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民国危情(1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夜, 已经过了崔邵说好的时间,青檀站在窗前张望,四周除了路灯之外一片漆黑, 孩子们已经被她哄睡了,可主子依然没有回来。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青檀越想越不安, 慌张地不停徘徊,不安地搓着手指, 最后还是打出了那个电话, 颤颤巍巍地说出了崔邵交代她需要说的话。

翌日,白雾弥漫在空气中, 雾茫茫的让人视野不够开阔,可当阳光洒落大地时, 白雾逐渐消散,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又是充满生气的一天。

温暖的阳光通过半开的窗户照进屋里, 洒下一片美丽的金辉。床上的青年睁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可当他感受到脚腕上的重量时,他立马坐起身来,果不其然发现他的一双脚腕都被锁链拷上了。

靠,变态啊, 这年头还搞囚/禁!!!

嘎吱——

谢寒烟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小米粥走了进来,看到林怀然醒了后脸上并没有心虚的表情,反而过于坦坦荡荡的。在他身后还有两位侍女, 她们是来服侍林怀然洗漱穿衣的。

两人大眼瞪大眼了好一会儿,还是林怀然先撇开眼,没有让侍女服侍,而是自己来。

“把粥喝了吧。”谢寒烟双手捧粥, 见林怀然没有反应,戏谑道:“我来喂你?”说着拿起汤勺,作势要喂他喝粥。

“不必。”身体更重要,林怀然才不会饿着肚子,他知道一时半会儿谢寒烟是不会放了他的,连锁链都用上了,这个人真的不正常了。

不气不气,当他神经病就行。

“我怕你下毒。”林怀然说这话的语气不带丝毫感情。

谢寒烟知道他是呛自己,“我要是想要你死就没有必要锁着你了。”

喝完小米粥,林怀然舔了舔嘴,虽然脚腕上的锁拷让他很不舒服,但这碗粥是真的很好喝,让他舒服的眼睛都微微眯起,像是一只食髓知味的猫儿,浑身透露出一股慵懒劲儿。

“我就知道你喜欢喝这种粥。”谢寒烟满意地露出笑容,虽然他犯了错,但是能看到心上人这副模样还是很开心的。

林怀然迅速变了脸色,拿起那副又重又长的锁链,恨不得糊他一脸,咬牙道:“解开,你已经犯法了。”

“抱歉,我不想解开。”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哈——”林怀然都被气笑了,这个人已经执迷不悟了,他也不想再白费口舌,压抑着怒气骂道:“滚!”

谢寒烟收回碗,想要再摸一摸林怀然的脸,却被他躲开,手悬在空中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手帕,帮他把嘴角旁的饭粒擦干净。

做完这一切,他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房间。

如果可以使用积分,这副锁拷根本困不住他,问题是他的积分也被锁了

“家主,门门外”侍从说话都抖得不成样子,看他这副模样,谢寒烟悠闲地喝了一口茶,心里已经有数了。

“话都不会说了?需要我帮你捋直舌头吗?”

“不、不是!是霍爷来了,带了一堆家伙!怎么办啊?是不是咱们谢家惹到他们了?”侍从一说完就害怕地跪了下来,可谢寒烟没有丝毫的慌乱,依然惬意地喝着热茶。

自从少爷当上家主以后,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侍从心想,又想到了他干出的那些事,更加害怕地哆嗦了好几下。

“走,出门会会客。”

啪——

谢寒烟把茶杯猛地摔到地上,溅起的热茶水打湿了他的裤脚。他站起身,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衣袍,脸上端着满是深意的笑容,“这也来得太慢了,什么狗屁霍爷。”

原本在外办事的霍晟睿接听了那一通电话后连忙赶回淮阳城,虽然路上有不知名组织阻挡,但是统统被他杀了,拦路狗没有活着的必要,而且他也猜到了是谁在背地里给他下黑手。趁他不在,竟然把他的人给抢走了,真是该死。

谢家在他眼里还是不够看的,竟然先来招惹他,那断没有全身而退的理由,该算的账必须得算。

霍晟睿身穿一件墨绿色长袍,没有经过打理的黑发散乱着,眼下的青黑很明显,昂贵的皮鞋上沾了泥,他个高,本应该是风尘仆仆的模样,在他身上却有一种冷峻的帅气。

就在他准备直接抄家伙冲进谢家的时候,谢寒烟适时出现了。

“霍先生别来无恙啊,我谢家可迎不下你这尊大佛。”谢寒烟拿着一把扇子,右手一动,打开了扇子,轻轻地扇着风,并没有把面前的高大男人放在眼里,侍卫军也从大门里跑了出来,暗暗有一种包围的趋势。

“呵——”霍晟睿发出一声冷笑,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他瞧不上这小家子的架势,他带来的都是精兵,是以一打十的存在。他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就是出于不知林怀然是否安全的顾虑,不然早动手了,还轮得到他在面前阴阳怪气么?

