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民国危情(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的伤”

突然有记忆片段在林怀然脑海中闪现。

是之前在电话亭的时候, 本以为子弹全部被挡下了,可却有“漏网之鱼”穿过玻璃射中了霍晟睿。

当时的霍晟睿挡在他的身后,所以说这个子弹本来应该是要射中自己的, 是他帮他挡下了。

怎么会这样呢

林怀然清楚地看着伤口不断往外流出鲜血,连忙脱掉西服外套, 撕下内里的白衫条,勉强当作绷带的替代品用来止血。

“没事, 不要皱眉头。”

霍晟睿压下涌上喉头的鲜血, 微笑着抚平林怀然紧皱的眉头,声音带上了几分喜悦。

“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关心我呢”

林怀然笑不出来, 骂道:“傻子,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 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交付生死的地步了吗?”

霍晟睿点点头,“嗯,我说过了, 不会让你受伤的。”

看他还想开口说话,林怀然连忙用食指抵唇示意他不要说话保存体力。

他受的伤有些重,虽然不是致命部位,但一直流血很可能会失血过多而亡。

“他们人呢!怎么消失了,肯定在这附近, 分头找找!”

那些人已经接近他们的所在地了,面临死亡的危险又重新出现了。

这个巷子虽然隐蔽,但却是个死胡同, 如果救兵没能及时来,一旦被他们发现两人的存在,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阿怀,你快走翻墙走。”霍晟睿虚弱道, 软弱无力的双手把他往外推,可手心之人没有移动分毫。

越到危险的时候,越需要冷静。

林怀然强迫自己保持冷静,看着霍晟睿一副担心要他快跑的模样,不由地笑了起来。

“霍爷,我虽为伶人,属下九流之教,是你们上层人士口中最卑贱的存在,但我可做不出抛下救命恩人独自逃跑的事情。”林怀然轻抚他的眉眼,语气十分温柔。

霍晟睿眼里带着动容,握住那只手把它移到唇角处,侧头轻柔地落下一吻,诚挚道:“我从没有看轻你,从没有,我不允许你如此轻贱自己”

“阿睿”

林怀然鼻头微酸,虽然他是为了任务而回到这个世界,但面前的男人确实是真诚待他。

不得不说,他被感动了。

该死,大佬的温柔为什么这么难顶!

“你们找到了吗?没有?那接着去找找!”

那些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甚至有一人的脚步往这里走来。

周围安静地出奇便显得那踩石子的声音越发明显。

来不及了!

霍晟睿一直盯着林怀然,他怕他一闭眼就再也看不到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他突然害怕死亡。

因为只有死亡可以把他们分开,而他不想与他的阿怀分开。

也正是因为死死地盯着他,霍晟睿得以看到林怀然的表情变化,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急忙握紧林怀然的左手,沉声道:“阿怀,你要做什么?!”

林怀然静静地看着他,突然微笑起来,月光洒落在他白皙如玉的脸庞上,眼眸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眼角弯弯。

“不”感受到林怀然在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霍晟睿死命摇头,本来冷静自持的脸上闪过慌乱,就连声音都发颤了一瞬,“不要不能去!”

不愧是主角啊,就这么一下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但这无用,即使被他看出,也无法阻止林怀然接下来的动作。

主角死亡,世界崩溃。现在看来所谓的主角不死光环也不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万事还得靠自己。

“抱歉。”

话音一落,林怀然彻底扯开霍晟睿的手,站起身来,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乖乖地待在这里,那些人不会发现你的,救兵很快就会来的。至于我你替我挡枪,我替你引走他们,这很公平。”

林怀然背过身去,闭上眼睛,说道:“如果请霍爷照顾好我的弟弟妹妹们,谢了。”

此刻清朗的声音却成了霍晟睿的噩梦,他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做出阻止的动作,只能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朝着巷子外跑去。

阿怀,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你的弟弟妹妹你要自己照顾,属于你的责任你得自己抗!

在他走后不久,崔邵带着一众人马赶来,因为找到这条隐瞒的巷子而耽误了一点时间。

崔绍一见到如此虚弱的霍晟睿便急忙冲过来,大喊道:“霍爷!您怎么样了!”

