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迷情(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不出去?”

林怀然睨了他一眼,美人侧目,像是致命的毒药一般,却让维尔甘之若饴。

“王,您刚刚苏醒,需不需要……”

男人的话里藏着很深的期待,那一双凤眼此时微微上挑,配上他这一副硬汉的打扮,简直荷尔蒙爆棚。

可林怀然不会如他所愿,这个世界他绝对不会以“温和”的方式来消除他的黑化值,而且以面前这个狼崽子的性格,那种救赎治愈系根本没效果。

他要的,是绝对的压制,是面前跪着的男人对他的绝对臣服。

林怀然眼里划过一丝狠厉,毕竟,在这个多种族混居的世界,没有实力,那就是……

死。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林怀然不屑于对他解释,这个世界他要彻底符合人设。

他,就是怀莱特,一个高贵冷艳诱人堕落而不自知的血族亲王,一个和维尔有着很深羁绊的男人。

“好……如果王有什么需要,请您记得叫我,我就在门外。”维尔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去,他的步伐很慢,完全不像过去走路带风的模样,更像是故意拖延。

林怀然不爱去理他的小把戏,他从血池中走出来,一双细长的美腿跨出,腿上的鲜红还没有流尽。带血的酮体上是血与极致之白的交汇,无端奢靡、无端诱惑,就如同那致命且极富吸引力的金苹果,只为献给最美之人。

而那最美之人,便是林怀然自身。

白皙的皮肤上没有一丝瑕疵,每一寸肌肤都犹如上帝的精心雕琢。作为二代吸血鬼,时光虽然消磨了他的锐气,但日渐沉淀的魅力却如同那醇香的美酒,依然散发着醉人的味道。

作为现存离吸血鬼始祖该隐血缘最贴近的血族,林怀然自然是最美丽、最有魅力的存在。

换好衣服后,他舒展了身体,凝滞已久的骨骼好似被唤醒一般,发出清脆的声响。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口,这里有一颗不会跳动的冰冷心脏,没有脉搏,没有体温,不会呼吸。

血族有着永生,但更多的血族漫长的生命中是以孤独做伴,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活了多久。

他们不会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只会带着那份孤独与岑寂,接着走下去,迈入下一个世纪,重新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只不过再也没有故人的影子罢了。

这是血族应该付出的代价——作为永生的报酬,所以许多高级血族会以灯红酒绿,盛大宴席,发泄心中的孤独,暂时迷醉于觥筹交错之间。

更有甚者会化身吸血狂魔,猎杀人类,只为那片刻的吸血快感,最后怀中拥抱的是累累白骨,毫无生气一般的存在。

林怀然这次醒来,除了要完成任务,更应该重整血族,弥补他百年前放下的错误,哪怕是再次沉睡也在所不惜。

“太弱了啊……”

男人葱白的手指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嘴角微微下撇,带着几分孩子气。

现在他弱的,随便来个低等血族就可以杀死他。

虽然说力量会慢慢回归,但凡事都需要时间,而且如果想要彻底恢复巅峰时期的话,那时间就更长了。

高贵的血族亲王看向木门,像是透过木门看向别的什么人一样,那一双墨色的瞳孔藏有锋芒。

片刻,他像是想到什么好点子,微微一笑,将扣子彻底扣好后,便走了出去。

门外不就有个免费的保镖吗?

系统宿主,我还是要提醒您一下,小心一点,不要翻车!如果有什么不愉快的,可以找本统吐露,就算是打嘴炮也没有关系。

林怀然呵……这个世界,你就做好被我打入冷宫的准备吧。

系统???

夜幕降临,一轮弯月悬挂于天穹,皎洁的月光洒落,四周静的只能听到蝉用尽一生去鸣叫的声音。

门口处的维尔遵守自己的约定,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房门,一双罕见的钢蓝色眼眸在月光下变得柔和了一些,不再锐利,反而有几分柔情在其中,浅黑色的短发显得整个人更加硬朗。

听到浴池水的搅动声,他的表情有了一丝变化,身体微微上前一步,眼睛也变得富有色彩。就在手要触碰到木门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头低垂着,手紧紧地攥着。

不能逾越规矩……

就在维尔踌躇不安的时候,木门被人以一股凌厉之势推开了,他抬头看向那人的一刹那,就彻底呆立在了原地。

男人穿着一身黑底红纹的紧身宽袖式贵爵服饰,绯色十字纹式的骑士长筒黑靴沿膝覆裹而上,让他本就贴身的黑裤更加服帖,显得一双腿笔直细长,一条纯黑腰带宽松地收束腰身,整体看起来松紧有致,显得贵气十足。

他就是真正的血族亲王,穿上华服的他变得更加他赤|裸的酮体带着几分惑意,那么穿上华服的他,便有着身为血族亲王独特的禁欲系美感。

“王……您……”

维尔一时看呆了,他知道自己的王很美,身为纯血种的姿容是他这个混血种比不上的,但当此刻近距离接触,还是难免被来了一波美颜暴击。

“怎么?”

