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血族迷情(1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这副模样, 林怀然捂住了自己的左胸口,这个地方好像注入了一丝暖意,而意识里的那份血契却越发躁动起来。

面前的小狼人变得更加痛苦, 他紧紧皱着眉,眼睛一眨, 那碧绿的幽泉便流出了泪,顺着略微骨感的双颊滑下, 滴到了枕头上。

“好疼……主人, 我好疼啊……”

他痛苦地喊道,紧紧抓住男人的手臂, 身体潜意识地想要靠过来。

格纳现在身体发烫,需要一个冰冷的身体给自己降温, 所以触碰到寒意后,他一反常态地贴了过来。

至于是不是借题发挥,就有待思考了……

林怀然只是恍惚了一瞬, 就被人抓住了机会。

格纳此时像是一个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攀附着林怀然,那尾尖带着一点红的狼尾捆绑住了男人的腰身,像是一条蓬松的腰带一样,下巴磕在了墨发男人宽厚的肩膀上。

这让小狼人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喟叹,好似这样就可以缓解身体内的疼痛。

林怀然想要动手推开他, 但听到怀中不停发出的闷哼声后,那双冷硬的双手突然卸了力道,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小狼人的裸露的背脊, 带着安抚的力道。

“主人……谢谢您……”

格纳也知道分成吗,没有占着男人的喜欢便更进一步。

只是隐在暗处的脸上没有一丝疼痛的扭曲表情,他面色冷静,眼中是疯狂的偏执, 无不透露着违和感。

再多疼爱我一点吧,主人……

血契的躁动好似减缓了一些。

按理来说,血契只要订立成功,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数。像这种被订立的一方疼得痉挛的经历,他也从未听说过。

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因为种族不同而导致的副作用吗?

林怀然一时间无法回答,只是催动着体内的绯红之力去平息血契的躁动,他依然保持着抱人的姿势,眼睑微微低垂。

此时的格纳也从“疼痛”中缓过来,他离开了贪恋的肩膀,微微抬起头,和自己的主人来了个对视。

墨色和暗绿色的交汇,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随着烛火的微微摇曳,那不停律动的两色光透出几分神秘,这是属于暗夜的秘密。

格纳的视线顺着男人高挺的鼻梁下移,最终停在了他玫红的唇上。

小狼人不自觉地吞咽了一声,小小的喉结微微滑动,眼中带着几分失控,他的手撑在男人的膝盖上,头微微抬起,想要去亲吻什么一样……

突然,林怀然的眼中划过一抹冷冽,他抬起手,直接打散了那道红色的攻击。

男人的眼眸里闪着热烈的怒火,此时的他不再顾忌怀中人的不适,便推开了他,站在了地上。

“怀!你们在干什么!”

金发少年的声音怒气冲冲,还带着几抹被“背叛”的委屈和伤心。

艾弗里现在气极了,但当看到男人眼中的冷意后,他身体微微一颤,怒气突然没了宣泄的地方。

“没有做什么,这么晚不睡觉,想做什么?”

“我……”

艾弗里看到了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光着上半身,胸膛处盛开着一朵诡异但美丽的血色彼岸花。

当他看到这个的时候,整个人如坠冰窟,是彻底没有了火气,之剩下了害怕。

血……血契?!

怀怎么可以在那个身上留下这层印记。

艾弗里突然明白自己或许并不是唯一特殊的,自己这层被初拥的身份在血契面前一击就碎,丝毫没有可比性。

格纳注意到了这么大的动静,他没有用被子遮盖身体,就这样裸|露着,虽然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附着,却有着独属于少年狼人期的“少年感”。

——这是一种独特的感觉。

察觉到艾弗里的目光后,格纳先是呆愣,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露出灿烂的笑容,可那笑并不达眼底,反而还是深深的讥讽和得意。

你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被我拿到啦~

林怀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眼神交流,如果真的知道他们在较量着什么,也不会引起他什么别样的情感波动。

……因为太无趣了。

维尔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也目睹了全过程,说实在的,看到自己的王抱着一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哦不,是男孩,心里也是有气的。

可他明白,这绝不是用来发脾气的理由。为了避免惊扰到其他人,他关上了门,便隐匿在角落处,那是一个连烛光都照不到的地方。

只有那一双钢蓝色眼眸在黑夜里闪着蓝色的光。

林怀然看到了他,高大男人周围都好似被孤寂环绕,存在感变得很低,让人难以察觉他的行迹。

想到了任务后,原本想要虐他的心有了动摇。林怀然走到了他的面前,打了个响指,淡红的光瞬间驱散了黑暗,也映衬出男人淡漠的表情。

“维尔,你会永远效忠于我吗?”

