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十八章 佳人非她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佳人非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御膳房的耳房。
弘昼手里执了方小小的锦盒,眉目含笑地走了过来。他穿了件黛蓝蜀绣暗纹长袍,上面用金线挑了四爪金龙,间以吉祥如意云,腰际是一条竹青云纹的锦带,足下一双缎面的黎色靴子,锦带华服,说不出的风流倜傥,显然是精心打理过的。步履平稳而急促,薄薄的嘴唇挂着一抹挥之不去的笑意,因是要见一位佳人,所以并未让侍从跟着,只独身一人。
眼看到了一处房屋门前,他却不敢去敲门,手扬了扬又落下,思索着见面时要说的话,便在此时门却开了。一张秀丽娇艳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可如此美丽的一张面容却让他眼里的光芒骤然黯淡了下去,不是她,不是素依,却是杏儿。他怔在了那里,手里的锦盒倏然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摔裂开来,一只青玉簪子便暴露在空气里。
杏儿见到弘昼如约而至,心中早已万分欢喜却不敢表现在脸上,又见到锦盒中的簪子心中更是百般肯定,他没有忘记自己,他一直念着自己,不由得双颊醉红,忙俯身去拾那只簪子,放在手心里,娇羞的扬了扬唇角,赞道:“这簪子真好看。”
弘昼此时方如梦初醒,他心中滋味万般,却觉得一颗心仿佛浸在了黄连里,苦涩不堪,勾了勾唇角,却没有笑意:“你若喜欢便留着吧!”
他的意思是将这簪子送给杏儿了,可在杏儿听来却觉得似乎带着些不情愿,遂说道:“喜欢自是喜欢,可这簪子难道不是送与我的吗?”
弘昼从杏儿面前走过,坐到凳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是送给你的,可你不是不喜欢青玉吗?”
杏儿也坐到他面前,笑了笑:“你送的东西我怎会不喜欢?”
弘昼抿了抿杯子里的水,没有说话。
杏儿却从帘子后取了件披风放到桌子上:“素依说这披风是你借给她的,要我代她谢谢你,她自幼体寒最是怕冷,昨日多亏了你这披风,不过她回来的时候不知道勾到什么地方勾了道口子,她绣工好,在上面绣了些如意云纹,你看看,是不是比原来的模样更好看了?”
弘昼瞧了瞧披风上用赤金丝线织的如意云纹,纹路清晰突出,倒将一件暗淡无光的披风衬出些闪耀夺目的味道来,鬼使神差的手便抚上那块绣纹,爱怜般的抚摸起来。这披风被人洗过了,可上面却依稀停留着些许的兰草香,淡淡的轻轻的若有若无,却无时无刻不在挑动人的心弦。
杏儿却没有注意到弘昼的眼神,她自见到弘昼便发现她送他的腰带他并没有戴,虽然那腰带是由素依替她绣的,可她明着却说是自己绣的,只是好像从送给弘昼开始,只见他戴过一次,心中万分疑惑,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我送你的腰带,你怎么不戴啊?”
听得杏儿如此问,弘昼这才向杏儿望去,只见她双眸似水,含羞带喜,满是期待地望着自己,弘昼心中叹了口气,眼前的女子才是自己一心一意要长相厮守的,不是吗?为何自己的心现在却飞到另一个人身上去了?遂扬了扬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轻轻说道:“你费了那样大的心思好不容易才绣好的腰带,我怎能随便戴在身上,自然是该好生爱惜才对。”
杏儿启唇一笑,面色通红的嗔道:“油嘴滑舌!”
弘昼低低一笑,握住杏儿的手顺势将她带入了怀中,紧紧拥着她。杏儿身上馥郁的桂花香便隔着薄薄的衣衫透了出来,吸入鼻中却带着些苦涩,那苦涩直入肺腑,溢满了整个胸腔,杏儿娇羞的微抬面容,小巧红润的樱唇便凑了上去,覆上他的唇角,弘昼全身一颤,脑子里却浮现出素依又惊又怯的小脸,他低头看着杏儿紧闭双眼满面绯红的模样再也忍不住将她推了开来,起身说道:“我还有事,改日再来看你。”
语罢,转身便向外走去,杏儿拿起披风匆忙地追了上来,柔声说道:“你落了东西。”
弘昼接过披风,却连看都未看杏儿一眼转身便离去。杏儿静静地望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觉得羞愧万分,她怎能主动去吻他?现在他一定觉得自己是一个轻佻水性杨花的女子,因为害怕失去他,所以多日未见便想主动去亲近他,可却让他难以接受。怎么会变成这样?
“素依。”身后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
素依正倚在廊下,一个人默默出神,听到声音方向后望去。见到那人之后,方露出一抹浅笑:“秦大哥。”
“你怎么在这儿?”秦汉走到她面前,关切的问道。
“昨儿下了那样大的一场雨,今儿的空气难道的新鲜,便随便走走。”素依用执帕子的手放在额际挡着耀眼的阳光,灿然说道。
秦汉见她手指瘦削如葱玉般晶莹润泽,暖暖的阳光照在她指间,将她的手指映的仿若透明。
“噢。”秦汉低低唔了声,嘴唇噏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难得有与素依独处的机会,却不知为何这样幽静的园子,只有他们二人,他却觉得心中鼓噪不安,难以平静。
“秦大哥,你在宫里待了多久了?”素依突然问道。
“我十六岁进宫,今年已经二十五岁,过了年便整整十个年头了。”秦汉收了收心神,回道。
“那样久了?”素依大出所望,低低喃了一句。
“其实也不算久,御膳房的疱人多的是比我久的,有的甚至已经待了二十年了。”
“那你在宫外可还有什么家人?”
“我是一个孤儿,自幼跟着师傅,师傅是以前御膳房的总疱长,你未见过他,你来御膳房时他便已经过世了。”秦汉轻轻说道。
素依听他说得云淡风轻,心中却替他心疼,歉然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碍事的。都已经过去了。”秦汉打断她,笑了笑。
“我现在也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与你一样。”素依勾了勾唇,扬起一抹苦笑。
秦汉听她柔柔的说着与你一样,不由得心中一动,却见她满脸愁容,遂安慰到,“以后我便是你的亲人,我……”话到嘴边却又失声,他能说什么呢?说照顾她一生一世的话吗?他一个御膳房的庖长有资格说这话吗?他连自己何时能出宫都不知道,怎么去给她承诺呢?
素依莞尔一笑:“是,你是我的亲人,还有杏儿,你们都是我的亲人。”还有顾谚昭,自己在心中加了一句。
秦汉一时无语,只得抿唇笑了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