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霸情(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霍星承忍住手抖,拿着蘸着碘伏的医用棉签在男人的臀部上涂了涂,感觉到手下的肌肤变得略微紧绷后………

他哑声道“怀叔放松一些,太紧绷扎不进去的,会很疼。”

周围很安静,静到连男人急促的呼吸声都变得明显,窗边偶尔有几只小鸟飞过,但并未留下痕迹。

林怀然也是男人,这种你懂我懂大家懂的声音他怎么会不明白?

想到要给自己打屁股的男主是个大猛1,他就不应该把自己的屁股露出来。

但林怀然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男主现在知道自己喜欢男的吗?

按照原书剧情,他是在和他的天命之受日益相处中才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他的天命之受。

换言之,霍星承可能不是喜欢男的,而是喜欢他的天命之受,要是原书设定是言情,那也一样可以喜欢上。

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心理安慰后,林怀然感觉好多了,就在他放松的那一刻,屁股猛然传来一阵刺痛。

“啊……”

他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惊叫出声,但细微的闷哼声还是传到了霍星承的耳朵里。

“怀叔……马上就好了,忍一忍,不疼的。”

林怀然我丢你的!痛死我了!

霍星承眼疾手快的擦去因为皮肤刺穿而流出的血,用棉签压了压,等止住血后,便手动把林怀然的裤子拉上了。

虽然说林怀然很怕打针,但其实疼痛就那么一瞬间,其实还是心里那关过不去。

白色的灯光打在男人精致的五官上,衬得他皮肤越发白净,从而显得他脸颊因为刚刚闷着脸,而泛起的薄红越发明显,眼眶里好似也有水波流转。

这让霍星承觉得,做下这一切的自己好像罪大恶极,但此时趴在病床上的男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保护欲,他的腰很细,表情依然淡漠,但又有种不一样的性感。

看到林怀然揉屁股的动作后,霍星承忍不住了,他没有等到男人的气急败坏,就迅速跑到浴室里去了。

独留林怀然一脸懵逼地坐在床上,等屁股的疼痛彻底消失后,他才转了个方向,重新让屁股和床垫亲密接触。

因为周围没人,他也不怕崩人设,一直强装淡定的表情立马破碎,然后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盖住。

林怀然弱小可怜又无助。

系统宿主,你怎么了?一脸纵欲过度的模样,脸还红了,不会看了某部嘿嘿嘿小电影吧?

出气筒出现了!

林怀然看你个头!你个猥琐统,整天脑子里装着的都是黄色废料!你是不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人间疾苦,呜呜呜……

系统别装模作样了,不就是被男主打了一针吗,这还是你自己要求的呢,怪不得别人。

林怀然还想和系统接着“干架”三百回合,却感觉到自己脑中跟炸开花了一样。

系统啊!!!男主的黑化值竟然下降了!宿主,你再多给男主扎几次针吧,没准黑化值还可以降。

林怀然滚,想都别想,我可不想自己的屁股开花。

两个人的嘴炮还在进行中,好似不吵个昏天黑地你死我活便誓不罢休一样。

可浴室里的男人……

“唔……”

唰——

一双皮肤白皙的双手被洁净的水流冲洗着,镜子里的男人的俊美脸庞上有着细密水珠,那一滴滴水珠顺着脖颈滑下,打湿了白色的衬衫,肉色若隐若现。

霍星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殷红的脸、就连耳垂都红了,眼里的好像快要压不住,就怕在某天如火山喷发般,喷出炙热的岩浆,把人给烫伤。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男人的声音十分无助,他早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怀叔,旁人说他洁身自好从不找人,那是因为他要的人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只是今天刚刚苏醒罢了。

喜欢上了把自己养大的长辈,霍星承第一次意识到的时候,整个人是崩溃的,也充满着对未来的迷茫。

但那唾弃与不堪在日复一日陪着昏迷中的男人,而逐渐消散了。

他想过,就这样陪着林怀然一辈子,他不醒来的话,那他就藏着自己的喜欢,偷偷喜欢他。

话虽这么说,可真当男人醒过来后,那颗扑通乱跳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这才有了如今跟个变|态一样躲在浴室里……

霍星承不敢让林怀然发现自己喜欢他,也不能够让他发现自己喜欢他。

当霍星承整理好心绪走出浴室,只看到林怀然双目呆滞地盯着暖白色的墙壁,好似在怀疑人生。

“怀叔,你还好吗?”

