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30章 墓景妙妙屋(完)

我的书架

第30章 墓景妙妙屋(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昆山玉碎凤凰叫, 芙蓉泣露香兰笑。”

何畏蓦地想起这首诗,这才忆起这正是形容箜篌的乐声。

他几乎能感觉到旋律在空中飘逸,如丝丝缕缕状在他的身边环绕, 伸手可碰。紧接着, 远处的鬼嚎、风声、剑响……统统消失了。

经文常说,顿悟只需要一须臾的时间。

那么, 应该正是现在吧。

何畏停下了手中的一切动作, 金光骤然收敛。他面色如水般平静, 抬头望向星空。

秋夜的京郊难得能看到星星,闪烁着如同指甲盖一般的微弱光芒, 但在此刻何畏的眼中却熠熠发亮。东北方向, 何畏看着那七颗勺型的星子,勺柄正冲向自己, 突然福至心灵,冥冥中感到了一丝力量,瞬间想到一阙练功必修的经文——

《北斗经》

箜篌的声音亦在同一时刻变得铿锵有力起来, 何畏凝神片刻, 跟上节奏,开了口。

“北斗九宸,中天大神, 上朝金阙,下覆昆仑……元皇正气, 来合我身,天罡所指,昼夜常轮……系系人身,灾厄蠲除,获福无量, 天师欢喜……”

配合着阿臣的琴声,何畏唱诵的经文也变得近乎与呢喃,两种声音渐渐合而为一。

他从未刻意背诵过这段文字,此刻却像写在自己的基因中一样毫无阻碍的唱了出来。很快,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罡气,甚至自己的意识,都融入到了经文当中,那是一种在他胸口逐渐累积的炙热之感。

然后,在某一瞬间,本能告诉他,是时候了。

于是,何畏睁开眼,只见一道圆环一般的金光以他为中心,瞬间向周遭清荡了出去。触碰到的那些野鬼,只在一瞬间便被停住了手中的动作,随着微风,化作一阵烟尘,融化在了黑夜中。

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

叶隐棠和宋逸舟瞬间惊愕不已,但他们还没回过神来,只见拿到金光圆环又从外向内荡了回来,最后收束在了躁动不已的睡袋上。

何畏却如同没有看到这一切一样,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地,依旧继续吟诵。

那睡袋的躁动也立即停止了。

食尘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的鬼怪大军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化解。

但他是京西鬼王,于是,他从怀中掏出一截骨笛,轻轻吹响。

经文的声音立即被压制了半分。

同一时间,更远处,源源不断的鬼怪再次出现,依旧前赴后继的向上涌来。

经文未毕,何畏依旧继续吟诵,他能感觉到金光加身,试探的接触着周围的一切,甚至墓地中英灵们的气息,万事万物在他的眼中变得都有各自的气场,而他可以随取随用,用之不竭,他也不需要认真瞄准,因为经文所到之处,皆是能量所及之处。

而他第一次调用这些能量,并不十分数量。但每每他感觉脱力之时,阿臣的琴声都能让他获得丝丝缕缕的力量。

两人配合着,将经文的下半阙吟诵完毕。

何畏再睁开眼,只见四周一片空荡,甚至寂静。

连身后的黑气旋风也不见了踪影。

他正想休憩片刻,但突然后脊一阵寒意。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便被叶隐棠揽在了怀里,金属碰撞声乍然作响,替他挡下了来自食尘的偷袭。

食尘不再召唤手下,而是催动着掌心的黑气呼啸而来,叶隐棠和宋逸舟翻身迎敌,剑花满天,几乎是拼死抵住食尘的步伐,不教他接近何畏半步。

何畏大口喘息着,只觉得眼前的打斗几乎可以用叹为观止四个字来形容。不需要他了解,便也可以猜到,能和鬼王打的有来有回的驱魔师一定少之又少。

可叶隐棠和宋逸舟在配合之下竟然游刃有余。

食尘见自己被牢牢缠住,一时摆脱不得。突然将身后的斗篷一卷,整个人身变成了一道黑色利剑。

叶隐棠用剑法招架着,可食尘的意图显然并不在此,他朝天上飞去,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就在四人都没反应过来的刹那,抓准他们都聚集在何畏身边的防守空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睡袋。

