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32章 天空塔AI凶宅

我的书架

第32章 天空塔AI凶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到了下午, 叶隐棠和何畏打算趁着还有阳光赶紧赶去天空塔和队友们集合,叶父叶母极其努力地挽留了半天也不管用,于是强行往他们的后备箱里的塞了不计其数的腊肉、泡菜、酱菜以及鱼干, 又拎了好几箱水果, 非让他们分给队友们吃。

大概也就是四个队友加一仙一鬼一妖能吃一年的量吧。

车缓缓驶出重峦叠翠的山区,绕着水库盘山而下, 视野瞬间开阔了起来。

何畏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摇下来一点窗户, 任风吹着。

叶隐棠觉得奇怪,问道:“怎么不说话?”

按理说, 何畏刚拜完师又认识了他的父母, 再加上来到郊区,应该像个来秋游的小朋友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 可现在他却格外沉默。

“没什么,”何畏语调不冷不热,“水库还挺漂亮的。”

叶隐棠向窗外瞟了一眼, 淡淡“嗯”了一声。

这水库他从小看到大, 在夕阳下一直波光粼粼的,的确看不腻。

可他也能看得出来,何畏虽然正出神地看着窗外, 但他并非纯粹欣赏风景,而是在想着什么。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叶隐棠沉吟片刻, 一脚刹车,将车子堪堪停在了水库边的观景台上。

然后转头看着何畏,眼睛映射着远处的波光,带着一抹淡淡的金黄。

“和我说说。”

何畏总是不习惯和叶隐棠对视,此刻只觉得心脏漏了一拍, 于是下意识僵硬的笑笑缓解尴尬,将头转向一边,“我们不着急赶路吗?”

“不急。”叶隐棠打量了何畏半晌,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何畏还没反应过来,叶隐棠已经仗着自己身高腿长绕道了副驾驶一侧,帮何畏打开了车门,说道:“开车开累了,下来陪我歇会吧。”

“……好。”

二人在观景台的石椅上并排坐着。

深秋并非旅游旺季,这里也算不得什么景点,所以附近不止没人,连一辆路过的车都没有。

安静的只有风声和不时响起的鸟啼。

还有非常轻微的、浪花打在石壁上的声音。

“我其实也没做多久队长,”叶隐棠的嗓音低沉,“所以很多事都没有事先想过,今天父亲提醒我才意识到,自选你入队之后,似乎一直在逼着你练歌、练功,没有太多的关心你心理情况,希望你有什么不舒服或者难以理解的都说出来,好么?”

何畏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听过叶隐棠一口气对自己说过这么多话,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只呆呆的点点头,“好。”

“所以呢?”

何畏一愣:“所以什么?”

“有什么想说的么?”

“呃……”何畏愣了愣,故作轻松道,“我都来京城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来这边看水库。”

“你来了有五年了?”

“对。”

“有没有想家?”

问完,叶隐棠看着何畏,似乎能把他洞穿。

何畏果然愣了良久,才讷讷地点点头。

“嗯。”

鼻音浓重。

“是不是刚刚在我家的情形让你想起自己的家里了?”

何畏一愣,没想到叶隐棠冷漠的外表下竟然这么……敏感。

可一下被人说中心事,感觉还蛮奇怪的。

于是他组织了半天语言才开口:“就这次去稻草村看了看爷爷,时间也挺短的,然后他现在不知道去哪了,电话不接消息也不回来。”何畏叹了口气才继续道:“而且我感觉,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家庭气氛。”

“你父母……”

“都没见过。”何畏揉揉自己的头发,“哎,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有时候会突然想到他们。”

“嗯。”

“明明没见过,按理说我不应该思念‘他们还在’的那种感觉,就像天生没有手的人不会怀念有手的时候,”何畏站起身,俯身靠在栏杆上,向远处眺望,“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想到他们,比如刚刚。”

刚刚他们走的时候,叶父叶母拼命挽留和投喂的样子。

叶隐棠站到了何畏的身边,静静站了半晌,才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可以经常来我家。”

然后不等何畏回应,叶隐棠又补充道:“不急的时候我可以提前让他们收拾出空房,你多住一阵也是可以的。”

何畏勾唇一笑,只觉得刚刚心头笼罩的淡淡阴霾被扫除大半,语气也不知不觉上扬:“好。”

