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民国危情(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人!快来人!”

深夜, 医院的急诊室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体型高大的男人手中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听到他的呼喊,已经待命许久的医生和护士急忙把急救推车推到他面前, 当他们看到男人的惨状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只因他满脸都是血,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容, 肉眼可见的五处弹孔依然在往外流血,所幸受的并不是什么致命伤, 还有得救, 就是得恢复好一段时日了。

林怀然被轻柔地放到急救推车上送入了手术室。

没了手上的重量,崔邵俊朗的眉眼间满是担忧, 他低下头,看着满手刺眼的鲜红又有些恍惚, 之前那副画面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月色下,男人双膝跪地,双臂无力地垂下, 那张昳丽的脸上有着鲜血,原本满是星光的双眼逐渐暗淡,他就静静地跪在那里,好似要被周围的黑色猛兽所吞没。

“林怀然!”崔邵听到了自己的大喊。

逐渐失去生机的男人抬起了头,那双眼睛有一瞬间的亮起, 虽然因为疼痛而发不出声音,却还是表达了他的感谢。

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崔邵的脑海中,红与白的极度交接让他的眼睛好似被刺了一下。

他无法忘记, 男人的那双眼睛,更忘不掉他那一副渴望被拯救的姿态。

崔邵想着想着嘴角微勾,他很开心,这个拯救者是他。

可心跳为什么会加速呢……

经过几个小时的救治, 林怀然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到了普通病房进行观察和修养。虽然不是致命伤,可看那架势还是会让人吓一跳,也会让旁观者对他暗暗佩服。

脸上的血污被擦净,男人精致的容貌显露出来,他闭着眼睛昏睡着,等麻药消失了他就会醒过来。

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模样至少不吓人了,有几位护士还认出了他的身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她们签了保密协议,加上各自的医德也不会向外界透露出什么,只需要安静照顾好他就行。

这些护士们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见多了生离死别,但本质上还是没有长大的女孩,难免会在闲暇之余聊天来度过枯燥的守班时间。

而这段时间她们的聊天对象都将会是林怀然。

不得不说,美人不常见,见一个可得使劲多见几次!

当医院重新恢复沉寂时,黎明已经来临,交班的护士们开始巡察病房,刚好发现睁着一双眼睛的林怀然。

“你醒了啊?”

听到声音,林怀然转移视线,眼睛轻轻眨了眨算作回应。

护士放下手中的本子,洗干净手端了一杯水和一根棉签,“你还不能喝水,先润润唇吧,再等一会儿就会有医生来看你的情况,不用担心。”

感受到了唇瓣上的湿润感,林怀然微笑着点头,额前的墨发散落,苍白着脸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因为麻药效果过去了,身上又感觉到细密的疼痛,在痛呼出声前他叫系统开启了痛觉屏蔽,并加以威胁。

【林怀然:如果你再敢关掉,我就立马回到系统空间干掉你!】

系统怂了,开始默不作声。

见护士要走,林怀然用着虚弱的声音说道:“霍……霍晟睿还好吗?”

原本以为没事的护士转过头,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霍爷没事,他伤的比你轻多了,你更应该关心关心自己,好好休息吧,天才刚刚亮呢,如果还困的话可以再睡一会儿。”

“嗯,谢谢。”

护士感受到了他的温和礼貌,拿起桌上的本子转身离开,轻声把门关上了,背过身站在门口,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带着笑,然后微微摇了摇头离开了。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天彻底大亮,街道上也有着行人和商贩的声音,一切都井然有序,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这一天又和过去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随其自然地过吧,没有人会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

“霍爷,您醒了,先喝口水吧。”

霍晟睿睡了一觉并没有感觉多好,因为梦魇的侵扰睡不踏实,脑海中都是那个人浑身带血、低垂着头了无生气的模样,钝痛感让他轻轻地“嘶”了一声,睁开的黑眸里满是害怕和无措。

他喝了一口水,让干的有些冒火的喉咙湿润了一些,声音还是有些沙哑,“阿怀呢?他怎么样了?”

