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霸情(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简单地吃完早饭后,林怀然就先霍星承一步前往星怀娱乐了。

霍星承打完电话后,也坐车前往霍氏,他今天依然穿着黑色西装,但与平常不一样的是,他今天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袋,男人的大手服帖地放在其表面,昭示了它有多重要。

今天,就要彻底清扫霍氏!

“怎么办……怎么办!”

男人的咆哮声响彻在宽敞的房间里,谢盛华现在整个人都十分焦虑,因为他的计划好像败露了。

就在昨天,他发现霍氏的股市正在缓慢回升,而很多之前和他有过约定的幕后之人都犹如避瘟神一般避着他。

“我告诉你们,我要是失败了,你们霍氏大股东的位置也保不住了!听懂了吗!”男人大声呵斥道,表情狰狞,完全没有了平时温文尔雅的样子,他握着手机的手青筋凸起,脑子里正疯狂想着应对措施。

“谢总,我们可没有和您同流合污啊,您不要血口喷人!您做了那些事情,我们可不知道,您自己多小心吧,千万不要丢了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副总经理。”

“滚蛋!”

听到们落井下石的话语,谢盛华双目通红,怒意怎么也压不住。

好一招过河拆桥,这般老不死的东西!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还有谁能帮他?

突然,他脑海中过了一副场景,那双如墨般的眼睛一瞬间抓住了他的神思。

林怀然……对!还有他可以帮忙!

“霍总,一切都安排好了,按计划行事吗?”

看到霍星承身姿挺拔地走了进来,陈秘书连忙上前汇报情况,说这话的时候隐藏着很深的怒意,对那群吃里扒外的人的怒意。

“嗯,按原计划行事,哦,对了,多安排几个保镖。”

陈秘书一听这话就什么都明白了,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

“林总,你在星怀娱乐吗?”

林怀然接通这道意料之中的电话,从容不迫地答道“我不在,今天要去探班公司的一位演员,谢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败露了……事情败露了!我们要完了!”谢盛华局促不安地说道,那双肿泡眼里满是恐惧。

“怎么会这样呢?”

“是啊,林总,我们必须共通一气,不然我们都要玩完啊!”谢盛华诱哄道,生怕电话里的男人也出了什么幺蛾子,他可是自己唯一的筹码了,要是他也……

那就都完了。

可林怀然刚刚的语气不像是害怕与不安,更像是一种理所应当与意料之中。一想到这,谢盛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在男人开口去看阻止他,可他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不,玩完的是你不是我哦。谢盛华,你应该明白,人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你既然想要夺去霍氏,那么自然也要做好失败的准备,至于你说的我们……”

“不好意思,只有你,没有我。”

!!!

谢盛华想要大声反驳,但林怀然一说完话后就挂了电话,他只能听到手机里传出的忙音。

这次谢盛华是真的忍不住怒气了,他怒火中烧地把手机摔了,像是泄愤一般。

就在他即将做出更失态的举动时,谢盛华的专属秘书走了进来,他说的话制止了他接下来的丑态百出。

“谢总,霍总要召开股东大会,所有的董事以及股东们都要去。”

“好。”

当秘书走后,谢盛华还是怒气腾腾地锤了一下桌子,然后捂着脸思考起对策来。

另一边,挂完电话的林怀然身心舒畅,他是真的不想和谢盛华接着虚与委蛇。

太假。

而且他刚刚的措辞好像确实有些过分了,但管他呢,反正他的任务目标又不是他。

见到这一切的系统在心里犯嘀咕为什么宿主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刚刚林怀然说话的语气有很大不同,配上他那精致的容貌,那一双桃花眼里此时不是多情而是凝滞的冷意,无端透露出几分别样的气质老来。

系统说好听点,就是好一个妖孽!

它突然怀疑自己宿主平常沙雕的模样是不是装的了……

这么一个小插曲过去后,林怀然也到了剧组的拍摄场地。

因为此时已经拍到了男主唐钰和南风的剧情了,所以他们这一段时间都固定在横店拍戏,所幸泉城的横店离星怀娱乐也不远。

导演胡铭知道林怀然来了,虽然因为他拒演南风,而带了几分不虞,但毕竟是自己戏的金主,不能得罪了。

男人悄无声息地走进片场,发现一干人等还在拍戏,他便对着走上前来的场务摇了摇头,独自站在原地看他们拍戏。而胡铭虽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但因为此时情况特殊,也不能随意打断拍摄来迎接他。

随风堂里此时一片奢靡,大红的轻纱随风飘扬,堂内一片欢声笑语,美人的红唇,富家子弟的青衫,丝竹之声萦绕于耳旁。

堂内二楼处的一间客房内,正发生着令人面红耳赤之事……

林怀然我靠!绝了啊,我就说这剧本绝对有问题,系统你看,剧本里所写的帮男主开窍,竟然是这样的开窍法啊,真的长见识了!

系统……我很好奇如何解荆毒,难道是……

林怀然打住,不可能这样的,要是真这样做,这电影非得禁了,那胡铭导演可白忙活了。

“卡!你们怎么回事啊!我教了多少遍了,怎么还这么僵硬!!!”胡铭导演咆哮出声,他愤怒地把手中圈着的剧本拍了拍,看向薛泽成的眼神颇有几分不争气。

这孩子怎么回事,之前的戏拍的好好的,为什么这场戏ng了这么多次!

见胡铭导演如此愤怒,薛泽成知道是自己的错误,便连忙认错道“导演,对不起!是我的错,如果可以的话,胡导您可不可以先安排别的戏份,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孩子,你是不是没有谈过恋爱?”

被胡铭这么一问,薛泽成有些懵,但他还是诚实地说道“是的,没有谈过恋爱……”

“那难怪了,原来演员都没有开窍啊,哈哈哈。”胡铭突然开玩笑起来,因为他发现片场被他这么一吼,气氛便有些紧张,需要说些话调节一下气氛。

“那给你点时间,明天这场戏必须拍完!好了,大家先休息吧。”

听到这昭示着解脱的声音后,刚刚还僵硬大气不敢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里面放松,重新活动起来,一时间剧组变得有些吵,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泽成,你快来。”胡铭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申榜单,压一压字数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