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民国危情(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了戏, 林怀然跟着青檀回到后台的隔间。一路上小姑娘都神色恍惚,时而低头傻笑,时而胡乱摇头。

林怀然感觉这丫头是不是有些疯了, “青檀,怎么了?春天来了, 你也按耐不住了?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看上哪家小子了?”

“主子!”青檀嗔怪道, 被人当场戳穿, 薄薄的一张小脸也有些挂不住了。

“哪有啊!这都是没有的事儿,青檀可是要一直伺候主子的, 主子不娶,我就不嫁。”

【林怀然:娶是不可能娶别人的, 只能别的男人“嫁”还差不多,这傻丫头呦。】

【系统:霍晟睿来了。】

统音一落,一个站在角落里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因为灯光稍显昏暗,打下了一道道的阴影,难以看清他的表情,可高高的个子就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阿睿?”

霍晟睿见到了自己想要见到的人,嘴角微扬, 便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男人一席黑色西装,皮鞋擦得锃亮,打着考究的领带, 头发也梳成了背头,小麦色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因为是修身款, 完美地突出他的宽肩窄腰,这样一看,他的腰确实蛮细的,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不容小觑。

霍晟睿摇了摇手里的袋子,眼神宠溺地走到林怀然面前,低声说道:“晚会快开始了,我帮你把妆卸了,然后换上衣服,好吗?”

“嗯,那我们先进去吧。”

语罢,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青檀始终低垂着头,尽量缩减自己的存在感。虽然她看不到具体画面,但从那温柔的语气中,她就可以感受到男人对林怀然的不一般。

这真的是传闻中那个杀伐果断、冷漠狠厉的霍爷吗?怎么感觉自家主子还站了上头呢

林怀然乖巧地被男人揽着肩,然后坐到了梳妆台前。

霍晟睿十分自然地先把卸妆用的物件清洗干净,然后示意林怀然转过头来,稍微抬起头,便卸起妆来 。

手下的这张脸异常精致,可那眉眼又不会显得很女气,近距离看的时候,发现眉锋显出几分锐利,鼻梁高挺,鼻尖上有一粒并不显眼的美人痣。

霍晟睿无意间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惹得林怀热微微躲避,叫唤了一声:“别一直摸,很奇怪的感觉。”

当妆卸完后,霍晟睿单手抬起他的下巴,两人四目相对,氛围便带了几分暧昧。

林怀然此时没有防备,就是一副任人采撷的模样。

天晓得他此刻是多么强忍着,才忍耐住把人禁锢在怀中亲吻的欲望。

“卸好了,换衣服吧。”

这次霍晟睿没打算直面如此香艳的场景,自觉地背过身去。等会还得去参加酒会,可不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一个字:忍!

“换好了,走吧。”

林怀然的胳膊弯曲,示意他挽住自己的手臂,可霍晟睿却没有动作。

“今天可以换阿怀挽住我的胳膊吗?因为要参加酒会,人很多”

“害羞?”

霍晟睿露出一抹微笑,“嗯,私下你想做什么做什么。”

“可以,维持形象嘛,我懂得。”林怀然揶揄地说道,昨天逗弄得有些狠了,还是给点福利吧。

感觉到手臂上的重量后,霍晟睿开心地笑了起来,眼睛眯起看着林怀然。

也只有在两人独处时,霍晟睿不会刻意板着脸,表情会随着心情的变化而显得生动。

“霍爷、林先生。”司机恭敬地躬身说道,“没事的话就前往酒店了。”

他们这次要去的酒店有个十分典雅的名字——雅致,因为其的装修风格现代中却不失古朴的典雅,故有其名。

这次的酒会云集了淮阳城的风云人物,东家是城内的第一银行创办家族李家,表面上是打着慈善晚会的称号,实际上只是各位大人物联络感情的场所。以前的霍晟睿是不喜欢参加这类活动的,一般都是谢绝,这次不一样,因为想要带林怀然长长见识,也出于自己的私心,于是答应了这次邀约。

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属于自己,只要在他身上打上自己的烙印,就没有人再敢去欺负他,就连背后诋毁都不行!