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激起浑身颤栗的尖啸。

一股汹涌的戾气从睡袋的裂缝中奔涌而出,寒意、恐惧、惊慌、愤怒……种种情绪不受控制的侵入了四人的心头。

食尘单足点地,落在了一旁高位的石块上,微微一笑:“这就交给你们了,慢慢玩吧。”

然后,他隐匿了身形,消失在深渊之中。

那团戾气仿佛一个蠕动的黑色胎球,正试图拼命伸展四肢,有些肉芽已经从表面伸展了出来。

何畏想用罡气将它包裹住,但刚刚驱动体内的能量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现在已然是强弩之末,又要抵抗情绪的侵扰,焦急之下竟然咳出一口血来。

剩余三人见状,皆是大惊,然而也只能顾及自己的艰难抵抗,无法上前帮助。

胎球上面渐渐浮现出一张人脸。

是个女孩。

她在啼哭,真的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

一阵猛烈的寒意正向四周飞速扩散。

就要来不及了。

突然,一个瘦削的短发身影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她伸出一只手,直直插入胎球中心,紧接着,阵阵黑气把她包裹,更强的戾气迸发了出来。

然而她也毫不示弱,偌大的黑色屏障在自己面前成型,与那戾气不相上下。

何畏见到她双目如渗血一般殷红,整个脸颊出现了道道黑色裂缝,几乎整个人都要被撑开一般。

但她同时也在吸收着胎球的一切。

十秒、二十秒……几分钟。

她和胎球僵持着,终于,还是挺到了最后。胎球骤然缩小,变成了一个悬空的黑色丸子,而她也毫不犹豫,快步上前一口吞下。

然后回头,一脸得意看向何畏。

何畏被震撼的半晌说不出话。

女孩笑笑:“怎么,看傻了?不知道鬼修都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何畏吞了口口水,颤颤巍巍道:“核……核桃。”

“嗯,就是本鬼姑,”核桃说完凝神运气片刻,又恢复了正常时的面庞,“你们都不把计划告诉我,幸亏我自己来了,要不你们几个道士马上都要变成行尸走肉了。”

何畏仍处于难以置信中无法自拔:“我没想到……你这么强。”

“一般一般,”核桃扬了扬自己的短发,“属性克制罢了,再加上这怨胎只有那鬼女一半的怨念,要不然我也不一定抵挡得住。”

“不管怎么说,谢谢了。”

“我才要谢谢你们!让我能吃到这么大的怨念,想来很快就能进阶了!”

四人也缓了过来,排排靠在一旁的石头上,歇息着。

宋逸舟靠在泊臣的肩膀上,拍着何畏:“畏畏,你……实在是太强了。”

叶隐棠也淡淡笑着:“实在惊喜。”

宋逸舟恢复了半口元气,重重锤了一下叶隐棠的肩膀:“你会不会说人话!这还叫惊喜?第一次驾驭罡气就能做到这个程度,很多道士究其一生都不信,这真的超纲了,我都不知道何畏是怎么做到的。”

“呃……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何畏不好意思挠挠头:“感觉就是突然就知道怎么做了。当然,也多亏阿臣哥的提醒和帮忙,我也才发现自己可以这样用能量。”

阿臣正闭目凝神,过了一会才轻轻问道:“内息如何?”

何畏感受半晌,如实答道:“很乱。”

“那让我为你调节一二。”阿臣睁开眼,强撑着站起身来,将手掌覆在了何畏的额头上,可还没开始吟诵,突然咳出了一口血来。

何畏想上前搀扶,但刚站起来半步,又因脱力而摔回了石头上,幸亏有叶隐棠垫住才没有受伤。

“能不能别这么敬业了??”宋逸舟赶紧把二人扶稳坐好,一脸责备:“简直就是倒数第二照顾倒数第一,你俩今晚都累成这样就好好休息吧!”

