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血族迷情(1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发现维尔像是护着所有物的大狼狗, 林怀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些,不要过度紧张。

“艾琳女士, 今天多有叨扰,消息收集的怎么样了?”

在林怀然说话的时候, 他发现维尔退后了一步,又变成了肩并肩的姿势。

“哎呀, 叫我米伦达吧, 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叫敬称多见外啊。”

米伦达红唇一勾, 那狭长的眼尾一勾,故意暧昧地说道:

“你说是吧, 我亲爱的怀。”

林怀然轻轻地扯动了嘴角,他知道自己这位好友的脾性,刚刚那一番话很显然不是说给他听的。

至于在场的第三人……

维尔有些生气, 面前这个女人虽然长的很美,但表情和语气都过于轻佻,引得他频频看向林怀然。

发现林怀然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后,维尔心里那股郁结之气更旺盛了。

王在自己面前都没有如此温柔……面前的女人和他什么关系啊?维尔有些委屈地想道。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怀然斜睨了米伦达一眼, 后者卷了卷自己火红的长发,乖乖地闭嘴了。

还挺护着的。

“好了,米伦达, 把你搜集到的消息都告诉我吧。”

“你知道的,时间紧迫。”

听到这话,米伦达也收起了散漫,她轻瞥了维尔一眼, 虽然很喜欢看到这只大猫猫想要炸毛又隐忍不发的样子,但还是正事更重要。

她清了清嗓子,语气重新带了几分严肃。

“按照我们塔楼搜集到的线索来看,除了这次闭国以外,科维斯王室还会有一次大动作。因为这次吸血鬼杀人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恐慌,平民们都躲在了家里,致使土地没人耕种,商场上也没有商人买卖。”

“这个现象让科维斯王室慌了,没了百姓的供奉,他们的奢靡享受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国王已经把探查这件事的权力交给了那位塞缪尔家族的亲王,也就是国王未来的女婿。”

林怀然沉思了片刻,答道:“国王难道真的没有察觉到异样吗?”

米伦达看了看他,笑道:“这届国王不行啊,被一个残杀他子民的人骗得团团转……”

女人转念一想,语气凝重道:“怀,这事关你们血族与人类的和平稳定。身为至尊的你已经复活,你有什么想法吗?”

“我是不会让塞缪尔家族得逞的,必须得阻止他们。不然一旦科维斯王国沦陷,塞缪尔家族的气焰会更旺,下一步可能就会把手伸到血族内部了。”

米伦达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便接着说道:“塞缪尔家族的人还在行凶,他们想彻底把血族和人类的和平破坏掉,这个锅他们肯定不会背的……”

林怀然一点就通,冷笑道:“希特家族可不会替他们收拾烂摊子,塞缪尔家族这次必须被驱逐!”

“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怀,希望你可以带领好血族,把握好这次机会。”

林怀然轻轻颔首,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那玫红的唇沾染上了血一般的颜色,在冷光的照映下,透出几分艳色。

男人的目光很冷,额前的墨发垂下,手指不自觉地叩击着玻璃酒杯,发出几声让人感到压迫的声音。

唔……

林怀然突然用手捂住了心口,因为突然的疼痛,他拿着酒杯的手脱力。

酒杯应声而碎,红色的美酒倒了一地。

原本沉寂的氛围被这一声刺响打破,最先注意到他的异常的是维尔。

“王,你怎么了!”

维尔连忙向前一步,扶住男人的腰,让他不至于脱力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因为疼痛越演越烈,林怀然捂住心口的五指成爪,弄皱了那原本平整的布料。

疼痛从心口蔓延至四肢,林怀然再一次感觉到了无力感。和上次不同的是,除了无力感还有难耐的疼痛。

林怀然死死地咬着唇,勉强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怀!”

米伦达也发现了异常,急忙走了过来,握住林怀然的手腕,眼睛一闭,一道淡绿色的光通过两人交叠的部分进行传递。

而女人原本火红的长发也变成了金色,轮廓优美的耳朵也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尖耳。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米伦达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瞳孔昭示着她不同的身份。

金发、金眸、尖耳,这一切特征都指向一个方向。

她是精灵,这个几乎绝技的种族竟然还存在!原来传说中的精灵还活跃在大陆上。

米伦达又传递了一点生命能量,让林怀然的疼痛可以稍减,看到他睁开眼睛后,便把手收了回来。

“怀,你感觉怎么样?”