其实霍星承想问的是他屁股还疼吗?但怕收到男人冰冷的眼神所以没有问出口。

听到男主的问话,林怀然也从和系统吵架吵输了的自闭中走了出来,他有气无力地说道“还好。”

真是一句话都不愿跟自己多说啊……

霍星承自嘲一笑,收起低沉的情绪,面色平静地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处理白天堆积下来的事务。

他也贵为林氏,不,是霍氏的总裁,绝对不会像小说中那种天天闲的没事干,只会邪魅一笑的憨批总裁。

这简直就是总裁界的耻辱!

但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霍星承现在处理公司的事物也十分得心应手了。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已经处理好工作事务,摘下金丝眼镜,揉了揉自己高挺的鼻梁。

放松完后,霍星承往病床的方向一看,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了。

走近些看,可以看到林怀然的刘海乖巧地盖住饱满白皙的额头,平常稍显淡漠的薄唇也微张着。

睡着的他很乖,乖到像是一只平常张牙舞爪的黑猫收起利爪,露出粉红色的肉垫一样。

霍星承仿佛被迷了心窍,看着男人的红唇发呆,然后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慢慢地低下头去……

但最后怕打扰到男人的休息而没有亲下去,也怕万一被他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后,两人以后又该如何相处?

霍星承很克制,只是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鼻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语气温柔得让人恨不得溺毙其中。

“晚安。”

我的怀叔,我的宝贝,我的……爱人,愿上天保佑你,别再离我而去了。

……

几日后,晴光大放,路上的行人都穿着短袖短裤,嘴里叼着快化水的冰棍,穿着一双人字拖走着。

这样的快乐,身为病人的林怀然注定是体会不到了。

又一次送走那两位眼熟的医生和护士后,林怀然又开始了自己的躺尸日常。

他现在已经完全好了,下地走路、蹦蹦跳跳什么的都没问题。但出于保守考虑,医生建议他还是在病床上待几天,可离谱的是霍星承竟然答应了!

林怀然真的很想在霍星承面前蹦个迪,来表示自己的强烈反对。

但如果真的在霸总面前这样做,那岂不是崩人设到天际去了。林怀然昨天也尝试跟系统讲道理,让它不要用人设束缚自己,影响自己的发挥,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可系统只是冷冰冰地回了一句如果你崩人设可以降低男主的黑化值,并且不让人起疑心,那随你。如果做不到,那你等着被骂死,然后扣光你的积分!

听到这话的林怀然急了,他辛辛苦苦干了那么多世界的任务,攒了那么多积分,怎么可以一下子被扣光,然后两人就吵了起来,导致本来每天例行会叫他起床的系统今天赌气没有鸟他。

林怀然嗐,我太难了。

吃完早饭的林怀然趁着病房里没人,便光明正大地下地活动活动筋骨。

霍星承好像是公司里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不得不回公司一趟,但他好像给自己找了一个暂时的男护工。

ex?男护工?

林怀然竟然隐隐有些期待,看来不止系统一个人疯了,他也离疯癫不远了。

响了三声有规律的敲门声后,林怀然被吓得连滚带爬地躺回病床上,他捡起自己的高冷人设,清了清嗓子,用自己清冷的嗓音说道“请进。”

推门的是一位有着亚麻色短发,长相有些奶气的青年。

林怀然淡淡地打量着自己这位暂时男护工,问道“你成年了吗?”

