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二十五章 月夜惊梦(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月夜惊梦(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他这样说,素依满心欢喜,可想到昨日他们二人的情景又有些酸楚,闷闷地说,“可你昨天陪她去逛花灯,而且你们……”
顾谚昭俊眉紧蹙,思忖了片刻,说道:“昨天来府上找我的人是你?”
素依不语,愤愤地瞪了他一眼,顾谚昭嘴角上扬,素依在吃醋,这种情形他本应该高兴可却如何也笑不出来:“我真不知道你昨天会出宫,否则我一定会找你的,父亲让我去刑部办点事,回来的时候在街上遇到了她,她想买副画送人便让我陪着选选,我们真的只是偶遇。”
素依静静地望着他,他在极力的解释,一副很着急的模样。
“我与她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要相信我。素依,这个位置,除了你,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顾谚昭抓起素依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坚定地说。
素依凝望着他,眼前的男子便是自己倾心去爱的人,柔和的月光轻轻地洒在他身上,他的面容温柔的仿佛一块美玉般,这样优秀出众的男子实在不该被自己束缚的,沈素依,你能给他什么?即便你出宫了,你又能给他什么?你什么都不是,你什么都没有,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绝世的风姿,你是一个罪臣之女,一无所有的你怎么配得上卓越非凡的他?
素依缓缓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轻声说:“其实她很好。”
顾谚昭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素依?”
“景寒……”
“你不用为我那么辛苦的……”
“素依!”顾谚昭想打断她,却又不明白她到底想说什么?
“你喜欢上别人,我也不会怪你的。我现在不是沈家小姐,不是礼部尚书的女儿,甚至不是普通百姓家的女子,我是一个宫女,一个要把韶华光阴都蹉跎在皇宫里的女人。我不能时时陪在你身边,更不能日日与你相见,你那样的出类拔萃,卓尔不群,有那么多好姑娘喜欢你,若遇到合适的……”
顾谚昭越听下去脸色越是难看,他终于明白素依想要说什么了,忍不住出声制止她:“够了!”
素依见他脸色突变,隐约带有怒气,不由得一顿,可还是接着说道,“你是御前侍卫,深得皇帝喜爱,父亲又是朝廷重臣,你不用那么辛苦的等我的,若你想要,其实可以有更好的……”素依的声音消失了,因为顾谚昭让她没办法再发出声音,他吻住了她,他的唇冰凉柔软,带着些梅子酒的酸甜,素依睁大双眼呆呆地望着他,他的睫毛浓密如扇翼般轻轻颤动,素依双手抵在胸前想要推开他,可却使不出力气,终于还是软软地倒在了他怀里,突然唇上传来一阵刺痛,顾谚昭松开了她,素依望着他,呆若木鸡,顾谚昭凛声道:“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素依抿了抿唇,顾谚昭看到她唇上小小的红点,眼神变得温柔起来,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嘴唇,温和地说:“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为什么要气我?素依,你可以生我的气,可以打我,可以怨我,可你千万不要再说让我离开的话,我承受不住。”
素依低下了头,伸手抱住了他,声音带着些哭腔:“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无能,让你在宫里受那样多的苦。以后不会了,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现在就走!”顾谚昭说着便拉住素依,作势要离去。
素依却不肯走,她低低说道:“我不能跟你走。”
“素依?”顾谚昭一怔。
素依挑了挑唇角想笑,却笑不出来,“你知道带一个罪臣之女离开皇宫需要承受多大的罪吗?我不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宫女,皇上见过我,若我跟你走了,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派人追查,可万一……我不能让你去承担那样的风险,更不能让你父母承受那样的伤害,你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有大好的抱负要施展,若你跟我走了,便什么也不是,你的才华,你的聪慧,都会埋没,我不愿那样,更何况我们不是两个人,是顾家上上下下几十条性命,我们不能自私的浪迹天涯却让你父母去承担我们的罪过。顾大人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能那么自私。”
顾谚昭望着她,她的神色哀伤却又异常坚定,他知道她是不会跟自己走的,可是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由得微微一颤,满脸伤痛,“可是我真的没办法让你一个人待在皇宫里,方才那样的情况……”
他握了握拳,“我真的很怕……我好怕会失去你……”
素依伸手覆上他的拳头,温柔地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却发现他因为过于用力指甲嵌入手心里渗出了些血丝,蹙了蹙眉,心疼地执起他的手放在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顾谚昭微微颤抖了一下,素依将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轻轻说道,“不要怕,方才那只是一个意外,他喝醉了,把我……把我当成了杏儿,你知道他一直很喜爱杏儿的。”
顾谚昭挑了挑眉,“真的?”
