时已晚。

弹幕瞬间爆炸:

“握草握草,姐妹们,这是我不花钱就能看的吗?”

“我来抽房做分母啦……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队长是不是在抱着我家畏畏!!”

“为什么何畏一脸痛苦的样子,感觉刚被人欺负了?”

“是真的!!!我嗑的cp是真的!!!”

“能不能照顾一下未成年的粉丝?”

“快把我杀了给两位助兴……”

弹幕疯了,何畏也快了。

叶隐棠从被子底下悄悄塞给何畏一件衬衫,“没事,被子盖住,他们看不到的。”

可这并没有让何畏安心。

他赶紧钻进了被子里,套上上衣,这才发现自己昨晚发生了男孩子偶而会发生的不得了的事。

再想起昨晚那个梦,他的嘴唇竟然真的感觉有点痛……何畏脸瞬间红的快要爆炸。

在大脑整体宕机了一秒以后,再重启的时候似乎发生了一些短路。

直播间观众只见这人在被子里蛄蛹了一阵,然后,披上被子,整个人冲进了洗手间。

“啪!”门被重重关上。

幸亏叶隐棠没有裸睡的习惯,不然此刻已经和全国人民赤诚相见了。

叶隐棠想了想,起身说道:“何畏昨晚发烧了,所以出了很多汗,现在去洗漱一下。”

音量比平时大了不少,显然有意让何畏听到。

直播间观众:“呵呵,我信了。”

何畏洗了个很长的凉水澡,不仅把自己收拾干净了,顺带着把整个被子毁尸灭迹。

然后,他想了想,觉得哪怕是社死也要站着死,反正观众们什么都没看到,没有证据,于是大大方方走出浴室,脖子一横:“队长,我烧退了,可以直播了。”

叶隐棠神色如常,非常配合地点点头:“好。”

然后,何畏一抹鼻子,大步流星地向前走了两步。

“咔嚓”

何畏立马扑倒在地。

“嘶……”何畏扶着腰,“怎么……这么疼。”

直播间观众:“呵,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叶隐棠却觉得不太正常。

沉吟片刻,叶隐棠蹲下,侧过头看向床垫,发现何畏睡着的位置似乎有个微弱的凸起。

何畏气若游丝:“我的腰好像扭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硌到了……”

“嗯。”

昨晚,何畏一直往自己身上凑的时候,叶隐棠就感觉不太对劲。

这人闹腾的就像中邪了一样。

想到此,叶隐棠干脆把整个床垫掀了起来。

二人登时僵住。

何畏的那侧床架上,竟然摆着一只红色的鞋子。

虽然它此刻已经被压扁,但看大小,像是小孩穿过的。

作者有话要说:  何畏:“我骚……不是,我烧退了!”

叶隐棠:全国人民都看得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