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民国危情(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怀然躺在床上, 迷迷糊糊间就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突然推开了,他坐起身,看向进来的人。

来人是谢寒烟, 白衣上染着鲜红,又有着一大块的灰尘脏污, 鼻青脸肿、步履蹒跚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他身后还跟着几位侍卫。谢寒烟抬起头看向他, 眼睛里的偏执和病态以及眼尾的那一抹绯红, 让林怀然感到有些危险,想要往后退, 可身后就是墙,退无可退了。

“阿然, 有人来接你了,跟我走吧。”谢寒烟不顾林怀然的拒绝,拿出一副手铐锁住他的双手, 然后低头把脚链从床上拆下来合并在一起,林怀然顿时变成了好像犯了死刑的犯人。

【林怀然:要不是任务者不能伤害主角,你看我得救以后弄不弄死他就完事了。】

【系统:宿主,莫生气,莫生气, 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子又何必,我若气死谁如意。】

【林怀然:?滚!你才气死!】

【系统:我没有那玩意儿。总之宿主小心些,他的黑化值已经在逐渐攀升了。】

谢寒烟身后的侍卫走上前来, 伸出手制住了林怀然,想要压着他往前走。因为受伤,谢寒烟不能亲自动手,换作平常他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碰他的宝贝的。

“注意分寸, 别让他难受。”谢寒烟轻轻地瞥了他一眼,不忍去看他紧皱的眉头,率先往前走去。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拐角从楼梯下楼,终于离开了这栋大房子。

没有了建筑物的遮挡,林怀然抬头可以看到非常好的风景,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很温暖,但是他现在的境地并不太好,手腕和脚腕都很重,手铐内壁是没有绒毛的,这就导致了皮肤直接和粗糙的金属表面接触,不停地磨着皮肤,有些疼。

他们把林怀然带到了林家一块空旷的地方,那里有一根竖起的粗木棍,看起来需要一个成年男人双臂环起才能抱住。

“谢寒烟,你到底发什么疯啊?要这样对我。”林怀然还是没忍住开口了,怒火没有压住,可谢寒烟一副恍若未闻的模样,让他觉得发火都没有用了。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谢寒烟凑到他的耳旁,说话的声音倒是很平静,和他此时的表情异常违和。

“把他锁上。”

侍卫们听从谢寒烟的命令,把林怀然锁在粗木棍上,粗木棍的表面很粗粝,就算再怎么小心,难免都会留下血红的细小伤痕。

白皙的皮肤上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痕很刺眼。

另一边,霍晟睿从崔邵这里了解了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急忙招呼精兵开始在谢家寻找林怀然的踪迹。

“霍爷,我怀疑林先生现在已经被谢寒烟挟持了,我感觉他有可能已经疯了,应该也不会躲起来,而是越张扬越好,我们不妨去开阔的地方找找。”

霍晟睿点点头,两人分头行动。

临走时,霍晟睿递给他一把枪,“拿好武器防身。”

“嗯。”

两人分开跑了,霍晟睿也不知道去哪找,只能凭着感觉往前跑,边跑边大喊林怀然的名字,没想到竟然有了回应!

“我在这!”林怀然喊道,谢寒烟站在他面前,闻言只是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也没叫人把他的嘴给堵上,可见确实是想要把霍晟睿他们招来。

“阿怀!”霍晟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很快就来到了他们面前。

“终于来了。”谢寒烟收起散漫的姿态,很讨厌看到他们眼神交流的场景,“真是碍眼!”他从腰侧拿出枪,把它举了起来,指向林怀然。

疯了疯了,家主真的疯了!侍卫们已经看不懂他的举动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

林怀然感受到了有一个冰冷的东西抵着他的太阳穴,他心里是不害怕的,但是身体却必须得做出反应。

他不敢转头,只是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很微弱,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可在场的两人都是时时刻刻关注着他的,自然没有错过这一个细节。

“谢寒烟,你别动他。”霍晟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语气带着几丝请求,“有什么冲我来!”

谢寒烟虽然表情无所谓,可握枪的手却很稳,“冲你来?你想要代替他去死吗?”

