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血族危情(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拉默塞缪尔接手了猎杀吸血怪物的任务。

这位隐藏在人类世界的优雅亲王便是一切的祸源, 好笑的是,被他所害的人类竟然把他奉为希望,把他看成了勇士和英雄。

嗤。

人类就是这么愚蠢, 和我们血族没有丝毫可比性,身上流着的是下等的血液, 要不是千年前的人类先祖重创了血族,他们早已经是我们血族的奴隶了。

拉默不屑地想道, 同时一道纤长身影从脑海中闪过。

“呵, 希特亲王要保住这群人类?他想得美,谁也不能阻止我!”拉默自言自语道。

“塞缪尔亲王!”

一道娇柔动听的声音响起。

听到有人叫自己, 拉默收起脸上的阴郁,换成了一副温柔优雅的表情。

“阿莱公主, 日安。”

穿着修身西服的男人微微俯身,行了一个问候礼。

阿莱有些害羞地撩起裙摆,像一朵羞花一般回礼。

“日完, 我听说父王让你去处理那个事情了,对吗?”

少女的声音柔柔的,还带了几分关心的味道。她眼中带着些许担忧,想要上前,但因为礼仪而只能待在原地。

毕竟他们并未成婚, 是不能考的太近的。

贵为公主的阿莱十分守礼,但一想到以后和面前男人的幸福生活后,那一丝不悦便很快消散了。

“是的, 阿莱公主不用担心。”

“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要不要我多派几个亲兵跟着你,毕竟你的安全最重要嘛。”

少女的语气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拉默面上温和地摇了摇头,心里越来越不耐了。

拉默最讨厌和人类接触了, 如果不是因为想要夺取科维斯王国的政权,他才不会在这里和面前的傻女人虚与委蛇。

“不用了,不早了,阿莱公主该回去了,不然王后又要着急找您了。”

阿莱不知道他的语气为什么变冷了,就好像排斥她一样。

可她并不想惹人厌烦,微微点了点头就一步三回头地走开了。

拉默站在原地,见那一抹倩影彻底消失后,表情才恢复冷漠,大步向前走去。

等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着仆人说道:“把他叫来吧。”

这座宫殿里的所有人都是血族,自然知道拉默所说的是谁。

“是。”

那个人很快便回来了,他走到拉默面前,双膝跪下,低着头臣服着,他说道:“您喊我有什么事吗?”

“怀希特复活了。”

听到这句话,跪在地上的少年紧抿着唇,不料被男人猛地抬起下巴,脸上的紧张与不安彻底暴露。

“你是知道的。”

拉默冷声说道,捏着少年下巴的手越来越紧,那处白皙的皮肤彻底红了。

少年感到一阵刺痛,但还是遮掩般地摇摇头,哑声道:“不,我不知道……啊!”

看到他这副虚假的模样,拉默不耐烦地一脚把他踢倒在地,眼中闪过杀意,但只是一瞬间,他又重新恢复了高贵的模样。

“不要忘了,你是谁的狗。不要以为在希特家族待了那么久,你就真的是那个人的忠犬了。”

少年身体微微发颤,紧咬着唇不让痛呼声泄出。

“该到你起作用的时候了,我的乖狗狗。”

拉默走到他身前,半蹲着身体,声音好似情人间的呢喃,缠绵绻缱。

他伸出手,撩起少年的金色卷发 ,在他的脸上落下一吻,称赞道:“你真美。”

……

“王,我们还需要等多久?”

暗巷里,有两个披着斗篷的人隐在暗处。

今天的天气很好,是这几个星期内的烈阳天,烈日当空照。

穿着厚厚斗篷的维尔已经热出一身汗了,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把他的斗篷掀开,一定可以看到他被汗打湿的白色马甲,以及薄衣下极有爆发力的肌肉线条。

他们刚刚躲过一支巡逻队,但为了有新的巡逻队出现抓住他们,所以两人选择在这里暂且躲一躲。

没有人回答自己,维尔实在是热的不行了,拿出干净的手帕擦了擦满头的汗,并且把自己的手心擦干净。

做完这一切后,他伸出手,握住了林怀然隐藏在宽大斗篷下的左手。

呼——

王的手是冰的,真的好舒服!

