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民国危情(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另一边, 崔邵把青檀送回家,然后坐回车里,低头沉思, 越想越不对劲,认为谢寒烟的状态不太对。

他压下心里的担心, 坐在车里等了半个时辰,直到周围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时, 那束车灯没有亮起、该回来的人也没有回来, 他突然意识到出事了!

不行,还是得赶紧把林先生接回来, 他跟青檀说了一句,留了霍晟睿的电话号码, 叮嘱她一旦超了时间就打这个电话,说完这些后他连忙发动车,往林家开去。

在接近林家的时候, 他看到了大门驻守的一支侍卫军,立马在远处停下车,把手/枪别在腰侧,小心地下了车。现在从正门进去肯定是没戏了,看到这副场景, 他心里的不安还是落实了,竟然有侍卫军,正常来说世家是承诺没有意外不动用私军的。

可谢寒烟却动用了, 针对谁就不言而喻了。

联想到最近霍氏的损失,那个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位看似风光霁月的谢家新任家主,虽然只是个猜测,但这个可能性也很大。此刻再去找霍爷已经来不及了, 万一林先生遇到危险就糟糕了,只能先独自行动,看能不能把他救出来,希望霍爷能够及时发现吧。,而且他还留了一手。

崔邵双手握拳,薄唇紧抿着,黑色的眼眸里充满着坚定,他如鬼魅一般窜了出去,打算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进去。现在的他孤身一人,跟侍卫军正面对刚是十分不明。

所幸上天保佑,他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一处没有侍卫看守的地方,他往后退几步,绷紧小腿,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一般轻松地翻墙而入,银白月光下一道黑影“咻”的一下进入了谢家。崔邵拍了拍衣摆的灰尘,微微弯着腰,时刻警惕着、保持着遇到危险立马反击或是逃跑的状态。

“你要干什么?放手!”

一声喊叫吸引了崔邵的注意力,他蓦地抬头,看到了右侧阁楼有光亮照出。这个声音很熟悉是林先生!

他跑了过去,经过刚刚的查看,附近巡逻的侍卫不多,算是庞大巡逻网里的一个微小缝隙,所以他的行动相对而言才会更加轻松一些。

“谢寒烟,你是不是疯了?这么晚了,我要回家睡觉了,你只需要放我走,我自己可以回去。”

“我做不到,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愿意放你走。”谢寒烟不为所动,他把林怀然压在墙上,一条腿强势地放在他的两腿之间,限制了他的行动,由于力量的悬殊,林怀然也拿他没有办法,只不过脸色越来越冷了,如果眼神可以冻死人,谢寒烟绝对原地变冰雕。

这具身体真弱,林怀然吐槽着。

谢寒烟的脸上有一股偏执的痴狂,他的笑容越发温柔,可行为却让人感到不安。

“你不会得手的,你不可能永远关着我。”林怀然直视着他,语气丝毫不带虚的。

“试试就知道了。”谢寒烟反手剪住了林怀然的双手,一个手刀劈晕了他,青年双眼一闭,晕倒在男人的怀里,柔软的墨发贴着谢寒烟的脖颈,他侧着头,满眼依赖地蹭了蹭他的脸,把他抱得越来越紧,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终于得到你了谢寒烟摩挲着他的脸,指腹下的皮肤光滑细腻,让人爱不释手,就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一样。

“放开他!”刚好赶来的崔邵就看到这么一幕,他的林先生晕倒在那个男人怀里,男人还伸出恶心的手去抚摸他的脸,真是狠不得把那只手给他剁了,崔邵眼里划过一抹狠厉。

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这些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难,在过去那段艰难的时间里,杀人只不过是家常便饭,因为如果他不杀他们,他就会被他们杀死。久而久之,像他们这种人身上就会带有戾气,一般人遇上他们都会退避三舍。

崔邵和霍晟睿一样,都有着戾气,只不过是深浅程度不同,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愿意在一个人面前露出柔软无害的一面,这世上也只有他会让他们愿意这样做。

好事被打断,谢寒烟不爽地皱起眉头,他先是把林怀然轻柔地放到床上,然后转过身,那扑面而来的杀气并没有吓到他,反而是让他感到更加刺激了,激起了内心的胜负欲。现在的他不是以前那个从来没有见过血的青涩少爷了,他的手上早已经有了几条人命,杀人对他而言也只不过是需要习惯的事情,他倒是很享受那群卑贱玩意儿死前的卑躬屈膝、垂死求生的搞笑模样。

“你是来跟我抢人的?”谢寒烟坐在昏睡的林怀然身旁,伸手抚摸上他的脸颊,两人的皮肤都极白,稍微一点异样就会显得非常明显,那只手原本是白皙光洁的,可那道疤痕却破坏了原有的美感。