“住个几天你就知道烦了,”叶隐棠语调中带着一丝少见的玩笑,“他们很喜欢你。不过,越是他们喜欢的人,他们越会……贴住你。”

“哦……”何畏笑着,“期待。”

“等忙完这48小时的直播之后吧,”叶隐棠十分认真地规划着,“唔,好像之后还要去第二期节目的拍摄,那就等到拍完第二期吧,我们也能好好放个假,宋逸舟一直想和泊臣去西双版纳旅游,到时候他们去了,我们就来水库这边住两天。”

“好。”

何畏没想到叶隐棠在这种问题上会格外认真,感觉自己再不拦着,一会叶隐棠就把来他家住的每日行程都规划好了。

但又想想,叶隐棠似乎就是一个对什么事都无比认真的人。

无论是工作还是感情。

队员间的感情。

二人都认真地望着远方,气氛不知不觉间轻松了起来,何畏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队长,既然你说到录节目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何畏认真问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想让我们团太火?”

这个问题何畏好奇了很久,但团队里的人都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他一直没好意思问。今天被叶父又重新提了一下,这才想着好好问问。

这次换叶隐棠沉默良久。

直到夕阳把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才开口道:“我之前一直说在团队里没有秘密,所以这个问题也不想瞒你,但我还没完全准备好怎么回答,只能和你说这跟我以前的经历有关。”

“嗯?”

叶隐棠十分严肃认真地看向何畏:“宋逸舟和阿臣不好意思问我,都默许了我的策略,所以其实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一个问我的,我也并非刻意保守秘密,尤其也希望你知道,但你要给我几天时间想想如何回答。”

“好。”

“但我可以先和你说一下另一个简单的理由,”叶隐棠清了清嗓,“你知道利用观众,或者说粉丝的善意可以帮助我们修炼吧?”

何畏点点头:“我听王道长和宋逸舟都有提过。”

“是的,你也多次去过冥槽,如你所见,其实大部分驱魔师的水平和天赋都只能说是平庸,而我们恭喜的四位,尤其是你,天赋本身就都很有优势,”叶隐棠顿了顿,“所以如果我们再拥有大量人气帮助修炼的话……”

“就太强了是么?”

叶隐棠淡淡一笑:“是的。”

何畏疑惑不已:“太强了有什么不好吗?”

“树大招风风撼树,人为名高名丧人,”叶隐棠轻叹,“驱魔师高层未必会喜欢能力太强的下属。”

“高层?”

这个所谓的高层何畏在不同场合听过很多次了,但一直觉得十分神秘,似乎在悄然无声之中掌握着所有驱魔师的一切。

“嗯,驱魔高层,主管人类所有驱魔师,虽然你没有正面接触过他们,但他们应该早就有了你全部的资料,”叶隐棠停住了,似乎想了想措辞才继续开口:“当然,这是我的猜测,和我跟他们接触过的经历有关,也就是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讲的部分,让我想想吧,会在这次的48小时直播后一五一十的讲给你听的。”

“好。”

虽然叶隐棠没说什么,但何畏却莫名觉得他十分可靠,因此也不急着得到答案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去天空塔吧,黄斗斗和常龙安排了一个简单的记者见面会,”叶隐棠轻轻皱眉,“现在过去时间正好。”

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好的。”

何畏答应着,自然而然走到了驾驶座旁边。

“嗯?”叶隐棠挑了挑眉。

“你之前不是说你开车很累了吗?”何畏直接坐了进去:“放心吧,大二开始我就跟着谭松开二车高尔夫满京城跑了,是个老司机,没问题的。受了你这么久照顾,也让我照顾你一下。”

叶隐棠乖巧坐进副驾驶,等何畏开稳了,才开口问道:“感觉你似乎和谭松很亲密。”

“嗯,”何畏也一脸坦诚地回答:“发小嘛,从小在一块长大,又在一个大学,能不亲吗?”

“嗯。”

何畏反问:“你和宋逸舟不也是发小,你俩不这样吗?”

叶隐棠摇摇头:“可能因为性格不一样。”

“如果百度百科没骗我,队长你今年也就二十三岁吧?怎么感觉这么老成。”

叶隐棠瞟着窗外,漫不经心答道:“生来如此。”

“那你都二十三了,连宋逸舟这种发小都混不熟?”

