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十二章 美人出浴(二)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美人出浴(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弘昼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听到她又是紧张又是胆怯的声音,心里只觉得酸胀不堪,连忙转过身去,赧然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这就出去……”说完便走了出去,关上房门,立在门外。
素依听到关门声,这才抬起头,却仍旧是心有余悸,刚刚还被水汽熏的红润的小脸此刻却变得异常苍白,她紧紧咬着嘴唇,护在胸前的手臂颤抖不停,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一时不知所措,闭上双眸思索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可却双腿发软,使不上力气,她扣住水浴盆的边缘,挪到衣架旁,双手颤抖地去拿衣裳。
弘昼立在门外,一颗心怦怦跳跃不停,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住又松开,脑子里全是素依出浴时窈窕动人的身影,她寸缕未着,长长的秀发垂在耳侧,侧着头去绾发,最是诱人的便是那一回眸,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即使隔着轻纱屏风他依然看得清清楚楚,眸子里的惊讶羞愤胆怯无一不在撩动他的心弦,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想要忘掉刚才的情景,可那情景却仿佛在脑海中生根发芽似的,如何也挥之不去,恍然间便想起一句话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心中只道这样的诗词用来形容素依便是再贴切不过了,正怔忡间只听吱呀一声,听到开门声,弘昼急忙转过身去,只见素依着了件水绿的衫子,湿漉漉的秀发被她用一支白玉簪子绾着,发梢还滴着水珠,脸颊上有了丝红润,一张小脸更显得皎如白雪,唇若朱丹,弘昼望着她,脑子里却浮现她未着寸缕的身影,登时觉得羞愧,面上一红,嗫嚅道:“对不起,我方才……”
素依却打断了他的话:“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弘昼怔住了,他望着素依,见她垂眸不语,浓密的睫毛覆盖住她的眼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本来就是他逾越了,现下素依给他脸色也是应该的。可他心中却极不喜欢她这样冷漠地对他,不由得上前一步,素依却退后了几步,弘昼离她近了,更闻得她身上传来的幽幽兰香,心神悸动,说道:“素依,你不要这样对我。”
素依一愣,抬头望着他,只见弘昼目光深沉,表情认真,心中苦笑一下,说道:“奴才不敢。五阿哥是来找杏儿的吗?”
听到素依提起杏儿,弘昼这才想起此来的目的,不由得一怔,是啊,他是来找杏儿的,并不是来找素依的。
便在此时一个娇俏的身影奔了过来,扑到弘昼身上,挽住他的手臂,脆生道:“你怎么来了?”
弘昼望着素依,沉默不语。
素依见到杏儿,免不得有些生气,她几时出去竟没有告诉她,害五阿哥闯了进来,她是在沐浴啊,杏儿怎么能那个时候出去?
杏儿见素依一脸不悦地盯着她,讪讪地笑了笑:“素依,你已经洗好了吧?”她回来见五阿哥与素依都站在门外,还以为五阿哥未进屋去。
素依却冷冷地看了看她,没有说话转身走进屋子关上了门。
杏儿愣愣地瞧着素依,吐了吐舌头,悻悻地对弘昼道:“她方才在沐浴,我偷偷跑了出去,现在她在生我的气呢。”
弘昼却一句话也没说,只静静地望着房门。杏儿晃了晃他的手臂,说道:“你怎么了?”
弘昼收回目光,看着杏儿说道:“没什么,我带了外面的桃花酥给你,你进去吃吧,我回去了。”
杏儿笑了起来,还未说话弘昼便挣开她的手,转身走了。
杏儿瞧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纳闷,他今天怎么那么奇怪?
想到桃花酥便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推门进屋,取出食盒里的一块桃花酥便咬了一口,只觉得满口香甜,见素依坐在一旁擦头发便讨好的拿起一块桃花酥递到素依面前,笑道:“很好吃的,你咬一口吧?”
素依侧了侧身子不理她,杏儿也随着她转到她面前,素依又侧过身子,杏儿又跟到她面前,笑着说:“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嘛。”
素依将手巾放到桌子上,冷声道:“平时你怎么胡闹都成,可你怎么能在我沐浴的时候出去,你把门轻轻一合,别人便进不来了么?你既与五阿哥有约便该在屋子里等他,又为何偏偏这个时候出去?”
杏儿见素依面色冷凝,知道她确实生气了,也不好再逃避,轻轻说道:“辛者库的容姐姐拖人从外面带了胭脂水粉过来,昨日我出去的时候见着她了,她说让我今晚去辛者库挑的,我只是出去一会儿嘛,拿了东西就飞奔着回来了,也没多待。你看这胭脂多好啊,这可是流胭阁的东西,用着肯定特别的好,来,我给你试试。”说着便打开盒子,凑到素依面前,素依起身说道:“不必了。”转身坐到床边。
杏儿悻悻地合上盖子,放到梳妆台上,说道:“咱们这周边住的都是御膳房的宫女,哪里会有人来嘛?你想的太多了。”
“我想的多?那五阿哥是怎么来的?”素依面色一紧。
“他不一样嘛,他平时又不来这边,我怎知他今日会过来,再说他也不会随便进来的。”杏儿解释道。
见素依面色不快,又问:“他不会在你沐浴的时候进来了吧?”
素依眼里的尴尬一闪而过,说道:“当然没有。”
杏儿舒了口气,笑道:“那不就成了,哎呀,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素依看她一脸的诚恳,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累了,想睡了。”
杏儿俏皮一笑,握住素依的手,“我就知道你不会怪我的,你太好了。吃一块桃花酥吧!”
素依摇了摇头,“我刚刚可能泡的有些久了,身子好乏,想睡会儿。”
“嗯,你身子刚好,那你睡吧。”杏儿说道。
素依闭上眼睛,刚才的一幕就好像一场戏浮现在眼前,她一个女子,竟然被一个男子看了身子,纵使隔着轻纱屏风依然觉得羞愤难当,她心里的人是顾谚昭啊,所有她的一切她只想给他一个人。可如果顾谚昭知道这一幕会作何感想呢?他会怪她,还是怪五阿哥,亦或是怪他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