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民国危情(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后, 霍晟睿亲手为林怀然扣好胸口处的纽扣,帮他把有些脱了的妆重新补了补。俏眉重新勾勒了一番,涂上一层大红色的红油彩, 戏妆就正式完成了。

“没想到霍爷你还会化妆。”

林怀然享受完他的服务后,笑着说道。

在看到男人指腹上的白|粉和手背上的红色油彩, 他没忍住地再次“噗嗤”一笑,成功收获了一个弹脑门。

“别贫, 该你上场唱戏了。”

霍晟睿不知道自己嘴角微微勾起, 他把沾染上油彩的手背到身后,细细地打量起出自他之手的完美艺术品。

嗯, 很好看。

至于他为什么会化一些简单的妆,那就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林怀然点了点头, 问道:“霍爷今天还准备待在贵宾席上?”

“嗯,那个位置已经被我包了。”

扔下这么霸气的一句话后,霍晟睿先上前一步, 他的手臂微微弯曲,侧头朝林怀然看去。

一看这架势,林怀然心里都明白了,但并不想如他所愿。

“霍爷,你这招是不是已经用烂了啊, 想必有很多女孩都享受过这个服务吧。”

听到这话,霍晟睿眉头维皱,摇了摇头, 表情有些严肃地说:“没有,你是第一个。”

看到林怀然一副窃笑得意的模样,霍晟睿知道他又被面前的小坏蛋给耍了。

他不由地被气笑了,但眼中的宠溺难以掩藏。

就像是对孩童般的包容, 而林怀然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偶尔不听话的“坏孩子”。

算了算了,大人不要和“小孩”计较。

林怀然才不会像女子那样去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更何况他对自我的定位十分清晰。

所以他学霍晟睿把手臂弯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直视前方,配上他那艳丽的妆容,确实有一股别样的风情。

侧脸精致,是标准的美人长相。

“你也是第一个哦,要不要试试?”

霍晟睿想要拍开他的手臂,却没下得了手。

既然他要玩,就陪他玩一玩。

男人想完后,就伸出手挽住林怀然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用他那富有磁性的低音故意说道:“林哥哥,走吧。”

林怀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原本平淡无波的表情差点裂开。

喂!大佬你崩人设了啊!

送林怀然到了后台,霍晟睿就抬脚往观众席的方向走去。他看了看手背上的白|粉,轻轻地把它拍干净了,可衣服上还是沾上了一点红色的油彩。

低头凝视了一会儿后,霍晟睿便移开了目光,重新迈开大长腿朝目的地走去。

当他来到观众席上时,发现自己的贵宾席上坐着一个人。因为是背对着的,霍晟睿看不见他的长相,虽然面无表情但因为座位被抢了还是十分不爽。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这个位置已经被我承包了。”

正常来说,这个位置是属于霍晟睿这件事应该是每个来戏园里听戏的人都懂得的,即使那个位置不是经常坐人,但也没有人会胆大到试图去坐一坐。

霍晟睿面前的人可不是简单地坐一坐啊,看样子是想要一直坐下去了。

问题是他戴着一顶黑帽,一直没有抬起头来,也没人能够认出他来。

但身上穿着的洋装一看就价格不菲,可见其家世并不一般。

只见男人懒洋洋地抬起了头,嘴角的微笑为他添上几分儒雅,戴着的黑框眼镜也是规规矩矩的,但说出口的话却丝毫不客气。

“哦,你的位置,这写你名字了吗?”

