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血族迷情(1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不觉,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到了夜晚,原本不热闹的街道更加冷清,没有一个行人。

盛夏的晚风吹拂起林怀然的墨发, 他一言不发地朝前走着,腰杆挺得笔直, 步履沉稳。

在他身后的维尔看着他的背影有些走神,过去的背影超越时空和现在重合。

维尔记得很清楚, 在自己还是少年时, 他就开始注视着前方男人的背影。

那个时候的他很胆小,对高大的男人有种天生的敬畏感, 少年总是缩在角落里,看着男人向他走来又背身离去。

时间过得很快, 身为血族的男人拥有永生,他那背将永远挺直,而自己……

也会永远踩着他的影子, 一步一步地跟着他,直到时间尽头。

维尔想着想着,整个人就机械般地行走着,前方的男人突然停下来,他都没有注意到, 直接来了个后脑勺和额头的亲密接触。

“嗷!”

林怀然突然感觉到后脑勺来了一次重击,惊得他下意识就往身后一抓。

这一抓,就直接握到了维尔的脖颈, 虎口和喉结贴在了一起。

维尔被这一个变动惊醒,手也下意识地握住了林怀然的手腕。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林怀然收回手,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走进了屋子。

站在门口的维尔揉了揉自己的脖颈, 刚刚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感受到了杀气。

那双眼睛……

毫无波澜,看自己就像看死人一样,真的犯大错了。维尔心想,当脖颈没有那么疼后,也走进屋子,轻声把门关上了。

【系统:宿主,你怎么了……?】

系统感觉到若有若无的怪异充斥在自己周围,而这怪异就是来自林怀然。

【林怀然:我想到了脱离这个世界的好办法。】

男人笑了笑,眼角弯弯,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不会让人感受到温暖,反而会让人觉得更加奇怪。

【系统:你不打算正常脱离世界了!?】

【林怀然:不打算,我这具身体是血族,如果没有意外是死不了的。而这个意外已经降临了,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系统:……宿主,我不管你怎么作妖,如果你想要以非常规方式脱离世界,那么你就得保证反派的黑化值不会反弹,如果世界又因为这个崩坏的话,我们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林怀然:放心,任务会圆满完成的。】

……

唰——

月色下,朦朦胧胧一个人影矗立在原地,他好似拿着一把匕首,只不过原本光洁的匕身被鲜血染红。

这是第几个了?

哦,第五个了。

维尔随意地拿起斗篷擦了擦匕上上的血迹,又重新把匕首收鞘。

只见,一抹白忽地晃过,刚刚那略显恐怖的氛围也随着这个动作而消失了。

身为血猎的维尔又重新捡起了猎杀血族的工作,当然,猎杀的都是为非作歹的血族,这也是林怀然同意的。

按这位血族至尊的话来说,违背血族誓约的血族都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自从百年前的那场大变故,血族就已经和人类先祖签订了条约,最后一起对着神明起誓,把条约上升为誓约,更显重视。

从此,血族不能猎杀人类,不能不顾人类意愿随意吸血,不能随意初拥人类,一切都要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

结束完今天的任务后,维尔就想要回家了。

“家”——每次想到这个词,维尔的心就暖暖的。

也不知道王在干嘛?还在看灯塔给他的信息吗?一直在灯下看书对眼睛不好的。维尔老妈子地想道,往回走的脚步加快了。

“血猎?”

一道声音突兀地响起,维尔躲过男人的利爪,靠在墙上,眼睛警惕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黑衣人。

为了看清他的模样,维尔使用了夜视魔法,正想一探究竟,却感觉面前一晃,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即使遭遇到紧急情况,维尔也一直保持着冷静。他把手背在身后,仔细地听着风的波动,肌肉紧绷着,为了应对现在的不利情况。

“没想到还会小法术呢,想要看清我的真容,那我把你弄瞎不过分吧?”

男人的声音充满着恶意,见维尔双目无神,原本美丽的钢蓝色眼眸彻底失去色彩,变得如同枯木一般。

他放心地跳了下来,走姿优雅地朝维尔走来,像是中世纪的贵族一般,傲慢、矫揉造作。

可这些维尔都看不到,他敏锐地捕捉到了不一样的气流,正想做出反应,就感觉到自己的脖颈被人猛地掐住。

“唔……”

维尔闷哼几声,想要掰开禁锢住自己的手,可不管怎么用力,那双大手只是越来越收紧。

“该死的蝼蚁,杀了那么多我的同类,你真的该死!”

