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25章 墓景妙妙屋

我的书架

第25章 墓景妙妙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畏一脸惊诧:“九月十六……不就是明晚?”

“嗯。”核桃点了点头, “但似乎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叶隐棠眉头微皱:“那麻烦你再问问他为什么。”

核桃又碰了碰阿伯,然后凝神听着。

过了一会,核桃叹了口气, “他不肯说原因, 只说明天一定不能有人在那房子里。”

“不说吗?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何畏有点着急,想了想又问道:“你能用你那什么鬼修的方法问他吗?就是关于压制的那种办法。”

“我试试。”

核桃眼底闪过一丝殷红, 但很快褪去:“他在抵抗, 但我应该可以做到, 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叶隐棠点点头:“那麻烦你了。”

“没问题,那我先带他走了。”

说罢, 核桃拉过无脸阿伯的手, 向外走去。

何畏一脸诧异:“你要带他去哪?”

核桃头也不回:“冥槽,鬼层, 我家。”

“你……有家?”

“当然,我总不能在骨灰盒里修炼吧。”

话音刚落,只见核桃念了句口诀, 便和阿伯如烟雾一样消散在了夜色中。

“啧。”何畏不住感叹:“真是个迷一样的女子啊……”

“两位大爷, 请问你们要回那凶宅吗?”司机大叔问道,“我送送你们吧?”

叶隐棠看了他一眼:“您不用这么称呼我们。”

司机大叔连连鞠躬:“哎哎,好的大……大师, 两位大师!”

叶隐棠朝远处扫了扫:“我们不用您送,但是那两位得麻烦了。”

大叔转过头去, 只见刚被毛绒绒妖团吸完阳气的跟拍导演小哥和摄像大哥正靠在石头上,睡得香甜。

“他俩……没问题!”大叔答完,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二人一手一个扛在了肩上,顺带捧起了摄像机, “咱们走吧!”

何畏:“……”这动作我熟。

不用照顾两位凡人,何畏和叶隐棠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快了很多。半小时不到,就走到了别墅区的大门,这才接过大叔手里的两人,一人背起一个,走回了凶宅。

黄斗斗正忧心忡忡地站在门口,见是他们回来了,这才长舒一口气,迎了上来:“你们可算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叶隐棠把背着的人放在椅子上,淡淡解释道:“他们本来就劳累,在山上又受了些惊吓,可能因为低血糖昏倒了。”

黄斗斗赶紧走上前,听着二人微弱的鼾声这才稍稍放了点心:“吓死了……刚刚你们直播信号突然断了,我还以为你们遇到什么危险情况了呢!”

“我们能有什么事……”何畏指着二人心虚道,“已经让他们休息过了,应该睡一觉就好了。”

“好嘞!”黄斗斗赶紧招呼工作人员把二人带回房间,一转头,发现何畏正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自己。

“内个……”何畏想了想,还是问道:“我们明天有录制安排吗”

“当然!”黄斗斗不假思索,“明天会一直录制到傍晚,怎么了,何先生?”

何畏想想那个无脸阿伯没头没尾的话,总觉得心里不安,弱弱问道:“咱们明天能不能放一天假?”

黄斗斗满脸黑线:“何先生,咱……还没开工呢!”

“但我夜观天象,总觉得明天似乎不太吉利,容易出事。”

黄斗斗指了指远处:“您看那边24小时待命的救护车和医疗人员了吗?放心吧,我们组虽然规模不大但都是专业的,保证一切万无一失,而且我们的工作人员早就把这间屋子里里外外都探查过了,真的没有问题,你要相信科学,但凡能察觉到的异常肯定都是我们为了节目效果做的。”

“哦……好叭。”何畏无奈,苦于自己不能说出被鬼警告了这件事,憋了半天也只好作罢。

“那还请何先生和叶先生尽早就寝?”黄斗斗职业地笑笑,“毕竟明天还有一天的录制。”

“好,我们去哪睡?”

