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民国危情(1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崔邵一觉就睡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 还是林怀然大声叫醒了他。

刚睡醒的男人还有些迷糊,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翘了起来,惹得病床上的林怀然多看了他好几眼。

注意到他的目光, 崔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原地放松了一下过于酸麻的肩颈, 也难为他一个手长脚长的大个子缩在沙发上睡了几个小时。

林怀然换药的时候都尽量不去发出过大的声音,以免吵醒睡眠浅的男人。谁会想到他睡的很熟, 就算是银盆掉到地上从而发出了声音都没有吵醒他。

因为他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环境中睡着了, 加上确实有些疲惫所以睡了很久。

“桌子上有为你准备的晚饭。”林怀然边翻书边说道。

经过一天的修养,他的伤口恢复得还不错, 起码可以活动了,但至于彻底下床行走还有一段距离, 所以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他只能执一本书,在适眼的灯光下翻看着。

崔邵点点头, 洗干净手就拿起一把椅子放到桌前,打开了还带着热意的饭盒,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偷瞄躺在病床上的林怀然。

灯光打在林怀然的脸上,使他本就白皙的脸近乎透明, 原本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有着细小的伤口,非但没有削减他的美,还增添了几分脆弱感。

他看书的样子非常闲适平静, 根本看不出他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任由世事浮沉,他就像是古时的文人墨客一样,就连捧书的姿势都带着一种儒雅感, 很是抓人。

崔邵就看了几眼,然后眼眸低垂着,迅速干完饭,一看钟表已经八点半了,他该回去做事了,休息的时间并没有太多。

“吃饱了?”林怀然没有放下书,非常自然的询问,根本看不出两人不是很熟稔的关系,倒像是至交好友。

“嗯,该回去干活了。”

崔邵站了起来,把饭盒整理好,他吃饭的习惯很好,每一粒米饭都会进到他的胃里,就连菜都吃的干干净净,不浪费一点粮食,这都是过去的苦日子留给他的。

“好,恕不远送了。”

崔邵点点头,也不管林怀然有没有看到,径直朝着病房门口走去,在即将走出病房的时候他说道:“霍爷明天应该就会来看你,那我就先走了。”

【系统:宿主,你不要忘了谈恋爱,接着走剧情哦,这是最后一个任务,完成积分就够了,加油!】

【林怀然:知道了知道了,按原剧情来说,“我”所扮演的炮灰攻快要下线了吧?】

【宿主:如果剧情线还是按照原本来发展的话,那你确实快要领盒饭了,可原本剧情中“你”的死亡都是主角攻动的手,既然他现在中意你,自然不会让你去死了,所以宿主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林怀然:……别拆穿我,我需要面子的好吧。】

系统:呵,视面子如无物的宿主竟然说要面子,真是天大的笑话!

林怀然也不想和系统贫嘴了,看书看的他眼睛有些发酸,在护工的帮助下清洗了身体就关灯休息了,反正现在也没有他需要去关注的事情,一切都有主角顶着呢!

他很放心当一条佛系咸鱼。

翌日,林怀然刚刚吃完早饭,就看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待他定睛一看,好家伙,竟然是才两天就可以下床走路的霍晟睿来看他了,这不禁让他暗暗佩服男人的恢复力。

这也不怪林怀然惊奇,因为两人所受的伤都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只是被打了一枪,而他被打了五枪,换作正常人疼都得疼死,现在可以安稳地躺在病床上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只要不死,任务就不会失败。

系统也不会做出抹杀这种傻|逼事,这是违背人权的行为,植入了很深的核心价值观的系统做不出来这钟事,主世界更加做不出来。

而且系统这次从主世界回来除了告诉林怀然完成任务的方式,还隐瞒了一些信息。

没想到时而冷峻时而沙雕的宿主上头竟然有人,就连积分被冻结都是有人背后搞鬼……

这要让他的宿主知道这些,怕是火气蹭的一下就会上来,直接撂杆子不干了,然后抓住机会暴揍那个人一顿,这是他会做出的事。

“阿怀,你感觉还好吗?”

霍晟睿一进来就坐到林怀然面前,自然地牵起他的手,摸了摸他手背上因为输液留下的乌青块,眼里是明晃晃的心疼。

“我没什么大问题了,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倒是霍爷看样子恢复得蛮好的,竟然有精力来看我。”

林怀然侧头看向他,发现他的下巴上有着青乌,头发有些散乱,脸色还没有恢复到日常的红润,依然带着些许苍白。

他蹙起眉来,不满林怀然对他的称呼,轻声提醒道:“还叫霍爷吗?”

