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迷情(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维尔久久地看着刚刚苏醒的男人,那一声冷白的皮肤沾染上奢靡血红,好似从鲜血中沐浴重生的魅魔,诱人堕落。

他不是魅魔,却是如同“魅魔”的存在,还是一位魅力超凡的顶尖血族。

只不过……他现在很虚弱,就算来一个普通人类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瓷白色脖颈处可以看到暗青色的血管,像是细长带着花纹的枝条正在生长,平添几分引诱。

好想……细细舔舐啊。

维尔可以听到男人轻微的喘气声,因为血族不会呼吸,所以判断一个血族是否活着,可以听他的喘气声。

但一般血族是不会发出喘气声的,除了这种特殊情况。

托维尔混血体质的福,虽然他的五感并没有纯种吸血鬼强,但却比普通人类强上好几倍了。

他的喘气声很轻,好似下一刻就会消失,这让维尔心里升起一种惶恐感。

不可以!不可以在回到之前那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里,他需要做些什么来稳定心绪。

“王,欢迎您重新来的这个美丽的世界。哦,不,应该是这个世界迎接如此美丽的您的到来。”

油嘴滑舌。

林怀然在心里冷嗤道,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这具身体的影响,他此时变得有些暴躁易怒,脾气不太好,心情也并不好的样子。

林怀然系统,你说他变成了反派?不对啊,原剧情他不是男主吗?!

系统还不是因为你!

林怀然……?

说到这个,系统就很生气。

系统情况跟之前的很像,他抛弃女主,转而来照顾你这个老男人,还奉你为毕生信仰,不然为什么要冒着巨大风险来复活你?

……不是吧,不要啊!

林怀然不对啊,“我”的死跟他也有关啊,如果不是他当时……所以,我虐一虐他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系统……也行,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诶,刚刚反派的黑化值下降了好大一截!好了,宿主赶紧应对现在的情况吧,记住!一定要完成任务,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了。在这里,给宿主您一个温馨提示不要用上次那种方法来应付他,有极大可能会失败的哦。

说完这么一段长篇大论后,系统成功在林怀然的耳朵快要起茧子的时候离开了。

维尔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林怀然的回答,他脸上并没有失望和窘迫,有的是一种淡然与意料之中。

他应该庆幸,他的王苏醒后没有让他滚,也没有吐露出什么戳心窝子的话。

林怀然此时闭上了眼睛,实际上是在思考着对策,但落在另外一个人的眼里却不是这个意思了。

一个血猎奉血族为毕生信仰,太违背了……

这样看来,消除黑化值的任务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了,重点是如何掰回剧情!

因为他的死亡,这剧情已经崩得面目全非,维尔变成反派就不说了,想要完成掰正剧情的任务,就必须得回到血族领地去。

看来,这个世界并不简单啊……

维尔的手腕上还在滴血,但手腕上的疼痛并没有心中的刺痛那么难耐,他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不好,他想要伸出手,想要……

不,他是如此卑贱的一个人,王或许是不想污了自己的眼睛,才不愿看他的。

“您既然醒了,就不用泡在充满鲜血的浴池里了……”

林怀然……!

什么?!这一池子的都是血?!

林怀然傻了,他蓦地睁开眼睛,因为情绪激动,眼眸不自觉地变成血红,那一双红眸变成了血族嗜血的标志,维尔已经准备再次献上自己的鲜血了。

“谁的血?”

林怀然动了动手指,轻轻地划动着池水,泛起了阵阵血红涟漪,显得有几分美人搅动春水之意。

冷静下来后,血族亲王又恢复了高贵冷艳的模样,不允许自己再一惊一乍了。

维尔默不作声,不做回答。

既然他不想说,林怀然也不去深究,血族的天性让他不会排斥鲜血,而且这血还是温热的,带着一股令人迷醉的味道。

林怀然突然有些渴了,变红的血眸突然盯着维尔看。

维尔看到了男人眼里的深意,那血红双眸里好似带着嗜血的,他从来没有这样被注视过。

虽然维尔知道这对于他而言是危险的,但他还是忍不住地升起舒爽感。

渴望被吸血吗……?

所幸血眸也没有存在很久,林怀然不一会儿就恢复了理智,但攥紧的指尖依然泛白,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体内部的变化。

当恢复了一些力气后,林怀然就想要站起身,泡了这么久的血水,身体虽然不腐,但也缺乏活动,好似本就冰冷的筋骨更加凝滞不动了。

正当他要起身的时候,却意识到了什么巨大的问题,脸色蓦地一变,然后冷冷地看向维尔,说道“我的衣服呢?!”