于是两人又重新坐下,宋逸舟和叶隐棠从帐篷外面拿来了被褥和水,让他们缓缓。

墓园外出现了久违的寂静。

四人裹在一条长毯里,何畏也不理核桃坐在一边奚落地说什么四个人像“小学生秋游”那些话,只觉得一阵难得的安心与惬意,慢慢感到眼皮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地靠在了叶隐棠的肩膀上。

叶隐棠别过头去,无声地笑了笑,不料正好被宋逸舟看到,于是立马切换回了严肃的表情。

宋逸舟却撇嘴笑笑,露出一幅“我都懂”的表情。

叶隐棠轻轻瞪了他一眼,宋逸舟立马靠在石头上,双手垫着头:“哎,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

“留神吧,今晚还没结束呢,”核桃拍拍肚子,消化着刚刚的怨灵,“食尘还没死,再加上还有一半的怨念……”

宋逸舟一脸不快:“呸呸呸!你个小姑娘不要乌鸦嘴,说不定它们今晚就不来了……”

“喵呜?”

一阵猫叫打断了四人安逸的氛围。

宋逸舟猛然起身:“猫妖来了。”

“嗯。”叶隐棠也随即起身,还不忘回头给何畏和阿臣掖好被子,“交给我们吧。”

“好。”

何畏虽然有心帮忙,但实在站不起来了,只能先缓缓。

远处十几个绿点亮起,步步逼近,不到半分钟便来到了他们面前,正是那群小奶猫。

各人都做好了应敌的准备。

可出乎四人意料之外的是,那一群小猫竟然十分乖巧的蹲坐在了他们面前。

为首的是那只黑白相间的小猫,它一歪头:“喵?”

四人也歪头:“嗯?”

然后它走上前,蹭了蹭何畏的裤脚,低垂着头,似乎在请求他的原谅一样。

何畏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轻轻摸了摸它头上的呆毛。

然而这就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紧接着,剩余的十几只小猫一齐“喵喵喵”的欢快地叫着,一拥而上,差点把何畏压的喘不上气。

核桃饶是见多识广,此刻也不得不感叹:“这也太……奇怪了。”

叶隐棠皱着眉:“会不会和它们之前吸饱了何畏的罡气有关?”

核桃摇摇头:“应该不是,你想想它们那天是怎么对待无脸阿伯的。妖族向来对‘食物’没有什么慈悲之心,它们是几种精怪里最爱抱团排外的,因此通常只对同类或者认可的首领才这么亲昵。”

叶隐棠的眉头更深了,似乎在想着什么。

何畏却已经放弃了思考,正享受地被满身小猫挠地咯咯直笑,只凭感觉猜得道:“或许是它们喜欢我的罡气,想认我做主人呢?”

“可它们也不是普通的妖,是被怨灵侵染才形成的妖……”

“唔,我知道……”何畏现在的状态可以用乐不思蜀四个字形容,“但它们看上去没什么危险,我们要怎么办?除掉它们身上的怨念吗?”

何畏问完,四个人一起齐刷刷地盯着核桃。

“看我干嘛!”核桃把头别过去,“我已经吃饱了,一点都吃不下了。”

“哦……那我们可以先养着,等回头再除吗?”

三人一鬼又齐刷刷地看向叶隐棠。

“不可,”叶隐棠沉吟片刻,“它们现在的妖性虽然压住了怨念,但不知道何时会爆发,带着它们就仿佛带着定时炸弹一样,更何况还不明白它们为何现在这样表现……总之,太危险了。”

突然,它们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动静。

四人警觉回头,看清来者才松了口气。

是无脸阿伯,或者叫,阿岭。

何畏立即调转内息,伸出一根金光,与阿岭连接了起来。

自从他刚刚将罡气催动进歌声后,“感知”这件事似乎变得轻松,甚至如同本能一般。当下他还没有太大感觉,但事后想想,可能因为自己的能力到了第二个境界,再做第一个境界的事便会觉得轻而易举。

阿伯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巨石旁边,所有的小猫瞬间炸起了毛,一脸凶相地望向他。