霍晟睿在他抬头时就已经认出他来了——谢家大少爷谢寒烟,留学五年归来的知识分子。

呵……抢人座位的“知识分子”。

霍晟睿眼神不善地看着他,眼里的锐意好似能够刺伤人。

可谢寒烟依然平静地坐在位置上,根本没有想要让出这个位置的打算。

突然,戏台之上的红帘已经掀开,成功阻止了霍晟睿想要把谢寒烟拽起来的举动。

谢寒烟也察觉到了他的怒意,但还是老神在在地坐着,还特意换了个舒服的坐姿。

因为这个姿势,反而冲淡了他的儒雅与斯文,带着几分乖张与痞气。

谢家和霍家的地位相当,谁也不要想向谁低头。

出国五年的谢大少爷可不只是乖乖读书,正所谓走出去见见世面,在国外待的这几年让他见识到了很多事情,也想明白了许多从前十分苦恼的疑惑。

他去过酒吧看过金发碧眼的男人和女人调情,也在河道上看到过一对白发佝偻的老人相携着手漫步。

一片岁月静好。

他见过许多美景,可最美的人与景都装在了心里,难以忘记。

林怀然已经就位,今天的他一改往日的大红戏袍,换上了一件浅紫色的素裙,整个人带着几分清新,但因为那过于昳丽的长相,反而平添了几分诱惑。

婉转的唱词从口中吐露,林怀然一边唱着戏,一边观察着那引人注目的位置。

【林怀然:咦,谢寒烟怎么坐着霍晟睿的座位啊?还一副乐意至极的模样,不愧是主角吸引定律吗,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系统:应该吧……?】

系统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家宿主很明显理解错误了,保佑他不要翻车。

林怀然也没有过多关注那里,就一开场的时候瞅了一眼,接下来全程都自顾自地唱着戏。

他可是十分有职业道德的!

所以林怀然并没有看到两人眼中的复杂与惊艳,背地里的暗潮汹涌也丝毫没有察觉。

只不过偶尔视线扫过的时候,会感觉到那两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像是看到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

住脑!

林怀然被自己的想法给恶寒到了,连忙移开视线,按部就班地接着吐出一句句唱词。

可他刚刚的动作倒是让不远处的两个男人都心神激荡了一下,呼吸都错乱了一瞬。

媚眼、红唇的搭配古往今来都是一大杀器。

两人把林怀然的动作想错了,都认为是对自己做的。

完全不想去承认这只不过是一个无意间的动作。

脑补是病得治。

“不要瞎打什么主意,他是我的。”

谢寒烟霸气十足地宣告所有权,因为年纪尚小的原因,眼中的得意根本没有想到掩饰,或许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听到他说的话,霍晟睿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很快就消失了。

毕竟林怀然还是他的“新宠”,是属于他的,便容不得其他人来觊觎。

“谢寒烟,已经不是五年前了。还有,他并不是任何人的依附品。”

“你说的话自己会信吗?”谢寒烟语气不好地反驳道。

两人同为男人,彼此之间的小心思都明白得一清二楚。

谢寒烟现在觉得霍晟睿这只“老”狐狸非常喜欢惺惺作态,让人恶心十足。

重点是他“老”。

“你要多少钱?”

谢寒烟突然问道,让霍晟睿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他又很快反应过来,不知不觉地唇角勾起,说道:“他是无价之宝。”

谢寒烟不想跟他在这里接着虚与委蛇。

刚好此时的林怀然也唱完了戏,站在台上的他微微一鞠躬,身姿挺拔地走下场去。

见人离开,霍晟睿也不爱待在这里了,只不过在临走时毫无感情地说了一句:“只不过是个仗着爹的玩意儿,有什么好横的?下次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不然你爹来找我都不好使。”

霍晟睿别看平常冷漠矜贵,但好歹也是从军营里出来的大佬,这几句话都还算干净的,更脏的话他都听过。

谢寒烟傻眼了,两秒后才反应过来霍晟睿在骂他,刚想追过去找回场子,却发现前方的男人连个眼神都不爱施舍给他。

“拦住他,不要让他打扰到阿怀。”

一旁的侍卫站了出来,站在谢寒烟面前,“恭敬”地说:“谢大少,您不能过去……”

就一会时间,霍晟睿已经来到了后台。

听到身后的动静,林怀然正在卸妆的手微微一顿,然后接着卸起妆来,因为没有了□□的遮盖而显出的皮肤带着健康的白皙。

他面无表情地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谢寒烟?”

