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民国危情(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任务做完以后, 林怀然便回到了系统空间,因为他本人的性格和血族世界里的怀希特很像,所以他的表情一直处于一种淡然的状态, 不至于成为面瘫。

系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显示任务成功的标识, 更加疑惑了。

怎么感觉宿主变了很多……有些奇怪。

更让它不解的是,明明宿主上个世界死亡了, 任务竟然顺利完成了。

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系统就不浪费时间了。

【系统:宿主,恭喜任务完成!你是选择休息一会儿呢, 还是直接进入任务世界?】

林怀然沉默不语,看到显出实体的系统, 二话不说就给了它一个弹脑门,把它弹的脑袋嗡嗡响。

【林怀然:我是不是说过我回来要给你爱的教育来着?】

【系统:!!!呜呜呜!宿主饶命啊!本统再也不敢了!】

【林怀然:你不敢下次就不打了,但这次还是得爱的教育一下。】

说是打, 林怀然也就意思意思,毕竟系统对于疼痛感知度很低,看了看它的钢铁外表,林怀然收回了手。

算了,打久了也是自己的手疼。

【林怀然:先跟我说说下一个世界是哪个世界?】

【系统:这……是民国世界。】

【林怀然:民国?那不是我最后完成的世界吗?】

【系统:是的, 返回任务是随机进入的,不按顺序。】

林怀然点点头,之前的几个任务世界印象太久远以至于记不清, 对于自己最后一个完成的世界还是有些印象的,就省得系统说明了。

他记得当时他没有死遁,而是留了意识体。

至于为什么没有死遁,因为当时的男主出国留洋去了, 再加上有家人要养,死遁太不负责了,就留了意识体。

【系统:等宿主回归后,意识体的记忆你都可以看到的。】

【林怀然:嗯,这个世界和我的性格差别有些大啊……】

林怀然没有说的下一句是:而且挺麻烦的。

【系统:……是啊,宿主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伶人诶。】

【林怀然笑道:还是个掉进钱眼里,认为只有钱财才能傍身的伶人啊。】

【系统:那宿主是想现在开始任务还是休息一会儿?】

【林怀然:开始下个任务世界吧,以后直接开始任务世界,不用传送回系统空间了。】

【系统:好。正在进行小世界投放……投放成功,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

……

林怀然睁开眼,就看到了铜镜里的自己,因为上了戏妆的缘故,本就精致的五官显得越发妩媚,白脸红唇,扮相极美。

铜镜的镜面显出了几分青灰色,使得他的容貌倒映在其上,犹如镜中观花,多了几分朦胧美。

林怀然对着铜镜笑了起来,眼神也由原来的冷冽逐渐回暖,甚至是带了几分暧昧的笑意。

这个世界……可以略微放肆一下了。

指尖轻触眉眼,笑道:“毕竟我可是第一名伶啊……”

系统见此,忍不住浑身一颤,也有些被迷住了。

因为镜子里的男人太美了。

对,不是帅气,而是那种雌雄莫辨,模糊了性别的美丽。

不愧是他的宿主,随随便便就是绝色。

想到之前在系统空间时的林怀然,那充满暴力美学的爱的教育让它瞬间清醒。

【系统:宿主,意识体的记忆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时间线是五年后,之前被你虐过的男主即将留洋归来了。】

【林怀然:黑化值多少?满格吗?】

【系统:不是,这个世界男主黑化值没有那么离谱,但还是偏高的。或许是因为长期在国外学习,没有天天想着你吧。】

【林怀然:那很好啊,这样处理起来也会轻松一些,剧情进度条呢?】

系统瞅了瞅任务面板,表情顿时一阵复杂。

【系统:虽然男主黑化值没有那么离谱,但任务进度条已经彻底呈现黑红了,所以本世界重点放在掰正剧情吧,如果剧情还是崩了,那别怪我没有提醒宿主,您最后可能需要亲自处理后续了。】

林怀然点了点头,表示都清楚了。

“林主,您好了吗?”

门被敲响,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

见里面没人应话,青檀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连忙推门而入。

当视线触及到男人光裸白皙的脊背后,连忙垂下头,羞赧道:“见您一直没有回话,我……我还以为您发生了什么意外,便进来了。我不是故意的!”