崔邵从来没有见过霍晟睿这副模样,他印象里的男人应该是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会保持冷静,很快就会做出对策。

不应该是现在这副害怕、慌张、没有安全感,像是一只失去了伴侣的猛兽,独自舔舐着伤口。

“林先生没事,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就在您的隔壁病房。霍爷,您的身子要紧,好生修养一段时间吧。”崔邵恭敬地答道,现在的他只是霍晟睿的下属。

“脱离了生命危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等他身体好一些我再去看他。”

确认了心上人的安全,霍晟睿的表情总算恢复到了平常的冷峻,想起昨夜的突发情况,他眉头狠狠地皱起然后松开,只不过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凉薄和狠厉。

一个眼神,崔邵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霍爷放心,属下已经派人去调查,但按目前所搜集到的信息来看,这很有可能是一场对家对您的有预谋的杀人行动。”

霍晟睿也猜到了这种情况,像他这种把握了一城命脉的大商贾表面风光受人阿谀奉承,其实背地里有很多人希望拽他下马好分一杯羹,只不过他们都没有这个实力,至于有这个能力的……他已经有了想法。

见自家老大一脸深沉的表情,崔邵已经懂了,他微微俯身然后打算离开了,“您放心,我会调查清楚的。哦,还有一件事是关于谢家的……”

报告完情况的崔邵本该离开医院去忙活他繁重的工作,按照他的尿性,就算不去忙工作也会去放松放松,去酒楼喝个小酒或是去歌厅里听歌姬用那婉转的歌喉唱着动听的歌曲。

虽然他是上过战场的军人,但本质上还是地痞出身,痞子该有的东西他一个不少,除了烧杀抢掠嫖赌毒不碰,其它的快活他都不介意尝试。尤其是吃喝,可能是小时候那场灾荒让他印象深刻,死了好多人,连他的父母都饿死在家中。

崔邵走着走着,不经意间停留在林怀然病房门前,他抿着唇,最终还是伸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门,听到房内人的肯定回应后推门而入。

就当帮霍爷看看他的情况了。

他自欺自人地想道。

林怀然还以为是换药的护士敲门,没想到竟然是昨夜救了他的崔邵,男人板着一张脸,双目有神地径直走了进来,一股子糙汉气质怎么也遮掩不住。

“你怎么来了?”

“霍爷担心你,所以派我来看看。”

屁,是我自己想来看你的。

见林怀然并没有什么大碍,白净的脸根本看不出昨夜浑身带血、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要想让那张脸重新恢复红润还需要再修养一段时间。

崔邵想着,不由自主地被男人此时的模样吸引,墨发因为没有及时打理而有些散乱,却更添了几分真实感,眼眸低垂连带着鸦羽般的睫毛也跟着垂下,鼻尖因为断断续续的疼痛而微微耸动,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兽一般让人想要把他捧在手心里,只希望他可以恢复健康。

“霍晟睿怎么样了?”提到此人,林怀然平淡的语气有了起伏,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恢复了原本的声调。

“霍爷一切安好,相比于自己,他更希望你身体无恙。”

“嗯,我会的。”林怀然嘴角微勾,昨夜霍晟睿温柔安抚的模样出现在脑海中,“你叫他也要多保重身体。”

“还有,昨晚谢谢你救了我,崔邵。”

听到男人声音里的温柔和谢意,崔邵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很擅长和人硬碰硬,可现在这种温情的情况他没有遇到过,更不知该如何应对。

说到底,他的人生中很少会出现别人对他的谢意,像他这种人就应该更加强硬一些,鲜血打磨了他,使他可以做好那一把掌权者手里愈加锋利的刀。

半晌,他只能低着头,嗫嚅道:“不……不用谢。”

虽然他知道这副模样很逊,也明白他现在和林怀然第一次见面的反差很大,但没有办法,经过昨夜那场“拯救”,静躺在病床上的青年有种神奇的吸引力,让他面对他时有种紧张感。

林怀然感觉崔邵现在面对他的态度和第一次相比差太多了,看起来更加正经了一些,没有第一次见面那样带着十足的痞气。

虽然感到奇怪,可这并不妨碍林怀然与他的交谈,“你休息了吗?如果不介意可以在沙发上睡一会儿,觉得光线刺眼的话,可以把你那里的窗帘拉上,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挑战需要你去完成。”

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昨夜那场谋杀如果成功会怎么样,更大的挑战是什么崔邵也心知肚明。

他本想拒绝,可这诚挚的善意让他开不了口,犹豫了一会儿选择顺从身体的意志往就近的沙发走去。

与他高大的身材相比,沙发还是太小了,崔邵听话地躺了上去,大半截长腿垂了下来,场面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林怀然忍住笑意,视线转移就与他的目光相接。

崔邵困意不是很足,自以为目光隐晦却在下一秒暴露,本想移开目光却看到男人嘴角的淡笑,也听到了他温和的声音,像是催眠曲一样……

“睡吧,崔邵。”

困意翻涌而来,崔邵的眼里开始打架,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翻涌的困意而闭上了眼睛,彻底投入睡神的怀抱。

在另一个人的目光下。

作者有话要说:  不咕不咕不咕,新的一月我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争取尽快完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