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迷情(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任务完成后,林怀然回到了系统空间,他真正的容貌显露出来,是比任务世界的“林怀然”更加惑人,更加勾人心魄的样子。

墨色眼眸中泛着寒霜,不笑的时候显得异常冷峻,身姿颀长,墨绿色的发服帖地垂至肩侧,被男人嫌麻烦地绑了个马尾。

系统早已经习惯自家宿主时而冷峻,时而沙雕的本质了。

系统好好一男的,偏偏长了张嘴。

系统恭喜宿主任务完成!消除男主黑化值,掰正剧情进度条已满!

林怀然我的积分可以解锁一部分吗?

男人的声音充满希冀,他真的太馋自己的积分了,可系统冷漠的声音让他的心都碎了。

系统不可以,要完成所有任务世界,积分才可以彻底解锁!

林怀然……我丢你吗的,那我辛辛苦苦完成一个世界,啥都得不到?!

具象化的系统睨了他一眼,眼里满是不屑(bhi)。

系统辛苦?我看你是乐在其中。好了,不多说了,宿主是现在进行下个任务,还是休息一下?

林怀然让我休息一下吧。

系统休息时间为24小时,那本统就先离开了,到时间会来叫您。

林怀然点了点头,便坐在地上陷入沉默,他把手臂交叠放在膝盖上,侧头靠着双臂,眼神逐渐放空。

脑海中闪过许多两人的美好记忆,有年少时的相遇,有并肩奋斗的记忆,有夜晚时的低声呢喃……

不行!林怀然甩了甩头,眼里的笑意瞬间消失。

他只是小世界里的一个纸片人,自己投入情感就很离谱了,绝对不能越陷越深!

林怀然暗暗告诫自己,任务者最忌讳的就是投入感情,一个世界就够了!

系统空间里是看不到时间的,就在林怀然快要睡着的时候,系统出现了。

系统到时间了,宿主,开始下个任务吧。

林怀然好。

系统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男人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闭口不提了。

系统好,希望宿主在接下来的任务世界注意情感,一辈子的恋爱谈一次就够了,以现实世界为重……

说完,系统就动用了力量,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先是涌向林怀然的头部。男人紧紧地闭着眼睛,眉头紧缩,咬着唇瓣,不愿泄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那道淡蓝色光芒闪烁着奇异的色彩,他逐渐覆盖林怀然全身。

系统穿越即将开始,祝愿宿主下个任务世界成功。

统音一落,原地的男人便彻底消失了。

……

“王,您终于要醒了,对吗?”

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低吟,即使有似火一样的的灯光摇曳,也难以温暖此地。

往中心看去,便可看到一个血红的浴池,原先的瓷白被鲜血染红,透露出几分旖旎。

浴池中心躺着一个男人,他只露出了一张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容,闭上眼睛,细长的睫毛犹如蝶翼一般,鼻梁高挺,唇瓣并不红润,吸引人眼球的是他有着一副尖耳,让人不禁疑惑……

他是否有着尖锐的獠牙呢?

一个相貌阳刚的男人走到了浴池前,他单膝跪地,身着收腰的戗驳领的单排扣长款风衣,内里一件白色衬衫,被挽起的衣袖带着点点血迹,露出的手臂肌肉紧实,下半身穿着一条棕绿色的战术裤,一双黑色的中高筒马丁靴,一路踩着地上的鲜血而来。

男人叫维尔莱特,是一位血族和人类少女的混血,是一个卑贱、不被期待的贱种……

是一份禁忌之恋的产物。

“王……”

男人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伸出大手,不顾浴池里的血水,执起正陷入沉睡的男人的手。

在他布满殷红的手背上落下一吻,连带着自己的唇都沾染上了鲜血,好似原本伟光正的人物被扯入深渊一般,充斥着难以言说的堕落美感。

“我终于可以复活您了……”

他喃喃低语,好似在诉说着毕生信仰般珍重,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和沉睡男人的冷白皮互相辉映,带着几分难以言说的性感张力。

可被如此对待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他宛如睡美人一般静静地躺在由鲜血灌满的浴池里,好似永远不会苏醒,也屏蔽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血族的五感是很好的,即使是陷入沉睡,也是可以在别人行动时第一时间醒来,而浴池里的男人却没有这么做,那便只有一个回答

他死了。

血族引以为傲的五感全部散失,被浸泡在血液里的身躯是冰冷的,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触动与回应。

维尔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他手握一瓶暗红色药瓶,里面装着的是最可怕同时也是最让人痴迷的东西。

一种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诅咒”,即使是血族也可以因此而重生。

维尔的双手在颤抖,他死死地握住自己的右手腕,让自己可以准确地让男人喝下这瓶“诅咒”。

可男人沉睡太久了,已经失去感觉,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他无法喝下这暗红色的液体。