“阿伯,你怎么来了?”何畏礼貌问道,“今晚太危险了,您还是回到鬼层吧。”

“不……”阿伯颤颤巍巍,想伸手摸摸小猫,“我……我想看看女儿。”

何畏恍然,他几乎忘了,自己怀里抱着的小猫,正是阿岭女儿的怨灵。

可他的“女儿们”,显然并不想认回这个爸爸,各个龇牙咧嘴,不让阿伯靠近。

何畏试着用罡气接入猫妖们,然而一次次失败,核桃拍了拍他的肩膀:“它们都还没开智识,就算你接入了也只能读到一些混沌的消息,别试了。”

“哦。”

“道长大人,”阿伯又问道:“请问你可以不控制它们吗?让它们吸我可以吗?”

“啊这……”何畏反应了一下才知道阿伯是在叫自己,“不必如此吧?”

这份对亲情的表达多少有点变态了。

阿伯干脆直接撸起袖子,向前凑着,用尽可能卑微的语气再次求道:“求您了,让我……为女儿做点什么吧!”

核桃叹了口气:“就按阿岭说的做吧,如果这样能让他心里舒服点的话。你不必担心,他应该是……感觉不到痛的。”

毕竟被女儿的怨念侵蚀了这么久,各种感官应当都退化了不少。

“好吧。”何畏定了定神才下定决心,然后将小猫们向前一送,捧到了阿岭的身边,“去吃吧,毛孩子们。”

可小猫们只略带嫌恶地看了阿岭一眼,又缩回了何畏的怀抱中。

何畏叹了口气,头一次觉得阿岭失去视力也算是一种幸运,不然看到刚刚小猫们那个眼神,应该会被伤透了心吧。

“许是吃过了你身上好味道的罡气,嘴刁了,对鬼血液里的阴气不感兴趣了。”核桃耸耸肩,故作轻松道,“毕竟是……动物嘛。”

“嗯。”

何畏把这段话如数转达给了阿伯,阿伯也没流露太多情绪,但也没再说话,静静地坐在了一旁,显然也不愿离开。

四人和核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何畏也着意挑选些有意思的内容分享给阿伯,多数时间阿伯没什么反应,但也偶尔笑笑或者说声谢谢。

然而。

谁也没注意到,深渊里,一条黑色的蛇悄无声息地爬了上来。

它没有呼吸,动作都敏捷又迅速,很快便爬到了他们身后的巨石上。

直到它张开血盆大口,蓄积力量准备俯冲下来,何畏才瞬间金光骤现,在体外形成了一道光墙,把黑蛇的这一击化解。

四人两鬼瞬间起身,调整好站位,仰视着那条黑蛇。

“是……食尘?”宋逸舟眯着眼,似乎难以确认,“他怎么……没有鬼气?”

核桃想了半晌,答道:“是他。他把鬼丹剥离了。”

“什么?”宋逸舟瞬间大惊,“那不就是要……爆体而亡?”

话音未落,黑蛇再次冲了上来,体型瞬间变大数倍,几乎用身子把众人缠住。

核桃见势不妙,将何畏扔到了几米之外,喊道:“保护自己,小心他的鬼丹!”

何畏急忙问道:“鬼丹?什么鬼丹?”

“存储他修为的地方!”核桃与黑色搏斗着,“剥离出的鬼丹没有实体,虽然受不到肌体的保护但是威力极大,他这是要和你或者猫妖们同归于尽!”

