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血族迷情(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从死神手里捡回了一条命后, 格纳就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了。

睡着的他,深灰色的狼耳轻轻地动了动,比一般少年狼人更大的狼尾巴闲适地摇晃着, 整个人陷入无比放松的状态。

林怀然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抚摸过他的狼耳朵, 果不其然感受到了怀中身体的颤栗,他的双手露出利爪, 好似下一刻就要因被冒犯而袭击摸他耳朵的人。

可他没有, 立下血契的格纳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的,他只会服从与崇敬, 像是一种印在灵魂深处的刻印。

而且,即使是睡着的他也希望多和林怀然亲近, 他收回利爪,下意识地把头埋在男人的怀中,那双不停摇动的狼耳扫过男人白皙的下巴。

有点痒……

林怀然的头重新抬起, 整个人站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小狼人走出了这个犯潮的小藏间。

林怀然为什么要救他?

当然是因为这个小狼人对他有价值,一个出色的商人会牢牢地抓住利益。

就凭格纳未来的出色表现,林怀然就不会放弃这个唾手可得的机会,但他立下血契除了出于情况紧急, 也有属于自己的考量。

血契是血族的秘法,只有极高等的血族才会使用的法术,但对自身会有一定的消耗, 所以即使是高等的血族也不会轻易去尝试它。

可血契的威力是巨大的,一旦有人订立了血契,那么另一方便永远都不会背叛,可以说是最好的控制手段, 当被订立血契的人服从度越高,发号施令的人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无法违抗。

此时,已经到了黎明时分,酒馆里静悄悄的。

林怀然打消了休息的念头,用宽大的斗篷遮盖住自己,然后用抱小孩的姿势把睡熟的小狼人抱在了怀里,拿了一件大衣盖住了他。

没有人会发现他的身份。

做完这一切后,林怀然踏上寂寥少人的街道,因为刚刚天亮的缘故,这个时候的街道还只有一些小摊贩,林怀然拉了拉自己的兜帽,快步消失在街道尽头。

……

走过好几条街道,维尔跟着卡茜迪走进了血猎协会的所在地。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迎面而来了一条带血的鞭子。

维尔侧身险险躲过,差点脸就破了相。

他身后的女巫也适时地走到一旁,她的身边站着的是魔法协会的人。

见到这一幕,维尔眼神一暗,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转而冷冷地看了卡茜迪一眼。

女巫不惧他的眼神,反而没心没肺地笑了笑,但是眼中满是恶意。

“维尔。”

血猎协会会长发话了,维尔收回心思,尊敬地面对他。

“会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维尔没有回答,但明眼人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

这位年轻血猎的发展势头很猛,隐隐有盖过协会会长的趋势,这让身居高位的男人有些反感。

没有人会养着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所以这位会长想要“借题发挥”一下。

“维尔,你之前消失了那么久,去了哪里?”

“出去游玩了一段时间。”

“游玩?我看你是去私会情人了吧!”

会长大声说道,手中的鞭子又凶狠地抽了过来。

这一次,维尔没有选择躲开,而是伸出手握住了鞭子,然后用力一拉,把另一边的会长带了个踉跄。

“不允许你侮辱我的王!”

因为鞭子带着勾刺,男人的手心此时一片鲜红。

维尔气极了,什么情人!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玷污自己的信仰。

就算是自己……也不行!

“哈哈哈哈!维尔,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是血猎,竟然和血族的人厮混在一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对你发逮捕令?”

会长威胁道,但声音却没有多大底气。

他现在不想和面前的男人撕破脸,这次来也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以此来宣泄自己对他积深已久的不满。

想到了男人的武力值……

会长决定用舆论弄臭他,管他真假,让他以后都无法在血猎界立足!

如果趁机把他赶出血猎协会就更好了,正好除掉心中一大祸患!

维尔没有回答他,那双钢蓝色眼眸里早已经看不见暖意,像是汪洋大海被千里冰封。

寒冰从海洋深处开始,逐渐铺满整个海面。

两方人马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谁也不想要先挑破这个氛围。

这个时候,作为第三方的魔法协会会长开口了,她是一名披着魔法斗篷的中年女性,手握象征着至尊女巫的魔法权杖,姿态优雅,但那打量的目光令维尔感到很不舒服。

“这种人……还需要留在血猎协会吗?”

听到这话,血猎协会会长表面上是脸色凝重,实则心里已经疯狂大笑。

这个老巫婆干的漂亮!