见到救兵来了,霍晟睿连忙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口中喃喃道:“快快去救林怀然!”

“咳咳咳!”

霍晟睿突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牵动到伤口,使得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扭曲,他眼前的景象突然开始变得模糊。

突然一股疲倦困意上涌,他眼皮缓慢下移,随着眼睛彻底闭上的瞬间,手也随之落下,嘴角流出鲜血。

“霍爷!”

崔绍示意其他兄弟赶紧把霍晟睿送去治疗,他自己带了一批人马朝霍晟睿刚刚指的方向跑去。

“还有人要救,兄弟们跟我走!”

“是那个跟在霍爷身边的戏子吗?救他干嘛。”说话之人满是不屑与轻蔑。

此话一出,有几个兄弟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踌躇地看着崔邵,感觉没有必要去救一个卑贱的戏子。

“混账东西!”

崔邵直接对着那人竖起枪来,“霍爷的命令都不听了吗,你们是要造反?!如果没能救下林怀然,霍爷生气起来没人可以担得起这责任!”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崔邵气得大吼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另一边,林怀然先是近身干掉几个敌人,捡起他们的枪,检查了一下弹夹,十分熟练地对着听到动静赶来的人就是几枪。

枪枪毙命。

干掉这一拨人后,林怀然自认已经拉满了所有的仇恨,急忙带着剩下的敌人远离霍晟睿藏身的地方。

那些人定睛一看是林怀然,本来犹豫了一会儿,因为他们并不确定霍晟睿的位置,但当他们看到地上兄弟们的尸体后集体愤怒了,带头的人叱道:“臭婊/子,弟兄们追上他,他肯定知道霍晟睿在哪!”

身后的人紧追不舍,林怀然借助复杂的地形给自己找掩体躲子弹,时不时地朝身后给几枪,总能听到中弹后的人发出的闷哼声。

可人的体力是有限的,敌人有人数优势,虽然林怀然奋力向前跑但步伐总会有慢下来的那一刻。

砰砰砰砰——

连续几枪的射击,林怀然手里的枪彻底没了子弹,但此时的他不能直接扔枪,不然让敌人察觉他没了威胁后只怕会更加凶猛地扑上来。

【系统:宿主,危!!!】

【林怀然:啊啊啊!废话,还用你说,我腿都要跑断了,救命啊!】

【系统:但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宿主,霍晟睿被人救下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也有人朝你这个方向来救你了。想活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苟!死命苟啊!】

【林怀然:我知道啊!已经在豁出命跑了,快把救兵的位置发给我,我可以绕啊!】

系统的效率在生死攸关时变得特别高,迅速给林怀然提供了救兵的位置。

林怀然利用掩体再次挡下几波子弹后选择翻墙逃生往回绕,可是人一落地就感觉到了一个东西抵在了他的额心,是冰冷的枪/口。

“跑啊,怎么不跑了,不是很能跑吗?把我们当猴耍很好玩是吧。”

林怀然没有多说话,为了顺应面前人的心理,眼睛里适当地流露出符合时宜的害怕。

没有办法了,只要面前人一扣扳机,他直接会被一击毙命,任务彻底失败。

所以,他只能慢慢地拖住他,给自己争取时间。

林怀然逐渐抬起双手,在手中的枪快要落地时,趁面前男人不备直接反手夺枪,坚硬的枪体重击他的大脑,直接把人给砸晕了,然后捡起掉在地上还有子弹的另外一把枪,把手里没有子弹的枪丢掉了。

就当他要逃跑的时候,巷子口被人堵住了,带头的人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把玩着手里的枪,看着我林怀然的眼睛里满是冰冷,好似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呸!只不过是个下贱的戏子,还和我们耍花样。说!霍晟睿在哪?我可以饶你不死哦~”