“但这副皮囊还是蛮不错的。”

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挪揄,自己这样被他评头论足,维尔感觉到非常不适。

就在维尔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去见死神的时候,面前的男人突然吃痛地低呼了一声,手也像是被刺到一样松开了。

维尔面色一凛,彻底摆脱他的禁锢,凭借着多年的身体记忆,立马跳出他的攻击范围。

他知道面前的男人很强,自己现在处于失明的状态,是敌不过他的。

真的卑鄙!

但维尔因为这突然的动作,加上刚刚脱离缺氧的状态,四肢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致使身体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后面倒去。

“小心。”

就在维尔要倒地的时候,一双用力的大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整个人稳稳当当地揽入怀中。

闻到熟悉的气息后,维尔放松了身体,背靠在他的身上。虽然维尔现在失明了,但他并不慌张,此时此刻的他有了几分心安。

因为,他的王来接他的了。

“你的眼睛……”

林怀然察觉到了男人的异样,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有反应。

那一双罕见又迷人的钢蓝色眼眸,就像是一颗在灯光下原本会散发光泽的蓝宝石。

可它现在已经毫无美丽可言。

美丽的事物的消逝总会让人心生遗憾。

但林怀然此时心里却生起了莫名的愤怒,就像是自己的所有物被人伤害,身为主人的他想要教训那个人。

维尔知道自己的眼睛此时是无神的,但他可以感受到肩膀处那有力的双手。因为视觉被剥夺,其他的感官便被无限放大。

坚韧的血猎意识到了自己的现状,放松下来的他得以表露出悲伤。虽然失明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但他想试探一下自己的王。

得知信徒被伤害了,他会作何反应?

“我看不见了。”

维尔故意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身体发颤,没有安全感地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一样。

林怀然没有意识到不对劲,只觉得心里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像是要冲出胸腔一样。

他伸出右手,与那双悬空的手紧紧交握,语气是那么令人心安。

“我在,别怕。”

维尔虽然是装的,但被人这么温柔以待的他也很开心,强压着要翘起的嘴角,从刚刚“不安”的状态中脱离,就犹如溺水之人抓到漂浮木一般。

手心交握之人便是他的唯一。

当痛苦消减一些后,拉默就看到了正在面前上演“主仆情深”的两人。他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上的灰尘,重新恢复华贵的模样,猩红的瞳孔在暗夜里闪烁着奇异的红光。

那个男人……

拉默的记忆中突然闪现出一个身影,是他……!

安抚好维尔后,林怀然把人护在身后,他的手心闪耀着绯红的光,双手轻轻地蒙住维尔的眼睛。

片刻后,那双钢蓝色的眼眸重新恢复色彩。

做完这一切后,林怀然才转身,一转身,就和一直盯着自己的目光对上了,他微微皱眉,表情很不悦。

那道目光令人很不舒服,像是躲在暗处的窥探者。

“你也是血族?”

林怀然没有和他废话,又一道魔法攻击毫不留情地往他的方向打去。

可有了防备的拉默已经不会被他打到了,身为血族第三代的佼佼者,和没有回到巅峰的林怀然相比,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都没有定论。

“血族护着血猎,有意思……”

男人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发现面前的人是一个难缠的家伙后,就想要离开。

就在他转身想跑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止了他的行动。

“我没说你可以走了,伤了我的人,总该付出一些代价。”

“哦?让我付出代价?口气不小嘛。”

察觉到身后之人想要上前的举动,林怀然抓住了他的手,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维尔立马安静下来。

“拉默塞缪尔,塞缪尔家族的新晋亲王。”

被直接点出身份后,拉默短暂地怔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可红眸里却是难以掩饰的兴趣。

“我对你有点兴趣了,既然宝贝不想要我离开,那就陪你好好玩玩!”

语罢,拉默化作一道黑影,如鬼魅一般踏空而来。

林怀然面色淡淡的,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来临,而身后的维尔已经亮出了银刀,蓄势待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完成任务的关键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