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霸情(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人的教养都很好,“食不言”在他们身上体现得很充分。

霍星承看似在认真吃着晚餐,可却时不时地往正在喝着粥的男人那看去。

看着他因为拿勺子舀粥而露出的白皙手腕,看他因为张口喝粥而微张的红唇,甚至于他那平淡冷漠的表情对于自己而言都有独特的吸引力。

就在他再一次看林怀然喝粥的时候,却被男人抓了个正着。

林怀然一直感受到有一股黏糊糊的视线时不时地看向自己,他抬起头往霍星承看去。果不其然,和他的视线撞到了一块去。

这让林怀然有些不舒服,但又是一个很好发作的机会。

“我不喜欢喝粥的时候一直被人窥视。”

就这么一句话,让霍星承眼里的期待变成失望,他低下头去,胡乱地戳动着碗中的米饭,悄咪咪地说道“怀叔的意思是,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你吗?”

“嗯?你说什么?”

林怀然依稀听到男主在嘀咕着什么,可他声音太小了,听不清。

“没……没什么。”

看到他这么一副紧张的模样,林怀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能是自己在霍星承小时候对他确实很坏,可以说是“不当人”的那种,导致了男主对他还有着些许的畏惧。

林怀然很想猛摇男主的肩膀大吼你可是大猛1啊,怎么可以这么弱!要振作起来,在我给你冷眼的时候直接扔掉筷子,用你那邪魅狂狷的眼神杀死我啊!大不了给我一拳也行啊。

可霍星承注定不会如他所愿。

两人吃完饭后,他犹如一个小妻子一样收拾好了两人的餐盒,分类好丢到了垃圾桶里。

看着男人忙碌的背影,林怀然的视线不知不觉就被男人的翘臀吸引,细微的吞咽声响起。

林怀然我靠,大猛一为什么会有这么翘的臀,难道这就是健身猛男的魅力吗?

察觉到男人打量的视线,霍星承有些紧张,但还是尽力放松自己的身体,争取表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有人说他长相俊美,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也有人说他是最出色的钻石王老五,身材好、洁身自好、还会赚钱。

可这些优点统统不会让自家怀叔的目光为他停驻。

霍星承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的怀叔是很骄傲的一个人,才会在当年选择……

想到当年男人决绝离去、以及认为自己遭受背叛后所露出的悲戚眼神,霍星承心蓦地揪疼起来。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怀然的眼神也从他身上移开,霍星承松了口气后又觉得有些落寞。

怀叔的目光永远不会为他而停驻……

叩叩叩。

病房门再一次被人敲响。

“请进。”

见到是林怀然的主治医生,霍星承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他想要走上前去,但看到医生正在帮林怀然检查身体后,只能有些拘谨地站在原地。

看到他这一副怂样,林怀然自闭了。他怀疑自己的任务是不是真的出错了,为什么男主明明拿的是霸总人设,表现的却一点也不霸总。

要是霍星承知道林怀然的想法,指不定会被逗笑。因为他不是属于邪魅狂狷的那一类人,他怕吓着林怀然,只会在他面前露出无害的模样,情绪因他而动。

“医生,我怀叔怎么样?”

抱着病历本的医生不敢怠慢面前这位商业大佬,他斟酌了一下话,说道“林先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因为刚刚苏醒,所以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手脚僵硬、感觉到虚弱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不用担心。”

林怀然……

听到林怀然身体健康的消息,霍星承松了口气,谁也想不到他刚刚身体紧绷,手紧紧地攥着,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他往林怀然那看去,黑眸中是显而易见的欣喜。

林怀然你为什么这么开心,你应该报复我,期待我再昏死过去的啊!

“但是……”

听到医生这句话的霍星承眉头一皱,眼神咻地一下就扫向他,把医生吓得冷汗直流。

“霍总……您听我说完,就是林先生现在的情况,我建议给他打一针,可以缓解一下他身体虚弱的症状。”

一听这话,林怀然面上冷冰冰,其实心里已经尖叫起来,要不是碍于人设,他可能直接原地钻被窝里去了。

林怀然我不虚弱的!我喝粥可以喝一大碗。别给我打针,我看到那细长尖会滋水的东西就腿软,求求了,不要杀人诛心啊!