“艺人们三个一屋,都住在凶宅里,当然不必担心,也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入住,”黄斗斗边说边拿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我们其他人住在几百米外的房车里,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没问题的。”

“好。”

凶宅地上一共三层,每层都有几个房间,节目组应该是为了照顾艺人方便,把十一个人只打散在了两层,何畏和叶隐棠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来到了顶层的尾房,进去以后发现宋逸舟正在屋子中间做着俯卧撑。

“我们都是三个人一屋,所以实在不好意思要把你们团拆开,”工作人员歉疚地笑笑,“屋子里有一个夜视摄像头,只会在今天、后天和节目结束的前一晚打开,拍一下大家睡觉的样子,当然剪辑的时候我们会把关不会有太过分的画面放出去,总之,请各位多担待啦。”

叶隐棠皱了皱眉,似乎并不习惯这样的安排,倒是何畏大大咧咧走了进去,满脸无所谓地霸占了靠过道的一张床,颇有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架势。

虽然是凶宅,但屋子里还算打扫的井井有条,三张床靠着三面墙,中间还留出几平米的空场地。

“哎呦,你们可算终于回来了,”宋逸舟做完俯卧撑,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我还以为你们今晚在外面过夜呢!”

叶隐棠黑着脸,刚想开口,却见何畏傻乎乎一笑:“在外面睡哪啊,这天还有蚊子呢!”

宋逸舟:“……”

宋逸舟:“我倒也不是那个意思……算了,你还小,大家洗洗睡吧。”

二人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趁洗漱的间隙,在没有摄像头的洗手间把今晚的事讲给了宋逸舟听。

宋逸舟看着何畏满脸担忧,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太担心了,很多鬼都神经不太正常,瞎说吓人也是常有的。”

何畏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还是点了点头。

三人又聊了几句,等外面工作人员催促熄灯了才躺上床。

一片漆黑,何畏却瞪眼看着天花板。按理说他平时睡眠质量挺好的,可今天也不知道是因为认床,还是顶着个摄像头不好意思脱掉上衣,总之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就这么过了半个小时,何畏只感觉自己的床板好像在微微颤抖,扫视片刻,才发现竟然是宋逸舟正在发抖。

可何畏感觉今天并不怎么冷,于是奇怪问道:“逸舟,你还好吗?是不是觉得冷?”

“嗯,”宋逸舟把头闷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答道:“外面不冷。”

有摄像头在,他们也没法把话说明白,但猜也能猜的出来,肯定是宋逸舟灵敏的体质感觉到了什么。

何畏刚想再问,可突然听到不知从哪传出一阵奇怪的动静。

他屏息认真听着,这才发现这动静竟然有抑扬顿挫的曲调,仿佛是谁正在演奏乐器……何畏瞬间联想起第一次直播的时候黄斗斗对这座凶宅的介绍——

这里半夜总有敲门声和拉二胡的声音!

可何畏对声音非常敏感,他又听了半天,只觉得这声音虽然很像二胡,还透着十足的年代感,但底子里比二胡柔和顺滑了很多,更像西洋弦乐,还是放了很久的老cd发出来的那种。

他刚想再听一会,才突然觉得不对劲——这么异常的情况,而叶隐棠和宋逸舟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们不会……

何畏“腾”地坐起身,环视四周,发现叶隐棠和宋逸舟都还躺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

而叶隐棠也没睡,察觉到了何畏异常的动静,问道:“怎么?”

何畏:“你们没听到奇怪的声音?”

叶隐棠顿了顿:“没。”

然后他又补充道:“真的没有。”

宋逸舟打了个寒颤,也回答道:“我也没听到。”

“啊……”何畏挠挠头,十分不解,“可能……是我在做梦吧?”

何畏只好悻悻躺下,但很快,他便确认自己真的能听到那乐曲,绝不是做梦或者幻觉。

而这乐曲的音调时而高时而低,何畏只觉得自己的床板也一会动得快一会动的慢,想了一下才明白,原来宋逸舟颤抖的频率和着乐曲有关。

可他们两个都听不见这乐曲,只剩下何畏一边听一边颤,仿佛在听4d音乐会似的。

何畏觉得这明显有问题,可碍于摄像头他也不能直接说,于是闷头顺着今晚的离奇经历苦思冥想半天,也没找到答案。

直到他突然想起那位“老相识”司机大叔——

按叶隐棠的说法,司机大叔当时也在出租车上放了勾魂的音乐,但那声音似乎被何畏自己的歌声压过去了……

想到这,何畏福至心灵,低声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点睡不着?”