恢复一些力气的林怀然想要直起身子,可腰间禁锢的一双大手阻止了他的行动。

此时两人贴的很紧,高大的男人紧紧地搂抱着另外一位身姿高挑的男人。

可以说,这个姿势暧昧极了。

林怀然可以感受到背后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源,还有男人有力的心跳,这都是林怀然所不能够拥有的。

他短暂地怔愣了一会儿,那常年漠然的脸竟然出现了疑惑的神色。

但很快,林怀然就脱离了失神的状态,他拍了拍腰间的手,示意维尔松开。

维尔好似突然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小麦色的脸变得有些微红,但因为肤色的原因并不惹人注意。

他依依不舍地收回手,指尖微微摩挲着,好似在感悟之前的触感。

王的腰好细啊……

此时此刻,维尔早就已经没了什么亵渎的感觉了。

自从两人说开后,维尔虽然还奉林怀然为信仰,但这只大狼狗像是突然觉醒一样,露出垂涎的嘴脸,不再给自己贴上高尚的道德标签。

前一段时间的不悦经历让他有了危机感,想要的东西要去争取,拱手让人这种事,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想明白后,维尔不想再刻意压制自己的情感。

他想要接近自己的王,想要和他紧密相贴,想要……

把他占为己有!

维尔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是在自己的信仰面前隐藏了而已。

林怀然没有注意到他与往常不同的举动,待头疼缓解了一些,然后回答了米伦达的问题。

“嗯,我感觉好多了,谢谢。”

此时的米伦达又变回来原样,她此时的表情有些凝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林怀然。

林怀然感觉到几分不对劲,转过头对维尔说道:“你先出去,我和她有些话要说。”

“王,您没事吧,我刚刚看您很痛苦的样子。”

担心的话不经思考便说了出来,可脚步却没有一丝一毫地挪动。

“我没事,你先出去吧,听话。”

林怀然的语气柔和下来,但眼里的驱赶并没有退让。

“好吧”

维尔垂下眼,点了点头,听话地走了出去。

他站在了门外,看似随意地站着,可耳朵却不停地往门上靠,迫切想要听到什么。

因为担忧林怀然的身体,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焦躁不安之中。

当维尔离开后,林怀然转回头,抬起手随意地挥了挥,形成了一道屏障,确保接下来的对话不会让门外的大狼狗听到。

看到林怀然点头后,米伦达斟酌道:“怀,你的力量恢复了多少?”

“只恢复了七层不到。”

“这恢复的速度太慢了,我刚刚用生命能量探查你的身体,发现你的身体变得很奇怪,像是破了洞一样,原本积蓄成型的力量会不停地消散。”

“或许这就是我无法恢复到巅峰的原因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米伦达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不,或许有更糟的情况。”

女人不停地搅动着自己的红发,突然,她停止了动作,说道:“是诅咒,怀,你的身体都是因为……”

门外,维尔整个人都要贴到门上去了,即使是这样,他也什么都听不到。

心中的暴躁像是脱困的猛兽一样开始咆哮,他越发焦躁不安,手臂上的青筋凸起,像是压抑着什么一样,极需有人来安抚他。

就在他整个人彻底贴在门上时,门突然开了。维尔没有第一时间稳住身体,整个人失重般地向下扑去。

这一扑,就扑到了林怀然的怀里。

他们两个人身高相差不了多少,虽然林怀然看起来清瘦,但露出的手臂肌肉线条优美,该有的肌肉都存在着。所以,抱着一个好几百磅的维尔,并不是什么难事。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糗事后,维尔有些面红耳赤,原本想赖在他的怀里,但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男人疼痛皱眉的模样后,急忙起身,双手下意识地握住他的肩膀。

“王,您好了?”

“嗯,本来就没事。”

林怀然拿开他的大手,和自己冰冷的双手相比,维尔的手很烫,还带着因为常年握刀所留下的薄茧。

见林怀然戴上戴上兜帽离开,维尔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也披上兜帽跟着离开了。

一路上碎碎念地发问:“您真的没事吗?我刚刚看您很痛苦的样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说!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林怀然被他有些叨烦了,蓦地停下脚步,和他面对面地交流:“我很好。”

你可以闭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怀然:你太吵了

维尔(委屈巴巴):我只是担心你……

看懂我的伏笔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