林怀然点点头,把里袍穿好后,说道:“好了,你可以抬头了。”

青檀听到后便抬起了头,虽然说自家主子长相很绝,但每次一看,那股子惊艳感还是存在的。

美人在骨不在皮,更何况男人的骨相也很优越,一个男子能长成这副模样已是难得。

青檀心里也不免庆幸,她走了好运,可以伺候他这么多年。

而且自家主子也很大方,从来没有亏待过她,虽然私底下待人并不热络,但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一切都是止于礼,倒有几分古代世家公子的雅致。青檀曾一度以为他是不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但还是不敢发问,因为仆从没有资格去窥探主子的私事。

她的的胡思乱想反而还猜中了几分。

林怀然这个世界确实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不然怎么会接触到同为书香门第的男主。

但家道中落,世事无常,不得已只能入了这下九流之教。

当林怀然披上戏袍后,青檀自觉地帮他把后面的扣子扣上了,然后理了理他面前的着装,后退一步,笑着说道:“好了,林主的扮相还是如此令人惊艳!今天这出戏一定会满堂叫好的!”

林怀然微微勾了勾唇角,眼睛轻眨,“这是当然。”

直面来自自家主子的美颜暴击,小姑娘没忍住地红了薄脸,轻声催促道:“林主,场要开了,您得去后台准备了。”

林怀然点了点头,最后对着镜子照了照,见没有什么瑕疵后,拿起木桌上的水袖,便朝着后台走去。

青檀站在原处,彻底看不到男人的身影后才嗔道:“林主真是的!随意散发魅力……”

可想起当初和林主的初见后,她的眼里不禁有了几分悲戚。

在这乱世之下,你我都只是努力苟活罢了……

到了后台,林怀然看到了戏班的班长陈鑫。

“小林!赶紧的、赶紧的!快过来。”

林怀然听话地走了过去,问道:“陈班长,有什么事吗?这么急急忙忙的?”

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几分惯有的笑意。

“当然是有要紧事啊!今天来了一尊大佛啊,霍爷,霍爷你晓得吧?”

听到这个名字,林怀然微微蹙眉。

“霍爷?是霍晟睿么?”

“对啊,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霍晟睿啊!今天也不知道哪阵金风,把这位主也给吹来了。”

【嘀——主角攻离宿主不足百米,就坐在观众席上呢。】

主角攻啊……

林怀然把水袖固定在自己的肩膀处,轻轻地甩了甩,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即使是身处简陋的后台,也带着别样的风情。

他当然知道啊。

这和林怀然之前穿越过的言情世界不一样,这个世界是架空民国背景,是两个男人的虐恋情深的耽美世界。

如果说主角受的傅家是商贾大家,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把控国家经济命脉。

那么与之相比的主角攻家世更加不俗,虽然说钱财比不上傅家,但权力可比傅家大得多。

依靠枪支弹药发家的霍家也是淮阳城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毕竟可是拥有自备军的家族。

至于林怀然……

他的身份只是一个未来要被啪啪打脸的炮灰攻。

至于为什么要被炮灰,因为他虐过主角受啊,把主角受虐到出国治愈情伤,直到五年后才回来。

而且如果没有他这个炮灰攻的助攻,主角攻受还不一定能够走到一起呢。

根据虐恋情深剧本,感情不曲折是进行不下去的。

既然要求重点掰正剧情,那还不简单,按剧情走,接着给主角攻受打助攻啊,拉郎配谁不会。

“小林,戏要开唱了,准备准备!”陈鑫提醒道,语气中是压抑不住的兴奋。虽然他不知道霍晟睿为什么会来,但不妨碍他赚钱啊!