然而,仅剩躯体的巨蟒也足以让疲惫的三人一鬼应接不暇,何畏抱着一身小猫,呆呆站在一边,闪转腾挪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为好,只能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阿伯透过何畏刚刚尚未断开的罡气,也已经明白现在正发生着什么,于是急切地伸出手,示意何畏把小猫们交给他。

可小猫们各个受到了惊吓,身上的软毛全部炸起,就连何畏伸过来的手都要审慎片刻才放过,更别提交给阿伯了。

何畏想了半天,干脆全心防守,用自己仅剩的力气催动刚刚才产生的少量罡气,形成了一道护体的金墙,将阿伯、小猫和自己与外界隔离开来。

然后他等着,满是忧虑地看向正在与黑色巨蟒搏斗的四人,希望这一夜快点过去。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脚下突然传来一阵颤动。

他赶忙低头望去,只见瞬间,千百只黑色蠕虫从地面破土而出,很快便攀上了他的小腿,何畏下意识想撤开,却觉得双腿又千斤重,移动不了半步。

小猫们当即大惊,再也不黏在何畏身上,转而慌乱的向四周跑去。

可这也正好中了食尘的下怀。

只见一道比夜色更黑的光影以极快地速度掠过地面,将慌乱逃窜地小猫们各个击破。

它们身上立即释放出一阵小小的怨念,在自己的尸体上空盘桓。

等何畏终于操纵着金光把腿上的蠕虫尽数剿灭,十几只小猫也只剩下了四、五只,可即使它们在往不同的方向拔足狂奔,却总能被食尘的鬼丹追上。

何畏再将金光覆盖上去,可这次终于体会到了力量的悬殊,接触到鬼丹的一刹那金光几乎如蒸发般消失在了夜色里。

而何畏本人也收到了罡气受损的侵蚀,再次咳了一口鲜血出来,直直跪倒在地,一时间动弹不得。

伴随着几声惨叫,小猫只剩下一只了。

可它已经跑到了悬崖边上,再后撤一步,便是粉身碎骨。

食尘的鬼丹步步紧逼。

如此刻黎明前的黑暗一般,压倒性地笼罩着大地。

突然。

“鸣枫……”沙哑到近乎呜咽的声音无端在夜幕中响起。

鬼丹停住了动作,猛然回头。

只见阿岭站在他的身后,身形挺拔,五官硬朗。

一如十几年前的模样。

他又回来了。

何畏也是一愣,然后才意识到,原来无脸阿伯趁刚刚一片混乱之际,悄悄吸收了那些小猫妖死后的怨念,竟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阿岭显然还不太习惯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说道:“鸣枫……住手……好不好?”

鬼丹停住了,似乎正在思考。

一秒……两秒……十秒……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向身后的小猫猛然撞去。

千钧一发之际,阿岭也爆发出了全部能量,也几乎化作一道闪电向前飞扑。竟然抢先于鬼丹,把小猫拢在了怀里。

然后,鬼丹撞了上去。

一时间,天崩地裂。

一阵剧烈的黑色旋风裹挟着周围的山石和草木,摧枯拉朽一般掠过四周。

何畏紧紧趴在地上才保证自己不被吹走。

那条黑色巨蟒亦是蜷缩起了身子,显得痛苦万分,但很快,他就像是受到什么引力一样,被吸到了旋风的正中间。

就在何畏扒住地面的手几乎因为磨破出血而脱力的时候,飓风突然停止,四周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众人艰难起身,只见崖边卧着一黑一白的两人。

食尘显然受到了重创,胸膛剧烈起伏着,不甘望向阿岭,狠狠道:“为什么?”

然后,过了良久,阿岭才侧过头。

也不回答,只静静看着食尘。

一直看着。

二人就这样无声地对视着,恍如隔世。

食尘冷笑了一声,似是在自嘲,“你总要和我作对么?”

阿岭侧过了身,气若游丝:“鸣枫,你还在跳舞么?”

食尘明显一愣。

“鸣枫,”阿岭继续道:“你的样子和多年之前都没变化,真好。”

“做鬼了还能有什么变化!”食尘下意识回道,但话一出便觉得后悔,愤愤别过头去,“你那是自找的。”

“是啊,都是我自找的。”

阿岭说完,似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他这一生都没说过很多话,就在最后的时刻也不例外,只将一切的一切化作了一声轻叹。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瓦解,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各个部位飘散出来,又被山风不知道吹向了什么地方。

“你……”食尘瞬间眼眶通红,想挣扎着坐起但双手却使不上力气,艰难开口,却也连不出完整的一句话:“你非要拦我!你这样……你这样是无法堕入轮回的……”

“也罢……”阿岭带着一丝微笑,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鸣枫,多年以前,你问我的那句话,我还没有答你……”

“什么?”

