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民国危情(1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兄妹待到晚上就被青檀带回家去了, 两个小崽子临走时还依依不舍,还是林怀然劝了他们好久,许下了很多承诺, 他们才肯回家。

霍胜睿正开心他们有两人时间,却被林怀然给“嫌弃”了, “我要休息了,你去忙你的吧。”

“我想陪陪你。”霍晟睿可怜兮兮地说道。

“我要睡觉了, 你要陪我睡觉?”林怀然意有所指。

“也不是不行, 我很乐意帮阿怀暖床。”霍晟睿伸手想要掀开被子躺下,却被林怀然打了一下手背。

不疼, 手心与手背相贴的温度让他有些贪恋。

“我不乐意!”虽然口上拒绝,眼里却是明晃晃的笑意, “这张单人床可经不住再加一个人,某人要有自知之明。”

霍晟睿倒是被他激出几分小孩子脾气,“以后一起睡大床, 我们两个人睡肯定绰绰有余。”

“我没有想要和你睡,赶紧走,我真的困了!”林怀然说完就用被褥把头捂住了,一副不想和他交流的模样。

“别蒙着头睡,不好呼吸。”霍晟睿帮他把被褥拉下来, 压好被角,唇角带着宠溺的笑容,眼里满是包容, 他俯身亲了亲林怀然的额头,成熟男人的声线磁性低沉,“晚安,宝贝。”

【林怀然:啊啊啊——这男人真tm犯规。】

【系统:你心动了不?】

【林怀然:一点点。】

【系统:哼, 渣男!】

【林怀然:???】

因为伤势有些严重,加上霍晟睿的关心,林怀然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星期,整天躺在床上,偶尔崔邵会推他出去晒太阳,不然人都要发霉了。

“今天天气好好啊,阳光暖洋洋地晒在身上很舒服。”林怀然坐在轮椅上,举起手,阳光穿过指缝照在白皙如玉的面上,光影斑驳,立体的五官打下一片阴影。他的腿上放着一本书,自小习书的儒雅气质浑然天成,不知不觉就吸引了崔邵的目光。

“是啊,天气确实蛮好的。”崔邵笑道,笑容带着几分痞气,已经看不出之前与林怀然见面时的拘谨,整个人更加放得开,硬朗的面孔惹得好几位年轻女护士红了脸。

“我想看看书,把我推到树荫下吧。”林怀然指了指前方说道。

崔邵把他推到他所指的地方,自顾自地坐在他身旁,这里是一片草地,不远处就是类似于教堂装潢的医院,“没想到林先生这么喜欢看书?”

“不过是打发时间的消遣。”林怀然微笑道,然后安安静静地看着书。

崔邵本来是无聊地看向远处,看着看着视线就不自觉地移向身旁的青年,这一看啊,就不舍得移开目光了,一边担心万一被他发现会不会多想,一边贪婪地看着他。

“林先生,听说你出身于官家,怎么会去当了伶人?”崔邵想找些话题,想要青年给予他目光,想要直视那双墨色的眼眸。

“官家皇帝都已经没了,谁还敢自称官家?至于为何入了下九流之教,自然是为了活下去,爹娘早就死了,还有幼妹幼弟要养。”

“这抱歉。”崔邵想要给自己一巴掌,瞧他这破嘴,好话说不出,还勾起青年的伤心事了,“现在你也过得很好,你的爹娘一定会很开心的。”

“或许吧。好了,你也不要自责,这与你无关,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风突然刮大了,随着温度渐渐降低,位于江南的淮阳城马上要进入一年中最难熬的时间了。

“冷风吹得我有些头疼,回去吧。”林怀然盖上书籍,看向有些窘迫的崔邵。

“好”

只有这么短短的相处时间吗?

崔邵推着林怀然回病房,却在房门处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他认出了他,谢家大少爷,哦不,现在应该叫谢家家主了——谢寒烟。

谢寒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正好对上了崔邵的眼神,心下一凛,这人

“阿然。”谢寒烟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素袍青年,那消瘦的身形让他十分心疼,不禁大步走向他,半跪着,想要牵他的手,却被林怀然不着痕迹地躲开。

林怀然微扬的嘴角落下,“谢寒烟,你有什么事吗?”

我惹他不高兴了吗?

