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民国危情(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唱完戏的林怀然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小隔间, 在一旁等候多时的青檀连忙走了过来。

小姑娘脸上的红晕异常明显,就连眼神都乱瞟,不敢看已经坐在铜镜前的男人。

淮阳城第一名伶, 风华绝代、一顾人倾城的存在,男人的美被来华的外国人用最先进的相机记录下来过, 那张照片至今还放在他的抽屉里。

林怀然只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对着照片里的好似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换句话说是没有耐心多看一眼。

青檀问过他为什么不多看几眼, 明明照片里的他很好看,扮相绝美, 那勒起的眉上挑,有着浑然天成的美感, 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

林怀然只是淡然地回了她一句:

“照片终究是死物,哪有灵动的人美啊?”

“青檀……青檀!”

“啊?林主,怎么了?”

青檀蓦地回过神来, 猝不及防地看到了铜镜里映照出来的容貌。

“你去打盆热水来,我要卸妆了。”

“好,我马上回来!”

青檀暗恼于自己的走神,虽然知道林主不会怪罪她,但还是因为自己的失职而自责。

“这小丫头, 看着我发了这么久的呆。”

林怀然莞尔一笑,接着拆起自己的头套来。

等青檀把热水端过来后就离开了小隔间,因为她知道卸完妆的林怀然需要换下戏袍。

林怀然不紧不慢地把戏妆卸了, 然后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一身浅色薄长衫,配一双黑色皮鞋,很好地消减了男人容貌的昳丽,就犹如古时的文人墨客一般, 有着几分儒雅和清俊之感。

天色已晚,林怀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想要离开戏园了。自从出名赚到钱财后,他就在祥明街买了一栋房,房子不大,但足够他们三兄妹居住了。

这个世界,林怀然出身于没落的书香门第,祖父是旧朝的太子太傅,负责教导下一任天子。但家业传到林父身上就不行了,一朝比一朝更加落魄。

赶上时代解放的潮流,旧朝覆灭,林父不懂得变通,死守祖宗之法,这所谓的“书香门第”也彻底落魄下去,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见此,林父想不开自杀了,林母是典型的以夫为天的女人,得知自己的丈夫死后,本想跟着去,但因为还有三个孩子需要养,勉强压下这个心思。

可没多久,林母积劳成疾,花了林家所有的积蓄都没有医好便撒手人寰了,林家因此欠了一屁股债。

林怀然当时为了躲避债主,从京城跑到了淮阳城,可还是被人找到了,就在三人要被债主转手抓了去卖的时候,傅家大少爷出现了……

“林主,别着急走啊!”

陈鑫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见他要走急忙跑到他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满脸褶子的脸此时露出的笑容也着实不能看,林怀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疼。

他难掩不悦,漠然道:“还有什么事吗?”

“有事,当然有事啊,这可是大事啊!林主,刚刚霍爷夸你唱戏好听,说你身段一绝,是难得的名伶啊!”

林怀然听此只是谦逊一笑,“那麻烦以后陈班长见到霍爷时替我转告一句:多谢霍爷夸奖了。”

他知道面前的中年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霍晟睿肯定没有这么说过,即使意思是这个,但也肯定给他添油加醋地胡添了一通。

既然要助攻主角攻受,那按照原来的剧情走也是一样的,他也知道霍晟睿此番让陈鑫带话的目的。

林怀然隐隐想道:多半是成了。

陈鑫的下一句就印证了他的猜测。

“这个差事我可不敢拿,既然是要道谢,那还是亲自前往比较有诚意,林主说是不是呢?”

男人眼里贪婪轻蔑的光让林怀然有些犯恶心,所幸陈鑫也没有待多久,见话传到位后就开开心心地转身离开了。

经过这么一推荐,如果这事成了,那绝对有一笔丰厚的报酬。陈鑫好似看到了金元宝正在想他招手。

你问他万一人没到位怎么办?

