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血族危情(1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能抱抱您吗?”

维尔鼓起勇气, 双眼直视着面前的俊美男人,眼中带着细微的期待。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手心向上摊开, 等待着男人的回应。

林怀然挑眉看向他,因为他现在是坐着的, 而维尔是站着的。

他微微一皱眉,他不太喜欢现在的姿势。

上位者的压迫蓦地出现, 林怀然握住维尔的手腕, 把他整个人扯了过来,往怀里带。

维尔被他猛然一扯, 没有维持住身体的平衡,就在要撞向男人胸膛之时, 他及时地用手撑在椅子的两侧,形成一个环抱势的禁锢姿态。

察觉到两人姿势的不对劲,维尔眼中有了一层晦暗, 他吞咽了一下,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

可他没有起身,反而贪心地单膝跪下,双臂微张,等待着。

林怀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本来想要拒绝。但转念一想,他也活不了多久了,还是满足一下反派的愿望吧。

就在这时, 系统出现提醒了他。

【系统:宿主,不要玩脱了。】

【林怀然:放心,我有把握。】

系统不说话了,这个泛着银光的小白团静止了一会儿, 像是重新启动了一样。

它切断了与林怀然的联系,光团慢慢地消失了。

主人,宿主他……

“还是小孩子吗?”

林怀然轻叹了一句,缓缓地把下巴靠在维尔的肩膀上,双手也自然地搂着他的细腰。

维尔一时有些僵硬,但只有自己心里清楚,此时的他有多么激动。

就像是原本难以触及的天神落到了你的手心,只要五指合拢,就可以永远掌握他。

心里的阴暗想法突然翻涌起来,双臂也紧紧地箍着林怀然,想要就这样在这个温暖有着冷香的怀抱中沉眠。

不愿醒来。

“我已经长大了,王不能老是把我当成小孩。”

维尔不满地说道,可做出的动作却十分幼稚,毫无说服力。

“那就放开我?”

林怀然想要逗逗他。

“不要!”

林怀然:……好的吧。

两个人静静地抱了会儿。

可以说,林怀然把握好了这个度,他所给予的拥抱就像是一种安慰,又不至于给人一种自降身份的感觉。

他很好地安抚了维尔,也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过往的那些泥泞记忆已经慢慢地被暴雨冲刷干净。

最后,林怀然收回了手,在离身之前,他凑近维尔的耳旁,轻声说道:“胆子大了。”

说完,就把他推开了。

维尔有一瞬间感觉到了不舒服。王就像是渣男一样,对他就是用完就丢的感觉。

事实上,他在莫种意义上真相了。

林怀然拂了拂衣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到窗前,向着远处眺望。

他的眸色很深,在月光的照射下反而冲淡了几分冰冷,那天上的繁星好像都装在了他的眼眸中,显得美丽极了。

看到他离开,维尔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缓步朝他走去,马丁靴踩地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中显得异常清晰。

维尔不敢上前,只是站在林怀然身后两步的距离,既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脖颈后侧的细小绒毛,也可以看到窗外的美丽夜色。

但在维尔心中,最美的景色已经在他面前,就算世界再这么精彩,也抵不上面前之人的光彩。

“维尔。”林怀然开口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王,您之前不是说有大事要干了吗?我感觉那个时机马上就要来了,我一切听从您的安排,你想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林怀然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一时没有多少惊讶。

他转过头来,第一次细细地看着维尔。

男人一身干练着装,男性荷尔蒙喷涌而出,他有着硬朗的五官轮廓,那一双罕见的钢蓝色眼眸愈发显得迷人。

林怀然缺席了他的十年,当年的少年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那一双眼睛锐利十足,爆发力和他相比也不逞多让。

被林怀然这样看着的维尔一时有些紧张,他轻声问道:“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王一直盯着我看?”

林怀然摇头,接着靠在窗前,语气带着几分随意。

“维尔,你知道的,我是二代吸血鬼,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始祖血脉的血族。曾经的我是血族的统率者,但十年前的那场意外……”

林怀然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当我死去的时候,依附于我的希特家族无力与日渐壮大的塞缪尔家族对抗。所以他们选择了隐世,同时派人去寻找复活我的办法。”

“王……”

“说到这,我问你一个问题吧,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克劳伦斯?”

