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四十七章 失身(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失身(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绿柳拂栏,红花映堤,清渠流光,暖意熏人。
“我早上还同秦大哥说呢,他要想吃玉露蒸芙蓉便要拿金丝火腿鸭来换。”秋若与素依正提着一个竹篮在街上闲逛,突然见到水上嬉戏的鸳鸯便说道。
“你呀,你这么说好像我非要吃一样,我也没说要吃金丝火腿鸭啊,你怎么不说用你喜欢吃的翡翠鱼片来换?”素依笑着说。
“我倒是想,可若那么说意图就太过于明显了。”秋若摇头笑着,突然瞧见身后几丈开外顾谚昭一身锦衣地立在一个摊子前,模样有些局促,显然是瞧见了秋若。
秋若抿唇露出一脸狡黠的笑容,“若你此时回头必有惊喜。”
素依一脸的茫然,“什么?”
秋若只咯咯一笑,朝后面使了个眼色便说:“我去菜场瞧瞧秦大哥是不是在那儿。”
说完也不顾素依满脸疑惑只扭头走了,素依迷茫地回头便瞧见顾谚昭正向她走来,眼神里的迷惑陡然便被惊喜所覆盖,脸颊不自觉地微红,顾谚昭走到跟前接过她手里的竹篮问道:“秋若是要去哪儿?”
素依浅浅一笑:“她要去菜场。”
“噢……”顾谚昭应了声,便不再说话。
“你怎么会在这儿?”素依有些疑惑,于是问道。
顾谚昭望着她一双清水双眸,怔怔无语,若告诉她是皇上要他悄悄来保护她,她一定会多生烦忧,甚至会害怕,这样的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好吧?
略微思索了会儿,说道:“我见你与秋若单独出门,不放心,索性无事,便也出来走走。”
素依听他如此说,心中一暖,微微露出了笑意,顾谚昭低头看了看竹篮,说:“还要买什么?”
素依这才想起自己是出来买食材的,回道:“我一路走来都没见有卖点心食材的店铺,方才在那儿买了些鲜花果酱,但是没找到卖桃花蜜的地方。”
“桃花蜜?”
“嗯……杏儿最喜爱吃的点心便是桃花酥,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想做一些给她吃。”
“杏儿她……”顾谚昭迟疑了一下,“还是不理你吗?”
素依无奈地勾了勾唇,却没有笑意:“自从她出宫以后便与我绝了姐妹情份,我也不奢望我们能象从前一般好,可心里还是拿她当最好的姐妹,想做桃花酥给她也不是要她原谅,只为着她喜欢吃。原来在御膳房当差的时候我便说过要做给她吃,可事务繁多后来便给耽搁了。以后回宫只怕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我今天便想做给她。”
她如今这样寡淡地说出杏儿不理她,可眼神里的哀伤却是骗不了人的,只是不知杏儿与她决裂的时候她会有多伤心?
“她一定会喜欢的。”顾谚昭柔声说。
“嗯。”
“我前日瞧见前面有一家蜜饯铺子,咱们去那儿瞧瞧?”顾谚昭说。
“好。”
“我还买了些兰花酿。”正走着,素依突然小声说。
“什么?”顾谚昭未听清楚,又问。
“兰花,我还买了些兰花酿。”
顾谚昭终于听清她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向来不喜食甜的东西,却唯独她做的兰容糕,用兰花与冬日里珍藏地梅花露蒸出,味道甜而不腻,食之带有冷冽沁人的清香。他以为她没有准备,因为梅花露这个季节很难得,却没想到她竟一直想着。
午时未到,正是人们得闲的时候,所以人就尤其地多。
一个年轻女子从一家药铺里间走出来,披了一个墨黑的斗篷,脸上戴着绿色的面纱,面纱上纹了极大的一片牡丹,手中握着一方小小的袋子不着痕迹地揣入了袖口中,低头行了一段路便进了一个胡同待出来时脸上的面纱早已消失不见,身上的斗篷也已取下,她抬头望了望繁华的街面,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却是杏儿,她正欲西行,恍然间瞧见正从蜜饯铺出来的素依与顾谚昭,眸子里的狠厉一闪即逝。
素依也瞧见了杏儿,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她与顾谚昭之事杏儿最是清清楚楚,他们两人单独在街上竟遇上了她,如若她告诉了皇上,那顾谚昭该怎么办?
顾谚昭意识见素依的不安,便温柔地说:“怎么了?”
素依缓缓摇了摇头,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今儿我运气还真是极好,竟会遇上一双才子佳人。”
顾谚昭闻言抬起了头便瞧见杏儿一脸笑意地望着他们,不由得有些尴尬:“夫人。”
素依并未说话只垂着头微微福了福身,杏儿望着她说:“顾公子,我有话要同素依说,可否先行一步?”
顾谚昭望着素依,见素依点头便轻声问:“东西可买齐了?”