陈鑫嗤笑,有大腿不抱,这是傻子才会干的事情。

林怀然站在原地好似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头接着向前方走去。

待走到戏园外,只见一家黑色的轿车停到地面上,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男人无可挑剔的完美侧脸。

今晚的圆月很亮,亮到林怀然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的表情,冷峻、漠然。可当他转过头后,视线所给予的压力更加瘆人,就好似被一只大型猛兽锁定的感觉。

换作别人指不定两腿发颤浑身都抖得不成样子,但林怀然并没有这种怂气十足的表情。他扬起一抹笑容,无视那深究的目光,向着霍晟睿走去。

“霍爷,您找我有事?”

语气带着几分嚣张,好似被人捧坏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在淮阳城巨头面前都敢用这种语气说话。

因为林怀然是站着的,要想看清他的全貌,霍晟睿必须抬起头,以他现在的身份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动作的。

他说道:“低头。”

林怀然不明所以,但大佬的命令他也不敢违抗,全然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像是突然听话的乖宠一样低下头,可眼里的笑意却完全藏不住。

此时的动作就很好地满足了霍晟睿身为上位者的虚荣心,更何况以俯视的视角可以看到男人全然的美,精致的五官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距离近到可以看到男人细腻的毛孔。

就那么一瞬间,令霍晟睿想到了“持美行凶”这四个字,如果换做是面前的男人,那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就在林怀然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霍晟睿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示意他先上车。

林怀然也乐得不用蹲下去,忍着骂人的冲动上了车。

虽然对于霍晟睿叫他上车的目的隐隐有预感,但事情没有到最后,他也不好妄下定论,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他没在怕的。

黑色轿车缓缓开动了,坐在后排的两人一言不发。

林怀然无聊到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夜晚的淮阳街只有几个零星的馄饨摊,晚归的行人都很乐意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再回去。

青年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微微翘起,眼里也有了些许温度,那双墨色眼眸显得更加迷人。

“林怀然。”

听到喊声,林怀然蓦地回头便和男人的视线撞到一起去了。

看到如此美丽的一双眼睛以及青年带着淡然笑意的面容,霍晟睿微微怔愣,却很快恢复原状,只不过五指成拳微微握紧了一些。

“怎么了?”

林怀然收起嘴角的笑容,重新恢复了一副清冷的模样,就像是突然回归云端的神仙,从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明明是一个伶人,下九流之教,在戏台上极尽散发自己的魅力,扰乱人的心弦。

可戏台下的男人又如此淡漠,甚至带着几分文人墨客的傲骨,使人完全无法联想到那副艳丽妩媚的模样。

有道是人有千面,面面惑人,让人心痒痒想要去探究一番。

霍晟睿突然疑惑,不知道面前之人会不会答应他的要求了……

如果不答应……不,没有如果,他没得选择,结果早已注定。

“跟了我吧,你的行头我包了。”

此话一出,车内的范围好似降至冰点。

霍晟睿久久没有得到回话,侧过头去看林怀然的表情。

只见他的脸上只余讽刺,眼里闪过了一抹讥讽之意,这让霍晟睿没来由地有些烦躁,温度便更低了些许。

“为什么?”

只是一句简单的反问,没有明确表示同意,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就连语气都平淡无波。

“霍爷可是淮阳城的巨头,要什么美人没有?为何偏偏看上我了?”

霍晟睿抿唇,没有说话,他在心里问道:是啊,为什么非得是他?淮阳城不缺美人,虽然他已是绝色,但绝色又不止他一位。

就在霍晟睿思考如何应答时,只听男人轻笑一声:

“我答应了,以后就请霍爷多多照顾了……”

霍晟睿咽下要吐露出的解释,别过脸,冷声道:“那是自然。”

目的达成了,可为何心里并不喜悦呢?

【林怀然:呸!看他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好像要给多么漂亮的回答,还不就是见色起意,色字头上一把刀,小心落下头莫名消失。】

系统看了看那上升了一截的好感度,选择闭嘴了。

论宿主太会招人了怎么办?

统生艰难,我要的是低调做任务的宿主而不是招蜂引蝶的妖孽啊!现在接触绑定还来得及吗?