维尔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发问,轻轻地嗯了一声,鼻音很重。

“是他啊……原来是他。维尔,你是不是一直认为我喜欢你的母亲,收留你,也是你的母亲所托?”

霎时,维尔的心蓦地疼了几分,他害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到的回答,那会使他发狂的。

王,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身后久久没有回应,林怀然轻笑,明白他是误会了。

也对,这不就是当时他留下来的“谎言”吗?

可他现在不愿意再骗他了。

“是假的,我从来没有爱上过你的母亲,收留你也只是一时兴起,和你母亲没有任何关系。”

林怀然:屁,是为了任务。

“所以,你不要再多想了,人类世界的狗血剧情不会发生在矜贵的血族身上。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

维尔攥紧的手指突然松开,压在心上的大石蓦地落下。

原来……他并不是替身,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也可以遵从内心所想了?

男人突然有了几分不该有的心思,这个心思没有被压制成功,反而随着林怀然的话越发膨胀起来。

两人一时无言,林怀然也在思考着。

既然维尔的父亲是克劳伦斯,那么维尔血液的特殊性也就有了解释。有一位拥有顶级血液的血仆父亲,也难怪他的血液会让身为亲王的林怀然险些失控了。

“好了,现在很晚了,你该休息了。明天要忙碌起来了。”

维尔不会忤逆他的意思,更不会拒绝王的关心,他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关门之时,看到男人清冷的背影,一时心里有些酸涩。

“王,晚安。”

“安。”

确定维尔走后,林怀然才转过身,拖动着身体走到床上,放任自己以毫无形象的姿势躺在床上。

原本不会跳动的心脏好似有了微微搏动,林怀然很确定,这不是错觉。

四肢的疼痛让他险些大喊出声,可他死死地咬着唇,被咬破的唇流出鲜血,那血顺着嘴角一滴滴地落下。

林怀然知道,当他的心脏彻底跳动起来时,那便是他的死期。

……

那次夜聊之后,两个人之间那股微妙的暗流突然不再涌动。就好像距离被拉进,两人也越发亲密起来。

起码林怀然现在不会抗拒维尔对他的“逾越”,就好像突然多了耐心一般。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美好的回忆,在未来便是凌迟他的利刃……

“你们这些废物!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吗?!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随着男人的吼声,宫殿之中的贵族们的头颅越来越低。

显然,他们不敢去冒犯此时正在气头上的坐在王位上的男人,只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迁怒就迁怒吧,实在是这次事情太过于恶劣,他们这些人也束手无策。

被骂也好过去送死强。

谁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那群怪物手中活下来。

“我问你们话呢!谁愿意领兵去杀死那群怪物!”

一时间,宫殿寂漻无声,所有人都屏息凝气,一句话都不敢说。

见此,科维斯国王越发愤怒了,他怒目圆睁,如果没有王冠压着,那根根棕发都好似会气的炸起。

在这一群装鸵鸟的贵族中,有一人漫不经心地处于其中。他的容貌很艳丽,一副男身女相,举手投足见也优雅迷人。

见气氛如此安静,拉默在心里冷嗤,面上却表现出一副关心国事,忧愁万分的表情。

“我尊敬的国王陛下,王国内发生了这么一切性质恶劣的大事,是我们都不愿意见到的。”

“是啊是啊。”

“拉默亲王说的很有道理!”

“国王陛下消消气,上帝会保佑我们的。”

听到耳边叽叽喳喳的应和声,科维斯国王越发烦躁,他吼道:“闭嘴,你们这么自信,难道是有办法解决了?”

一时间,大殿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就在这时,响起一道自信且令人心安的话。

“尊敬的国王陛下,我有办法能够解决此事,如果您足够信任我的话,是否可以委任我来处理?”

按理来说,此等大事应该交给心腹之人,虽然提出此意的人是自己未来的女婿,但……

科维斯国王仔细地看了看自己的这位女婿,见他一脸平静,端的是自信从容之姿。他又看了看低头不言语的其他贵族,最终无奈地点了点头,好似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疲惫道:

“那就靠你了,拉默亲王。”

男人优雅地行了个礼,笑道:“是,我尊敬的国王陛下,为您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搞事!!!周末都有更新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