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民国危情(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系统:宿主, 你好勇哦,调戏大佬,牛还是你牛, 要是换做其他人,大佬分分钟暴起, 撕了他。】

【林怀然:低调。】

主……主人?

霍晟睿一时愣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干脆就埋到林怀然的颈窝处不起来了, 可劲地拱着、蹭着,甚至还把手钻到床褥里,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环住他的腰。

唔……好像消瘦了一些,要多投喂一些, 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从林怀然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黑发下的耳垂微微泛红,和他线条分明的五官不同, 他的耳垂很是圆润,染上那抹殷红就像一颗诱人采撷的樱桃。

这是在害羞啊……

林怀然想着,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果不其然地感受到了掌心下的身体变得僵硬。

这次霍晟睿抬起了头,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可眼里的水雾却是实打实地暴露在他的眼前,中和了面容的刚毅,就连危险的气息都已经消散, 有种反差萌,很是可爱。

看他平常一副老司机的模样,没想到内里这么纯情吗?稍微一调戏就软成这样。

“不肯吗?”

霍晟睿又把头埋了下去,没有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对于情爱这方面, 霍晟睿没有丝毫的经验,因为知道自己的性向,他从不去招惹任何人,而且也没有人入过他的眼,除了……

现在这个正在调戏他的小坏蛋。

男人露出浅淡的笑容,眼里满是纵容,他要闹那就陪他闹,反正对自己一点儿坏处都没有,还可以捞到福利。

“肯……肯的。”

主人也可以变成爱人的不是吗?

只要有机会一直在一起,就算是单方面的付出也好。

“那叫声主人来听听。”林怀然得寸进尺道。

这次轮到他的眼神带了几分危险,根本不知道他在拔虎须,又或者他知道可依然无所畏惧。

“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叫。”

霍晟睿也不是傻的,虽然叫主人于他并不是难事,也算不上冒犯,只要他开心就好,但他是个商人,总得给自己捞点油水。

“什么条件?”

林怀然有些讶异,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开了个玩笑,哪想面前的男人如此认真,倒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了。

“当霍宅的另外一个主人,我就叫。”

先和我并肩,然后我会自愿低你一头,霍晟睿有些甜蜜地想着。

“那算了,狗狗不乖,主人不要你了。”

脖颈处的热气让林怀然有些难受,感觉到他逐渐不太老实的手,立马捏住他的耳朵把扒拉在他身上的霍晟睿提起来。

“好了,说正事吧。”

看他这副模样,霍晟睿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拒绝了,但他没有消极,很快又打起精神,反正还有一生那么长,不急这一会儿。

他相信,在他的强势攻略下,再硬心肠的人都会软下来。可林怀然显然不是这样一个人,他对于别人的讨好其实兴趣不大,一切都随心,是一个很随性的人,给人一种抓不住的感觉,让人想要去追赶他。

“别软在我身上了,赶紧起来,关于刺杀这件事怎么处理?”

林怀然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耳垂恢复原来的颜色,也从他的身上起来,他好像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很硬的。”

可这并不是林怀然感兴趣的,只是微微一笑让话题立马翻篇。

“已经查到是谁做的了,阿怀,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你就别管了,安心养伤吧,我下午就把弟弟妹妹带来。”

霍晟睿从醒来的时候就不想把他扯到这个事情里,既然是他招惹的,那就只需要他来负责。

“弟弟妹妹?谁是你弟弟妹妹?”林怀然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

霍晟睿摆着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阿怀的弟弟妹妹就是我的弟弟妹妹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你想得美!快滚!他们的哥哥只有我一个人!”

这家伙真敢想,想要另外找突破口吗?

“好的,小的滚了。”

为了不承受他更大的“怒火”,霍晟睿趁他不注意偷亲了一口他的脸,然后“灰溜溜”地跑了。

【林怀然:幼稚!小孩子作派!】

【系统:你也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说谁。】

【林怀然:你向着谁!】

【宿主:向着你、向着你。】

林怀然:别以为我没有听出你的敷衍,又开始皮了是吧?

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林怀然吃午饭的时候,就听到了房外的动静,其中还混杂了属于孩童的声音。

“叔叔,我的哥哥真的在这里吗?”稚气未脱、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天真地提问。

她的脸白里透红,一身洋裙配上她精致的容貌真像是个小公主,脸上是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烂漫,一看就是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孩子。

“叔叔?要叫哥哥。”

霍晟睿把女孩抱了起来,捏了捏她很有肉感的小脸,严肃道:“我很老吗?小妹妹。”

在他们身后的男孩满脸复杂,他离身旁的少女靠的更近了一些,小声提问:“青檀姐姐,他真的可以带我们找到哥哥吗?”

