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民国危情(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家大少爷——傅寒烟冷眼看着已经被他摔碎的茶盏, 茶水泼了一地,原本的清新的茶香也早已消散了。

五年过去,曾经稚嫩青涩的少爷也已经长大成人。他的五官底子本来就好, 长开了以后变得更加俊朗,又因为常见浸透在书香气中, 气质带着几分温文尔雅。

一旁的老管家心疼地看着被摔碎的茶盏。

那可是前朝皇帝亲自赏赐的珍品啊,自家少爷怎么说摔就摔, 都不给让人阻止一下的时间。

“谢叔, 你的消息是否属实?”

傅寒烟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身洋装, 带着先进知识分子的感觉,风度翩翩地站立在原地, 看向谢管家。

“嗯……是真的。少爷啊,您可是不知,两人一起进进出出好久了, 根本没有避嫌,这不就是变相说他们有染吗。所以啊,老爷当时做的没错,戏子总归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少爷当时就是太年轻了, 才被他给哄骗了。”

谢管家为自己的少爷感到不值,一时竟忘记了主仆之礼,语气也带着点说教的意味, 但他并没有后悔,就算要被自家少爷罚也无事。

如果少爷当年远走他乡的时候,没有强逼着老爷答应不找那个戏子的麻烦,那个戏子至今指不定在哪待着, 还能名动淮阳城吗?

“是吗……”

可当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心脏所传来的异样感觉却做不了假。

真是不要脸啊……都五年了,爱意没能消磨殆尽,反而越发汹涌,随时都有可能把人给淹没。

“我回来的消息,他知道吗?”

这个“他”,不言而喻。

谢管家没有说话,显然是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个人的。

“说原因。”傅寒烟的声音冷了下来。

“老爷不让说,看到您的信中写到让他知道后,还气得把信纸给撕掉了……”

明明之前少爷您寄的每一封信都保管得好好的。

“也是,让他知晓又怎么样,他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毕竟,当年他可是明确说了,他从来没有想要跟他好过,全部都是他在一厢情愿,跟个傻子一样去对别人嘘寒问暖,讨好他,给他白白花钱。

傅寒烟直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五年前那个夜晚……

月凉如水,当年还是少年郎的傅寒烟红着一张脸,学着那些深闺小姐送了林怀然一个香囊,说是可以驱蚊的。

其实这都是托辞,其中深意满满。

见他接下后,傅寒烟原本以为是他明白了他的心意,并且同意后才接下的。

傅寒烟直接激动地说道:“阿然,你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话音刚落,面前的男人就跟见了鬼一样把香囊塞给他,精致面容上的表情有些扭曲,好像下一秒就会翻脸了。

最后,他只是微微摇头,笑着说道:“林少爷在想什么呢,你我都是男子,怎可在一起?”

傅寒烟一下子慌了神,下意识想要伸手去牵他的手,却被人蓦地躲开了。

他慌张道:“不……就算我们是男子,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爱慕你,你刚刚收下香囊不也是……”

说到这,谢家大少爷的脸好像又臊了起来,对待□□这一方面,青涩无比的少爷完全没有平常游刃有余的模样,一切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

见他确实是认真的,林怀然的眼神蓦地冷了下来,那双漂亮眼眸微微上挑,眼尾的弧度好似是能伤人的尖刃,一不小心就会被划得渗出血珠来。

因为刚刚才下了戏,唇瓣上的胭脂都没来得及卸下,反而衬得他越发白皙迷人。

“我们没有可能的,林少爷。你刚刚送我香囊……”

林怀然微微闭眼,仿佛在思考该如何完美地拒绝他。可当他看到谢寒烟的那泛着红晕的模样后,反而改变了主意。

“我并不爱慕你,我们也不合适。林寒烟,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以后……”

“也不要再见了。”

“至于当年的恩情……我已经陪你演了这么久的戏,也该还清了。”

