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三章 狩猎

我的书架

第三章 狩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醉风楼。

   杏儿正在后厨忙碌,跑堂的青云又拿了菜单过来,却见菜单上皆是凤凰展翅,全参烩,酱烧熊掌,鲍汁鱼翅之类的既费力又名贵的菜肴,杏儿仰天长叹:“简直要累死人了……”

   青云喜滋滋的说:“杏儿,我看你跟着师傅学做菜还不如跟我去跑堂呢,今儿又遇上一位贵客,你看给了我一两银子的赏钱呢。”

   说完还拿那一两银子在杏儿面前晃了晃,杏儿瞪了他一眼抄起勺子便要去打他,他乐呵呵的朝后退了一步说:“说起来这人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出手可真是阔绰。”

   “你回来!”杏儿见他要走忙唤道,“你说给你赏钱的是谁?”

   “就是那日从楼上飞身下来救你的人啊!”

   杏儿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挺拔的身姿来,那人犹如天神从天而降挡在她面前,那双充满关怀的眼神那个英挺的面容,杏儿愣了愣说:“这个菜单是他的?”

   “嗯,你赶紧做出来,人家可还等着呢。”青云说。

   杏儿点了点头,望着锅里不段翻滚的浓汤脑海中却有什么越来越清晰起来。

   “五爷,这几日公务繁忙好容易闲下来了,不若明日咱们去北郊山上狩猎如何?”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

   杏儿轻轻叩门,听到回应便推门而入。

   “也好,好久没去狩猎了还真是手痒了呢。”熟悉的明朗声音。

   “那五爷这次可做好赔钱的打算了,我可每日都在家中练箭呢。”

   杏儿将盘中的菜一道道摆在桌面上,听到意料之中的声音响起:“是你?”

   杏儿抬头便见弘昼一袭绛紫的长衫眉目含笑的望着她,那眼中似乎还有一丝丝的惊喜,杏儿将盘子收好说:“公子请慢用。”

   说完便转身欲退出去,弘昼唤住了她:“哎……那些无赖没再找你麻烦吧?”

   杏儿转身莞尔一笑:“多谢公子关心,没有,拖公子洪福杏儿一切都好。”

   “你不是厨娘吗?怎么当起跑堂的来了?”弘昼又问。

   “店里人多一时忙不过来。”杏儿道。

   “这些菜是你做的?”弘昼问。

   杏儿点了点头,弘昼拿起筷子便去夹一道五珍云腿丝却听杏儿道:“慢着!”

   弘昼抬头疑惑地望着她,杏儿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净的瓷瓶放到桌子上说:“加上我独家秘制的酱汁才更好吃呢。”

   弘昼露齿一笑:“那你呈菜的时候怎么不一道上?”

   杏儿眨了眨眼:“一般人等闲是吃不上的,不过公子与我有恩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一脸的俏皮可爱,弘昼望着她目光不由得又深了几许想起她那日抡着菜刀怒目而视的模样不由得失笑,坐在一旁的男子道:“不知在下可有口福尝尝姑娘的秘制酱汁?”

   杏儿的眼睛狡黠的转了一圈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那便要看这位公子是否愿意了。”说完启唇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只听到那男子调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醉风楼的跑堂可不是一般人呐!”

   似乎亦有弘昼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她可不是跑堂。”

   杏儿唇角的笑纹又深了几分。

   绿树成荫,鸟鸣山幽,时值夏日,百花尽放,有风袭来带着些许凉爽之意。

   “五爷,今日出来狩猎感觉如何?”一个身着黛蓝长衫的男子端坐于马上,只见他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面目刚毅,身姿英挺。

   “你还好意思说,整日里练箭便练的如此吗?”弘昼对那人嗤笑道,“城允,再比下去只怕你今日要光着回府了。”

   那名被唤作城允的便是昨日与他一同在醉风楼的御林军统领韩放,字城允。

   城允失声笑道:“我的真功夫还没使出来呢,王爷莫要高兴的太早!”

   说完拉弓便射了一箭,弘昼目光一转只见一只斑鸠从树上落了下来,弘昼唇角微挑:“好!”

   说完便从马背上抽出一只箭仰天射了出去,箭无虚发直直的插入了一只苍鹰的体内,城允不由得赞道:“王爷好箭法!”

   弘昼朗然一笑:“从现在开始一炷香的功夫为限,飞禽走兽谁猎的多便算谁赢!”

   “好。一言为定。”城允说完一拉缰绳便朝树林跑去。

   弘昼勾了勾唇双腿一夹马腹:“驾!”

   山林中飞禽走兽本就许多,半柱香的功夫弘昼便猎了不少,他出身皇家,自幼骑射功夫便了得,加上雍正喜欢扈外行围常此锻炼便占了先机。随行的奴才跟着捡拾猎物,弘昼在一处林前停了下来翻身下马,小宁子立即来牵了缰绳,弘昼问:“多少只了?”

