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素依杏儿 > 第八章 中暑昏倒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中暑昏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杏儿。”素依见屋子里烛光莹亮,推门便唤了声,可关上门却见屋子里静悄悄地什么也没有,方叹了口气走到床榻边,仰面躺了下去,她劳作了一天,方才又走了那样远,如何不累?想到方才,皎白如雪的面容便染上一片红霞,上天还是善待她的,她辛苦一天,心中本是郁结沉闷,却不想信步而行竟会遇到他。想到他,唇边不禁勾起一抹浅笑,须臾间,便已沉沉睡去。
杏儿回来便见到一副美人卧榻的场面,见她安静沉睡,容颜秀美,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拿起一块薄单覆在她身上,有多久没见到她这样沉睡的模样了?她那样美,那样好,老天为何偏偏让她受那样多的苦呢?
“素依,你怎么起的那样早?”杏儿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问道。
夜幕幽蓝,点缀着零碎地几颗星辰,素依点了盏蜡烛,就着亮光在捻棉线,听到杏儿的声音,歉然一笑,道:“我吵到你了吗?真是对不住,你接着睡吧,时辰还未到呢。”
杏儿却起身走到素依身边,见素依正在将几缕棉线搓在一起,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素依道:“我昨儿剔莲子心用的是针,可是手上功夫不娴熟,用起来不便,便想着用棉线来剔莲子心。可咱们用的都是细线,须要合成几股才成。”
“可是棉线过软,会好用吗?”
“放在这烛泪中浸一下,冷了后就会硬的。”素依解释道。
“哦。”杏儿低低地说了句,却忽然发现素依的食指上红了一片,分明是针扎的,白嫩的手心也满是通红这才恍然明白她用棉线的原因,心里不禁有些难过,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只心疼地望着素依。
素依弄好线,见杏儿怔怔地望着自己,勾唇笑了笑,道:“在想什么呢?”未等杏儿回答又道:“你再睡会儿吧,我先去御膳房了。”
杏儿见天色未亮,便拉住她,道:“刚刚卯时,你怎么去那么早?”
“魏公公昨儿就交代了我今日的活,我现在若不去,只怕做到深夜都做不完。”素依苦笑道。
杏儿嘴唇噏动,却终究什么也没说,放开了素依。
秦汉将早拟好的食谱交给各个疱人,却瞧见素依还在院子里搓洗绿豆,一碗清粥正放在她身旁的凳子上,辰时已过,她却连早饭还未用,烈日当头,只见她汗水涔涔,一张白皙的小脸被热气熏得通红,不由得有些触动,握了握拳,拉过身边擦肩而过的一个夫役,吩咐道:“你去把那些绿豆洗了,让素依去吃饭。”
夫役颔首答应,秦汉远远地瞧着,见那夫役去接替素依时,素依先是不允,后方满面感激地去端起凳子上的一碗粥,可一双手却哆嗦不止,秦汉惊诧地望着她,她一手端碗,一手去拿那勺子,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粥还未凑到嘴边,执碗的手仿佛忽然没了力气,那一碗粥便直直地摔了下去,清粥碗片四溅,惊的她猛然退后一步,她睁着一双大眼睛,震惊地望着地上的碎片,又惊又怯,秦汉见她一脸伤感,便上前走了一步,本想到她身边安慰她,可却在门槛止住了脚步,只见素依缓缓地蹲了下去,捡起地上破碎的碗片,一颗晶莹剔透地泪珠便掉落下来,砸到碗片碎口处,一分为二,她轻缓地捡起地上的碎片,冷不防手上便被碎片割了个口子,登时鲜血便渗了出来,可她却好像犹未可知,只一片一片捡起地上的碎片放在手里,秦汉见她如此模样,鲜红的血与白净的瓷碗相映,显得触目惊心,再也忍不住径直向她走去,从她手中夺过碎片丢掷到一旁,握住她的手,从她肋下扯出她的帕子给她包了起来,他动作迅速,素依又一直怔忡出神,直到他将帕子包在自己手上这才回过神,抬头向他望去,愣了愣,道:“怎么会是你?”
秦汉心中纳闷不已,只见她眼神迷茫,神色飘忽不定,不知她为何这样问,正想回答却见她的身子无力地向后倒去,秦汉骇然大惊,眼明手快地接住了她的身子,但见她脸色潮红,嘴唇发白,已然昏了过去,当下便将她抱了起来。
“素依,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杏儿见素依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惊呼道。
素依勉强睁开眼睛,却觉得浑身无力,好像生了场大病似的,见杏儿一脸的惊喜,便想问她,可张了张嘴,却觉得口中干涩,喉咙疼痛,低低喃道:“水……”
杏儿立即说道:“要喝水吗?我去拿水。”说完便从桌子上端了杯水过来,凑到素依唇边,她一手搂住素依,让素依撑起身子,一手喂她喝水。
素依将一杯水喝完,嗓子里的烧灼感这才下去,轻轻说道:“我是怎么了?”
