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血族迷情(1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三天后吗, 那我们可以准备准备了。”

【林怀然:系统,你把情况和主世界报备一下,应该就在这几天脱离世界了。】

【系统:这……宿主你还是在想想吧。】

【林怀然:不用了, 报备上去吧。放心,任务肯定会完成的。】

系统不说话了, 最终还是把情况报备给了主世界。

【系统:主世界有回应了,宿主你只要保证任务完成, 就可以脱离世界了。】

【林怀然:男主黑化值多少了?剧情进度呢?】

【系统:快没了, 剧情进度是绿色的,这说明你按照这个剧情走下去没有问题。】

【林怀然:把重要角色干掉也没有问题吧?】

【系统:是的, 只要不直接杀死主角,威胁到世界意志, 那么它会维持小世界的运转,选出新的天道之子。】

【林怀然:懂了,借刀杀人对吧, 那没有任何问题了。】

“艾弗里,你有些紧张。”

走进屋子后,林怀然眼神复杂地打量着金发少年。

他太不会隐藏情绪了,只有留心就可以察觉到他的异样。但为了接下来的机会,林怀然不能揭穿他, 反而要提醒他。

“啊?是吗,我可能是很久没有见到王了,所以有些紧张。”

林怀然好似信了, 没有多说什么。

反倒是一旁的维尔看着他的眼神越发奇怪。

艾弗里背过身,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深呼吸了几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林怀然:系统, 关注一下希特家族那里的情况。】

【系统:好的!】

因为艾弗里的回归,林怀然打算把剩下的计划告知他一声。却在准备开口的时候,被维尔拉到了暗处。

“王,我觉得他很奇怪,您真的要把计划告诉他吗?”

林怀然点了点头,说道:“可能是你多想了吧。”

其实在心里腹诽:如果不告诉他,接下来的脱离计划就完成不了了。

“还是别告诉他了,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什么预感?”林怀然反问道。

你可能会出事。

维尔低下头,不打算接着说下去了。因为这些想法连他都觉得匪夷所想,王这么强,再加上有自己保护他,怎么可能会出事,不要胡思乱想了。

就在维尔愣神的时候,林怀然已经离开他,正与艾弗里交流起来。

见已经制止不了了,维尔就歇了心思,站在一旁听着,想要以不变应万变。

把接下来的计划告诉给艾弗里后,第二天三人就按计划行事了。

一个去城门处探查士兵巡逻的情况,一个去皇宫附近巡查。

至于艾弗里……

“主人,我回来了。”

摇晃着红酒杯的男人饮了一口血酒,笑道:“哦?已经了解到重要信息了吗?”

“是的。据我所知,怀希特打算联合希特家族,来平定科维斯王国的这场祸乱,顺便……”

拉默眉头微皱,表情十分不悦,沉声道:“接着说下去。”

“顺便绞杀违背血约的反叛者,严惩背后黑手塞缪尔家族。”

一听这哈,拉默连酒也不喝了,疯狂大笑起来。

这副有些癫狂的模样让金发少年很是害怕,他微微后退,正想要接着后退时,红酒杯应声碎在他的脚边,吓得他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有动作。

“希特家族配一个力量没有恢复巅峰的亲王,他们真以为可以成功?简直痴心妄想!”

“他们敢来,我就敢让他们有去无回!”

威压一瞬间释放,艾弗里撑不住了,双膝跪地,附和道:“主人一定会成功的。”

艾弗里其实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之所以现在才告诉拉默,也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私心。

想到记忆里那个高贵优雅的墨发亲王,艾弗里的头更加低垂了。

怀,对不起……

拉默鄙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金发少年,想起他是被那位亲王初拥转换的。

想必怀希特一定对他抱有温柔,毕竟他在一定程度上是怀希特的家人呢。

拉默越想越兴奋,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他难以置信的表情。

被自己的“孩子”背叛,那个表情想想就会很好笑呢。

林怀然巡查完王宫后,本以为可以顺利地回去,却在离去的时候,不小心和一个女人迎面相撞。

因为这一撞,女人脸上遮挡容貌的轻纱掉落,露出一张娇美的脸,她额头上微微有着汗。

因为收到了惊吓,眼睛里闪烁着不安,她立马捡起轻纱,重新遮盖住自己的脸,低声说道:“抱歉,先生。”

