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双标界的两大巨头 > 七十三章 都牵手了

我的书架

七十三章 都牵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一切重来骆瑶绝不会支持姚似去喜欢江皎这号人物,被女生喜欢着早已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对于江皎来说这没什么特别的。
  而对姚似来说,从小背负着母亲理想启程已是重量超载,青春时期因为懵懂的喜欢选择考同一所学校。大大咧咧的性格让她误以为所有付出皆会换一种方式回来,从而热情被冲淡。
  江皎没错,姚似也没错,只是被空间中过多的线乱了眼,骆瑶看着街上的行人,街边小摊前站着的情侣,远处正跳着广场舞的群体。
  “为什么会选文科,不是说要当艺术生嘛!”
  他声音平淡:“因为喜欢。”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的那种,你会难过吗?”
  骆瑶冷笑一声:“你电视剧看多了还是拍戏拍出后遗症了,你怎么不问万一有天变成蝴蝶飞走我怎么办。”
  “都2017年了,您老人家怀旧还是复古。”尽管觉得江皎的话过于中二,但记忆中似乎也有人问过:我们分开了怎么办?
  骆瑶回想过多次,直到确认生活里从未有这么个人出现过,便合理地将一切归于梦境。但这种感觉自上了初中后愈发强烈,似乎在围绕一个人展开,而事实上这人根本不存在。
  每当晚饭时提起关于梦境以及时空穿越的探讨,卜桂芝只会瞧骆瑶一眼叫她好好吃饭,骆父也会将此归为小孩子想象力丰富。
  见江皎不言,骆瑶也会故作乖巧配合他玩因为所以的游戏。
  “为什么会找不到?”
  “因为。”江皎顿了下,“不是所有人都会一直在一起的,时间一到就会分开,不限于关系远近。”
  他强调着:“万一有天我消失了,你会怎么办。”
  骆瑶咬着唇,眉皱着,苦思冥想后坦然一笑:“应该会在走散的地方等你回来,在那里好好上学,努力赚钱将每条大街小巷贴满你的照片。”
  江皎:“听起来倒像是关于通缉犯的悬赏告示。”
  “才不是。”
  骆瑶抱着包盯着前面晃动的挂饰:“那是寻人启事,只要你看到就会打电话过来,之后就完美结局了。”
  “完美结局。”江皎重复着她的话,瞧了半天未反驳什么。
  车子停在江家门口,两人下了车,骆瑶站在原地,待车子开走那一瞬间,她瞧着他。
  “可能这世界上原本就没什么完美结局,从出生到现在十七年的时间都被骆家保护着,甚至不知道人好坏到极致各是什么样子,看到的也只是浅陌上空的天。微博回应大概是第一次真正去面对困难。”
  江皎没说话,他站在原地看着她,好像再次遇见时她就开始多愁善感。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吗?是在飞机上。那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开浅陌去另一个地方,也是唯一一次。”
  “原本打算趁着假期去看演唱会,提前两天买了票飞过去。”她回过头:“可是连当地的土都没摸过就回来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还花掉了攒了好久的钱。”
  “外面冷,进去说吧。”
  “江皎。”
  霎时起了些风,额前的碎发飘动,骆瑶格外认真:“我们才十七岁,你的演艺道路才刚开始,我也要再试一次。有了婚约不一定会在一起,但互相喜欢一定不是因为婚约,所以这次都不准后退。”
  “好了,进去吧。”
  见她不动,江皎将她背后的帽子套在头上:“我答应你,说话算话。”
  骆瑶默默伸出小手指:“拉钩。”
  江皎伸出手:“成功不是完美结局,自由才是。”
  路灯下两人站在那,互勾着手指,骆瑶说她想独自前行,江皎说他要自由。
  车声过去了许久,见两人依旧未进门,姜佳倾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开了门。
  “怎么不进来?”
  听见声两人慌忙撤了手,骆瑶拎着包进了门,江皎跟在身后。
  “阿姨好。”
  姜佳倾立刻招呼着,见两人这幅模样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冬天。那时骆瑶比现在年轻两岁,个子不高,烦恼不多,日子悠闲,偶尔会为了父母拌嘴郁闷。
  江皎回过神,两人已坐到沙发上聊着,骆瑶还是那副百年不变的样子,遇到长辈一秒乖巧。他从鞋柜里拿出双拖鞋踩上,将地上的鞋子顺手摆进去。
  晚饭后姜佳倾不放心,命江皎护送看着到家才可回来。
  两人刚出门就遇上了下班回来的江父,骆瑶打了招呼后告别,进门时见姜佳倾满脸笑容,立即询问。
  “什么事这么开心?”
  “老江,我跟你说咱家儿子出息了。刚刚门外我看见两人手都牵上了,皎皎终于不是单恋了。儿子谈恋爱没经验,往后你得多教教他,我告诉你这绝对是我们家最大的喜事。不过现在高二了,可别让他耽误了瑶瑶学习。”姜佳倾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仍掩藏不住脸上的喜悦。
  “你慢着点。”
  “我得喝口水。”
  “不行,我得给卜卜打个电话。”
  门外,骆瑶抓着耳朵:“刚刚阿姨是不是误会了,吃饭时感觉怪怪的。”
  回想着吃饭时姜佳倾不仅连着给骆瑶舀了三碗汤,将所有菜都推到面前,还专门端上来的一碗小酥肉:“是有点,看来计划得提前了。”
  “阿姨不会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吧!不行不行,这太可怕了。”骆瑶长舒一口气,“或者我们可以将计就计。”
  “脑洞真大。”
  骆瑶白他一眼:“对了,我不在这段时间姚似怎么样?”
  “就那样呗,该吃吃该喝喝。”
  骆瑶:“你这叫什么话,姚似可是我们的朋友,你怎么对朋友的情绪变动一点都不关心?”
  “你到了。”
  原本打算质问一番,一转眼到了家门口:“行吧,那明天学校见。”
  瞧着那身影一溜烟进了院,江皎收了视线,转身走着。脑海里满是姚似那句话:她碰见苏祁了,好像还一起吃饭来着。
  “我回来啦!”
  “早点睡。”卜桂芝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骆瑶上了楼,随后端着水杯进了书房。
  骆父没抬头:“你要说默默我还信,瑶瑶绝对不可能。”
  “佳倾亲口说的,还能有假。”卜桂芝瞧了眼门口,小声说着,“都牵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