【林怀然:原剧情的“我”是不是作了波大死?】

【系统:是的,原剧情的炮灰攻为了得到受下了药,最后成就了主角攻受,两人干柴烈火地干了一夜,感情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然后炮灰攻就被“秋后算账”了,不止被主角攻封杀,就连主角受都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心灰意冷。】

【林怀然:炮灰攻之后还下了一些黑手,但都变成了主角攻受感情的助攻,最后完美往常炮灰攻的使命,“圆满”下线对吧。这剧情好狗血好古早啊,如果这样的话那弟弟妹妹最后怎么样了?】

【系统:被主角攻受收养了。】

【林怀然:?】

【系统:可现在剧情走向已经崩掉了。宿主,主世界已经有回复了,他们说,如果主角攻受无法he,那你可以选择其中一个he,也勉强算你完成任务。】

【林怀然:那就还是得谈恋爱呗,可以转换一下思路了。】

【系统:嗯,宿主又不是第一次,加油哦!】

【林怀然:好像剧情里攻受第一次的时候出血了,可见这届攻的水平不行哦,我就不会这样,我只会让哥哥爽呢~但前提是我得爽!】

【系统:什么虎狼之词???诶,不对,宿主你做出选择了吗?!】

林怀然为微笑着,主动屏蔽了这个傻狗系统。

“霍爷、林先生,我们到了。”司机停下车,朗声说道。

“嗯,阿怀,我们下去吧,今天晚上一定会很有趣的。”

霍晟睿先一步下了车,非常绅士地帮林怀然开了门,执手等候。

林怀然看了他一眼,想着今晚确实是有趣极了,便伸出手,主动挽着他的手。

他今天不会下药的,所以今天酒会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林怀然全当放松心情来吃吃喝喝。

此时的酒店门口没有什么人,大人物们都进去了,周围的侍从也驱逐了那些想要看热闹的民众。

站在一楼都可以听到二楼酒会的觥筹交错之声。

两人正要往前走进入酒店就听到了一道声音:

“阿然?”

林怀然应声回头发现是谢寒烟,今天的他穿着一套烟灰色西装,额头上慵懒地披散着碎发,看样子和平常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连气质都显得更为成熟。

单手插兜、另外一只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眼尾。林怀然知道这是他紧张时候的表现,紧张?为什么要紧张?

“谢寒烟。”林怀然疏离地打着招呼。

见他这幅模样,霍晟睿有些小高兴,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情敌,就把林怀然带进酒店。

看到两人这幅亲密的模样,谢寒烟深吸几口气,把心中的郁结之气排净才抬脚走了进去。

是他的,就必须得抢回来。

但他不知道有一句话:注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走进酒店,林怀然着实被这大气的装潢气派给惊到了,只有霍晟睿淡淡一瞥,不以为然,因为这个酒店产业还不至于让大佬霍晟睿为之赞叹。

两人一出现,满人的酒会先是安静了一会儿,然后瞬间沸腾起来,众人的视线集中在其中一人身上——霍晟睿,至于林怀然只是偶尔有人分去目光,也只是因为他那出色的相貌而已。

对于上层人而言,林怀然这类人就显得卑贱了一些,基本没人会承认他,在座的基本都是世家大佬,自然心高气傲了一些。

戏子?只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霍爷,您来了。”

东家李家的大少爷适时出现,向着霍晟睿伸出手,看上去十分尊重,虽然李家也不差,但面前的人实在太妖孽,军商两手抓,可不能得罪了。至于他身旁的林怀然,他算个什么东西?