系统好似看到了以后的巨型修罗场……

亲爱的宿主你就可劲作吧,只要不翻车,那你就可以在修罗场里乘风破浪了。

林怀然本以为霍晟睿第一晚会带着他回去,没想到车却停到了熟悉的巷子口。

——祥明街。

好似林怀然的表情过于惊疑,霍晟睿生出了几分逗弄他的心思,笑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跟了我只需要有些时候戏只为我一人唱便好。”

“真的?”

“嗯,下车吧。”

啧,这逐客的意思很明显了。

原本的剧情并不是这样写的啊……本来两人今晚要度过“美好”的一夜,林怀然已经想好对策,绝对不会失去屁股的。

可霍晟睿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来了一个骚操作把他整懵逼了。

回过神后林怀然也乐于不用再接着虚与委蛇了,微微颔首,不拖泥带水地下车离开了。

“谢谢霍爷送我回家,回见。”

当彻底看不到那人的身影后,霍晟睿才对着司机说道:“开车,回霍宅吧。”

他原本是想带人回去的,可脑海中莫名闪过那人的笑颜。那是一种轻松、不带丝毫世俗铜臭的笑容,美的人晃眼,让看的人也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可当那抹笑容消失后,又会让人无限回味,想要再次看到他露出这种笑容。

霍晟睿暗骂自己心软矫情,可清醒了几十年的男人突然想要学学那“不早朝”的君主,只为了得到美人真情实意的笑容。

“真是个坏透了的小家伙……”

林怀然回到家,发现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沙发上躺着两个人。

长的都林怀然十分相像,这便是他的弟弟妹妹了。

两个小家伙都睡得很熟,手搭着手,口中还发出几声梦呓。

“林主,您回来了?”

一位穿着布衫的妇人走了过来,轻声道。

“王妈,他们何时睡着的?”

提到这个,王妈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目光变得柔和。

“就刚刚,他们要等您回来,不肯回屋睡觉呢。”

林怀然也轻松地笑了起来,笑容没有丝毫杂质,显露出主人最真实的情绪。

“下次如果我晚归,王妈便带他们回屋休息吧。如果他们不乐意,那就说这是我对他们的要求吧,他们会乖乖听话的。”

“好,林主,您肚子饿了吗?需不需要吃些宵夜,我可以为您做去。”

林怀然摇了摇头,把两个已经睡熟的小家话抱了起来,向着二楼走去。

“王妈也早点休息吧,时候也不早了。”

大厅的古钟响了起来,发出清脆悠扬的钟声,好似余余禅音,抚平了世间的浮躁。

子时已到了。

之后,两人拥有了足够的默契。

林怀然还是像往常一样登台唱戏,霍晟睿如果有空的话便会充当台下的听众,依然是坐在贵宾席上。

同时,林怀然每天晚上的时间都是留给霍晟睿的。如果林怀然嗓子允许,那便会为他唱上一曲,男人的手边也会放着一杯热茶,听着婉转动听的声音,时不时地轻抿一口茶。

如果林怀然的嗓子发哑,便会被霍晟睿阻止,不需要他接着唱戏了。一般此时的霍晟睿会为他倒一杯茶,互相交谈,一直谈到指定的时间,然后放林怀然离开。

霍晟睿不愧是淮阳城一霸,身形矫健大可不必说,这学识也是一等一的好,林怀然觉得跟他交谈还是蛮愉快的。

这么一副君子止于礼的模样,有时候会让林怀然怀疑他是不是被上了身,这可不是一个包养伶人的人会有的做派啊……

因为两人的交往是实打实地摆在台面上,虽然众人不敢当着这位煞神的面谈论,但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致使他们背地里添油加醋地胡言胡语一通。

一个是冠绝淮阳城、比女子还更美的伶人,一个是淮阳城的铁杆,名下拥有众多产业的霍爷。

让人不想歪都不太可能。

嚓——

这是茶杯碎地的声音。

“你说林怀然跟了他?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年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啊……”

作者有话要说:  受:我的戏份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