叶隐棠想了想,“他并不似你想的那样简单。”

“是么?”何畏狡黠一笑,“我觉得没有比他更简单的人了,你连他那种人都觉得复杂,一定还没谈过恋爱吧?”

何畏借着看后视镜的间隙偷偷瞄了瞄叶隐棠的表情,许是他太久没做过副驾驶,此刻显得竟然有些拘谨。

于是何畏存心想逗逗他。

叶隐棠依旧语气淡淡,十分坦然:“嗯。”

“那曾经有对别人动过心吗?”

“没有。”

“不可能!”

已经驶出了山区,辅路一片开阔,何畏立马提升了车速。

“真的。”

“从小到大,你一直都没对别人动过心?”何畏只觉得难以置信,“你长成这样不谈恋爱不是对天地精华的浪费吗?”

“你刚刚说‘曾经’,那么我告诉你,我‘曾经’的确没对任何人动过心,”叶隐棠看向何畏,“但从小到大,我有对别人动过心。”

“嗯?”何畏想了半天才明白,感觉自己都快不认识曾经俩字了,“也就是说你现在正在对别人动心?”

“是。”

“哎呦?”何畏八卦心起,没想到自己的冰山脸队长竟然还有这种心思,瞬间一脸坏笑,“那你怎么一点行动的没有,也不见你在追谁?”

“因为不能追。”

何畏转头,满脸疑惑:“为什么?”

“因为……”叶隐棠直直看着何畏的眼睛,一字一顿认真道:“因为我还没对那个人讲完我的故事,我希望由他来判断。”

叶隐棠的眼神湿漉漉的,似乎压抑着什么情绪。

“吱嘎~~~”

刹车声在空荡的街道响起,何畏大口喘着粗气。

“怎么了?”

叶隐棠帮何畏整理了一下翻转的安全带,一股熟悉的松香和麝香的混合香气瞬间令何畏头脑发昏。

心跳的厉害,几乎快蹦出胸膛了。

何畏指指前面,缓了缓才说道:“红灯了。”

一路无话。

等二人到天空塔的时候,门口已经围着一群记者了。

他们见到有车过来,瞬间架起长枪短炮,啪啪啪拍个不停。但等何畏和叶隐棠下了车,瞬间放下了拍摄设备,显然目标并不是他们。

“我们先进会场吧,”常龙拉着两人,催促道,“这帮记者都是来拍郑懋的,据说他一会也会来!”

“我靠?”何畏一边走着,一边感叹,“是那个首富郑懋先生?”

常龙纠正道:“前首富。”

然后他指了指后面的天空塔,“为了这个‘最后的作品’,他也是蛮拼的,都多久没在公共场合露过面了!”

何畏这才抽空向上望了望,只感叹天空塔作为新建成的“亚洲第一高塔”果然名不虚传——塔身以“树与藤”为设计灵感,仿佛两个螺旋向上的dna,直插入云。饶是何畏没有任何心理问题,此刻也觉得要犯巨物恐惧症了。

“你们就要去那个塔顶住两天,”常龙补充道,“说实话,我还有点担心,毕竟这塔建完就一直流言蜚语不断的。”

何畏点点头,刚刚他一直不得闲想别的,此刻才开始有点隐隐担忧起来。

就算是他这种不怎么关心时事新闻的人,也知道这塔从五年前开始建的时候就一直说惊扰了什么京北娘娘庙,所以建筑工人不太平、投资方不太平,郑懋甚至因为建它快把河图集团拖垮了。

而且,最邪的是,天空塔本来说好去年正式开放,可快建成的时候突然起了一场火灾,不仅烧死了三四个工作人员,那天还有个旁边的小学来这里组织春游,连那位带队的老师和主任都因为火灾失踪了,至今没有找到尸体。

当然,这事没上任何社会新闻,一方面有人说是假消息,一方面有人说郑懋只手遮天,把这件事压下来了。

何畏做好了心理建设才踏进建筑里,却倒也并没有觉得有太多怨气,不像之前去墓景妙妙屋,进门就能感到明显的不详。

等他们到了发布会现场,显然宋逸舟也肯定了他的感觉,连他这种过分敏感的体质都没觉得有任何异样,甚至觉得气温、湿度都很舒服,比一般的建筑里都好了不少。

内场的娱乐记者们比在外等候的严肃新闻记者热情了许多,对着四人拍个不停,主要因为最近何畏和泊臣合奏的《北斗经》成了新一代安神神曲,几乎是很多人年轻人睡前必听的曲目,据说比某云社的相声还好使,于是接连霸占了网易云榜首多日。