林怀然向前走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猛地拉近。

近到林寒烟能够清晰地看到对方那犹如蝶翼般根根分明的睫毛。

“林寒烟,当年谢谢你的出手相救,不然我和我们兄妹三人肯定没有活路可走了。这么些年,我一直陪着你,不是因为我对你有异样的感觉,只是为了报恩,你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用,全部都存着,现在也该还给你了。”

说完后,林怀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袋,不容置疑地塞到谢寒烟的手中。

“我们不是一路人。”

语罢,林怀然不顾身后男人的祈求,就算是那微微的呜咽声也无法令他动容片刻。

“阿然!别走……”

谢寒烟最后只能看到男人绝情离开的背影,身着戏袍的男人犹如黑夜中唯一的艳红,不知不觉中会被他吸引视线。

而手中的布袋却显得尤为讽刺,明明他是如此爱财的一个人,他给的哪怕一分钱他都不愿意花。

就真的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吗?

……

谢寒烟回忆起了过去,五指蓦地攥紧,白皙手背上的青筋凸起,好似在强忍着痛苦。

可无数次梦回时分,想起那人的脸、那人的话语,心就犹如被千万只蚁虫啃噬一般,疼得他眼眶都变得湿润,每次都只能仰起头。

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暂时放下自欺欺人,面对自己的内心。

就算他贪财、薄情、心机深沉,我依然爱他,难以自拔……

所以,我无法忍受将他拱手让人。

五年后的林家少爷早已经不是当年只会哭鼻子站在原地的人了,既然是自己看上的,那就一定要得到。

谢寒烟眼中划过几分危险之意,眼神晦暗到让人难以看出他的想法。

“猎人”重新振作起来,以金钱为陷阱,坐等“猎物”上钩。

犹如雾中看花一般,究竟谁是拿刀的“猎人”,而谁又是即将掉入陷阱的“猎物”呢?

【系统:宿主,主角受已经回国了,下一阶段剧情要开始了。】

正在描眉的林怀然微微一顿,然后随其自然地接着描起眉来。自从霍晟睿“包养”了他,这妆盒里的物件都焕然一新,就连这眉笔都是上好的青矿石所制成。

笔尖一来一往,微微上挑的眉便画好了,林怀然也得空回系统话了。

【林怀然:下一阶段?不是主角攻受的二人戏份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系统:……既然宿主要打助攻,那当然要充分发挥“恶毒炮灰”的作用啊。再过不久就会有一场舞会,到时候淮阳城的各位大佬都会前去,主角攻受的初遇就在那了。至于怎么做,就看宿主你自己了。我相信,你不会让本统失望的!】

【林怀然:……我知道了。】

【系统:宿主,这个世界本质上就是走剧情,按照主角互相迷恋定律,他们是肯定会走到一起的,你的加入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更快明白自己的心意,经历了一系列天雷滚滚的事件后成功he!】

【林怀然:我不是来拆散他们的而是来加入(帮助)他们的?】

【系统:可以这样认为……】

在脑海中和系统交流了一番,林怀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虽然林怀然知道一些剧情,但很多细节并不清楚,特别是之后主角攻受之间的剧情,他就更没有什么印象了。

因为当时的他也没有命走这后面的剧情,谁知道世界会崩坏,他还要再回来一趟呢:)

扣扣扣——

门被敲响,林怀然还以为是青檀,就说了句:“进来。”

因为之后还有一场戏要唱,他现在正在穿里面的素色内衫。背过身的林怀然完全不知道身后是谁。

“青檀?”

原以为是青檀,可当林怀然一转头,便看到站在已经闭合的门处的霍晟睿。

男人依然是一身黑色正装,浓密的黑发梳成了一个背头,轮廓分明的五官彻底暴露出来。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此时微微眯起,有了几分危险意味,配上面无表情的脸,活脱脱的性冷淡大佬形象。

不知道这种人陷入情潮会是什么样的模样呢?

“霍爷,你怎么来了?”