霍晟睿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似毫不关心,实则在意十足地看向镜中的男人。

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他也走了有五年吧……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因为要走剧情,林怀然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但是主角一见钟情定律肯定会让霍晟睿对他有感觉,就类似于那种:

呵,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说句实话,身为主角,谢寒烟长得不差,相反非常俊美,打小浸染在书香气之中,他的气质带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儒雅和斯文。

而霍晟睿是个面瘫,迫于他的威慑,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造次。他背后背后的黑暗与血腥也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嚯,好家伙,这两人一个白一个黑。

“不怎么样,你还想着他?”

霍晟睿的声音有了几分起伏,这让林怀然立马警惕起来。

毕竟他现在可是个炮灰,没有主角光环的他肯定干不过他们的,保命要紧。

“怎么可能。从未开始过,想念谈何说起呢。”

“嗯,你赶紧卸妆吧,卸完带你去食锦堂,吃完饭后去试试为你定制的西服,看下效果怎么样。”

“西服?我没有定制这种东西啊。”

看到自家宿主这副傻样,系统连忙提醒。

【系统:两天后的酒会!】

“阿怀,我忘记告诉你了,不久后有一场酒会,需要你陪我去一趟,所以西服是我为你定制的。前段时间太忙,一时忘记告诉你了。”

“我陪你?这种酒会不是应该找个女伴吗?”

霍晟睿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眼里的坚定让林怀然打消了劝说他的念头。

反正也说不听,没必要浪费口舌。

“我和你关系更亲密,不需要其他女人。”

霍晟睿说完后,自己都微微一怔,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出这么一句带有解释意味的话。

可这他让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阿怀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林怀然跟了霍晟睿也不会让他认为青年一定是喜欢男人的。

跟了老板的伶人最后娶妻生子的大把,但霍晟睿自己却是个实打实的断袖,有着龙阳之好。

霍晟睿很想问他,但想了想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可以自己慢慢观察。

卸完妆后,林怀然换上了之前霍晟睿亲手为他添置的常服。

一身水蓝色的长衫延伸至脚踝处,柔软的墨发垂下。

站在一身黑色西装的霍晟睿面前,林怀然身上的那种文人雅士的气质更加明显。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很好看。”霍晟睿夸赞道,然后揽着他的肩膀,胸腔微微振动,笑道:“走吧,带你吃好吃的去。”

林怀然点点头,揽着他肩膀的动作他也早已习以为常,没有丝毫奇怪。

男人之间揽着肩膀有什么奇怪的?

可这副模样却深深地刺痛了站在戏园外等候的谢寒烟。

“阿然!”

林怀然侧头,看到一身洋装的谢寒烟向他走来,眼睛里带着点看不透的意味。

谢寒烟:“放开他。”

霍晟睿丝毫不惧他的冷脸,反而变本加厉地把男人抱入怀中,眉毛微挑,优越的眉骨使他看起来充满男人味。

“你!”

谢寒烟气急,本想做些什么,可他今天只有一个人出门,周围都是霍晟睿的侍卫,动起手来肯定讨不到好处。

但他还是不想就这样离开,只能转向林怀然,问道:“阿然,五年了,我回来了。”

林怀然鼻尖都是男人身上的淡淡龙诞香,他被人抱的很紧,几乎整个人都窝在了霍晟睿的颈窝处。

林怀然:我的妈!这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怀中的小东西正在乱动,霍晟睿以为林怀然被说动了,想要给出回答。

不行!给个屁的回答,上了他的贼船就别想下来了!

“别乱动,不然我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林怀然:系统,我好想死,我是不是又玩脱了……】

【系统:……宿主加油!修罗场里不翻车,尽显男人本色!】

作者有话要说:  嗯……大佬和然然的cp感好像更强?但少爷其实也很香的,等我写出来你们就知道了!

这个世界会写的长一些,因为写完这个世界在加一些现实世界的番外就完结了……

再等我一段时间,六月中旬恢复日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