“阿然,你别不高兴,我不知道你受了伤,不然早就会来看你,霍晟睿根本没有保护好你,还封锁了你的消息,这个卑鄙小人!”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生气的并不是他,林怀然不知道谢寒烟在气什么,奇奇怪怪一人。

“你想多了,我没有生气。”林怀然语气平淡,根本不在意他有没有来看他,疏离的模样就像是面对一个不相熟的人。

可他的这副模样更让谢寒烟心痛。

如果五年前

谢寒烟闭上了眼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只能珍惜现在。

崔邵冷冷地打量着这位新晋的谢家家主,眼里带着几分不屑,可想到他这段时间的行为后眼里的不屑退散,转而有了几分认真。

这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老子可不怕他,林先生现在头疼需要休息,可不想听他在他面前说屁话呢。

“劳烦让一让,林先生现在需要休息。”崔邵冷声道。

“好”谢寒烟也看到了林怀然脸上的疲态,侧过身让他进去。

崔邵推着林怀然从他身边经过,暗地里用力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轻声道:“好狗不挡道哦。”

谢寒烟没有防备,被他撞了一下往后倒去,幸好及时伸脚站稳了。

两个男人的短暂交锋,林怀然并没有察觉,他现在确实有些头疼,想要睡一觉。

“你!”谢寒烟轻声喝道。

已经走进房间的崔邵没有转过身,他想要追上去,门却蓦地关上了,然后响起了那个惹人厌的声音:“林先生需要休息,你请回。”

只不过是霍晟睿养的一条狗,得意个屁!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谢寒烟从崔邵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们都有的一种东西——对素袍青年的占有欲。看来那个老男人养的狗不太忠诚。

想到这个,谢寒烟的心情好了一些,却并没有美妙多少,这意味着他又多出一个情敌。

嗐,难道还能怪心上人太勾人了吗?只能是那群狗男人不要脸。

气头上的他把自己也给骂了进去。

“阿然,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谢寒烟喊道。

林怀然被崔邵抱到了床上,困得没什么力气,也不想理他。

没有听到他的回应,谢寒烟也不打算久留,还有一堆破事等他解决,虽然已经成为了谢家家主,但还有很多老顽固不服他。

不服?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服气!俊美男人的脸上勾起一抹冷笑,眼神泛冷,已经看不到过去的矜贵与儒雅了。

此时的林怀然已经睡着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崔邵才能不顾一切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光是看着他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了,青年睡着的温和面容好似有着惑意,蛊惑着崔邵向他靠近。

他伸出手,心中有道声音不断叫嚣着,再近点、再近一点吧!

直到掌心覆上青年温热的脸颊时,那道声音才逐渐平息下来。崔邵舒服地发出一声喟叹,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细腻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视线追随、想要亲近、像是猛兽张开血盆大口,他摇了摇头,强迫自己缩回手,如果再放任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逾矩的举动。

面前人是霍爷的爱人,是他兄弟心爱之人,他不能、也不可以亵渎,及时收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对他们都好。

可那双发着亮光的眼睛却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纤长的身体、鲜血淋漓的易碎感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崔邵慌忙地站起身,跑了出去,明明没有剧烈运动,呼吸却十分急促。

他靠在冰冷的墙上,伸手捂住了脸,喉咙里发出低吼。

艹,崔邵你他妈就是个怂包!

林怀然一觉睡到了傍晚,还是忙完工作的霍晟睿叫醒了他。

“宝贝,醒醒,别睡了,不然晚上睡不着了。”霍晟睿凑到他的耳旁低语,把手伸到被褥里,捏了捏他的腰。

这腰真细,好像他两只手就握的过来。

“痒”林怀然轻声嘟囔,腰间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缓慢地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一脸无辜地看向霍晟睿,“现在什么时候了?”

霍晟睿像是在忍受什么,表情有些危险,他忽地俯下身,把下巴靠在林怀然的肩膀上,用唇瓣摩挲着他圆润小巧的耳垂,手也不老实地在他的腰腹上游离,很是暧昧。

“霍晟睿,你在干什么!把你的手拿开!”林怀然恼道,刚睡醒的他着实被霍晟睿大胆的举动吓到了。

还没到春天啊,发什么情啊!

“别动,阿怀不要在诱惑我了,不然我怕我忍不住现在就把你办了”霍晟睿的吻落到了青年白皙漂亮的脖颈上,他的眼睛微微眯起,这个吻渐渐变了味,变成了更出格的舔舐。

林怀然:!!!这能忍?

“滚!”林怀然用力地把他的头推开,双颊泛红,眼里满是怒意,“你满脑子都是什么龌龊思想,我哪里诱惑你了?你真不要脸。”

怕他扯到伤口,霍晟睿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低垂着头,卖着可怜,“对不起,阿怀可以讨回来”说着就想要解开衣领的扣子。

林怀然不知道他这闹得又是哪一出,连忙叫停他,甩了甩脑袋,经过刚刚一吓,他已经彻底清醒了。

“不用了。”

“宝贝不生气了?”

林怀然撇过头不想理他。

霍晟睿笑着凑近他,不停地用头拱着他,像是犯了错的小狗乞求主人的原谅一般。

林怀然泄愤般地弄乱了他的头发。

在他看不到地方,霍晟睿的笑容越发灿烂。

要脸做什么?讨老婆就得厚脸皮。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嘻,心机霍在线讨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