“小林如果你可以入了霍爷的眼,保管你此后衣食无忧,还有可以傍身之人了,不必每天唱个戏都担惊受怕的。”

林怀然知道陈班长是指他之前被人威胁的事情,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那我就先上台了。”

陈鑫点了点头,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每个戏场都会有视线最好的座位,一般这个位置不轻易坐人,但今天却坐着一个男人。

一头浓密的黑发梳至脑后,露出的额头光洁饱满,使他优越出众的五官彻底显露出来,轮廓硬朗,十分英气的长相,剑眉斜飞入鬓,眼里也有着潜藏的浮冰,是一个十分深不可测的男人。

他此刻散漫地玩着手中的扳指,听着场内刻意压低的声音。

“这场是第一名伶的戏啊,真的十分期待。”

“这位名伶是叫林怀然吧?听之前见过的人说长的是真的漂亮啊,比俪人会的台柱子都美呢!”

“你说那位歌姬啊?两人没有可比性,这位名伶可比她出色多了。据说还甩了傅家那位少爷呢,五年过去了,人都还在外留学……”

剩下的话霍晟睿也听不到了,一道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就连他也没有例外。

“咿——呀!”

大红色的台帘适时拉开,背对着众人的林怀然轻甩水袖,身体也慢慢地转了过来。那遮住半脸的水袖却引起众人的好奇,已经有听众下意识地站了起来,想要一窥美人的容颜。

“水剪双眸雾剪衣,当筵一曲媚春辉~”

戏台上的美人轻移莲步,口中缓缓唱出的竟是唐朝诗人崔仲容的《赠歌姬》。

还是他取词自唱,众人原以为他会唱些助兴的曲子,没想到他竟然唱了这首诗,还是自己改的曲!

“有这么一首曲子吗?”

台下的宾客低声疑惑道,没多久他们又很快被台上的妙人儿吸引了心神。

听到这句诗的霍晟睿眼眸一暗,他重新靠在座椅上,眼中闪过几分兴趣。

有点意思……

台上的人还在唱着,他时而甩甩水袖,时而掩面轻笑,那丝丝娇笑,似柔似媚。

白面红唇,黛眉亮眸,无不昭示着男人的美。好似他站在台上,就会吸引所有人的视线,众人为他迷醉,受他蛊惑一般。

“渭城朝雨休重唱~”

美人的水袖微微垂下,眼眸中带着些许伤感,他昂首远眺,眼中满是遗憾。

“满眼阳关客未归……”

那一眼好似望进了在场之人的心里,众人皆被感染一般,仿佛可以对台上的人儿感同身受。

他的眼睛和眉毛像是用水洗过一样靓丽,衣服也很飘娆,在宴会上歌唱一曲增添了很多春色光辉。

一曲唱罢,满座皆哑然,然后爆发了排山倒海的掌声,时不时地有人吹着轻佻的口哨,台上的人似乎很习惯这一切,不停地鞠躬以做回应。

“果真是淮阳城第一名伶,今日一闻,真是名副其实!”

“太好听了,你太美了!”

台上的人却是一直带着笑,见时间差不多后,他最后往客席看了一眼。

这一眼,误打误撞和霍晟睿撞到了一起,男人的眼眸很黑,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情。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手中带着黑色皮手套,整个人透着冷峻。

林怀然刻意释放魅力,朝他露出笑容,意识到男人没有半点反应后,好似无趣般地转身离去。

霍晟睿看着他离去,眼中有了几分玩味,没想到让傅家大少爷恋恋不忘的人长得如此勾人……

大红色的戏服穿在他身上十分搭配,美人身形高挑,即使是阅美人无数的霍晟睿都难掩眸中的惊艳。

看来今天兴致之举的时间没有白费,俗话说乱世出红颜,刚刚台上的客人儿确实担当得起,至于是不是祸水……

那就不清楚了。

“霍爷,您有什么吩咐吗?”

刚刚消失的陈鑫原来一直伺候着这位贵客,善于察言观色的班长看出了他对林怀然的兴趣,适时走上前问道。

“他的戏唱得不错,身段和唱腔都非常让人惊艳,实力确实和名气匹配。”

陈鑫一听,连忙附和,特意把林怀然夸的天花乱坠,活像是迫不及待卖人的老鸨,吃相十分难看。

“他叫林怀然对吧?”

听懂暗示的陈鑫难掩眼眸里的惊喜,一连说了还几个对字,边鞠躬边离开了。

男人把手中的扳指戴在大拇指上,然后转了转,便从贵宾席上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绝美伶人攻,在乱世中单纯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