“我走那日,你问我,是不是因为你不是女孩,”阿岭的身体已经几乎全部消失了,只留下脸部和胸膛,“我的回答是‘不是’,不是因为你不是女孩,而是因为你……是你。你是一个艺术家,一个舞者,一个愿意为了理想如此极端的人。而我,我只是一个管家,一个跟随着你的脚步的人,一个循规蹈矩的生活者,我不懂你的世界,我甚至不懂你为何执着跳女舞。”

食尘怔住了:“你……”

“好笑吧,我多少次想问你,为何不跳男舞呢,为何不放弃呢,为何不像我一样,按照他人的期许生活,让自己过得更轻松一些呢?”阿岭抓紧自己最后的时光,努力解释着,“但我看到你的真正起舞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自己的狭隘。你那么美,那是一种无关性别的美,可我在当时甚至不敢问你选择这条路的原因……

直到几年前,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男舞者跳女士芭蕾才明白,原来做自己这件事,你二十年前就在做了。只是,那个年代……唉,有太多像我这样毫无勇气的人。”

“这些都不重要,”食尘已经眼噙热泪,“我只是想知道,你爱过我吗?”

阿岭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我只是你的管家,我从不懂艺术,完全帮不到你,甚至不懂你的执着从何而来。这样不对等的人生,我可以爱你吗?”

食尘追问道:“现在呢?你我都是鬼了,不是么?”

“现在……”阿岭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只恨自己没早点回答你,这是我那天在罗马的雨中另一个没回答的问题,答案是,我相信你。”

“不论是过去、此刻、还是未来……”他望向食尘,无比郑重的说道:“鸣枫,我也许永远不懂你,但我永远相信你。”

阿岭说罢,最后一阵夜风刮过,轻轻带走了他在世间的一切痕迹。

食尘望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无声地哭了起来。

众人也忘了面前的是两个鬼,各自流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半晌。

“嘿,”何畏终于走到食尘的身边,取出手机,放在了他的眼前,“这是……阿岭昨天在你出现后拜托我做的,我没告诉任何人,而且本身技术有限,刚刚才发到了自己的微博号上,我也没什么粉丝,但……我还是想先让你看看。”

昨日食尘蓦然出现,阿岭在被核桃带着离开之前悄悄用感知求何畏办了一件事。

将一个他藏在房间中的dv机里面的内容,找机会发出来。

那是他在二十年前,趁每次萧鸣枫去舞团试演时偷偷拍下的。

三十几段视频,何畏挑着一些精彩的部分单独剪辑了出来,尽管画质模糊至极,但仍能看出长发的男子不论是在技巧、柔韧还是节奏方面都无懈可击。

只不过,他跳的是女士的舞段。

当年,他得到的评价是“看两个男人跳《天鹅湖》,简直是对芭蕾舞艺术的侮辱。”

而现在,微博下面的评论是——

“天呐,太美了。”

“这是哪位舞者?可以拜师吗?我也是男生,也想跳这段舞。”

“天鹅绝唱,优美至极。”

……

没人再纠结于他的性别,只专注地欣赏着舞技。

何畏不好意思地笑笑:“按理说应该先征求您的同意再发,但这是阿岭叮嘱我一定要发的,我也就只能先斩后奏了……”

食尘久久没有回答。

“你昨天问我,时代是不是真的变了,”何畏语气坚定,“我只想说,现在一个华国面孔出现在欧洲或者世界的任何角落,尽管仍会被一些人不友好对待,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那是错的。而且,现在,男孩可以跳女孩的舞蹈,女孩也可以跳男人的。哪怕是最传统的俄国舞团也有双男主的天鹅湖了,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所以,时代真的变了。”何畏不禁唏嘘,“这当然与二十年前,如你一般的开拓者密不可分,多谢你们承受了那些苦难,才有了今天更好的世界。”

食尘露出一个苦笑:“其实……我只想要一个人认可我就好,哪怕一个就好……”

“现在你有了。”

“嗯。”

说罢,食尘身上的黑气也丝丝缕缕的消失在了空气中,连他自己也惊讶不已。

“你的怨念……也消了么?”

