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37章 天空塔AI凶宅

我的书架

第37章 天空塔AI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处角落的四人看着以龟速向他们靠近, 并且还迸发着五颜六色光线的毛绒玩具们,同时留下了一滴汗。

这教育ai怕不是想萌死对手吧?

蓝鬼军团则显然成熟了很多,一反他们之前在墓地中呆头呆脑的表现, 现在的进攻配合井井有条。

哪怕叶隐棠已经尽最大努力在指挥三人作战, 但却总能被蓝鬼军团发现破绽,进而从他们的弱侧进攻。

功法被克制尚能用蛮力和技巧反制抵挡, 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意料之中令四人感觉着实困难, 在数量远小于对面的情况之下, 勉强各守各路已经算是捉襟见肘,更别提还要顾及队友的位置、估测敌人的行动。

不是他们技艺不精, 着实是因为对手简直就像开了挂一样。

宋逸舟的折纸已经消耗殆尽, 泊臣的符箓也已经全都散了出去,叶隐棠的纸剑几乎拦腰折断, 只剩下何畏在调动着自己源源不断的罡气勉强抵挡,但也即将体力不支……

就在四人退无可退,都暗自想着自己可能要阴沟翻船的时候, 毛绒玩具大军终于挪到了他们跟前。

冲在毛绒队伍最前方的粉色小猪一头撞在了一个穿白大褂的蓝色鬼的脚腕上。

何畏屏住呼吸, 期待着奇迹出现。

然而。

白大褂:“?”

无事发生。

白大褂只轻轻抬了抬脚就把粉红小猪踢开了好几米远。

何畏:“……”

这怕不是来搞笑的吧?

连沉默了良久的燕山唤都忍不住出言嘲讽:“茂,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没用。”

可粉红小猪却甩了甩头, 重新站了起来:“孩子,还记得老师教过什么吗?只要站起来的次数比倒下多, 你就一定会成功!”

“不愧是教育ai,”燕山唤冷笑,“就打算用些鸡汤语录来赢过我吗?”

“如果我想要,我就一定行!”

“……”

“哪怕萤火虫的光点再弱,只要坚持不熄灭就是对黑夜的挑战!”

粉红小猪一边说着鸡汤语录, 一边吭哧吭哧的重新跑了过来。

而这次,何畏的罡气也是真的用完了。

他看着眼前神采奕奕的七八只蓝色鬼魂,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命运。

然而,一秒、两秒、三秒……

想象中皮开肉绽、精魂全无的痛苦却并没有袭来。

何畏再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

更加诡异了。

数十个毛绒玩具挪动着胖乎乎的小身子,艰难地趴在了各个鬼魂身上。

而他们的毛绒外面竟然泛着淡淡的黄色光环,正在不断渗透进蓝色鬼魂的身体里。

蓝色鬼魂显然觉得痛苦万分,一个个都发出了阵阵嘶吼,但似乎也无法摆脱,一时间竟然节节败退,给四人重新让出了一段距离。

“怎么会……”燕山唤同样不解,“茂,你做了什么?”

粉色小猪咬着白大褂的脚后跟,嘟嘟囔囔道:“教育。”

“嘶……”

“是……至纯之气?”泊臣眉头微皱,语气中透露着难以置信,“这些毛绒玩具身上竟然有至纯之气?”

何畏听着泊臣的语气十分诧异,这才从眼前的场景中抽出神来:“至纯之气是什么?”

“人乃万物之灵,天生带着至纯之气,也就是所说的,孩童身上的纯真气质,”泊臣顿了顿,语气才重新回到平常的冷淡,“有人说过这种气息能克制邪恶,但……一般小孩身上的至纯之气极少,没有修道者曾收集利用,更是无人研究。”

“哦……”何畏挠挠头,看着眼前的蓝色鬼魂们各个痛不欲生的样子,小声道:“甭管研没研究过,管用就行。”

宋逸舟点头表示同意:“嗯,这些教育ai经常接触小孩,可能沾染了这些气息,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泊臣沉默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粉色小猪见白大褂已经被其他玩具控住,适时松了口,一扭一扭地走到四人面前:“天师们,跟我走!”

“去哪?”

“我们要永远积极乐观,永远向上。”

虽然粉色小猪的声音又憨又慢,再加上说着这么鸡汤的语录带着一种莫名的喜感,但此刻没人笑得出来。

反正能get到他的意思是要带大家向上就够了。

“怎么向上?路都被堵死了,撞不开的。”

小粉猪慢悠悠地挪了两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是在教导我们随时要有准备奋斗的精神……”

叶隐棠已经极快地明白了他说话的方式,问道:“是不是墓园里有出口。”

“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四人一齐向外面跑去。

小粉猪又开了口:“诶,等等!不要疾跑、打闹——”

宋逸舟挥了挥手,“这不是着急吗?”

“——那麻烦你把我抱上,我我我……给你们带路。”

何畏在队尾,直接把小粉猪抄了起来,抱在怀里。然后跟着前面三人,趁毛绒玩具把蓝鬼们分散出一条通路的时候抓紧机会向外冲去。

此刻墓园里倒是一派祥和,大家按照小粉猪的指示跑到了墓园的另一端,发现有一道暗门藏在石柱后面。

叶隐棠和宋逸舟把暗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银色金属墙壁。

“这里是火化设备的传送带,”小粉猪慢悠悠解释道,“焚化炉就在上面,然后透过这个小电梯把做好的骨灰送下来,虽然ai唤控制着大楼的电子设备,让这里停电了,但通道还在。”

“那我们去哪?”

