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血族迷情(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 都可以告诉我,不要逞强。”

林怀然的余光扫到了表面上正在看风景的维尔,但伸出的手已经放到了格纳的头上。

他轻轻地揉了揉, 而小狼人也乖巧地回应着,脸上露出了舒服满足的表情, 像是一只小狗崽一样惹人喜爱。

听到男人的安抚后,格纳的鼻头一酸, 视线好像变得有些迷糊。

他轻轻地吸了吸鼻子, 那看似坚强的外壳轰然坍塌,露出了脆弱不安的内在。

格纳也只是一个少年期的狼人, 没有得到过爱的他实际上有些患得患失,他会抓住那片刻的温暖。

暖意从心底升起,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看到了格纳那眷念交付一切的目光,林怀然淡淡地笑着,坏心眼地把手移到了小狼人那不停抖动的狼耳上。

用了点力气捏了捏, 便看到了刚才还温顺的小狼人脸颊爆红,就连那白皙的耳垂都红的好似血滴一般。

格纳强忍着挥开耳朵上的手的冲动,但平息这一股冲动后,男人指腹上的温热就显得尤其明显。

好像被他触摸过的地方都变得滚烫起来。

狼耳是狼人身体上仅次于狼尾的敏|感部位,格纳现在浑身酥麻, 但这种感觉却越发让他沉迷。

好想……让他多摸摸自己,好舒服啊……

不知不觉,小狼人的狼尾也缠上了林怀然精瘦的腰身, 那深灰色的尾巴像是一条带着温度的锁链一样,勾勒出了男人腰身的弧度。

这是一种男性荷尔蒙的体现。

狼尾顶端的尖尖细细地摸索着男人的尾椎,让林怀然的眼神越发的晦暗。

格纳也顺从内心的想法凑了过来,仰头低语道:“主人……我……”

嘭!

门被一股大力推开, 发出巨大的声响。

屋内的三人都被吓了一跳,齐齐地往门口处看去。

艾弗里右手托着晚餐,左手还维持着推门的姿势,脸上带着笑容,一脸坦然地走了进来,丝毫不惧三人的视线。

“饿了吧?快来吃饭!”

看到维尔霸占了窗户边上的饭桌,艾弗里“礼貌”地说道:“请您让一下,谢谢。”

因为是背对着林怀然的缘故,艾弗里也不想装什么乖宝宝了,虽然话语里很客气,但眼睛里闪烁着的厌恶明晃晃地让维尔看到了。

那眼神好似在说:赶紧滚!你个脏东西!

维尔一时感到有些愤怒,但顾及着场合,还是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朝林怀然走去。

在他起身后,艾弗里收起眼中的鄙夷,拿出一块精美的手帕,对着维尔刚刚坐的地方细心地擦拭着,最后摆好了盘,示意林怀然来坐下吃晚饭。

看到这副架势,林怀然也感到有些疑惑。

这两人……

有仇?

“格纳,你也来吃吧。”

艾弗里绝对是一个很好的伪装者,虽然心里排斥接近林怀然的一切事物,但还是把表面功夫做的很足,让人根本挑不出错处。

听到艾弗里的声音,格纳的身体微微一颤,暗绿色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恐惧。

林怀然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他看了看艾弗里。

艾弗里察觉到他的目光后,对他甜甜一笑,眼中满是期待。

但当林怀然的目光移走后,格纳又从这个金发少年的眼神中看到阴冷与警告。

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格纳看向林怀然,主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吗?

注意到格纳的目光后,林怀然的目光柔和了几分,捏了捏小狼人没什么肉感的脸蛋,问道:“饿了?去吃饭吧。”

格纳点了点头,但没有动作,而是握住了林怀然的手腕,好像林怀然不吃,他也不吃一样,满是幼崽对主人的依赖。

看到这副场面,艾弗里笑得更甜了,可心里的阴暗面却扩大了许多。

这个碍眼的东西……得找个机会处理掉!

“快来吃吧。”

林怀然点了点头,正想带着格纳一起去吃晚餐,却感觉到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腕被握住了。

现在他的手腕都被人扼住了(x)。

林怀然回头看了维尔一眼,没想到他竟然会逾越,握住自己的手腕。

但当他对上维尔的目光后,心底这短暂的异样顿时消散了。

因为林怀然从男人的目光中看到了孤独,以及……

被抛弃的委屈感。

林怀然:???这氛围不对啊。

系统:宿主太野了,这四个人的修罗场只有他跟憨批一样没有察觉!