按照计划,记者见面会应该在半小时前就开始了,可郑懋迟迟不现身,于是娱乐记者们坐不住了,和常龙以及黄斗斗商量着能不能先问发财男团一些问题。

身为专业经纪人,这种计划外的环节令常龙本能地感到担心,但看气氛实在越来越差,也只好同意。

幸好,来的记者也没准备什么刁钻的问题,只问大家在第一期的拍摄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以及直播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问题发财男团内部一早讨论过,何畏按照设计好的故事回答,突出那只是一次不怎么严谨的法事,至于大家看到的什么剑飞起来了、纸钱漫天等等场景只是因为画质太差而成的卡顿效果。

回答本有些不可信,但何畏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话未开口先带着三分笑意,愣是把惊悚故事说成了玩笑的效果,现场气氛瞬间热烈起来,也没记者再追着问一些较真的问题。

直到一位西装革履的记者举手提问。

“宋逸舟先生,请问您为什么加入娱乐圈呢?”

问题一出,立即引来所有人侧目。

大家刚刚本身就那样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节目里的趣事,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因为郑懋先生还没出现,外面的记者几乎要放弃,于是也纷纷进到了会场。

提问者正是本想采访郑懋先生的人,一看就是新闻频道出身,着装和言辞之正式显然不是混娱乐圈的。

宋逸舟礼貌笑笑,只当这人是想随便问点问题好回去交差,于是漫不经心答道:“因为我要是不在娱乐圈混出名头来就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一众娱乐记者听完立刻发出一阵低低的哄笑。

宋逸舟一直走的是小少爷的人设,但也没人知道他家是做什么的。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发财男团之前太糊了,没人费工夫扒。

然而,那个提问的记者站起身,一脸严肃问道:“那请问郑懋先生这次特意请你们来做为第一个进入天空塔的体验官,是不是因为您父亲的淡彩集团和河图国际集团曾有些神秘的业务往来呢?”

全场一片哗然。

淡彩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品牌,只不过,主要做高端私人墓园等“地产”领域。可以说,占据了全国近百分之八十的私人墓园。

没人想到宋逸舟竟然是淡彩集团的公子。

所有人都在期待他的回答。

宋逸舟耸肩,一脸神色如常:“我不知道我父亲还能高攀上郑懋先生,我只听经纪人和《嗨,凶宅》节目的pd黄斗斗先生说,是郑懋先生看了节目直播后邀请我们来的。”

“那我可不可以猜测为,因为您家从事墓园产业,所以您会一些所谓的法师技巧,就像直播中展示的那样,”记者顿了顿,似乎努力想控制这场问话的节奏,“而郑懋先生之所以选择您所在的团队第一个体验天空塔,正是因为他看上了您的这项技能。”

“而这,也说明之前关于天空塔的一些神鬼传闻是真的?”

宋逸舟微微一笑:“您也是个记者,知道需要大量求证后才能假设吧?您这些推断完全建立在我父亲是淡彩集团的总裁上,仅此而已,其他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传闻。”

记者却也不卑不亢:“如果您需要,我可以把很多证据给您看看。”

然后他着重强调:“很多。”

宋逸舟看着那位记者,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复。

正当全场一片安静时,突然一个人走上台。

期初,大家都没注意到他,因为他大半个身形都隐藏在阴影里,只剩一条瘦削的影子。可等他走到聚光灯之下,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他……不是个人。

尽管他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看上去极帅,但一举一动却都透露出一种卡顿感,且面无表情。

他见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才轻轻开口。

“大家好,我是天空塔的ai燕山唤,今天代替郑懋先生参加此次记者发布会。”

然后,也不等在场所有人反应,燕山唤转向那位记者,语调极力模仿人类但仍显得十分冰冷。

“至于这位先生所说的、有关天空塔的一切传闻,想来都不是真的。”

“因为,天空塔中,已经两年没有真正的‘人类’到访或居住。”

“只有我一人负责维持,又何来闹鬼一说呢?”

作者有话要说:  何畏:是我车速太快了吗?

叶隐棠:不,是我。

——————————————————感谢在2021-07-28 18:20:59~2021-07-30 21:52: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元气小瓜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