“去顶层郑懋先生的套房,”小粉猪跳了下去,率先钻进了通道,“那里是独立的电力线路和智能家居设施,在今天之前郑先生已经把权限交给了我,我们走吧。”

“好。”

四人虽然没有完全相信,但看着后面慢慢追上的蓝色鬼魂,也只能跟着爬了进去。

经过一个狭窄的甬道,四人终于达到了第八十层,待整理好衣服以后,刚想问接下来怎么走,只见小粉猪已经一扭一扭地跑向了前面。

推开门,只见这里到处都是锅碗瓢盆,散落了一地,而四周的灶台、水槽、洗碗机等等设备都显示这个房间曾经是个厨房。

“这里负责做饭的机器人已经都跑去堵路了,所以现在很安全,”小粉猪轻车熟路地跑到了厨房深处,然后仰着猪鼻子指了指墙壁,“喏,这里有给郑先生送餐用的单独升降机,同样是用和楼上卧室相连的独立线路,所以很安全!”

说罢,小粉猪依然以身作则,自己率先钻了进去,然后示意何畏按下按钮。

何畏照做,等了大概两分钟,升降梯才重新下来了,他刚想坐上去,却被叶隐棠一把揽住。

“我先吧。”

何畏愣了愣:“……好。”

“阿臣,拿张符给我。”

泊臣立即明白了叶隐棠的意思,于是撕下衣服一角,用仅剩的墨汁勉强画出了符文。

叶隐棠接过,拍了拍泊臣的肩膀,钻进了升降机里,“如果我没事,就会把这道符文放在电梯中,它会存起我说的话,你们自然知道安全与否。”

“好。”

又是两分钟过去,再回来的升降梯中果然留着那道符。

泊臣将其拾起,轻轻一弹,叶隐棠的声音果然穿了出来。

“一切正常,速来。”

三人这才放下心,让何畏第二个坐上了升降机,一路果然十分正常,虽然狭窄逼仄但不至于憋闷,里面甚至有一个灯泡在发着淡淡的黄光,经过一夜颠簸竟然让何畏感受到了一些久违的温暖。

很快升降机便停了下来,门再打开,只见叶隐棠正抱着小粉猪站在外面。

画面……有一丝滑稽。

“没什么状况吧?”叶隐棠边问边把何畏扶了下来。

“嗯。”何畏十分自然地接过了小粉猪。

二人并排站着,一时也不知该聊些什么。

自从叶隐棠在车上说了那些话,有些莫名的情绪就压在何畏心底,也不知该如何如抒发出来。

刚刚经历那些事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着该如何配合逃命,不得闲想那些事,此刻稍微安稳一点后,心里却开始纷乱了起来……

幸亏泊臣和宋逸舟很快也顺利的上来了。

小粉猪这才着意让大家推开旁边的门,“这里就是郑懋先生之前的房间了,也是未来48小时你们要住的地方。”

四人点点头,一齐推开房门。

饶是何畏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心里知道这是前首富单独留下的房间,但仍是被眼前屋子里的一切震慑住了。

正对门的便是三面巨大的落地窗,随着两边窗帘自动拉开,半个京城的夜景在眼前徐徐展开。

“都是单面的玻璃,不用担心任何隐私问题,”小猪笑笑,“当然了,也没什么人能看到这里。”

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但京城依旧灯火通明。

星星点点的路灯、车流让何畏恍惚之间感觉自己置身于星海之上。

“这间屋子的权限自你们进来的一刻就已经归你们了,”小猪走到了房间的正中间,“你们的生物信息已经提前录入了,所以,想要什么,开口就好。”

宋逸舟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轻轻嘟囔了一句:“开灯?”

“啪”

瞬间,整个房间亮了起来。

待何畏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他才认真看着房间里的布置。

他们所站的客厅大概都有近一百平米,开放式的厨房、各种家电一应俱全,虽然整体是黑白灰的极简风,但家具上都有手工刻制的铭牌,何畏虽然不认识,但看品质也知道必然都是顶级货色。

“更多关于房间的消息我们直播的时候再说吧,毕竟你们只有四个小时时间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相信我,茂会竭尽全力保证你们的安全,”小猪走到了房间门口,“哦对,这里虽然房间不少,但因为原本是为了郑懋先生独居设计,只有两间卧室,还麻烦你们自己分配。”

两间卧室,意思就是两人一间。

同床共枕。

何畏心事重重,想到此才猛然回过神来,刚想开口问宋逸舟要不要一起住,却见他已经抱紧了泊臣的手臂,“我和阿臣睡!”

“好。”叶隐棠的眼神轻轻扫过何畏,“都赶紧休息吧,具体的对策之类,我们明天早上再说。”

何畏站在原地:“队……队长,我怕我和你一屋真的休息不好……”

叶隐棠似乎并不惊讶,只俯身轻轻说道:“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  叶隐棠:放心,你肯定睡不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