维尔知道他们之间的把戏,没有什么多大的感受,有的只是不屑和讥讽。

既然他的信仰已经回归,自然可以退出血猎协会,一生去跟随自己的王。

要是这群血猎敢打他的注意……

那就是找死。

“你们两个就别惺惺作态了,我退出血猎协会就是了。”

维尔开口道,会长立马答应了下来,“好!来人,剥夺去他身上的血猎勋章。”

协会的元老有些不忍,因为事情完全没有证据和定论,不想要就此放弃这个强大的力量。

但看见会长态度坚决,也就闭口不语了。

算了算了,这种人也没有必要待在这里了。

维尔没有给他们近身的机会,自己从口袋里拿出勋章,轻轻地放在地上,转身离去。

“慢着!”

维尔回头。

“退出血猎协会需要付出代价,这是我们每个血猎都知道的,维尔,请吧……”

最后,男人看似面色从容地走出了血猎协会,但脚步不复往日的矫健,反而有些虚浮。

但维尔还是坚持走着,咳嗽了几声后,他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王……他要去找王。

男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一时间感到觉前所未有的孤独感袭来,他不知道自己的王在哪,他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寻找自己的信仰。

他看上去很强大,可现在心里却有些脆弱,那种被抛弃的感觉让他险些发狂,直到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和怀什么关系?”

维尔撩起眼睑,看向面前的少年,但对上视线的时候,维尔心里变得有些不安,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

“怀?”

维尔疑惑道,成功收获了面前人的白眼。

“怀希特,你和他什么关系?”

这个名字一出口,维尔知道那种不对劲是怎么回事了!

太像了,两个人虽然容貌完全不同,但气质却及其相似,像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一样……

见维尔好似呆在原地,艾弗里有些不耐烦道:“回答我的问题!”

被人这么对待,维尔也不想给他什么好脸色,冷着脸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完,就一个人转身离开。

艾弗里见没有得到自己的想要的,也转身离去,打算自己一个人找人了。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给对方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

在阳光越来越明亮之前,林怀然找到了一个还算正规的住处。

走进房间后,他把窗帘拉紧,把还在熟睡的小狼人放到了床上。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阵心悸,转过身,就看到一个金发少年破窗而入,姿态优雅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后笑着看向他。

“怀,我终于找到你了。”

语罢,不给林怀然反应的机会,就跟个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扑到男人的怀里。

林怀然:窗户破了,赶紧赔钱!

暂时沙雕了一下,林怀然还是稳稳地接住了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抱够就放手。

可这在少年眼里便是林怀然嫌弃他的亲近,他的身体一僵,紧紧地抱了一下就违心地松手,退后一步,仰视自己的长亲,眼神带着十足的痴迷。

这与他清冷的气质十分违和,像是走火入魔一般。

林怀然见到他也没有很意外,毕竟是自己初拥转换而来的新生血族,自己对他还承担着教养的责任。

“艾弗里,你不是应该待在希特家族的新的领地吗?我之前对你的要求,你是打算违抗吗?”

察觉到男人话里的责备,艾弗里脸色一下子苍白,他连忙低头,一时有些慌乱,连忙解释道:“我……太想您了,族长把您的消息告诉了我,他也同意了我出来找您。”

“我是您的仆从,我该永远侍奉您的,怀。”

【林怀然:系统,你在吗?我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初拥他了,太粘人了……】

【系统:你该!这就是代价,你必须对他负责!】

【林怀然:……你不要说的这么奇怪好吗。】

“好吧,下次不要这样了。”

林怀然的声音又恢复原样,也没有想要施行什么惩罚。

反倒是艾弗里注意到了藏在男人身后的人,看到那露出的狼尾,少年忍住震惊,问道:“怀,您身后是躺着什么人吗?”

林怀然没有注意到少年语气中的深意,淡淡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道:“等他醒了,你记得帮他照顾一下,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嘭,门关上了,独留艾弗里和正在睡觉的格纳共处一室。

艾弗里抬起脚,走到了床的旁边,看向正在安然熟睡的小狼人,眼里不自觉地涌现出狠厉和冰冷。

哈……怀真的很放心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说一下,其实百度上关于血族的资料很多,但我不是很想按照百度上写的,所以加了很多自己的东西,小可爱们千万不要考究,经不起推敲的!

纯属脑嗨!

没错!这个新人物是小林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做任务通过初拥转换来的新生血族。

我感觉受的戏份有点少……哈哈哈(定锅盖跑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