王……请原谅我的无礼。

维尔饮下药瓶里的暗红色液体,对着男人的唇瓣吻了下去,唇舌相交,那“诅咒”便被渡进男人的口中。

因为这出格的举动,男人原本惨白的唇瓣也沾染上了绯红,显得异常奢靡与充满着禁忌的美感。

“诅咒”发出诱惑的红光,男人好似恢复了生机,不自觉地吞咽,把“诅咒”彻底咽下,与己身融为一体。

但复活的流程并没有完……

还差一步——喂血。

维尔面色平静地划破自己的手腕,一瞬间,昏暗的小屋内散发了足以令任何血族都疯狂与痴迷的血腥味。

男人的眉头都没有皱分毫,好似根本不是在自己的身体上动刀。他伸出手臂,让已经被殷红覆盖的手腕贴在沉睡男人的唇瓣上,使后者的唇瓣更加艳红,配上那精致的容貌,有着难以形容之意。

做完这一切后,维尔便垂下头去,额头抵着男人的手背,像是卸下所有防备的猎豹,乖巧地等着主人的垂怜。

他另外一只手滑过男人的脸颊,最终停留在那诱人的唇瓣上。维尔细细感受着刚刚那极致的柔软触感,眼神晦暗,好似想要再来一次,以便咀嚼得更加深入。

“快醒来吧……”

男人的低语带着浓重的祈求,好似教徒对自己神明的渴望,希望自己的神明可以睁开眼,看看他这快要崩溃的教徒,如果能得以几分垂怜,就更好了。

系统宿主,已经进入第二个任务世界了,还有一分钟时间,您就要苏醒了,请做好准备。再次申明,本世界依旧是严重崩坏的世界,您的任务依然是消除反派黑化值,掰正剧情。

林怀然反派?

系统您苏醒就知道了……

林怀然心头一冷,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他隐隐有猜想。

不会吧……

“快醒来吧。”

林怀然是在维尔一遍又一遍的低喃声苏醒的,他那如丝般的低音像是要织一张网把他网住一般。

事实上,当他苏醒后,未来也确实会被人网住,只是分自愿或被动的区别罢了。

精致的血族睁开了他的双眸,那双墨色眼眸里泛着冷冽,他适应了一会儿后,便撑起身体,靠坐在浴池壁上。

做完这一切后,林怀然才发现了跪坐在一旁,双目痴痴盯着他的帅气男人。

林怀然侧头看向他,眼眸里划过复杂之色,好似疑惑,好似惊讶,好似……

仇恨。

被这么一双美目盯着,维尔不禁呼吸一滞,他强忍着想要把男人拥入怀中的冲动,只是满怀眷念地说道“您醒了,我的王。”

王?

林怀然原本卡住的记忆齿轮突然旋转起来,那一副磅礴的记忆图景出现在自己眼前,因为太过于庞大,他需要时间去消化、去忆起。

满目的血红、无上的荣光,登上那至尊之位。

阴暗的城堡、痛苦的嘶吼,埋藏在地下深处的秘密。

林怀然记起来了,这是他的第二个任务世界。

在这个世界,他是血族亲王,有着无冕王冠的二代吸血鬼,也是血族曾经的最强统率者……

林怀然这具身体不是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吗?

系统有人为你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使你得以死而复生。我还应该感谢他,不用在耗费能量复活你了。

林怀然……麻溜地滚好吗?

系统那可不行,我得先告诉你这个世界情况再滚,呃,不,是再走。这个世界,你叫怀希特,在你这个唯一的二代吸血鬼死亡后,血族陷入动荡不安之中。以希特家族为首的三代吸血鬼站在了您这边,而另外以塞缪尔家族为首的吸血鬼站在了您的对立面,他们想要重新洗牌血族内部的管理阶层。

系统因为塞缪尔家族势力更加庞大,希特家族不得不隐退,养精蓄锐,暂时退让出他们的领地。但他们并不是毫无作为,希特家族一直在寻找复活你的办法,最终……

林怀然他们成功了,从我死而复生就可以证明。

系统不知道宿主您是否还记得当时的任务对象维尔莱特,是他与希特家族合作,复活了您。

维尔莱特……

有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林怀然请叫我怀希特,如此fashion的名字

维尔莱特我的王请别调皮

作者(捂脸)莫名有种羞耻感……

这个世界攻消除黑化值的方式和上个世界有很大不一样!

本世界主基调是酸甜,攻绝对主导,从称呼就可以看出来啦。

当然,受也是个强受。

私设如山,切勿考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