   “爷,二十一只了。”小宁子道。

   弘昼点了点头,不经意间却瞧见一头梅花鹿朝那林中跑去立刻便来了精神从马上扯了箭囊背在身上便朝那梅花鹿追去,小宁子在身后唤:“王爷……”

   弘昼扭头给了他一个凌厉的眼神小宁子立即捂住了嘴巴,弘昼急步追向那梅花鹿,眼见着那小鹿跑向那溪边饮水便躲在一颗树后瞄准了那小鹿拉弓射了出去,谁知那小鹿却一个转身跑了,弘昼正暗自惋惜却听到一个极是清脆的声音响起:“哪个混蛋在背地里射暗箭?”

   弘昼一愣,只见一个身着水红衣裙的女子提着裙摆从一块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那女子的裙摆上破了一个大洞似是被他的箭所刮破,弘昼倒没想到会如此只得丢了弓弦从那树后走了上去边走边拱手道:“真是对不住,在下一时眼花……”说着说着却是一顿,继而笑道:“杏儿姑娘……”

   “是你?”杏儿睁大了双眸。

   弘昼望着她惊诧的神情不由得一笑,她今日穿了件水红暗纹百合水仙的衣裙,脚下一双浅粉的绣花鞋,衣袖被挽着露出半截皓白的手腕,一头乌黑亮丽的辫子被她用碧玺的簪子绾了起来,耳边垂下来两缕秀发经风一吹微微荡漾,一张粉嫩的小脸红扑扑的,一双杏眸满是惊讶,却显得十分的灵动可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弘昼问。

   “我是来寻东西的。”杏儿说,“可你是在此处……”

   “我同朋友来狩猎的,不想差点误伤了你。真是对不住,你这身衣裙……”弘昼道,“待会儿让人给你送来一套。”

   杏儿撩了撩衣裙上面的破洞道:“没关系的,不用麻烦公子了。”

   “你说你在寻东西,是在寻什么东西?或许我可以帮上一些……”弘昼道。

   “十全乌鸡,听人说这山泉边上有便过来寻了,寻了半天方才刚瞧见却被公子的箭吓跑了,这下又不知哪里去寻了?”杏儿说。

   “那么说是我的不是了?”弘昼挑眉道。

   杏儿点了点头,声音俏皮:“明明就是啊!”

   弘昼双手轻拍,树林里立即出现了两个侍卫,那两人走到弘昼身旁道:“五爷。”

   “让下面的人在这溪泉边寻些十全乌鸡来,一只都不要放过。”弘昼道。

   那两人在杏儿惊讶的眼神中离去,杏儿踱步到他面前上下打量着他忽然笑了起来,弘昼虽纳闷与她的笑容却觉得她这一笑十分的可人因此也跟着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这样瞧我?”

   “没想到公子出身这样不凡。”

   “噢?”弘昼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

   “公子的服饰便极为华丽,杏儿本来只觉得公子是富家子弟可公子来狩猎却这样多的随从随行,那公子必定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了。”杏儿娓娓道来。

   弘昼笑了笑:“姑娘这身打扮也不像是普通的厨娘啊!”

   杏儿撇了撇嘴:“我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厨子,这身衣裳是我一个姐妹所赠,她如今在府中养病我来这里寻十全乌鸡也是为了她。”

   弘昼环顾了一下山涧树林凝声道:“杏儿姑娘为了姐妹到这山中来寻乌鸡想来你们二人感情一定极好。”

   杏儿点了点头,眼神中的落寞一闪而逝。

   弘昼却是瞧的清清楚楚,心中莫名的情愫一晃而过。

   “爷,韩统领已经回来了,在那边等您呢。”小宁子从树林中走出来说道。

   “噢?”弘昼挑眉一笑,“他战果如何?”

   “韩统领射了二十八只猎物。”

   弘昼轻轻叹了一口气,眉目之间却未见惋惜之色,他笑道:“看来今儿是要光脚走回去了。”

   目光落到杏儿的衣裙上又道:“将我那件斗篷拿来给杏儿姑娘披上。”

   “不用了,”杏儿拒绝道。

   弘昼笑道:“本是就我的过失,姑娘总不好如此这般回去吧?”

   杏儿的脸微微一红,弘昼又道:“况且这山林乡野的你一个女子总归是不叫人放心的,随我一同回去吧?”

   杏儿点了点头。

   随行的侍卫早将各人的猎物摆齐放好,弘昼望着满地横斜的猎物不由得一笑:“不愧是御林军统领,箭法果然了得!”

   城允见到他身后的女子神色有片刻的惊讶旋即便又恢复如初,笑着应道:“只是却未能有五爷的一箭双雕了得!”

  纵横齐放的猎物之间,弘昼的那片区域却有两只白雕是被一只箭刺穿的,城允这句一箭双雕倒不算是曲意迎合。

   弘昼噗嗤一笑:“好了,输给你的银子我会叫人送到你府上的。”

   城允微微一揖:“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