男人眼里发出邪/淫的光,已经把林怀然恶心到了。

见他没有反应,男人举起枪,对着林怀然的腿就是一枪。

“说不说?不说我可以慢慢折磨你,直到你说为止。到时候失血过多而死,可就怪不了我了。”话里满是恶意和虐杀人的快感。

林怀然依然低垂着头沉默着,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架势。他料准了这些人需要从他口中知道霍晟睿的位置,一时半会不会将他灭口。

他还可以再拖一会儿,只要这段时间救兵及时赶到,那么他就赢了,也就可以活下来。

【林怀然:嘶,疼死老子了。】

【系统:宿主别装了,我第一时间给你开了痛觉屏蔽,你可不能让人发现你的异常!】

接下来的时间,林怀然的另外一条腿,以及两条胳膊接连中弹,他以及没有继续站立的能力,膝盖弯曲,整个人跪了下来,呈现一种屈辱的姿势。

他的脸色惨白,比之前霍晟睿受的伤更眼中,白色的里衫直接被红色染红,这副场景带着破碎摧毁的美感。

更是是一种难以逃脱、濒临死亡的感觉。

见林怀然依然死死咬牙,就连痛呼声都不愿意发出。

男人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子了,既然问不出来话,拖了这么久,任务也基本失败了,便不打算再浪费时间,直接结束这个坏他们好事的人的性命吧。

“你该去死了。”

正当男人即将举起枪的同时,崔邵带着救兵冲了过来,直接把男人的枪踢飞,然后一脚踩碎了他的手骨,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惨叫声。

【系统:宿主,有人来救你,你活下来了!接着做任务吧,为了积分积分!】

【林怀然:这真是太好了,活下来了!】

【系统:崔绍朝你这边走来了,你要不要晕一晕?】

【林怀然:没感觉,晕不掉。】

【系统:这好办,不还有我嘛!】

崔绍看到不远处浑身是血的林怀然,心不由地一滞,连忙冲过来,正好看清他的唇语:

谢谢你救了我。

林怀然装虚弱还没有装完,突然感觉到浑身剧烈的疼痛,直接被疼晕过去了。

【系统:嘻嘻嘻,不用谢我啦,宿主。】

林怀然:系统你这个狗比竟敢突然关掉痛觉屏蔽!

崔邵赶到的时候,刚好把陷入昏迷的男人拥入怀中,浓厚的血腥味破面而来,惹得他的心颤了颤。

这是虐杀,是单方面的折磨啊!

崔邵经历过战场的生死,就连他自己也受过危及生命的伤,但他是第一次见到被打了五枪,可以一句痛苦的声音都不发出,并且强撑着等到救兵赶来才晕倒的人。

这场豪赌,他赢了,不但救了霍晟睿,也救下了自己。

崔邵看着林怀然,眼睛里有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最后只是疑惑道:“林怀然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血红、满目都是刺眼的血红。

窒息感和失重感齐齐出现,霍晟睿恍惚间看到一个男人被人用枪顶着头,随后画面忽地一转,变成了男人浑身带血,低垂着头、闭上眼睛的模样。

如果忽略他的跪姿和那殷红的血迹,你可以认为他在安睡。

可现实确实一个让人绝望的情况:他死了,死于枪下,失血而亡。

当看清男人的脸后,霍晟睿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人重击了一下,钝痛感让他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他甩了甩头,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跑向林怀然,想要抱住他。

可原本应该死去的人蓦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恨意让霍晟睿僵硬在原地,他只听到男人有仇恨绝望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我为你去引开敌人,为了你而死,为什么你不下来陪我,为什么!!!”

嘀嗒——

滚烫的泪珠顺着霍晟睿冰冷的脸颊滴落。

在男人睁眼说话的时候,霍晟睿就已经知道面前的人是假的,知道自己陷入了梦魇之中。

他怔愣地抹过脸上的泪水,像是稚童一样透露出疑惑。

既然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要哭?

哈——原来他也会哭啊,那他现在是为谁而哭?

“林怀然阿怀,我的阿怀!”

男人突然陷入魔怔之中。

“你不能有事,我不允许你死!”

作者有话要说:  刀吗?不刀吧

今天更新四千加上第一个世界替换了两千,就算我更新了六千了!能不能给点白白的东西当作奖励呢(搓手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