林怀然的脑中闪过男人柔情的脸,在月色下更似一潭清泉。

他失笑道:“阿睿,身体很棒嘛~”

声调微微上扬还带着几分揶揄。

“一天到晚想什么呢。”

霍晟睿轻轻地弹了弹他的脑门,表情要多温柔有多温柔。他包住和他相比而稍显瘦小的手,想要用手心的温暖让他感知到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然而他突然笑了起来,在林怀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弯下腰凑近他,眼神变得危险。

“你知道吗,我想过如果我们两个都活了下来,我就会把自己和你捆绑,让你永远待在我身边。”

霍晟睿边说着话边观察他的表情,见他一副淡定从容,并没有被他的语气所吓到还有些讶异。

“你不害怕?”

“你想要我以什么身份待在你身边?”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都蓦地一愣,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笑意。

“我先回答你吧,阿睿。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害怕你?”

霍晟睿舔了舔唇,发觉手心里的手渐渐被他捂暖,让他有勇气去正视这个问题,身体慢慢放松。

“因为我觉得有这样想法的自己很可怕。我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好人,我怕我哪天失去控制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你会吗?”林怀然反问道,语气坚决。

他捏住霍晟睿的下巴,“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会伤害我吗?”

霍晟睿感受到了他指腹的冰冷,而这冰冷竟很好地消减了他心中的燥热,让他的心可以平静下来,“不会,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梦魇不会击溃霍晟睿,无论林怀然在他面前“死去”多少次,他知道那是虚假的,永远不会发生在现中,因为他不想在清醒状态下去感知那痛彻心扉的无力。

从此以后,他会保护他,会用他的全部把心上人捧在手心上,会把人一直温柔地绑在他身边。

“那我也不会害怕你,别多想了,你可是淮阳城的第一商贾,我这小小伶人以后还得仰仗你生存呢。”

“我可以养你。”

看到林怀然表情一变,霍晟睿知道自己着急了,“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你之前不是一直都在养着我吗,我很乐意当米虫。”

霍晟睿知道他这是玩笑话,虽然是他先提出的“包养”,可他一直都明白此刻躺着的人是独立的,是一个有想法且会为之努力奋斗的人。

换言之,他不是笼中雀,更不是手心物,如果想要掌控他注定会失败。

“阿怀,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林怀然是真不知道他这又搞的是哪出。

“我为我一开始对你的轻慢态度抱歉,更为我对你的不礼貌而道歉,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一切以你为先,一定……”

“对你好。”

林怀然明显一愣,这暗示已经很明显了,可他并不觉得现在是最好挑明关系的时间,眼珠一转,顺着他的话道:“只要你答应我件事,我就原谅你。”

“什么事?”

“把我的弟弟妹妹带来呗,我昨天都没有回家,我怕他们担心,我也蛮想他们的。”

对于可爱听话的乖崽子,林怀然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在林怀然心中,他们就是全天下最可爱的孩子,不容反驳!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霍晟睿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林怀然笑着挠了挠男人的下巴,因为有着胡渣,手感确实算不上好,霍晟睿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连忙说道:“回去我就把胡子刮干净,让阿怀下次可以好好挠我。”

“你是大狗狗吗?这么喜欢我挠你下巴?”林怀然满怀深意地问道。

“只当你一个人的大狗狗,好不好?”霍晟睿往他的怀中钻,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蹭了蹭,真像是一只大狗狗蹭主人。

换做旁人如果敢说霍晟睿是狗,下一秒男人就会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林怀然不一样,他说的话只会让霍晟睿胸腔里升起喜悦,恨不得真的变成一只大狗狗舔他的脸,讨好他、让他开心。

林怀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再次说了刚刚说过的话:“你想要我以什么身份待在你身边?”

说到这个,霍晟睿变得有些兴奋,“爱人”二字差点脱口而出,所幸最后及时刹车,把这个问题抛给林怀然,“阿怀想以什么身份待在我身边呢?”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沉默为白色的病房蒙上一层阴霾,可那床头的颜色淡雅的康乃馨依然散发着清淡的香味。

察觉到霍晟睿眼里的迫不及待后,林怀然眼里划过狡黠,右手下移抓住了他的衣领,示意他低下头来。

他凑到他的耳边,喷洒的热气引起霍晟睿细微的颤栗。

“以主人的身份待在你身边怎么样?乖狗狗。”

作者有话要说:  大狗狗就是最diao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