“可能吧……”

“那你之后会做什么?”

“我现在没有法力了,也许是去轮回吧,去九幽接受审判。”食尘看着远方,沉吟片刻:“又或许……会继续这样,带着全部的记忆,当个孤魂野鬼,继续活下去。”

“唔……很好。”

食尘惨淡地笑笑:“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说这种话的天师。”

何畏莞尔:“你也是第一个跟我说这种话的鬼王。”

“无论如何,谢谢你。”食尘继续望着远方,“但他……回不来了,是么?”

“我不知道,”何畏诚恳道,“我真不知道,也许……”

何畏忽然怔住。

因为他看到一道熟悉的绿色荧光在自己的掌心中亮起。

是萤火虫。

很快,成百上千的萤火虫如同星海一样,飞到了他们的身边。

那只萤火虫蹭了蹭何畏的指尖。

何畏似乎明白了它要做什么,于是将罡气嵌入它们之中,感知了起来。

剩下的萤火虫在崖边旋转飞舞着,而它们身上的光渐渐落下,在山石上变化着、闪烁着。

何畏重新睁开了眼。

食尘焦急无比,忙问:“怎么了?”

何畏淡淡一笑:“它们是墓园中的英灵,说平日多受阿岭照拂,今日正是回馈之时。”

食尘立即坐起:“什么……什么意思?”

何畏指指前方,“自己看吧。”

萤火虫飞旋的中心,点点荧光逐渐变化成了一个人形的身体。

食尘难以置信地看着。

半晌后,荧光骤灭。

待他们的眼睛重新适应了黑暗过后,才发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食尘已然泪流满面,冲了上去,紧紧将那人抱住:“阿岭!”

阿岭也紧紧抱回去。

等到天边泛出了第一抹亮色,二人才分开。

阿岭自嘲式地笑笑:“许是我终究是个当管家照顾人的名,当了鬼也老管这墓园里的人,竟被他们留下了一丝魂魄,把我送了回来。”

“你……回来……回来就好。”食尘已经语无伦次。

“但恐怕我只是一个魂魄不全的……鬼,”阿岭面露忧虑,“你还愿意同我待在一起么?”

“三百年一魄,三千年一魂,怕什么!”食尘没了发力,却仍带着鬼王的霸气,“我们有的是时间,迟早让你重新炼回三魂六魄,我们一起去轮回。”

“好……那我们……我们现在去哪”

食尘想了想,笑道:“去罗马吧。”

“嗯?”

“真该死,经历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我还是喜欢罗马,”食尘含着笑盯着阿岭,“毕竟……和你从那里相识。现在我们都是没什么本事的鬼了,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你不会再有不懂我的事情了。”

“好,就去罗马吧。”阿岭又像想起来什么的似的,追问道:“你是不是……杀了那些欺负过你的人?你会受到九幽惩罚吗?”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食尘撇了撇嘴,“可能人贱自有天收,我本想去要了他们的命,但发现他们一个个的身体早就出了问题。”

“那就好。”

“嗯,”食尘拉过阿岭的手,“我们……走吧?”

“走,少爷。”

食尘笑着,挽着阿岭一起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

“内个,食尘鬼王,如果不麻烦的话,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何畏赶忙追上。

“当然没问题,你尽管说,我知无不言,”食尘停下脚步,面带温柔地打量了何畏一番,“还有,请叫我萧鸣枫吧,我想用回那个名字。”

“好。”何畏点点头,“请问,您手下有没有一个长得跟我差不多的鬼,大概也是二十年前才当的鬼。”

萧鸣枫想了想:“他是你的什么人?”