素依点了点头,顾谚昭又道,“那篮子我拿着就好,”瞧了瞧不远处地杏儿又小声道,“我会跟着你们的。”
素依走到杏儿身边,两人一同向客栈行去,顾谚昭则远远地缓步慢行。
大街上熙熙攘攘,贩夫走卒,客商旅行络绎不绝。有夫妻模样的男女相携而行,也有闺中女子两两相伴而行,望着她们,素依突然便想起她们曾在辛者库时的情景,那时她们也与这些姑娘一样形影不离,虽非姐妹却胜似姐妹,可如今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往昔不再人依旧。
“你都买了些什么东西?”杏儿突然问。
“嗯?”素依疑惑地看着她,说道,“买了些食材,想做些点心。”
“我方才在那边的小摊上瞧见一只碧玺的镯子挺好看的,就买了来,你试试可喜欢?”杏儿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只粉色的镯子说道。
素依呆呆地望着她,有些难以置信:“给我的?”
“嗯,给你的,快试试看。”杏儿笑道,见素依怔怔地望着她便一把抓起她的手套在了她的手腕,对着太阳照了照说,“还挺好看,你肤色白这粉红碧玺刚好衬你,只是在小摊子上买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碧玺,如若不是,你可不许怪我!”说完还调皮地瞪了瞪眼,素依忽然便笑了,这才是杏儿,这才是那个快乐的杏儿。
杏儿挽上她的手臂说道:“咱们回去吧。”
“嗯。”素依匆忙点了点头,眼底氤氲起一团水汽,这一切希望不是一场梦。
凤来客栈的后园,里面为弘历一行人单独开辟出了一间小厨房,此时两个身影正在里面忙碌着。
“这上面煮的是什么?好香啊!”杏儿望着一个大蒸笼,忍不住问道。
素依见她垂涎欲滴地模样不由得笑道,“这是秦大哥给秋若蒸的翡翠鱼片,你要想吃,待会儿蒸好之后让他给你留一份。”
“好啊,那这个又是什么?”杏儿指了指一个正在火上的紫砂壶问。
素依正忙着和面,抬头扫了一眼,道:“那个是给主子的茶。”
“万岁爷的?”杏儿愣了一下,又问。
“嗯。”素依拿了方面巾覆在面上,“好了,咱们出去吧。”解下围裙放在了桌子便走了出去,杏儿也跟着走了出去,未了又回头深深瞧了眼紫砂壶。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大片大片铅灰色的云朵在随风移动,风也越来越大,天边传来几声闷闷**声,由小及大,杏儿蹙了蹙眉,“看来是要下雨了,你待会儿子便要伺候万岁爷换药了吧?我先回屋了,明日再来找你。”
“嗯。”素依点头应道。
出了素依的屋子路过雅韵见床纱垂地,吴书来出来关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杏儿颔首放轻了脚步。
出了雅韵见素依还跟着自己便问,“风大你就回去吧。”
素依抿唇一笑,“我去张太医那儿取药,不是来送你的。”
杏儿皱眉娇嗔地瞪了她一眼便走了。
素依忍俊不禁,摇了摇头去往张太医处。
素依取了药,又将收集的露水倒入了紫砂壶中,在厨房里百无聊赖地等着,猛然响起一个惊雷,只吓得她一哆嗦,见紫砂壶上冒着缕缕白烟,便用垫布端了那紫砂壶搁置在了一旁。细细地虑了几遍便换了白瓷茶盏给弘历送去。
弘历本昏昏沉沉地睡着,突听一声惊雷炸在耳边骤然便睁开了眼睛,再无睡意,掀开了纱帐,吴书来忙跪在他前面给他穿鞋,素依端了茶见房门开着便走了进来,先取了桌子上的清茶给他漱了口,又将刚煮的新茶递到他面前,他接过喝了几口,说:“这茶味道倒是不错,尝着不像平日里的龙井,是什么茶?”
素依答道,“这是龙井,不过我取的是新茶的蕊心,又加了茉莉跟荷叶上的露水,所以味道尝着与龙井有所不同。”
弘历浅浅笑了笑,“你倒是费心了。”
吴书来说道,“爷,伤口该换药了。”
弘历颔首示意,素依忙去取了装药的皮盒子,将盒子放在床边,抬头见弘历正定定地望着她,眸子漆黑一片如无星的夜空,神秘莫测,偶而传来的闷雷让她胸口发闷,却又觉得莫名地紧张。
她凝了凝神,便抚上弘历的襟口替他去脱掉里衣,却连头也不敢抬,更不敢去瞧他,随着里衣的慢慢剥落,露出一片麦色的结实的肌肤,她小心翼翼地剥开他胸前的纱布,又拿手巾轻轻擦拭,动作极其温柔,从盒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蓝瓷瓶,打了开来,慢慢地将药涂抹在伤口周围。
弘历怔怔地望着她,吴书来见皇帝目光灼灼如炬,气氛凝滞早心思慧黠轻轻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她垂着头,露出一截雪白地脖颈,颈部的弧度优雅动人,她的手指冰冷抚摸在他身上却带给他异样地感觉,酥**麻又叫人舍不得推开,她离自己甚近,淡雅地兰草香夹杂着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便尽数被他吸入肺腑,他突然觉得莫名的躁热,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似乎也变得热了起来,他只觉惊诧,向来定力惊人可此时却觉得五脏肺腑都被烧灼了起来,被她的手指抚摸过的地方却又觉得非常舒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