维尔发出一声喟叹,林怀然察觉到手心的温热触感,转过头瞥了他一眼,便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被拒绝的维尔有些慌乱,但下一刻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此时他的整只右手都可以冰一冰,解解热。

感受到林怀然的纵容后,维尔眯了眯眼,慢慢地贴近他,尝试性地用右肩轻轻碰了碰男人的左肩。

见他没有抗拒后,维尔松了口气,下一秒做出一个让林怀然大惊失色的动作。

他张开手臂,突然把面前的男人搂到怀里。透过一层薄薄的衣物,维尔可以感受到怀中身体的冰冷,好像暂时消减了他身上的燥热。

被突然“偷袭”是林怀然:???

“抱着王真的好舒服啊……冰冰凉凉的!”

林怀然一脸无语,沉声说道:“放手。”

“我不。”

维尔就是想要试探林怀然的底线在哪,所以在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保住了他。

可就在把人紧紧拥入怀中的那一刻,维尔非常舒适,哪啦下一秒王会把他的头拧下来,那也没有关系。

林怀然象征性地动了动,感觉到背后身体的僵硬后,也就放弃了,任他去了。

因为自己的身体,即使在如此高的温度下也是冰冷的。自然而然的,林怀然有时候并不会拒绝温暖。

当然,主要是看人。

看到这副场景的系统毫不留情地嘲笑。

【系统:人类的本质就是lsp!宿主,他馋你身子,他下贱!】

【林怀然:你要不想任务完成后被我揍,就赶紧闭嘴!】

系统怂了,一句话不敢说了。

维尔就这样抱了一会儿,身体的燥热渐渐地压不住了,明明抱着的身体就像是一块坚冰啊。

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维尔的双臂成团状,轻轻松松地圈住了林怀然的腰,胸膛也紧贴着他的背。

维尔一时呼吸有些急促,在感觉到自己的某处异样后,他猛地松开手臂,立马往后走了几步。

虽然消热的身体没了,维尔反而松了口气,然后有些紧张地看向背对着他的男人。

王应该没有察觉到吧。

林怀然发现腹部的手臂消失了,疑惑地转过头看了看他,见没有什么异样后便重新转回头,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动向。

感觉到那道视线移开后,维尔松了口气般地捂着自己的心脏。

宽大掌心下的心脏跳的很快,维尔闭上了眼睛,想让快速跳动的心脏平复下来。

他快要忍不住了。

王,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虽然林怀然并不怕和巡逻队起冲突,但还是不想过快地打草惊蛇。主要是他的局还没有布好,现在还不是时候。

林怀然就像是一个优秀的猎手,耐心地步下精密的“陷阱”,保证可以一次捕杀猎物。

没有办法,这具身体撑不了多久了,他得加快进度了。

“走了,附近没有巡逻队了。”

发现周围安全后,林怀然低声说道,但他知道身后的人是听得到他说话的。

可走了几步后,他发现身后的人并没有跟上来,于是他再一次回过头,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

“该回家了,发什么呆呢。”

“好,来了,我们回家。”

维尔有些魂不守舍地和林怀然并肩战立。

林怀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身体不舒服吗?”

维尔摇了摇头,不说话了。

林怀然也不是喜欢自讨没趣的性子,见他确实没有什么大问题后,就离开了暗巷。

两人无言地向前走着。

就在快到家门口时,林怀然远远地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他立马把维尔拉向身后,警惕地露出了血眸,暂时拉长了自己的视线距离。

见到那一头熟悉的金发后,林怀然放下戒备心,拉着维尔重新向前走去。

“艾弗里?”

站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儿的艾弗里听到了身后那道熟悉的呼喊声,他惊喜地转身,作势就想要往林怀然身上撞去。

发现他的动作后,维尔握住林怀然的手腕,和他换了个位置,成功阻止了艾弗里的动作。

他毫无感情地打量了金发少年一眼,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维尔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艾弗里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机。

明明是一个闷骚,却老是装出一副纯情的模样去勾引自己的主人!

艾弗里生气地想道,可这只是几秒钟的事情。

维尔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不忿,看着情敌吃瘪。

他十分的开心,自己和王的关系好不容易有了起色,他是不会随便让某个人来破坏的!

林怀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他注意到艾弗里身边并没有另外一个人,疑惑道:“格纳呢?他没有和你一起回来?任务完成了吗?”

“完成了,格纳打算和希特家族一起过来。”

“要多久?”

“两三天后吧,我就比他们快几步而已。”

【系统:宿主,他有猫腻。】

【林怀然:我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林怀然:想杀我?你可以试一试。

谁是卧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