“你也一起吃饭吧。”

面对维尔时,林怀然的神色是肉眼可见的冷淡,他挣脱了维尔的禁锢,带着格纳离开了床位。

维尔垂下眼睑,钢蓝色眼眸是让人看不透的复杂,他五指成拳,紧紧地握着,浑身上下好似都散发着一股黑气。

他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上,好似跟周围的寂寥融为了一体。

“过来吃饭。”

紧握的拳蓦地松开。

“来了……”

这顿晚餐吃的是普普通通平平无奇,林怀然只吃了几口便吃不下去了。

见他停下来,另外三个人也不约而同地停下,看向他。

“你们接着吃啊,看我就能吃饱了?”

系统:是的,美人可饱腹嘛,嘿嘿嘿……

林怀然突然被逗笑了,嗓音因为愉悦的加成而十分抓人,好似带着一股温馨的感觉,配上从窗边倾泄进来的皎洁月光,柔和了男人冷冽的五官弧度。

就好似神圣的神明落入人间一样,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三人被林怀然的声音唤回神,接着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只是单纯地为了饱腹,而不去细尝味道。

因为没有味道(苦笑)

吃完饭后,众人休息了一下。

感觉到胃里的食物消化得差不多后,林怀然就先一步去洗漱了,留下另外三人共处一室。

当明亮如光的男人离开后,离了光的照耀的三人又陷入了黑暗之中,自愿进入这漫长的等待……

还是艾弗里先开了口,“怀是我的,你们没有资格觊觎。”

说完后感觉不够有杀伤力,接着补充道:“一个害的怀受内伤的少年期狼人,一个之前背叛过怀的人与血族的混血。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可恶呢?要不是不好和怀交交代,不然我就……”

其余两人都明白他话里的未尽之意。

维尔对他的“狂言”根本不屑一顾,而格纳也没有被他的话给吓到,根本不像之前在林怀然面前的那副温顺的样子。

此时,艾弗里又开口了,把火力对准了维尔,“怪不得我一开始问你和怀是什么关系的时候,你竟然不说。换做是我,也绝对说不出口自己曾经背叛过他这种话。”

维尔听出他话里的嘲弄之意,很想锤爆他的脑袋,但想想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

因为……这个讨人厌的金发少年好像很讨希特喜欢。

格纳本身就是狼人,有主人在的时候自然乐于收起自己锋利的爪牙。

可当主人不在时,小狼人会竖起毛发,警惕着生存。

那双暗绿色的狼眸中一时变化莫测,可最终还是平息下来。

见两人都没有什么反应,艾弗里顿觉无趣,撇了撇嘴就坐了下来,单手撑着下巴等着林怀然回来。

三人也没有等多久,林怀然就已经洗漱好回来了。维尔第一时间走了上去,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细细地擦干头发。

剩下的人也一一去洗漱了,盛夏的夜晚会有蝉鸣在鸣叫,这种用生命去唱响一整个盛夏的生物,将会在夏走之时死去。

房间里有两张床,因为有四个人的原因,林怀然在回来之前又开了一个房间,他拿出钥匙,不知道要交给谁。

“你们谁去隔壁睡?”

林怀然没有想要去隔壁睡的想法,便坐到了这个屋子里的另外一张干净床位上。

见此,格纳眼疾手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眼带得意地看向只能去另外一间屋子睡觉的二人了。

“怀,夜晚才是我们的主场啊……”

身为血族的艾弗里其实并不需要睡眠,注意到林怀然越来越冷的目光后,也适时地闭嘴了,拿起钥匙走了出去。

维尔也站在原地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渴望的声音,也跟着走了出去。

就在林怀然闭目养神的时候,一道略带痛苦的闷哼声响起。

发现是躺在另外一张床上的格纳发出的后,林怀然皱着眉,掀开了被子,朝他走去。

“主……主人……好疼啊……”

小狼人蜷缩着身体,暗绿色的眼眸里浸满了水色,像是一潭碧绿的幽泉。

他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说到最后只能发出气音。

看到他这副场面,林怀然感觉到有些糟糕,他绷着高贵冷艳的表情,手上的动作却稍显“流氓”。

林怀然俯下身去,伸出的手还没有触及到格纳,就被他忽地握紧了。

那手心带来的湿热汗意让林怀然有些不舒服。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吼道:“乖,先松手,让我看看你哪里疼。”

格纳是一个在主人面前乖巧听话的小狼人,他松开了手,一副躺平的模样,可以任由林怀然做任何事情。

嘶……

感受到那份血契的躁动后,林怀然面色越发冷冽,他伸出手,为小狼人脱去上衣。

果不其然,那暖白色的胸口处的彼岸花正在闪着妖冶的红光……

作者有话要说:  码完榜单,我累了zz

下章开始搞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