霍晟睿抢答:“可以,你不要伤害他。”

“好一出情深似海的好戏啊。”谢寒烟突然伸手掐住林怀然细白的脖颈,在他耳旁凶恶地轻声说:“听到了吗,他愿意为你去死,愿意为你连命都不要了,他可真是被你迷得死死的啊。”

掐住林怀然脖颈的手并没有使劲,只是轻轻地贴在他的脖颈上,可在霍晟睿看来就是谢寒烟恼怒起来想要掐死林怀然。

“不要!”霍晟睿着急地向前走了一步。

“站住别动,不然我下一秒就掐死他!”谢寒烟掐着他的脖颈,枪依然抵在他的太阳穴上,正面根本没有空子可钻,想要从正面救下他微乎其微。

“好我不动。”

“留下你的匕首,其他的武器都丢掉。”谢寒烟命令他。

霍晟睿听从他的指示,身上只留了一把匕首,其他能伤人的武器都被他丢到远处。

“举起左手,右手拿起你的匕首。”

霍晟睿照做。

“你要干什么?”林怀然想到了什么,低声叱道。

谢寒烟笑道:“宝贝,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他愿意为你去死”

“那就用他的命换你的命吧,他去死,你活着。”

两人此时的模样像是耳鬓厮磨的危险情人,霍晟睿觉得很刺眼,出声打断:“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明知故问,霍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霍晟睿看向林怀然,眼里一片清澈,看到他对着自己微微地摇了摇头后,他微笑着举起匕首,把那锋利的刃架在脖子上,稍微一用力就陷入皮肤中,留下一道血痕,鲜血染红了冷白的匕首。

“很好,自我了断吧,这样我就会放了他。”为表诚意,谢寒烟缓慢地松开手,忽地把枪口对准霍晟睿。

“别听他的!”看霍晟睿那阵仗,是真的会为他而自杀啊,林怀然不想他变成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

虽然也有主角死亡,任务失败的原因在,但更多的是他不想要他死,他必须得活着!

谁知此时的谢寒烟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笑容满是苦涩与嘲讽,他轻声嘟囔:“真好啊。”

林怀然离他很近,自然听到了他说的这句话。

就在霍晟睿动手想要抹脖子的时候,隐藏在谢寒烟身后许久等待机会的崔邵举起了枪,瞄准了他的心脏。

“不需要了。”谢寒烟看到了霍晟睿的决心,突然觉得释然了,他最后看了林怀然一眼,心想不愧是他的心上人,总会有人爱他胜过生命,比如霍晟睿,比如他

谢寒烟举起枪,抵住自己的脑袋,微微闭上眼睛。

砰——

枪声响起,一枪是谢寒烟自己开的,一枪是他身后的崔邵开的,两发子弹分别射穿了他的脑袋和心脏。

几乎是枪响的瞬间他就被击毙倒在地上,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

枪响之后,空气突然凝滞起来,四周一片寂静,他们都被谢寒烟这一反转惊到了。

【系统:谢寒烟黑化值飙升,想要伤害另一个主角,扰乱世界线,天道出手剥夺他的主角气运,并施以惩罚。】

林怀然惊讶地瞪大双眼,眼睁睁地看着谢寒烟死在他身边,眼睛突然就湿润了,几滴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到地上,立马被阳光蒸发。

谢寒烟额侧有弹孔,心脏的地方也有着红色的小弹孔,两道致命伤结束了他的生命,新任谢家家主的生命定格在这个初冬,属于他的未来,他永远也到不了了

还是霍晟睿第一时刻反应过来,他丢掉带血的匕首,跑到林怀然面前,想要解开他的锁链。林怀然抬头看着他,眼眶已经微微泛红了,他抬起右手,张开手心,解开锁链的钥匙安稳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这是刚刚谢寒烟放到他手里的。

霍晟睿拿起钥匙,帮他解开了锁链,厚重的感觉消失了,他变得自由但并没有感觉到轻松。

“他为什么要自杀?”林怀然擦干眼泪,冷静地问道,可没有人会给他答案。

【系统:宿主任务不受影响,谢寒烟的自杀都是他自己的决定,天道在意识到这一点时也剥夺了他的主角气运。任务快要完成了,做好收尾工作吧,宿主。】

【林怀然:好。】

林怀然骨子里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他可以喜欢上一个人,但这份喜欢并不稳定,也许下一秒就会发生改变

至于爱他没有这个东西。

“好了,都过去了,不要想了,这些事情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乖,我的宝贝。”霍晟睿终于可以拥他入怀,他的声音温柔低沉,大手轻轻地顺着他的脊背,安抚着林怀然。

“嗯”

崔邵叫来精兵处理谢寒烟的尸体,他没有勇气上前一步,更不想去打扰在阳光下温情相拥的两人。他把枪放下,低垂着头,静默着。

林怀然把头埋在霍晟睿的颈窝,鼻尖都是他那令人安心的沉稳味道,又有温暖的阳光包住他,不知不觉间他的眼皮变得沉重,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困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正文完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