维尔被这冰冷的眼神扎了一下,迅速垂下头去,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就连回答的声音都有着些许颤抖。

“对不起……是我脱下了您的衣裤,您惩罚我吧!”

维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变得亮亮的。

他此时是跪着的姿势,弯下的脊背像是摒弃了所有的尊严,撕下伪装,只为让自己的王消消气。

“我惩罚你……”

林怀然淡淡地说道,姿态依然无上优雅,那雪白的酮体浸透在暗红之中,显得十分旖旎与诱人。

“去帮我拿一套衣裤。”

维尔……?

“没了吗?”

跪在地上的男人不确定地说道。

“没了,就这些。”看到他久久未动,林怀然不耐烦地说道“还不快去?!”

维尔晃了晃神,便匆忙点头道“是!”

然后站起身想要离开去完成王给予他的不算惩罚的“惩罚”。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凭借着出色的视觉,林怀然发现了维尔手腕上在不停冒着鲜血,划了好大一道口子。

本着保任务对象不死的原则,林怀然说道“还有,记得拿绷带”。”

维尔虽然心里有疑问,但不敢耽搁时间,只是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嘶,为什么口腔里一股血腥味啊……

林怀然突然联想到刚刚男人手腕上的伤,不会吧!他喂血给自己喝了?!

就在他震惊的时候,维尔回来了,他双手捧着华服,好似什么绝世珍宝般珍重,而绷带则放在了外套的口袋里。

林怀然差别待遇太明显了啊。

他紧接着跪了下来,双手置于额前,庄重而神圣,好似为神献礼一般。

在维尔心中,面前的男人是他的王,亦是他的信仰。

“你先把衣服放下,然后过来。”

维尔不会反驳与拒绝他,他脱下外套,甩了甩上面的灰尘,然后铺到一旁,最后把那一套为林怀然准备的华服放到上面,才走到躺在浴池的男人身边。

只见他又要跪下了,林怀然打断他,“不要跪了,你没有欠我什么……”

可能是亲王当太久了,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地带着几分严肃和冷意,这让维尔有些惶恐。

他急忙地说道“不,我欠了您很多,很多……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

见劝不动,林怀然也不会白费口舌。

不管他了。

林怀然手指灵巧地从维尔外套的口袋上拿走绷带,伸出手,眼神示意他举起手腕。

在明白男人的意思后,维尔有些感动和激动,但还是克制地摇了摇头,就想从他手里拿回绷带,“我自己来就好了,王可以多休息休息。”

“这是命令,而且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利。”林怀然的语气更加冰冷,话中的不耐烦更重了一些。

维尔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而且他非常害怕自己的王生气。

王不值得因为他这个卑贱之人而皱眉。

所以,他乖乖地伸出手臂,腕口上,让林怀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一道还渗着血的伤口。

虽然维尔的混血体质让他的自愈能力比一般人强,但惨白的脸色表明着他的状态并不好。

“举好,不要乱动。”

林怀然伸出手,认真细致地帮他缠绷带,顺带着帮他止住了血。

这道伤口的暴露时间肯定不短,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愈合,足以见其心狠,对自己的身体都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可能之前都能看到深深白骨。

维尔突然变得乖巧起来,不,自从林怀然醒后,他一直都挺乖巧的。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猎豹,面上傲娇,实则心里对于主人的包扎与关心开心得要死。

这样的他一点都没有外界那心狠手辣、酷拽帅气的模样。

维尔是血猎,可以说是这一代最强的血猎。

他的体质是一回事,但他这一身实力是实打实地付出了许多血泪得来的。

平常非常骄傲和傲慢的一个人,竟然有朝一日会对一个人低三下四,所有的喜怒都被那个人所牵引。

包扎完后,维尔迅速收回手臂,低下头去细细地抚摸着自己手腕上被绷带缠绕的伤口,眼中划过几分柔和,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王帮他包扎了!他真好!

愉悦过后,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惩罚”还没有受完,便立马拿起一旁干净整洁的华服,接着双手递给林怀然。

“王,请换衣。”

林怀然自然地接了过来,正准备穿上,却发现男人还是呆呆地跪在原地,那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突然和他对视,就犹如猎物被锁定一般。

虽然维尔及时笑弯了眼睛,但刚刚的感觉却还是让林怀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虽然他收敛起了锋芒,但眼里的锐意是藏不住的。

林怀然毫不怀疑,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维尔对自己绝对没有好脸色,如果他手中有银剑的话,可能会直接穿透自己的心脏。

可他没有这样做,那就是不正常的情况了?

林怀然意识到自己突然忘记这个细节,一时间忘记赶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林怀然这是命令,不容违抗!

维尔好好好,给你包扎就是了。

九点还有一更,今天双更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