“阿怀在哪?把他交出来。”霍晟睿的气势很足。

“我不知道他在哪,霍先生自己把人给弄丢了关我什么事?”谢寒烟说谎话不带喘的。

“看来林家主的谎话倒是说的蛮顺口的啊,快把人安全地送出来。”霍晟睿剑眉一拧,“然后在好好算算霍氏和你谢家的账。”

“有本事进来搜啊。”谢寒烟话锋一转,“要是搜到一具尸体”

霍晟睿懒得在跟他废话,冷喝道:“上!”

精兵们冲上前去,和那一支只有三脚猫功夫的侍卫军厮打在一起。霍晟睿一个箭步来到谢寒烟面前,一拳把他干倒在地上,立马一只“熊猫眼”出现在他的脸上,紧接着就往他的腹部用力踢了一脚,让他疼得表情扭曲。

谢寒烟不是练家子出身,过去的他只是一个充满书香气、留过洋的少爷,自然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躲开霍晟睿的攻击。

当他反应过来想要还手的时候,霍晟睿却抬起脚踩在谢寒烟身上,巨大的压迫力让他只能跟条废狗一样趴在地上。

感受到脚下的挣扎,霍晟睿加大力度,还恶劣地碾了碾他的双手,十指连心,这下谢寒烟的的表情更加痛苦了,疼得龇牙咧嘴起来。

扇子也掉到了地上,青木色的扇骨沾染上灰尘。

“阿怀到底在哪!”霍晟睿毫不客气地喊道。

“死了。”谢寒烟淡淡地说道,可那飘忽的视线暴露了他撒了谎的事实。

放屁,谁死都有可能,只有他不可能死!

“他要是死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霍晟睿拿枪对准他,“阿怀从始至终对你都没有感情,你做的这一切真是滑稽可笑。”

谁知听到这话的谢寒烟疯狂大笑起来,嘴角咧得很开,笑得身体颤抖,一副陷入癫狂的模样。

而霍晟睿只是冷眼看待这一切。

“我不信!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我陪了他两年,两年啊!我保护他,不让梨园的那些小人欺负他,给他买喜欢的吃的,送他好看的衣服。如果没有那五年的遗憾,现在在他身边的是我!怎么可能轮得到你?”

霍晟睿没有被激怒,这些往事他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你错了,我比你更早遇到他,也比你更早对他有好感,就算你们有两年相伴的时间又怎么样,我爱他,现在离他最近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哈哈哈,真可笑啊,怎么你们都想要抢走他呢?咳咳咳——”谢寒烟说着话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他感觉到手心有一股濡湿,想到医生之前说的话,他顿时有一种解脱之感。

“我们都想要抢走他,你什么意思,除了我哪来的另一个人?”看到如此狼狈的谢寒烟,霍晟睿不是很想接着和他浪费时间,阿怀还在等他。

“我最后问你一遍,阿怀被你藏在哪了?你知道的,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的。”霍晟睿威胁道。

本以为会再一次遭到谢寒烟的拒绝,没想到他竟然收敛起疯狂的笑声,哑声道:“在西楼二层的第三间房,快去吧,去晚了他会更难受的哦。”

霍晟睿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平淡,不似作伪,量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无论是真是假都必须得去看看。

“来人,跟我走。”霍晟睿把精兵都叫走了,和他一起去看看。

等他走后,谢寒烟扶着膝盖艰难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讥笑,未被彻底打趴下的侍卫跑上前来扶住他。

“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做。”

男人的眼尾带着一抹红,微弯着腰,捂住腹部,脸色惨白,摇摇欲坠的身体好似下一秒就会倒下。

“家主,您确定要这样做吗?霍爷更不会放过我们的。我看还是先扶您去休息把,然后和霍爷求求情,保命要紧。”侍卫的语气有着乞求与劝告。

谢寒烟怒道:“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按我说的做,别废话!”

“是。”

霍晟睿一路向着目的地飞速跑去,把身后的精兵远远地甩下。

到了门口,他蓦地把门推开,发出很大的动静,喊道:“阿怀!”

可眼前并没有他熟悉的心上人的身影,床上有一个人背对着他,但是霍晟睿知道那个背影绝对不是林怀然的,定睛一看,倒有点像崔邵

他走过去,把他翻了过来,得以看清他的正面。

这闭上眼睛睡着的人不是崔邵那是谁?

“崔邵,醒一醒!你怎么会在这里?”

崔邵被霍晟睿推醒,眼入眼帘的是男人冷峻严肃的眉眼。

“该死的,竟然被骗了!”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