叶隐棠:“嗯?”

“我给你们唱首歌吧。”

宋逸舟:“啊?”

“摇篮曲,安眠的。”

何畏也不解释,跟着脑海中想到的第一首歌,轻轻唱了出来。

“堤边柳到秋天叶乱飘……叶落尽只剩下绿枝条……”

他小时候不爱睡觉,爷爷总用这首歌哄他。本来是首有点离别愁绪的歌,但何畏的嗓音满是少年感,配合着临睡前那种含混随意的腔调,变成了一种淡淡的懒散,不似吟唱人生的悲情,只像是少年对逝去青春的追念。

不过,何畏的重点当然不在于唱好一首摇篮曲——他暗暗发力,将自己的罡气融入到了歌声中,竟意外发现效果显著。

他的能量正随着歌声慢慢散射出去,很快,丝丝金光爬满了整个房间。

很快,那乐曲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而宋逸舟也终于停止了抖动,很快便响起了鼾声。

何畏唱完了最后一句,听着二人都没有动静了,以为是自己成功地把他们都哄睡了,于是开心地转过身,握拳给自己鼓励,压低着嗓子但还是控制不住开心:“好耶!”

但叶隐棠并没有睡着。

听完何畏一首歌,他本来感触良多,又喜悦与他无师自通的进步,本想鼓励他几句,没想到他这么可爱地鼓励了自己。

叶隐棠轻轻勾唇,无声地笑了笑,阖眸准备睡去。

可他一时忘了,头上的摄像头正忠实地记录下了他的一切表情。

翌日清晨,距离录制开始还有两个小时。三人刚收拾好准备一齐出门晨练,打开门,却发现黄斗斗站在门口,不知道等了他们多久。

黄斗斗满脸堆笑:“内个,跟三位说一下哈,我们打算立马剪一个发财男团寝室特辑,今晚就发,可以吗?”

作者有话要说:  泊臣:明明是四个人的团队,为什么只有三个人的姓名?

————————推推基友的文,好香!!—————————————

《退出选秀后我成了世界冠军[竞技]》 by:墨意浓

终生残疾的赛车手苏尽欢穿成了书中同名同姓的炮灰,为了得到男主徐行不择手段,胡作非为。

苏尽欢在心中默念,你看徐行千千万万遍,他不是你的。

你训练千千万万遍,荣誉和胜利就是你的。

醒一醒,你的目标是为国争光,给z国赛车事业添砖加瓦。

他将重返赛道,成为令人敬仰,万众瞩目的神……

世界杯速降赛的专业裁判给他戴上奖牌:这不是骑得太快,这是飞的太低了。

徒手攀岩队友惊掉下巴:这归牛顿的弟弟牛壁管。

越野教练赞不绝口:我直呼内行。

激情冲浪对手拍手叫好:他真的是我见过,很特别的那种……

吃瓜网友:可能外行觉得他很厉害,但其实作为内行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几天就可以达到这种水平,不要质疑我的实力,毕竟我也拿过好几个区的冠军,你要非问我哪个区,我只能说是评论区。

——

z国赛车职业选手几年不曾踏足世界一级方程式的赛道,有人戏称z国能有人晋级他直播倒立上树。

也有人说人种决定了z国人没有运动天赋,没必要自取其辱。

路人甲: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就不行呢?

路人乙:听说苏尽欢今年报名了……

路人丙:内娱太子爷报名f1,他会开玩具车还是遥控车?资本堆出来的冠军人设而已,入戏太深装的自己都信了?

舆论一片哗然,直到后来苏尽欢身披国旗,手拿烫金奖杯,接受全球直播的采访。

记者:很多人不看好作为艺人的您,您是如何调整心态并取得胜利的呢?

苏尽欢:要么出众,要么出局。

来日并不方长,不妨大胆一些,攀一座山,追一束光,做一个梦,爱一个人。

千尺赴云端,万里窥天光

莫问前路凶吉,但求无愧于心

感谢在2021-07-21 23:06:00~2021-07-22 22:52: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元气小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莞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