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六十八章 出征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出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八月初八,皇帝亲自检阅三军,为顾谚昭践行。
那一日,城墙上明黄的长幡随风鼓动,满汉八旗五千将士齐聚太和殿门外,长号齐鸣,锣鼓齐响,那一种气震山河的场面却叫素依觉得心酸,她站在城墙上远远地望着顾谚昭,他着了一件银白的缎绣云纹甲,坐在马上,身上温润如玉的气质尽褪,凛冽肃然之气尽显,这样的他,只叫素依觉得陌生,她不知道他可看了她的信,她不知他心中是否在恨她,她也不知此去经年,还有无重逢之日。
耳边响起沉沉的呜声,那一声声的撞击却是震颤人心,直震的人胸口发疼,素依望着那渐行渐远地队伍,终于任眼底的雾气弥漫,落下泪来……泪眼迷蒙地望着手腕上碧绿的镯子,心中一片凄然,喃喃道:一定要平安……
一路向养心殿行去,隐隐便听到路过的宫女在讨论着方才军队出行的场景,只听一个宫女说:“顾将军可真是威风,平日里那样谦和没成想做了将军竟这样的有气势。”
另一个宫女接道,“那是自然,若非如此万岁爷也不会任命他为将军,还送了上好的汗血宝马与他。”
“我听说是因为万岁爷下旨要他娶富察芷珊,他不愿这才请缨去了苗疆平乱……”
“是啊,顾将军性情温和又风度翩翩也难怪那富察芷珊会心仪于他,你瞧他端坐在汗血宝马上那英气逼人的模样不知会叫多少闺阁少女春心萌动呢……”
“我瞧你便是春心萌动了……”
嬉笑的声音渐行渐远,素依只觉得胸口闷的生疼,再也没有力气迈动步子,只得由自己坐在庑廊下,有风袭来,却叫她陡然一冷,随手一摸这才发觉自己额间竟渗出了这些许冷汗,匆忙便拿绢帕去擦,可是双手却是不停地颤抖,任她如何也控制不住,她不禁懊恼又落下泪来,手上的帕子控制不住的落到地上,她也不去捡,只怔怔地望着那帕子出神默默垂泪……
他去苗疆竟是为着这个,她从来也不知道他竟这样的固执,宁愿去战场厮杀,也不愿安稳度日,若没有她,若不是因为她,他或许会应了皇帝的旨意娶富察芷珊为妻,封妻荫子加官进爵荣耀一生,可现在他却选择去苗疆平乱,此去山高路远,若有个万一……她今生今世只怕都不得安宁……
景寒……景寒……心中只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手指抚摸上腕子上的镯子,心仿佛被人用针狠狠扎了一下,隐隐作痛……
出神之际听到一个舒朗的声音在耳际响起,她微微一怔,抬头向那人瞧去,只见一个身着官服的年轻男子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不由得一愣,那男子又唤了声,“沈姑娘……”
素依疑惑地望着那人,他头上是青金石暗蓝涅玻璃顶戴,石青的官袍上是八蟒五爪蟒袍,这模样穿着装扮无一不是官员所属,因此虽然心有疑虑却还是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奴才给大人请安。”
那男子忽然走近了两步,素依不由自主地便退了两步,那男子见她如此也不再上前,只笑着说:“真是没想到竟会在宫里见到沈姑娘,沈姑娘是宫里的宫女?”
素依低着头也不去瞧他,只微微点头,那男子又道,“我原道以姑娘的才情定然是哪个官宦人家的大家小姐,未曾想一个普通的宫女便如此的心思灵巧。”
素依听他这样说这才缓缓抬头去瞧他,只见他眉目温和,笑容暖人,瞧着只觉得面善,仿佛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那男子见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便说:“姑娘莫不是不记得在下了?”
眉峰微微一挑促狭地望着素依,素依这才豁然大悟,微微一笑道:“孟公子……”
孟文理方才过来之际她脸颊上还犹有泪痕此时见她倏然一笑,免不得心中欢喜,笑道:“姑娘可算记得在下了……”
素依歉然一笑,“我只是没想到会在此遇上孟公子,”眼神落在他的官服上,又说,“恭喜孟大人了。”
孟文理见她如此也不禁面上一红,羞赧道:“亏得皇上提点我才有机会报效国家,现在不过是在翰林院做侍讲。”
顾谚昭也曾在翰林院做过编纂,听到他提到翰林院不禁便想起了顾谚昭,眸子蓦然便黯淡了下去,孟文理却犹未可知,见素依着了件草绿的宫装便问:“姑娘是在哪个宫里当差?”说刚出口便觉可笑,她能同当今圣上一同微服出巡自然是皇帝跟前的人,因此还未待她回答又道:“姑娘定然是皇上跟前的人,我这话倒是不妥了。”
素依只淡淡的扬了扬唇,“无碍的,奴才还有事要做,便先行一步了。”
孟文理见她要走,心中只道是自己唐突了佳人,面上一时有些尴尬:“姑娘,在下若有哪里说错了话还望姑娘不要介怀。”
素依见他言辞诚恳,不由得便莞尔一笑:“大人说哪里话,奴才在养心殿当差,有许多事等着奴才去做,因此不便久留,与大人无关。”
孟文理舒了口气,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笑道:“如此便是我多虑了……敢问姑娘芳名?”
素依却是微微羞赧起来,对诗那日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瞧,当时便叫她觉得不舒服,现如今却仍是这般,心中不愿与他多做纠缠,轻轻说:“沈素依。”说完便微微欠身转身离去。
孟文理却呆呆地凝望着她的背影,佳人离去,地面上却独留一张雪白的绢帕,俯身捡了起来只见上面用鸭黄跟草绿的丝线勾勒出一株小巧的兰花夹杂着一抹淡淡的幽香,若有若无,丝丝缕缕沁入人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