说完,就急急忙忙地走了,边走还边看似小心的回头。

这些小动作都被林怀然收入眼中。

【系统:嘀——刚刚那位是女主。】

林怀然没有回应它,自顾自地走回了家。

当他到家时,发现维尔竟然没有到家。

至于艾弗里……林怀然眼中闪过凉薄与漠然,根本不会去担心他的死活。

对于背叛者,不需要有丝毫仁慈。

通过剧情,林怀然早就知道了艾弗里和拉默背后的勾搭。一周目时,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位阳光的金发少年会是塞缪尔家族放到他甚至是希特家族的内鬼。

看样子,最近这些年希特家族的没落,可能和艾弗里也有关系。

毕竟他在希特家族的地位很高,可以轻易接触一些机密。要不是希特家主反应及时,处理得好,恐怕希特家族早就消失在历史的洪荒之中了。

留不得!他必须得死。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砰砰砰!

门被猛地敲响,林怀然收敛起笑意,以为是维尔回来了,便走到门口处开了门。

开门后,他却并没有见到意料之中的人。

“主人!我好想你啊!”

狼人此时的暗绿色眼眸泛着幽然的光,斗篷下的狼耳开心地抖动了一下,臀部的狼尾也摇摆了起来,显然是一副十分开心的模样。

林怀然注视了他一会儿,伸出手,发现曾经只到自己肩膀的少年已经长得比他还高了。

不愧是狼人吗?这生长速度……

其实格纳之前就是处于少年期狼人和成年期狼人之间,自从他捡了一条命后,便好好地生活,营养什么的也跟上了。

而且事实上两人已经大半个月没有见面了,虽然这对于林怀然来说并不长,但对格纳而言,他可真是非常难耐,每天都独自品尝着相思之苦。

他真的想死自己的主人了!

看到林怀然伸手后,格纳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低笑了一声,主动地低下头,让林怀然可以摸到他的头。

“欢迎回来,我的……”

“乖狗狗。”

轰——

格纳脸上忽然爆红起来,耳根也泛起薄红。他勉强难耐住抱起主人的冲动。

好像把主人亲亲抱抱举高高!

但怂货格纳也只敢想想了。

当快速跳动的心脏逐渐慢下来后,格纳想起了必须尽快说的要紧事。

“主人!艾弗里他……他……”

狼人好似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画面,说话的唇开始微微颤抖,说的话也断断续续的。

“别着急,慢慢说。”

因为快要离开了,林怀然不吝啬释放自己的温柔。

他牵起格纳的手,竟然发现他的手也比自己的宽大了几分。

把门关上后,林怀然和格纳一起坐在石凳上。

被人这么轻柔的安抚后,格纳眼中的恐惧慢慢消散了,但还是紧紧地握着林怀然的手。

“艾弗里他背叛了我们!”说到这,格纳眼中划过愤恨,“他是塞缪尔家族安插的卧底,我之前和他回希特家族,他带头引路,可很快,他就变得不对劲起来,好像在故意带着我绕圈圈。”

“当我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对我出手了,我一时不察,被他打晕了。我本以为他会对我下死手,可当我醒来后,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害怕他去和希特家族谎报情报,急忙根据主人之前给的位置飞速前进。”

“过了还几天,我到了希特家族,并没有发现艾弗里的踪迹。我说我是主人派来的后,系统家族的家主接了我,我把主人要求带给他的消息都跟他说了,并且也把艾弗里背叛这一事告诉了他。”

“当我做完这一切后,我便立马赶回来了。主人,我没有来晚吧?”

他在撒谎。

林怀然直视着他,平常喜欢和他对视的格纳第一次错开了他的视线。

格纳其实选择了隐瞒,虽然艾弗里没有杀死他,但也把他伤至重伤,只是少年期狼人的格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在被艾弗里狠狠攻击的时候,格纳并没有对于死亡的害怕。

因为……他害怕的是——

无法再见主人一面。

告诉完消息后,格纳在希特家族养了一段时间伤。

而希特家族也开始准备这最后一战了……

“希特家族快到了吗?”林怀然问道,手指轻轻摩挲着格纳额角上的细小伤疤。

“已经到了。”

艾弗里向远处眺望,声音反而更加有力起来。

“他们已经包围科维斯王国了。主人,我们快要成功了,对吗?”

什么?!

包围科维斯王国了?

林怀然猛地站起,立马夺门而出,他心中只有一个担心——

维尔!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可以完结这个世界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