林怀然称呼他为“你”而不是“您”。

至于原因,是霍晟睿不让他这样叫的,原话是:

“我没比你大几岁,不必用敬称。”

林怀然心里都清楚,这个男人就是不愿意别人把他看老了。

即使他没有比林怀然大几岁,但也已经二十过半了,而林怀然也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

男人嘛……某些时候比女人还更在乎年龄的。

“我本来是来听你唱戏的。”

霍晟睿边说边朝林怀然走去,黑色皮鞋和地面接触,脚步声在安静的隔间里显得尤为清晰。

“到了戏园后,发现来早了,问了一直伺候的你的侍女后,才得知原来主角还在后台上妆呢,我就来后台看看你。”

语罢,霍晟睿已经站在了林怀然面前,他伸出双手,宽大的手掌靠在了上妆台上,也把林怀然固定在了他的双臂之内。

他的眼里是不加掩饰的侵略感,又带了些许欣赏,像是在打量着自己的所有物,又像是猛兽给自己的猎物打上标记一般。

林怀然有些讶异,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这副“撕碎”面具的模样,常年处于上位的压力彻底释放出来,就连动作也不再止乎于礼。

两人的距离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而迈出这一步的竟是霍晟睿,是他亲手打破了这份分寸感,这是让林怀然感到有些惊讶的一个点。

“真美啊……”

霍晟睿伸出手,抬起了林怀然的下巴,用眼神细细描摹着男人的眉眼,越看越觉得心脏处有股异样感。

他知道林怀然并不是一个空有美貌的花瓶,男人的内在也是让他渐渐着迷的一个点。

林怀然不知道的是,霍晟睿很喜欢和他坐下来,各饮一杯好茶,互相交谈着,各自脸上都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

只有那种时候,林怀然脸上的笑容才是霍晟睿希望看到的,脱离世俗的虚假,露出纯粹的内在。

他的笑容有种魔力,可以让人很快安静下来,温柔的声线也不复平常的妩媚勾人,更让人有种反差感。

当看到林怀然只穿一身轻薄白衫,背对着他没有丝毫警惕性时,霍晟睿就彻底按耐不住心底的欲望,顺产自己的内心,身体也跟着做出了反应。

当真真正正地把他困在怀中时,霍晟睿心里那空缺的一角被填满了。

但他知道,这远远不够。

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着急,慢慢来,不能吓跑了他……

“你也很帅气,霍爷。”

林怀然这话可不是恭维,面前的男人确实生的一副好相貌,五官棱角分明,剑眉星目,就连薄唇都有着几分性感。

除了脸,身材和气质也是他的加分项。从报纸上的照片就可以看出男人身高腿长,走路带风的潇洒大佬气场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因为两人靠的极近,林怀然可以感受到男人维鼓的肌肉,一股龙诞香扑面而来,不难闻反而带着温暖的气息,那种神秘的气质浑然天成。

不愧是主角攻,这配置,绝了。

林怀然在心里啧啧了两声,见他依然是一副认真专注的模样,升起了几分逗弄他的坏心思。

小麦色的大手上覆上了一只冷白色的手,白到连皮肤上的青色血管都可以看的清楚,说是艺术品都不为过。

与霍晟睿的手相比,林怀然的手显然小了一些,完全无法包裹住他的手。

两人身高也有差距,不是林怀然太矮,而是霍晟睿太高了。即使有着半个头的差距,林怀然在霍晟睿面前也不会处于劣势。

顺着男人手背上的脉络,林怀然一路往上走,滑过“沿途”的健壮肌肉,停在了霍晟睿的喉结上。

圆润干净的指甲轻轻地挠了挠男人敏感的喉结,像是小猫挠人一般使人微微发痒。

可处在如此暧昧的氛围下,这个举动反而像是调情。

当看到男人的喉结微微滚动后,林怀然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还没有等他得意多久,他就感受到了自己的半边脸颊被人捏住了。

那人也坏心眼地轻轻捏了捏,像是捏面团一样。

“手感还不错。”

林怀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霍晟睿。

作者有话要说:  美人攻yyd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