青年好似有些紧张,“成年了,已经二十二了。”

“你叫什么名字?”

幸好霍星承没有丧心病狂到雇童工。

“连烁越。”

听到这熟悉的名字,林怀然猛地瞪大眼睛,表达了自己强烈的震惊。

林怀然系统!!!他说他叫连烁越!

系统没错,宿主不要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你面前的这位名叫“连烁越”的男人就是主角的天命之受。

林怀然那主角为什么还没有和他he?找来给我当护工,他咋回事啊。

系统不知、不懂,但这可是宿主掰回剧情的一次好机会啊!只要主角看上了他,肯定会对你弃之敝履。虽然说黑化值不是你出手降低的,但管他呢,完成任务就行了。

系统给林怀然了一条新思路,他眼睛亮亮地看着连烁越,只把这位小年轻看得脸红扑扑的,像是一颗熟透的水蜜桃般诱人。

林怀然绝了绝了!不愧是绝世小受!这身板,这脸蛋,这一害羞就脸红得诱人的体质,没跑了!

林怀然好像看到了重获积分的希望,此时看向连烁越的眼神也带着点感激,好似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

“林先生,我是霍总找来暂时照顾您的护工,霍总因为公司问题可能这两天无法来医院了,但请放心,我会照顾好您的。”

看到青年信誓旦旦、信心满满的样子,林怀然其实很想叫他去照顾他口中的霍总。

这一口一个霍总叫的太亲热了!只要自己暗中推波助澜,让两个人的接触变得频繁一些,这个世界的任务就有望完成了!

“嗯。”

见林怀然没有排斥的神色,连烁越松了一口气,转而开始打扫病房的卫生。要想病人尽快康复,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是必不可少的!

林怀然冷眼看着他打扫房间,其实心里已经嗷嗷乱叫了。

不愧是主角受,贤惠技能点满啊。这让林怀然怀疑霍星承是不是眼瞎,放着大好的软萌受不要,老是来守着自己这个老男人。

系统嘿,你也知道自己老啊,怎么突然这么有自知之明。

林怀然就这样看着连烁越忙上忙下的,从白天忙到晚上,除了给林怀然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和晚餐后,自己却只简单地吃了一些面包。

林怀然一开始的眼神对他充满夸赞,但到现在,他反而有些麻木了。

主角受是电动马达吗?忙活一天都不带累的吗……

忙活完的连烁越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正想要告别,但却被一直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叫住了。

“小连,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嗯,林先生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有的话,尽管跟我说,我保证做到您满意。”被突然一叫的连烁越有些受宠若惊,不知不觉就开启了自己的话唠模式。

林怀然……这孩子咋一下子就能说出这么多话,反应还挺快的。

“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听到这话的连烁越虽然有疑惑,但还是听话地靠近了他。

“你喜欢霍总吗?”林怀然不废话,直接挑明关键。

如果他说喜欢,那一切都有希望!

“霍总啊,当然是喜欢的……”

林怀然莞尔一笑,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笑容秒变僵硬。

“霍总可是霍氏的顶梁柱啊!我超级崇拜他的!他长的高,人又帅,公司里没有一个人会不喜欢霍总的。”

……?

林怀然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欺骗,原来连烁越对霍星承的喜欢只是一个员工对上司的仰慕。

就像地上的凡人对天上神仙一般。

林怀然要给他跪了。

还没有等林怀然接着发动攻势,只听青年如此问道“那林先生喜欢霍星承吗?”

刚刚走到门口的男人便听到了这句话,他停下脚步,满怀期待地等着林怀然的回答。

“当然是……不喜欢的。”

可下一秒,他的心便如坠地狱一般磕得生疼。

作者有话要说霍星承(可怜巴巴)他说他不喜欢我……呜呜呜

林怀然(亲亲他)别哭啊,我最喜欢你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