崔邵紧张地盯着他,右手悄无声息地放到腰侧,确保能够第一时间拿出武器毙了他。

“呵你们怎么都喜欢跟我抢呢?”谢寒烟发出类似于孩童的嘟囔,那张已经成人的脸做出这个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怪异,说话的语气也阴恻恻的,带着些许的怨毒。

他的手缓慢下移,放到了林怀然细长的脖颈上,略微一用力,松开双手后就有了一圈明显的红痕。谢寒烟如梦初醒一般慌忙松开手,看着那道红痕他后悔极了,不知道该如何补偿,低喃着:“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只是想要留住你,我的宝贝。”

系统看着飙升的黑化值,已经开始怀疑统生了,真难,真的太难了。

疯了,这个男人疯了。这是崔邵看到这副场景的所思所想,他实在想一枪崩了他,可林怀然就在他手中。他难以保证这个已经神志不清的男人会对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而且如果现在惊动了侍卫军,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唯一能全身而退的方法就是挟持这个陷入疯癫的谢寒烟,擒贼先擒王,这才是最安全的方法。

趁这个时间,崔邵迅速往前移动,想要一举拿下他,不愿意给他反应的时间。

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谢寒烟突然抬起头,举起手,冰冷的枪/口对准他,把他钉在原地。此时此刻,他的眼里没有癫狂。

被骗了!

刚刚那副模样是谢寒烟装的,故意装疯卖傻,露出破绽,等的就是这一刻。谢寒烟自知单论武力,他绝对不是面前人高马大的男人的对手,只能智取了,使阴招也无所谓。

“真是个蠢货。”谢寒烟嗤笑,“把你腰侧的枪扔掉,不要试图反抗,当然,如果你不甘心也可以试一试,试试到底是你的动作更快,还是子弹出膛的速度更快。”说出的话恶意满满。

“你别伤害他,我不会轻举妄动的。”崔邵把枪拿出来,想要丢到身后的空地上,却被谢寒烟识破了,“直接扔到窗户外。”

“好。”崔邵毫不犹豫地把枪给扔了出去,把身上的所有武器都扔掉了,垂眸看了看正在昏睡的青年,眼里有着暖意。

“放心,他没有事,只不过需要暂时睡一段时间,我可舍不得伤害他。”谢寒烟依然举着枪,谨慎地防备着,他知道面前的男人很强,如果给他抓到机会被反杀,那他就功亏一篑了。

那道红痕很刺眼,崔邵没有说话,只不过看向他的眼神更冷了几个度。

谢寒烟自然也看到了那道红痕,他刚刚只用了一点点力,实在是青年的皮肤过于娇嫩,但这确实是他犯的错,他会补偿的

“崔邵,要是霍晟睿知道你觊觎他的人,你说说他会怎样对你?”

“不知道,你别在这挑拨离间,我忠于霍爷,而且”崔邵满眼深意地看着林怀然,好似任命一般地说:“我尊重他的选择,爱并不全是独占,更何况他对我没有爱意,都是我在单相思罢了。”

“啊哈,你可真是霍晟睿养的好狗啊,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谢寒烟用枪抵着崔邵的额头,“任何人都不能抢走他。”

崔邵知道自己的死期快到了,真希望霍爷及时赶到,救下林先生。

他看向林怀然的眼睛里满是眷念。

砰——

男人应声倒地,双眼闭着,了无生息

“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用的狗呢?真可惜啊”谢寒烟踢了踢他,确认他暂时没有了意识,他把枪放下,叫来了侍卫,处理了地上的男人。

谢寒烟用手帕擦干净手,把林怀然打横抱起,揉了揉他的墨发,把人抱到另外一个房间,并且加强了侍卫对这一片的巡逻,他拿出之前准备的镣铐,卷起青年的裤脚,露出一截光洁如修竹一般的漂亮腕骨,为他拷上了锁,圆形的锁内壁有舒适的绒毛,就算拷久了也不担心留下伤痕。

“委屈一下宝贝了。”谢寒烟把他放到绒丝床上,俯身凑到他的耳旁低语,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一样,合衣抱着他,双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他知道自己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最大的敌人就是霍氏,那个该死的老男人,在他成为谢家家主的路上给他使了很多绊子,这口气不出就不是男人。可事实上,霍氏是难以撼动的,谢家经过这段时间的动荡,整体实力已经大大不如从前,鱼死网破也只是个笑话。

就连这次得逞都是在霍晟睿出城办事的时候,一旦他回来,他们只会立马溃败,谢家也会变成案板上的鱼肉。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最迟明天就会发生逆转。

谢寒烟看向昏睡的林怀然,把头埋在颈窝里,轻声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

作者有话要说:  崔邵下线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