素依垂了垂眼眸,笑了笑,“嗯。”
顾谚昭犹觉不可信,可素依这样肯定却让他心中的沉闷稍微缓解了些。
素依将脸埋进他的怀里,环住了他,小声说:“不要担心我,我没事,我很好。宫里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复杂,今晚的事情……”素依顿了一下,手却不由自主的抱他更紧了,“以后不会再发生的。”
顾谚昭拥着她,明显的感觉她的颤抖,她不愿让自己担心,可她明明是在害怕,素依,我是多无能才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痛苦?
“素依,告诉我……”
“嗯?”
“如果你觉得害怕,觉得难过,觉得辛苦,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扛,你有我,我会永远守着你,永远陪着你。”
“嗯。”
“你是一个女子,理当被人呵护疼爱,若有痛苦也当是我来承担。”
素依轻轻地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银白的月光轻柔地洒落在相拥的两人身上,喧闹的上元节,这个园子却是寂静无声,仿佛与世隔绝般。
与顾谚昭分开后素依却没有回住所,她想到五阿哥离开时的那句话,他说会去找她,她该怎么办?她不能回去,可她能去哪儿?漫漫长夜,如此的绵长寒冷,素依站在御膳房的院子里,忍不住打了寒颤。
“素依?”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素依回首见秦汉走了过来,“秦大哥。”
“你怎么在这儿站着?”秦汉见她簌簌发抖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
“我……”素依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说。
“先进去吧。屋子里毕竟比外面暖和。”
秦汉说完便走进了御膳房,素依也跟着走了进去。宴会早已散席,杂役们也早将御膳房清理干净,只剩几个值夜的宫女太监恹恹地坐在桌子前打着盹儿,因为有煮饭的炭火所以屋子里暖洋洋的,秦汉领着素依进了内屋,内屋只放了些简单的桌椅,有几个柜子用来盛放比较少见的食材。秦汉倒了杯茶水递给素依,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
“你站在院子里是不是因为五阿哥?”秦汉慢悠悠地道。
素依吓了一跳,手里的杯子一晃洒出了一些水,讷讷地说:“你怎么知道?”
秦汉从柜子上拿了块布擦了擦桌子上的水,“杏儿方才过来拿了壶酒,说是五阿哥在你们小屋里。”
素依轻轻哦了一声,抿了下茶水却觉得异常苦涩,蹙了蹙眉便将杯子搁置在桌子上。
“杏儿她可说什么了?”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瞧她满脸的笑容,应该是极开心的。你不回去是怕打扰他们吗?”秦汉对于素依的举动全都不甚留意,也没有多想。
“嗯。”素依勾了勾唇,心里觉得舒畅了好多,有杏儿在,应该没事吧?他一直爱的人就是杏儿啊,对自己不过是酒后失态,会没事的。
秦汉突然起身出去,片刻又进来只是手上却多了两碗东西。
素依一脸的惊喜,“这是?”
“上元节自然要吃元宵。”秦汉笑了笑将一只碗放在素依面前。
素依笑了起来,说道,“我还真是没想到,今晚竟然能有这样好的口福。”
素依用勺子舀了一个元宵咬了一口,甜蜜软糯的红豆立时便盈满口腔,赞道,“真好吃!”
秦汉见素依露出开心的笑容也高兴起来,“好吃就多吃一点。”
素依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
当时的素依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晚会发生一件大事,足以改变两个人的命运。
春寒料峭,绿意丛生,寒去春来。阳春三月,御膳房发生了一件大事,或者可以说是一件喜事,杏儿被封为和亲王侧福晋,因为杏儿身份卑微,所以和亲王还特意让顺天府尹崔奇哲收其为义女,素依还没来得及与杏儿告别,杏儿便被接出了宫,素依不禁有些黯然神伤,她与杏儿认识了五年,又一同进宫,可谓有难同当,可如今她要成亲了自己却连祝福也没有。因为杏儿的离去,素依便搬去与另外几个宫女同住,其中一个宫女名叫秋若,性子稳重,比素依大一岁,两人相处倒是不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