何畏压低声音,避免让发财男团的人听到:“他是我的父亲,所以可能也姓何。”

“唔……”萧鸣枫摇摇头,“对不起,我的下属太多了,我也记不起。但他做了二十年鬼,想必也是有些身份的鬼了,我高阶的部下在这次行动之前已经全部调给京北的鬼王了,如果他的确实是我的手下的话,那么现在应该在那。”

“这样,”何畏不免有些感到失望,“好吧,谢谢鸣枫哥。”

萧鸣枫笑笑:“这孩子,真是……哎,这次的大人情我们先记下了,日后一定奉还。”

“好,祝你们在罗马开心。”

“也祝你早日团圆。”

说罢,萧鸣枫和阿岭便消失在了阳光下。

如生命中遇到的所有过客一样,来去之间,干脆利落。

何畏的脸上却依旧挂着微笑。

这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

清晨的微风还带着丝丝寒意,何畏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突然,他整个人被一阵温暖包住,回过头,发现是叶隐棠拿着毯子披在了他的身上。

“才五点多,要不要睡一会?”叶隐棠语调难得带着一丝懒散,“还有时间。”

“倒也不是很困……诶?”

何畏说着,恍惚看到山崖的石缝之间好像有什么动静,于是快步向前,发现竟然是那个黑白相间的猫妖。

核桃和宋逸舟瞬间也凑了过来。

何畏:“看来它被阿岭救下了。”

核桃点点头:“而且它身上的怨气消了,现在就是个单纯的妖修了。”

“太可爱了!”宋逸舟立马把它抱在了手上,“请问我们可以养着它吗?顺便永远记住这一天!新发财男团第一次集体出动,暨畏畏解锁天赋的大日子!我们是恭喜发财,我都想好了,我们就叫他招财猫吧!”

“别急。”叶隐棠笑着说道,“那也要先送它去妖层注册才行。”

“那就快去吧!”何畏顿时来了精神:“那趁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先去一趟冥槽吧,我在妖层有一位地位显赫的熟人应该能立马注册!”

宋逸舟爽朗一笑:“好耶!”

“正好我也有点事想问问……”

“什么?”

“没事没事,”何畏赶紧摆手,“我在自言自语,不重要!核桃,快带我们去冥槽吧!”

“诶?本鬼姑到底是什么时候答应做你们这帮天师的工具人了?怎么使唤的这么自然?唉,算了算了,都是一群还没我岁数零头大的孩子,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罢了……”核桃伸出手,让大家攥住,“槽车槽车,道令之家………”

唰。五人立刻消失了。

同一时间,十米外,帐篷里。

小杰被阳光晃到,悠悠转醒。

“呵……哈……”他伸着懒腰走出帐篷外:“这一觉睡得可真踏实……踏实?”

小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能说是一片狼藉,也只能称为一片废墟。

草木尽折,石块、沙土遍地。

小杰怀疑自己还在梦里,把手都掐红了才确定这是现实。

“何畏?叶队长?”小杰在帐篷周围寻摸着,“小宋?泊大哥?”

当然,没人回应他。

“什么嘛,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就跑了?”小杰骂骂咧咧地走回帐篷,看到拍在地上的手机才想起来自己昨晚还开了直播。

然而手机已经没电了。

他赶紧摸出移动电源,心焦地等了半天才开机,立马点进微博,发现自己的私信已经是999+。

于是,他带着胜利者一般的微笑浏览私信,可越看越觉得迷惑。

“什么?漫天纸钱是什么?箜篌是什么?《北斗经》又是什么?”

小杰眉头紧皱。

“我昨晚……到底错过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小杰挠头:我应该没错过太多事情吧?

常龙:别这么自信,你几乎错过了所有:)

明天把这条线彻底完结,然后就到下期节目啦《高塔的ai凶宅》

—————————

注:“北斗九宸,中天大神,上朝金阙,下覆昆仑……元皇正气,来合我身,天罡所指,昼夜常轮……系系人身,灾厄蠲除,获福无量,天师欢喜!”来自道教经典《北斗经》,经中称,北斗七星君乃造化之枢机,人神之主宰,有回生注死之功,消灾度厄之力。

—————————感谢在2021-07-26 23:56:14~2021-07-27 23:13: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雾原空音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