霍晟睿面色淡淡地与之握手,两手相触一瞬就松开了。

当那李家大少爷走后,霍晟睿拿出手帕把右手一根根地擦干净。

看到这幅场景,林怀然才知道原来霍大佬也有洁癖,啧啧啧。

但这李家大少爷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表面上虽然恭恭敬敬,但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东西隐藏在皮囊之下。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现在就变成了林怀然在开心地吃着美食,而霍晟睿一脸宠溺地单手撑头看着他吃。

这幅场景让关注这边的人大跌眼镜,不远处的谢寒烟眼里都好似覆满了一层寒霜,但他还是仿佛自虐般地盯着他们看。

来到民国世界这么久,林怀然还是第一次吃的这么爽,这里的甜食基本给他尝个遍。

“喜欢吃甜的?”霍晟睿问道。

“嗯!”

看到他两颊鼓鼓的,跟只可爱仓鼠一样快乐进食的模样,霍晟睿也生起几分兴趣,发现自己的心上人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这里有奶油。”

“什么?”

林怀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嘴角被人舔了一下。

“偷袭”成功的霍晟睿意犹未尽地说道:“嗯,很甜。”

林怀然:!!!撩我!

虽然林怀然爱逗人,但还是架不住被人反撩,更何况此时得逞的男人不再掩饰笑意,露齿笑了起来,更过分的是还用手薅了他一把柔软的墨发。

“你幼不幼稚?!”

林怀然不能让自己白占便宜,伸出手捏住大佬的脸,把他的脸往外拉,嘴巴咧得大大的。

不得不说,这脸的手感还蛮不错的。

霍晟睿也不甘示弱,伸出手回捏他的脸,两个人就跟三四岁的小朋友一样互相揉脸,这让一旁偷看的人更加怀疑人生了。

众人:这还是威风霸气的霍大佬吗?确定没有换人???

但从这一举动也可以看出,霍晟睿对林怀然并没有冷落,相反十分热切,引得人分外眼红。就从带他出席就回、以及抛下一众可以合作的大佬,就为了陪他吃甜品!

如果这都不算爱~

“闹够了吧,还是小孩子?”

林怀然笑着弹了弹霍晟睿的脑门,经过这么一闹,两人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了一些,起码互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任何问题,反而很有趣。

至于霍晟睿的人设早已经崩掉了,林怀然也不在意了,随他去吧。

林怀然:毁灭吧,这崩坏的世界,我累了。

“好了,不闹了,我还有事要去处理一下。你甜品吃腻了,可以去吃别的,我去去就回来,乖乖待这里。”

霍晟睿交代了一下,有些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戏真多!又不是见不到了。

不得不说,少了一个人就连吃东西都变的有些无聊了。林怀然刚刚吃完甜品感觉到有些腻了,正打算去拿杯牛奶来喝,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而他的手里正好拿了牛奶。

“你这个习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呢。”

林怀然听到这有着笑意的话,觉得有些熟悉,抬头一看,好家伙,谢寒烟怎么跑到这里来呢,那这杯牛奶他是接呢还是不接呢?

“放心,没有下毒。”谢寒烟把牛奶放到他面前,就很自然地坐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林怀然吃东西,口中嘟囔着:“为什么呢,之前爽快地拒绝了我,现在又跟别人如此亲密”

林怀然因为实在感到太腻了,也不管那么多就干了一杯牛奶下去,喝完还舔干净自己嘴巴上一圈的牛奶胡子,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至于谢寒烟说了什么,因为他声音太小,林怀然也没有听到。

“谢谢,你有什么事吗?”林怀然问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谢寒烟开玩笑道,看到林怀然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后便转移了话题,“弟弟妹妹们还好吗?”

林怀然沉默了一会儿,答道:“还不错,有健康快乐地长大。”

“他们进学堂了吗?”

“没有,我找了先生,平常有空的时候也会教他们读书。”

谢寒烟恍然道:“也对,这世道并不太平,待在家里也好。”

“嗯。”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谢寒烟的嘴巴张张合合了几下,就是说不出来话,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

这五年你怎么样,没有我的陪伴和爱慕,你过的还好吗,是不是感觉到更自由了?我还有机会吗?

可这些他都问不出口,几天前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真的很疼。

作者有话要说:  生死时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