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民国危情(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昏沉沉之间, 青年躺在无边无际的海面上,深邃的蓝像是最纯粹无暇的水晶,海浪温柔地亲吻着他的身体。他缓缓睁开一对异色瞳, 独特的兽耳与尾巴也出现在身体的对应部位上。天际的那一条绚丽无比的银河投射在海面,银蓝色的光点亮了青年的黑发, 万千星辰出现在他的眼眸中。突然,海面激荡起来, 四周响起动听、令人迷醉的歌声, 蓝色健壮的身影若隐若现,完美地与大海隐藏在一起。

湿漉漉的感觉, 还有海水滴落。青年坐了起来,感觉到了身后的轻微呼吸声, 一具有浓浓雄性荷尔蒙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男人沉醉蛊惑的声音响起,“跟我走吧, 我的爱人。”

林怀然从睡梦中猛地惊醒,睡眼朦胧地抬起头,见霍晟睿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盘着一双大长腿,衣服上满是褶皱。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用食指勾勒着他立体的五官,顺着高挺的鼻梁一路往下滑动,停在了他紧闭着的双唇上。和他的薄唇不同, 霍晟睿的唇相对偏厚,捏起来像是软软的果冻一样。

摸着摸着,林怀然看到霍晟睿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眸里折射出清醒的光, 可见已经睡醒很久了。林怀然见此最后捏了捏他的脸,好玩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趴在他的面前,用鼻尖蹭了蹭他的,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说:“你什么时候醒的呀?”

霍晟睿回应般地亲了亲他的脸颊,像是要把之前的想念与后怕都表现出来,用亲密的方式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回答道:“在你睡醒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

“好啊你,那你刚刚都在装睡咯?”林怀然捏住他的鼻子,很孩子气地教训了他,可脸上骄横的表情又十分可爱,生动十足的表情消减了他平常的清冷。

“不装睡怎么抓包你的幼稚行为呢?”霍晟睿微笑道,双腿盘着很久了,他的腿也有些酸麻了,干脆抱住林怀然,直接躺到床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像是练习了很久一样,特别是他抱人的姿势。

林怀然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可以感受到他放松时侯的胸肌,软软的很有弹性,更可以听到他激烈有力的心跳声,这表明了他的身体健康强壮,有着独属于壮年男人的独特魅力。

青年的眼里闪过狡黠,想要逗弄一下常年严肃不苟言笑的男人,他环住霍晟睿的脖颈,凑到他的耳旁,用气音说:“叔叔~”

这一声满怀深意的“叔叔”成功让霍晟睿瞪大了眼睛,更要命的是在他耳旁的小混蛋还轻轻地往他的耳垂上吹气,他的脸不受控制地慢慢变红,耳垂也红得滴血,硬朗的线条好似因羞赧而变得柔软。

“你你喊我什么?!”他的声音好似海浪上的波澜起起伏伏,说不出是抗拒还是接受,亦或是两者都有,但绝对不是单纯的疑惑,动作上也更用力地紧抱住林怀然。

“叔叔。怎么,喊你一声还不够,要不我再多喊几声?叔叔唔!”林怀然只喊了一声就被霍晟睿给封口了。

霍晟睿伸手握住林怀然的后颈,两人的胸膛完全贴在了一起,彼此的脑袋凑在一起,侧脸紧贴着,互相感受与传递体温。

“我的小祖宗,你可别喊了,再喊我怕我忍不住了。”霍晟睿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地抱着他,可那隐隐抬头的部位却被林怀然感受到了。

原来不是毫无反应的啊林怀然心想,不想再去做那个拔虎须的男人了,要是真让他失控,惨的还是自己。

“好,你平息平息,千万别冲动。”

说完这句话,林怀然乖乖地缩在他的怀里,仿佛刚刚调戏人的不是他一样,现在知道装乖宝宝了。霍晟睿也不愿再去追究了,可以好好地抱着他,两个人独处一屋,于他而言就是简单的幸福。

所以他什么时候才答应和他回霍家呢?

“他怎么样了?”过了许久,林怀然张口道。

这个他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已经安排人送他下葬了,他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希望你可以收下。”

“什么东西?”