林怀然一步走到他面前,这样一看,倒是身着华服之人更高一些,只见他伸出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维尔的下巴,然后皱眉道

“有胡渣。”

便移开了手。

王碰他了!但自己的胡渣好像让他不开心了,维尔现在想要说些话,让自己的王重新开心起来。

“王,您很好看!”

听到真心实意的夸赞,林怀然感到一丝愉悦,倒是升起了几分逗弄面前男人的心思。

他凑近维尔的耳朵,吐出气音,说道“哪里好看啊?是你送的衣服?还是我这个人呢?”

维尔感觉到被冰冷之气喷洒的地方先是颤了一下,然后变得有些烫,因为血族是没有呼吸的,那因为说话而吐出的冷气,像是使火苗重新复燃的钥匙,那一撮撮火苗带着的热意顺着神经传递到身体的每个部位。

男人并没有想要放过维尔,反而将手移到了他的尾椎骨,隔着衣物,顺着脊椎骨慢慢往上滑,引得他一阵颤栗,酥麻的触感直击头顶。

霎时,硬汉维尔脸爆红,就连耳垂也红的好似血滴,但是因为有小麦色这一保护色,使他不至于太狼狈,但说话的声音也免不了细微发颤。

“都好看,不……我是说,王全身没有不好看的地方,这身衣服只是为您的姿容添彩。”

见林怀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维尔急忙道“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如果我说的话有半句假话,我就……”

“嘘——我只是问你一个问题,不用发毒誓的。”

林怀然把手指抵在维尔的唇瓣上,他的手指细长白皙,被维尔那暗红色的唇瓣衬托出了一种禁忌美感。

男人的唇形很好看,与林怀然的薄唇不同,他的唇形厚度刚刚好,是很适合接吻的那种类型。

维尔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燥热,又因为林怀然这无意之举重新升起,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唇瓣上的冰冷触感,和他的滚烫不同,好似在吸引他去舔舐,去温暖……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身为混血的你还是需要休息的。”

维尔点了点头,就带着林怀然往前走去,他一路把控着速度,刚好和身后男人保持着半米的距离。

这不算是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如果身后的人有什么恶念,只要他出手,就算他只是一个没有恢复完全的血族,也可以拧断他的脖子。

可维尔不怕。

换句话说,就算身后的林怀然要他的生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奉献给他。

因为,这条性命本就是他给的,是男人与死神斗争而夺来的。

“维尔,我……”

死字还没有说出口,林怀然就换了个词,“……我睡了多久?”

“十年。”

维尔回答他的声音很平静,好似要彻底葬送,这十年的无数次崩溃与悔恨。

毕竟,他的信仰重新回归,这十年哪怕过的生不如死,那也是值得的。

“十年啊,我睡的也不久啊。”

前面的维尔突然停了下来,林怀然感到奇怪,但也保持着刚刚的距离站在原地。

“我没有说错啊,十年对于血族而言并不长。”

“王心里都清楚,您不是单纯地陷入沉睡。”

维尔反驳道,那双钢蓝色眼眸里闪烁着令人难以琢磨的色彩,他好似想起了什么痛苦的记忆,眉头轻皱,就接着向前走去。

晚风拂柳,带着一阵略微瘆人的沙沙声,像是魔女的低声哼唱,很容易让人不自觉地起鸡皮疙瘩,但在场的两人都不是胆小之辈,并不会引起什么不适。

维尔的住所偏僻,但足够安静。两人一路轻声交谈,氛围足够舒适,但却人维尔心里感到微微不安。

凭借着两人的大长腿,他们没有没走多久,就到了休息的地方。

维尔推门而入,林怀然紧随其后。房间足够宽敞,但只有一张床

床有些小,显然不能让两个成年人一同躺下,维尔感到有些窘迫,刚想说什么,就被男人打断了。

“你睡吧,我在晚上可睡不着。”

林怀然坐在凳子上,随意地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见维尔久久没有动作,略微向他挑眉,桃花眼显得多情而深邃。

“明天见。”

这三个字,足以让维尔一夜安睡。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王不会言而无信。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呜!我好累啊,疯狂码字。

明天入v的三更合一,希望宝贝们可以多多支持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