维尔蓦地一惊,男人严肃的语气让他也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他听到了自己用着最庄严的语气宣誓:

“我愿意用生命去效忠您……”

我的信仰。

很好。

林怀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原本想要虐人的心思也淡了,打算顺其自然地发展了。

现在的他是彻底把原先的男主现在的反派变成了自己人了,这对之后的任务会有很大的帮助

维尔因为林怀然的笑容而恍惚,最后也傻傻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以示回应。

当林怀然看到他的笑容后,也是知道自己做了傻事,立马收起了笑容,把男人给小角落里拉了出来。

“你们回去睡觉吧,晚安,各位。”

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很久了,林怀然这段时间都待在奥利镇做事情,是避开另外三个人行动的。

作为科维斯王国王宫所在地的奥利镇是非常大的,同样这里也是这个王国最繁华的地方。

它的占地面积很大,这里的平民也很喜欢在闲暇之时聊八卦。

逛了几圈的林怀然已经听麻木了,这些人的八卦就是逃不开皇室,以及那位深受民众爱戴的公主。

比如说……公主又跟亲王当众虐狗啦,公主又得到了国王的宠爱和赏赐啦,公主今天又更美啦。

林怀然:……

这几句通通不离那位传说中的公主,林怀然只想说一句:

无语!

系统:无语就闭嘴,显得你很幽默一样。

总之,林怀然除了做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也听到了许多关于科维斯王国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心里也慢慢地有了底。

而科维斯王国最近发生的大事就是突然出现了多起平民死亡事件,而且这群死亡的人脖颈上都有着一排小孔。

本来是没有人知道的,知道有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发现了这个奇怪之处,他非常恐惧,四处向别人传播这个消息想要压压惊。

可惜的是,他最后也以同样的方式见上帝去了。

这件事引起了民众极大的恐慌,贵族们想要压制住这件事,也已经晚了,它就像是大风刮过一样,留下一片狼藉。

科维斯王国的异样也引起了别国的关注,还有一些其他的种族打算混水摸鱼。

进入奥利镇的路口每天都可以抓到乔装打扮成人类的其他种族。

眼见形式越来越严峻,国王真的是忙的焦头烂额。其实早在出现第一起事故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去彻查了,可查了这么久,没有一点消息。

这些死者的手法都很像被吸血鬼吸干血而死亡的,国王自己心里都有些发怵,但还是得硬着头皮去维护统|治。

可面临着这样危险的情况,国王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听从那位来自塞缪尔家族的亲王的建议,决定……

关闭科维斯王国与外界交往的大门,希望进行内部解决。

林怀然明显感觉到这里不对劲,这位国王可能也被蒙在了鼓里,或许他也只是一个受人利用的棋子罢了。

结束了一天的秘密任务后,林怀然穿过一条暗巷,出现在了一个略显古朴的大门面前,右手微微一推,便小心地走了进去。

自从打算在科维斯王国长期停留后,林怀然就买了一栋在小镇处显得有些偏僻的处所。

这是一栋隐秘的小屋,四周有着苍翠的绿树做掩护,站在远处的人是看不到这里有座房子的。

“怀,你回来了!”

正准备做饭的艾弗里看到了他,开心地对他打着招呼。

“主人!”

穿着新衣服的格纳突然出现在林怀然身后,经过这段时间的补充营养,正在长身体的少年期狼人格纳的身高蹭蹭蹭地往上长,现在和林怀然只差半个头了。

而且他还坚持锻炼,身上的肌肉线条优美,但并不影响美感。

“希特,喝杯水吧。”

维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站在了林怀然面前,伸出手递给了他一杯水,然后接过林怀然没有喝完的那杯水,对着他喝过的部位接着喝完了那一整杯水。

此时的林怀然已经坐在了绿树下的小石凳上,严肃地说道:“科维斯王国要关闭了。”

语罢,林怀然看向格纳和艾弗里,接着说道:“我需要你们两个人帮我做一件事。”

作者有话要说:  走一波剧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