“整个谢家,算是补偿,可能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他会死了。”霍晟睿说这话时很平静,谢家的实力早已经比不上过去了,经过前段时间的家主之争,谢家已经亏空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还是个烂摊子。

见林怀然一副迷茫的表情,霍晟睿也不想瞒着他,就把他调查到的事实都告诉了他,“谢家老爷在外面养了情人,还生了一个比谢寒烟小几岁的私生子,谢夫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后来却被他和他的情妇给害死了。在家主之争中,谢家老爷扶持他的那个私生子来和谢寒烟作对,并且在他的日常食物中下剧毒,导致他得了绝症也命不久矣,就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痛苦。那个情妇和私生子都被折磨而死,谢家老爷因为身体不行也在谢寒烟死后没多久咽气了。”

听完这一番话后林怀然沉默良久,说:“我不想要谢家。”

“行,我来解决,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没事的。”霍晟睿亲了亲他的眼睛,温柔中带着安抚。

“嗯。”他闷声道。

休息足够了,霍晟睿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打算先去处理事情,“你如果还想睡就接着睡,我去处理那些事情了,乖。”

林怀然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房间,然后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确实也睡不着了,根本没有丝毫的困意,于是也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打算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一出门,他就看到了崔邵。

崔邵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林先生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一谈。”

“好,去哪?”初冬的室外已经有了冷意,他拢了拢衣袍。

崔邵见状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先进房间吧,外面凉。”

就这样,原本要出门散步的林怀然又和崔邵回到了房间。

林怀然倒了两杯热茶,然后坐在椅子上疑惑地看向崔邵,他想和他谈什么呢?

斟酌了许久,崔邵开口道:“林先生,我知道我这样说会让你觉得很唐突,但我还是想要说,因为这一句话憋在我心里蛮久的了,无论如何,我都想让你知道。”

“你说吧。”

“好。”崔邵抬起头,那一双眼睛里的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像是冰霜消融,逐渐露出原本的火热爱意,“我喜欢你。”

这句话让林怀然大为错愕,几乎是下一秒他坚决地说:“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说完还小心地看了崔邵一眼,怕打击到他。

这副想看又不愿意让人发现的模样倒让他觉得十分可爱,他想要伸手揉揉他的头,待回过神时手便定格在了空中,带着几分犹豫。

林怀然不解,误会了他的意思,伸手与之交握,还轻轻地摇了摇。

崔浩咧嘴笑了起来,有样学样地握着他的手也摇了摇,“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至于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强迫你,而且这个结果我也猜到了,只是不甘心地想尝试一下,万一成功了呢?”

“也好,打破了我的幻想,应该是我对不起你才对。换句话说,我应该谢谢你。”崔邵停顿了一下,转而说:“如果霍爷欺负你,记得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好。”林怀然笑道:“你会遇见比我更好、更适合你的人。”

崔邵微笑着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人比他更好了。

送走崔邵,这段时间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林怀然回到自己家,每天照常去梨园唱戏,有空的时候会在家教林怀文和林怀乐知识,或是带他们出门游玩,虽然每一次都会有一个怎么也甩不掉的粘人精跟着他们。

淮阳城是江南水乡,冬天不会下雪,但经常会下雨。

水道上经常会有披着蓑衣的船夫划起桨,撑着船,走过一条又一条充满着古香古色的巷子,口中哈出白气,想要赶快回家取暖。

“天冷了,外面雨大,跟我回霍家吧。”

霍晟睿穿着一件灰色大衣,围着一条黑色围巾,手拿油纸伞,走到林怀然面前。

青年很畏寒,衣服穿的很厚,还披了一件很保暖的毛绒绒斗篷,肤白胜雪,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般配极了。

“好。”

林怀然终于答应了这件事,握住霍晟睿的手,一头撞进他的怀里,油纸伞倾斜到他的那一边,男人弯着腰和他接吻,隔绝了一切的风雨,未来都会为他保驾护航。

【系统:嘀——最后一个任务世界完成,请宿主做好回主世界的准备,积分也会在您进入主世界的时候解锁。感谢宿主的努力,我们有缘再见。】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还有番外提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