出于对林怀然健康的考虑,霍星承点了点头,便看向林怀然,轻声说道“怀叔,打一针吧,这样你也不会那么难受。”

林怀然觉得现在霍星承就像是独|裁的君|主,一言一语就决定了他屁股的命运。

他后悔了,他要收回刚刚的想法,霍星承其实非常霸总!

“我……”林怀然很想说自己怕针,但那尚未彻底消失的羞耻心阻止他说出口。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医生和护士就已经出去了,独留林怀然和霍星承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霍星承,你是故意的吗?”

看到男主眼里的疑惑,林怀然觉得自己可以作一波,他挑了挑眉,语气越发冰冷地说道“你跟我待了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我最怕这类尖细的东西了,你怎么敢……”

被林怀然这么一说,霍星承突然想到自己有一次发烧需要打针的时候,因为下暴雨的原因,家庭医生不能及时到场,所以林怀然只能在医生远程指导下给自己的屁股上来了一针。

也是那一次,霍星承从自己怀叔那淡漠的眼神中看出了几分恐惧,甚至他给自己打针的时候,手都在微微颤抖。

“怀叔,我……”霍星承想要解释,但被开门声打断了。

看到拿着针筒走进来的医生,林怀然下意识地往站在身边的霍星承靠去,但因为幅度过大,差点撞到男人的腹部。

林怀然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那细长且尖的针吸引去了,不同于许多年前为霍星承打屁股针,这次可是他要被人打屁股针了!

可人设与身体不允许他做出拔腿就跑的动作。

医生看到林怀然表面淡定的模样,心里的紧张感消散了一些,他带着护士缓步走来,口罩下的脸带着微笑。

“林先生,我们要为您打针了。”

他示意一旁的护士。

护士得到了他的眼神后,对着杵在原地的霍星承恭敬地说道“霍总,您需不需要回避一下?”

霍星承犹豫着想要迈开脚步,本着怀叔肯定不希望自己看到他狼狈的一面,他最好还是赶紧离开后,却被病床上的男人叫住了。

“霍星承,你帮我打针。你们……”林怀然指了指医生和护士,开口驱逐道“出去。”

被这么一说的两人面色尴尬,刚想要说些什么,就看到霍星承具有威慑力的眼神扫来。

“把针筒和药水放到那里吧,我来帮小叔打针。”

接受到示意的医生便把针筒放下,然后带着护士马不停蹄地离开了病房。

门一关。

病房里就剩下了一位病人,和一位突然上阵的“医生”。

霍星承从病床的床头柜上拿起针筒,排出针筒里的空气后,悄咪咪地看了眼正背靠墙闭着眼睛假寐的男人,便接着把药水注入针筒中。

他按压了下推筒,那令人恐惧的药水滋了出来。

幸好林怀然是闭着眼睛的,不然铁定更害怕了。

林怀然虽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怀叔,我要帮你打针了,请你背对着我。”

看到林怀然沉默地背过了身,霍星承吞咽了一下,觉得自己接下来说的话有些耍流氓。

可他还是带着种诡异的激动说了出来“请你脱下裤子,露出臀部……”

把头埋在枕头里的林怀然满脸黑线,他很想拒绝,叫他滚出去,但毕竟是自己主动叫霍星承打针的。

他宁愿在三个人中选择霍星承,只是因为他更熟悉一些罢了……

难道你愿意在陌生人面前脱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然后被人打屁股针吗?

林怀然当然是不愿意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他这么大的人还需要打屁股针!

就算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林怀然还是顺从地伸出双手,拉下自己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

霍星承有些不敢直视这充满欲气的场面。

因为拉裤子和掀衣服的原因,林怀然的雪背也露出了几分旖旎,他就像是一只雪白的狐狸,诱惑人伸手去抚摸。

霍星承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小叔很白,是那种冷白皮,但如此近距离看的时候还是免不了局促。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场景,霍星承心里有着奇怪的悸动。

他很期待,跟个变|态一样。

“怀叔,你放松一点,我要给你打针了。”

说这话的时候,霍星承附近没有镜子,如果他对着镜子照一照,肯定可以看到自己泛着薄红的脸,夸张到连耳垂都好似红得如血一般。

他喉咙很痒,只能用咳嗽来掩饰,但肌肤滚烫,好似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他发着烧的暴雨夜。

“怀叔,我要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林怀然以后让你享受更好的打针服务(眯眼)

霍星承针不戳

勿考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