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爱恨痴缠

我的书架

爱恨痴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世上,总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无法靠近的人,无法完成的事情,无法占有的感情,无法弥补的缺陷,这就是宿命。
宿命于她,却是一张罗网将她的一生都禁锢在了紫禁城中。
“事到如今,你心中竟然还念着他?”弘历在问她,可是垂在身侧的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心紧紧地纠了起来,他从来不去问她,亦不敢问她,可如今话问出了口却又这样的害怕……他怕得到的是他不能承受的结果……他想起幼年时在阿哥所读书时,皇阿玛在一旁听讲先生提问他背书时的情形,他那个时候那样的害怕,害怕背不上来既丢脸又要被皇阿玛责罚,可现如今的心境竟比当时还要紧张沉重……
弘历握紧了拳头,勉强维持着镇定说道:“罢了……无论你是不是还念着他……”他想说无论你是不是还念着他都不重要了,你是我的,此生都是我一个人的。可是她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她坦然地说道:“是。”
弘历愣了一下,似乎没听清她的话,可是素依又说了一遍:“我还想着他,我放不下他。”
弘历凝视着她,目光森冷:“你再说一遍……”
拳头却是握得咯咯作响,额头的青筋直跳,身子紧绷,显然已经是怒了,可是素依却并不打算罢休,她笑着说:“那样温润如玉的君子,那样光明磊落的君子,那样举世无双的君子,我如何放得下?”
弘历的脸色大变,眼神如能噬人一般吼道:“够了!”
可是素依却笑了起来,那笑声却越来越大,直到她孱弱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她的眼角渗出几滴泪水,声音飘忽:“可是那样优秀的他就要死了……”
“因为皇上你要他死……”
素依的身子虚晃了几下,手指戳在弘历胸口的赤金龙纹上,脸上带着凄然的笑容,重复着:“你要他死……”
弘历一把握住她的手臂,凝视着她冷声道,“沈素依!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莫要再提他!”
素依笑道:“因为你害怕?因为他是有功之臣可你却要他死……你也会良心不安?”
弘历逼视着她,冷冷一笑:“朕要他死?”
随即目光一寒,怒道:“是,朕就是要他死!”
握住她肩膀的手越收越紧,他太阳穴的青筋亦是突突直跳,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说道:“就凭他跟你的那段往事已然足够他死八百回了,若非朕一再容忍又怎会拖到现在?朕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寻死路……”
素依的双眸骤然睁大,怒气横生抬手便欲打他,可弘历却一把握住她的手,冷笑道:“你的眼泪为他而流,现如今竟为了他想打朕?你果真忘了你现在是谁的人了吗?”
她说:“我恨你!”
他质问她:“你心中可曾有过我半分位置?”
爱也好,恨也罢,她这一生不过是归于尘土,散于云烟。
浮生散尽人茫茫,画影形单泪两行。往昔流年终成空,世事直把身事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