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被我虐哭的男主都爱上了我[快穿] > 第56章 [二更]民国危情(15)

我的书架

第56章 [二更]民国危情(1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众人意味深长的目光中, 林怀然被霍晟睿拉走了,他在前面带路。

走过装修古朴的楼梯,林怀然的房间位于走廊尽头, 隔壁就是幼弟幼妹居住的房间,整体上干净整洁, 看得出来是很爱干净的一群人。

青年的房间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简简单单的。

“药箱在哪?”霍晟睿问道。

林怀然指了指不远处的抽屉, 然后躺在了床上, 任由自己陷入柔软舒服的被子里。

拿着医药箱的霍晟睿把他拉了起来,林怀然不太情愿, 看他的眼神十分哀怨,“你真让人讨厌。”

“我不坏, 你不爱。”

“呸!不要脸!”

“要脸可以把你拐回家吗?如果可以的话那我就要脸。”

“想得美。”林怀然轻哼一声,鼻子翘得老高了,在霍晟睿眼里太可爱了, 想亲!

“好了,不惹你了,我帮你擦药,看你的嘴肿的,都不好看了。”霍晟睿洗干净手, 心疼地把药抹在他的伤口上。

“还不是你搞得,亲的那么猛,初吻?”林怀然想要找回场子。

“嗯, 初吻,给你。”

“呃你让我觉得你有种身经百战的感觉。”

“胡说,男德是男人最好的嫁妆,一定要守男德的!”

此话一出, 林怀然看霍晟睿的眼神变了,那是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霍晟睿刚刚说的话让他无法给予回应,这个世界又崩坏了吗?

【林怀然:统啊,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啊,离了个大谱。】

【系统:宿主你让我缓缓。】

惊讶、非常惊讶。

看到他一脸呆滞的模样,霍晟睿也明白了他刚刚说的话有多么大的威力,耳垂难免一红,“我娘跟我说的,叫我谨记,洁身自好是最好的。”

林怀然:你娘真牛。

霍晟睿温柔地帮他上药,他的指尖本来是温热的,抹上药膏却变冷了,触碰的时候还蛮舒服的,抹到伤口上的时候感觉没有那么疼了。

“上好了。”

此时的林怀然坐在床上,霍晟睿站在他面前,他的身形本来就比林怀然更高大,加上林怀然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医院,身材越发单薄,从后面来看就好像高大的男人完全把与他相比略显娇小的男人抱在怀里。

因为抹了药膏,林怀然的嘴上很水润,红唇滟潋,十分诱人。霍晟睿的指腹摩挲着他的嘴角,看着看着露出了笑容。

好像在他面前,他经常笑,已经不习惯冷脸以对了,反而是他冷脸的时间更多了,比如现在

林怀然冷着一张脸,歪头看着他,霎时有了一种萌意,惹得霍晟睿想摸一摸、捏一捏。

男人轻轻地捏住他的脸,嘴角耷拉着,脸上的肉都减少了,捏起来没有以前手感好了,要好好地把他养肥才行!霍晟睿暗自下定决心,在未来要开始他的投喂计划。

林怀然不想让他得意太久,更不喜欢老是被人压制。他眼珠一转,想到了霍晟睿刚刚说的话——“让你咬回来,好不好?”

他低头冷笑:“好啊。”

“什么?”霍晟睿低下头,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嘭——

谁知林怀然突然暴起,把霍晟睿压到床上,双手撑在他的脸颊,眼神不再无辜与散漫,反而多了锁定猎物的冷意,墨发垂落,像是一条黑蛇盘旋在白皙的脸颊上,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有些腿软。

霍晟睿感受着林怀然的重量,很轻,随便一翻就可以反压制林怀然,但是他不会这么做,轻轻扯动嘴角,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伸手触摸那双漂亮的墨色眼眸。

这双会吞噬人、让人迷失的眼眸。

看着看着,霍晟睿不再掩藏他的满腔爱意,逐渐迷失在林怀然的眼睛里,满心满眼都是他。

气氛逐渐旖旎,暧昧像是藤蔓一般缠绕住两人。

还是霍晟睿没能忍住,他抬头亲了亲林怀然的唇角,这是一个不带丝毫情/欲、只有爱意的吻。

他在表达,他爱他,爱着处于上位的他。

林怀然眼眸里的深意逐渐变成了浓重的漆黑,时不时的亮光像是闪烁的美丽星星,星辰藏于他眼,既是指引又是诱惑。他慢慢低头,不止是唇与唇越近,心与心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心与心相连,触碰的皮肤所发出的体温互相慰藉着。

看到这样的他,霍晟睿的脑海中好似炸开一朵朵烟花,他的呼吸不自觉地加重,哼哧哼哧的声音像是猛兽扑向猎物时做的准备,眼里一片晦暗,但还是克制着没有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动。

林怀然也没有任何动作,耳旁除了越来越重的呼吸声,便没有其他的声音,他整个人异常平静,静静等待着它逐渐流下,打红了他的黑色睫羽。

忽地,他睁开眼睛,像是上了胭脂一般,红色晕染开的眼睛更漂亮了。

老子忍不了了!

