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十五章 蝴蝶一梦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蝴蝶一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陌东阡自在身,一年节物几番新。 鲥鱼出后莺花闹,梅子熟时风雨频。
薄暮暝暝,夕阳慢慢地落了下去,余霞将天空织画如锦,微风袭来带来丝丝凉意,夏日已然到了尽头,空气里闷热浮躁的气息也尽数退去。
素依将皇帝晚间要用的点心果品准备好,便走回了住所。她被晋为疱人,每日里做了许多可口的点心茶水,得了不少的赏赐,休憩的时间也越发的多起来,不似原来那般没日没夜的忙活。
刚坐下却见杏儿一脸不快的走了进来,心中疑惑问道:“怎么了?”
杏儿坐下来倒了杯水,却没有喝,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杯子边缘,喃喃自语道,“我已经五日未见子翊了,今儿本来说的好好的要在暮园见面的,可他却没来,让小宁子带了话说什么公务繁忙。”
素依安慰到,“许是真的公务繁忙呢,不过五日而已,你何必这样生气?”
“你不知道,我们从来也没有那么许久没见面的,原来最多也就是三日,而且他定会送我东西写些信笺,可他现在什么都未做,只让小宁子带了句话。素依,我好害怕,我怕子翊会不要我……”杏儿说着,眼泪便落了下来。
素依急忙拿帕子拭去杏儿脸上的泪珠,柔声劝道:“不会的,五阿哥那样喜欢你,怎么舍得不要你呢?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想他定是公务繁忙,待他得了空定会来看你的。”
“真的吗?”杏儿泪眼迷蒙地望着素依。
素依见她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俏丽可人,说道,“当然是真的,杏儿那样美,哪个男子会不喜欢呢?”
杏儿破涕为笑,拿帕子拭去了脸颊上的泪水,说道:“你说的对,他一定是太忙了。一定是的!”
素依扬起一抹微笑,心中却有些担忧,五阿哥弘昼贵为皇子,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他能如此对杏儿已属不易,可若他真的变了心,杏儿该怎么办呢?看着杏儿欢喜忧愁的模样,不禁想到顾谚昭,那日在御景亭不过是匆匆一瞥,浮光掠影还来不及多望他一眼,不知他可有想她?心里可还念着她?如今父亲死了,除了顾谚昭她便是再也没有一个亲人,可他会等她吗?古人云: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这浮沉莫定的尘泥又何尝不是他跟她呢?
未等来弘昼来看杏儿,杏儿却生病了。杏儿性子活泼,素来喜动,极少生病,可这一病却病了好几日。素依免不得有些愧疚,她只道杏儿是连日来照顾她费心劳神所致,现如今杏儿病了她又是心疼又是难受,杏儿迷蒙之际口中只唤着五阿哥的名字,五阿哥像是许久都未来看杏儿了,自那晚之后素依心中总是不愿与他多作接触,可现在杏儿病着,若五阿哥能来看她,说不定她便会好的快一些,思虑再三,素依决定寻个机会去找他。
素依取了五阿哥曾送与杏儿的耳坠给了张东胜让他代为交转,张东胜是承应长自然多的便是在宫中走动的机会,未至傍晚五阿哥便来了她们住的小屋。
彼时,素依正忙着给杏儿喂药,杏儿已有了几分清明却仍旧是憔悴不堪,说话的声音也带了几分柔弱:“素依,五阿哥可来看过我?”
素依一愣,旋即说道:“那是自然,他见你这模样十分忧心,还嘱咐我好生照顾你,你要快点好起来才不枉他对你的关心。”
杏儿扬起一抹笑容,轻轻应了声,素依抚着她躺下了。
见杏儿闭上了眼睛,素依这才叹了口气,收拾着药碗去开门,待开了房门却发现外面立着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身姿挺拔,剑眉朗目正是方才提到的五阿哥,素依不由得一怔,随即走到他跟前请了个安:“五阿哥吉祥。”
弘昼却没有叫她起身,静静地凝望着她,素依躬身行礼,眉眼低垂,立在他面前,隐约露出脖颈上一片雪白的肌肤,他只觉得淡淡地幽香似乎从她身上传了过来,丝丝缕缕沁人心脾,恍然间又想起那夜的情形,不由便心猿意马起来,脸上染上几分不自然的神色,素依却不知道他的心思,他久未叫她起身她只得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双腿几欲麻木,悄悄抬眸去瞧他却发觉他正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没来由便是一慌,脚下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弘昼匆忙在她手臂扶了一把,素依这才稳住了身子,却是羞窘不堪,那火热仿佛从耳廓一直烧到了脖颈,弘昼只觉她模样乖顺像极了洁白无瑕的兔子,扑哧一笑:“你怎么这样紧张?”
素依咬唇不语,弘昼的手掌还覆在她手臂上,隔着衣衫仍旧叫她觉得火热,她慌忙避了开来,一张小脸却愈发的红了起来,弘昼也收了手,朗声说:“杏儿怎么样了?”
素依这才安定了几分,答道:“她已经大好了,五阿哥去瞧瞧她吧,她一直盼着您过来呢。”
弘昼笑了笑,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也不等素依答话便走进屋去,素依忐忑不安地立在门外,不知五阿哥是何心思,可他是阿哥他吩咐的话素依自然是不敢不从的,于是只得立在那儿等着。
此时正值午后时分,阳光依旧是炽烈刺眼,素依不知不觉便觉得手心里濡湿一片,因此便解了盘扣上的绢帕去擦,那绢帕上是用妃色丝线绣的茶花,栩栩如生,素依轻轻地用手执了起来对上阳光,刺眼的阳光方柔和了下来仿佛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恍然间却有蝴蝶蹁跹而来,落在那帕子上的茶花上,素依不禁勾唇一笑,却不敢乱动,温柔爱怜地瞧着那蝴蝶,转瞬那蝴蝶便又展翅而飞,素依这才收了手拿到鼻下轻轻嗅了嗅却是什么味道也没有,耳边陡然响起一个声音只叫她一惊,“蝴蝶可不是被花香引来的。”
那帕子便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弘昼走到她跟前俯身捡了起来递到她面前,素依缓缓地伸手去接,弘昼却并不松手,目光温柔地望着素依道:“便是再美的茶花也抵不过你回眸一笑……”
素依立时便羞的面红耳赤,一颗心亦是躁动不安,弘昼朗声大笑起来:“你跟杏儿可真是不同……”
素依接过帕子,低声说:“奴才比不得杏儿开朗坦诚。”
弘昼上前一步,眉峰微挑,一脸的促狭:“我却觉得女子便应是你这模样,好不叫人心疼怜惜……”
素依只觉得脑中轰然一片,握住帕子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弘昼凝望着她,她低垂着眉眼可却恭顺柔弱仿佛迎风摆动的茶花,那模样只叫他觉得又怜又爱,心中不由得怦然一动,眼神愈发迷离起来,口中低喃道:“素依……”
素依一惊,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佯装自若地咬唇说道:“五阿哥若无吩咐,奴才便告退了。御膳房还有事等着奴才去做。”
只一声五阿哥便将他从梦境中拉了出来,他定定地望着她,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明,只干涩地笑了笑:“去吧!”素依得了话急急忙忙便离开了,弘昼望着佳人倩影不由得扬起一抹温柔地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