“当然可以啊,怀文不要太紧张了,他不是坏人,也不知道主子现在怎么样了,我好担心他啊……”

不知是不是被稍显悲伤的氛围感染,男孩的紧张感没有减少,身体反而越发警惕。可对哥哥的担心丝毫不比青檀少,他的眉头微微蹙着,再多的表情他也做不出来。

这一对女孩男孩就是林怀然的妹妹弟弟——林怀乐、林怀文。

林怀文和天真烂漫的妹妹不同,他少年老成,有一种超乎同龄人的成熟,懂得很多,是一个喜怒不于形的人。可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就是哥哥和妹妹了,自从爹娘死后,他们三个人相依为命,只剩下彼此了。

“叔叔,我说实话你不要打我哦,和我的大哥相比,你确实老!才不叫哥哥呢!”

噗嗤——

这话刚好被林怀然听到,看到高大的男人一脸无奈,他没忍住地笑了出来,没想到他的妹妹更会拔虎须。

也对,小姑娘怎么会知道年龄对一个男人的重要性呢?可真的好好笑。

“别忍着了,要笑就笑,但不要扯到伤口。”

霍晟睿现在的表情说不上多好,事实上和林怀然相比,他确实更老一些,毕竟大了几岁的年龄差摆在那里,不得不承认啊……

看到小姑娘得逞的坏笑,霍晟睿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感受到怀中的人的不老实,那小腿不停地蹬着,知道她想要去林怀然身边便把她放了下来。

“大哥!你没事吧?”

林怀乐立马就跑了过去,稍慢一步的林怀文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也着急地甩开青檀的手,跑到妹妹身边。

两个小崽子都眼巴巴地看着他,林怀然实在招架不住,但因为身上还有伤,只能摸摸他们的脑袋。

看他们两个眼泪汪汪的模样,林怀然心尖发软,声音很温柔,“不哭不哭,哥哥不就在这吗,不哭啊。”

说着连忙去拿纸巾为他们两人擦去眼泪,他最见不得乖崽子哭了,一哭他也不太好受。

小孩子就应该多笑笑,可不能哭的。

“大哥……你昨天一晚上没有回家,我和二哥等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回来,然后今天上午家里也没有你的人影,我很担心,害怕……”

“不怕嗷,大哥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在这里吗,就是受了点伤,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给你们做红烧肉吃,好不好?”

“真的吗!”小姑娘破涕为笑。

“真的,乖,不哭了啊。”

“嗯!”

“大哥,我有些困了……啊——”林怀乐打了个哈欠,“都怪大哥不回家,害我为了等你根本没有睡多久。”

“那就睡吧,大哥在这里。”

一旁的青檀见状把小姑娘领到不远处的沙发上,轻声哼着歌哄她入睡。

“小文,你也别哭了,大哥就是受了点小伤。”

骗人!林怀文边流泪边想着,他发现自家大哥的脸色苍白,药味很浓,一看就不是只受了点小伤,肯定伤的更重,但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所以隐瞒了下来。

林怀然叹了口气,知道他的这套说辞是骗不了他的,但他并不会因为这个而把真实情况告诉他。

难道他要说,哥哥昨天差点死了,你们很有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神经病才会这样说好吧,他们还小,就让这善意的“谎言”一直延续下去。

“你总是这样……”林怀文的泪越流越凶,“总是不和我们说实话,总是瞒着我们,总是一个人去承担!”

林怀然沉默着,让少年把头抵在他的肩膀处,任由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衣服上,他亲了亲少年的额角,笑道:“我是哥哥啊,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哥哥顶着,我不希望你们为我担心。”

“小文,你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私下在哥哥面前哭鼻子就算了,可这里还有别人呢。”

“我不!我就要哭!”

林怀然笑了起来,乖崽子撒娇起来真的太可爱了,想吸!

哭着哭着,林怀文还是哭累了,直接就在林怀然的肩膀上睡着了。

这次变成霍晟睿走上前来,动作轻柔地把小男孩抱在怀里,放到宽大的沙发上,摆正好他的睡姿让他可以睡的舒服些,然后坐到病床上,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林怀然,眼里是无声的控诉。

林怀然失笑道:“怎么,你也想要我哄你啊?”

霍晟睿刚想欢快点头,就听到男人“无情”的话语:“也不想想自己多大了,叔叔,你可真幼稚啊,吃孩子的醋?”

“我倒是想吃醋啊,可某人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我还很年轻,别叫我叔叔了。”

这称呼蛮奇怪的,还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涩情……

作者有话要说:  乖崽子想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