“傻瓜,你饿晕了。”杏儿嗔道。
“恩?”素依蹙了蹙眉,一时没明白过来。
“你昨儿一天竟然没有吃饭,今儿早晨也没有,天气炎热,你身体又那样虚弱,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一点呢?”杏儿数落道,素依听她数落自己,语气里却满是关心,不由得心中一暖,柔声道:“昨儿戌时将过,我手里的活方做完,累是浑身酸痛,哪里还有心情吃饭?今儿早也是活没有做完,你知道的,活未做完魏公公定是不许吃饭的。”
“可是这样热的天气,你不吃饭身体怎么受得了?那个魏良红,简直该千刀万剐!你体质本来就弱,他怎么这样折腾你?你这几日做那样多的活,若你不吃饭,怎么撑下去?你这个样子,只怕等顾公子来救你时,你已然身体垮了。”杏儿接着道。
素依无力地笑了笑,是啊,若她不好好照顾自己,又怎么撑到那一天?
杏儿拉过她的手,只见她的手心一片通红,磨了好几个水泡,有的地方已经破皮,心疼地抚摸着她的手心,道:“你的手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素依抿唇不语,杏儿心中却明白的很,她每日搓洗豆子,细嫩的手怎么受得了?
取了个小小的绿花瓷瓶,抹了些药膏涂在素依的手心上,说道:“这是秦汉留下的,说是效果不错,我给你涂一些。”
“疱长?”素依问道。
“恩,还是他将你送回来的,他说你是中暑所致,休憩一会儿吃点东西就好了。”杏儿答。
“我竟是在御膳房昏倒的?”素依喃喃道,一时竟难以置信。
“是啊。还是疱长将你抱回来的呢,你没见到他紧张的模样,我瞧着疱长指不定对你有意思。”杏儿调笑道。
素依蹙了蹙眉,望了杏儿一眼,杏儿吐了吐舌头,俏皮一笑:“跟你说笑呢,你既醒了,便起来吃点东西吧。”
素依坐直身子,走到桌前,刚拿起碗却又放下,眉头一蹙,道:“我睡了多久了?我这一回来,手中的活可怎么办?我还是不吃了,赶紧回去干活要紧,免得魏公公知道了怪罪与我。”
说完竟起身就要出去,杏儿将她按在凳子上说:“你就别管什么活不活的了,身体要紧啊!”
“可是魏公公那里……他若罚我,我便认了,可若连累了疱长……”素依仍然有些担心。
“你就不要担心别人了,秦汉好歹是疱长,魏良红还指着他去巴结上面呢,不可能会责罚他的,至于你手中的活,秦汉已经交给其他人做了,你今日只管好好休息便是。”杏儿说道。
素依这才端起桌子的粥吃起来,她饿了两天,胃里早已空空如也,此刻吃了碗粥,方有了些力气。
却见杏儿从幔子后面拿出一个果盘,放到素依面前,笑吟吟地说:“这是疱长给你的,夏日祛暑补充体力的好东西,你吃一些吧!”
素依见果盘里放了各色的水果,竟然有她喜欢吃的葡萄,不由得面上一喜,自从入宫以来她好像还从未吃过那样多的水果,而这青翠欲滴的葡萄更是难得,她伸手捏了一个放入口中,轻轻咬下去,酸甜的果汁登时溢满口腔,挑逗着味蕾,带来冰冰凉凉沁人心脾的感觉。
素依吃的心情大畅,方才忧虑苦闷去了大半,这才问道:“你说这是疱长给的?”
“恩,他说你两日未进食了,这盘子里的有些水果不益空腹食用,还说一定要你吃了饭以后才能吃。”杏儿拿了一个荔枝在手里剥开,然后递到素依唇边,素依见她要喂自己,勾唇一笑,张口咬了去,随手拿了颗草莓放到杏儿口中。
“那我明日一定要好好谢谢庖长。”素依低声说道。
“那倒也不必,你上次替他做的那几道菜实则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他今日帮你,是因为你之前帮了他,如今你们两不相欠,这样岂不更好?”杏儿口中含着草莓,口齿不清说道。
“嗯,不过还是要谢谢他的,不管怎么说他今天帮了我的大忙。”素依点了点头又道,“还有这果盘,夏季里瓜果奴才们本是没有份儿食用的,就算想吃也只有吃些剩下坏烂的,可这水果新鲜多汁,想必庖长也是颇费心思的。”
“你倒是有心,随便你吧。不过素依,你的事我一定要去求五阿哥的帮忙,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便去找顾公子。”杏儿语气坚定地说,字里行间竟没有回转的余地。
素依知道她是在帮自己,除了感激哪有半分的怨言,低低说道:“只怕五阿哥也管不了这后宫之事。”
杏儿眉眼上挑,口中道:“那可不一定!”
素依叹了口气,便再没说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