就在霍晟睿要做出动作的时候,林怀然好似感应到了一样,把手指抵在红唇上,示意他不要着急,然后缓慢地再次低下头,两人近得鼻尖相抵,呼吸交缠着。

“真乖。”林怀然奖励般地揉了揉他的头,像是抚摸一只大型犬一般。

男人的确属于猛兽的行列,但在他面前他只是一只会摇尾乞怜的大狗勾。

霍晟睿觉得不够,还想在亲一亲,却被林怀然拒绝了,“一次就够了,刚刚上了药。”

自始至终,都是林怀然在掌控着他。或许一开始霍晟睿是抱着纵容的的态度,但到后来,他确实被林怀然牵着鼻子走了,全身心都顺着他的节奏,他说动就动,说停就停,甚至紧张得会下意识屏住呼吸。

“好了,起来,我帮你上药,咬回来了,扯平了。”林怀然从他身上起来,两人的位置来了个对调,现在是霍晟睿坐着,林怀然站着帮他上药。

男人抬起头,头发散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青年。林怀然忽略了他眼里的欲求不满,算是给他来了一个下马威,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违背他的意愿。

“宝贝,我希望你对我再过分一点,你知道的,我渴望你。”上好药,霍晟睿环住他,侧着头把脸贴在他还不是很宽厚的胸膛上,却让他有着满满的心安。

林怀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抱住他的头,捏住他的后颈,故意挠着他颈后的软肉,玩的不亦乐乎。

霍晟睿感觉颈后痒痒的,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却被抱得更紧了。

行吧。

扳回一局,非常好!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直到门被敲响,林怀然才松手。

“主子、霍爷,该吃饭了。”青檀的声音微微颤抖。

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笑意。

“要吃吗?”

“嗯,你不是饿了?”霍晟睿其实更想先吃他,但是如果放到现在则显得有些仓促,这和他想的第一次不太一样。

“那走吧。”

霍晟睿站起身,主动牵着他的手,然后十指相扣,还幼稚的晃了晃。

经过这一次,那尚未奔赴的爱恋都已经心照不宣。林怀然轻笑一声,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知道霍晟睿想要一个答案,而他也需要尽快给他一个答案。

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青檀没有得到回应,正想硬着头皮再叫一次,手指还没扣响,门便开了。

“主子、霍爷。”青檀对着两人鞠躬。

“走吧,去吃饭。”

两人先朝前走,青檀跟在他们身后,看到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心里突然对林怀然升起了浓浓的敬佩感。

不愧是主子啊,竟然把霍爷收入囊中。

因为唇上有伤,两人只是简单地吃了餐饭。

吃完饭的林怀然被两兄妹神秘地拉进了房间,他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干嘛,只能让霍晟睿坐在沙发上等他,“青檀给他上杯茶,我等会儿出来。”

林怀然坐到床上,面前站着两个小鬼头,扎着马尾辫的林怀乐和双手抱胸的林怀文,两人都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莫名其妙。

“怎么了?突然把我拉进房间?”

“说,你和那个叔叔是什么关系?”林怀乐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林怀文在一旁点点头,眼睛里的好奇那么大。

“我和他的关系啊秘密,小孩子别管太多。”

“那个叔叔真坏,把大哥的嘴巴都亲破了!”

“大哥要小心,那个人很危险。”

“和我回霍宅吧。”霍晟睿披上大衣,站在林怀然面前,很想要把人拐回家。

“不回,自己家更舒服,我还得陪我弟弟妹妹。”

“我也需要你陪。”

“不,你不需要。”

霍晟睿的语气可怜兮兮的,林怀然不吃他这一套,老男人这么会装,不演戏真可惜了。

“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霍晟睿退而求其次。

“尽早登台唱戏,躺了那么久,身子骨都要出问题了。”林怀然伸了个懒腰,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好,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不送了。”

林怀然摆了摆手,目送着霍晟睿离开。

崔邵阴霾的表情隐在暗处,他紧抿着唇,手指陷进肉中,流出鲜血。

没有机会了吗?他看向不远处的林怀然和霍晟睿,墨蓝色衣袍的青年和黑色大衣的男人看起来很般配,两人之间的氛围很好,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可单从表情,崔邵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或许是崔邵的眼神太明显,本来转身要走进家门的林怀然蓦地回头,视线落到了崔邵身上。

两人视线相交,崔邵的心涨涨的,不自觉地向前走了一步,然后想到了什么又后退回到了原位。

突然,崔邵怔愣在原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看懂了林怀然的口型,他在说:

一路小心。

嗯。

可走到你身旁的路充满着荆棘啊

作者有话要说:  又纯又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