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血族迷情(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进地下的藏室, 因为没有灯光的原因,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林怀然的眼睛变成了竖眸, 夜视能力开启,缓步走了进去, 那响彻耳旁的狼嚎声,好像带着些许的痛苦与不甘, 与一般狼叫的声音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夜视能力开启下, 林怀然可以清楚地看到房间里的景象,在他的大长腿迈动了几步后, 他的墨色眼眸蓦地对上了一双发着暗绿色光芒的眼睛。

该如何去形容这一双眼眸呢?

它像是碧绿幽深的清泉中心的黑色漩涡,带着一股神奇的魔力诱人沉沦。

又像是雪域之上高傲狼王的眼神。

骄傲、强大、让人不自觉地身体一颤。

林怀然恍惚了一瞬, 又恢复了原样,重新对上那道目光,发现自己刚刚看到的强大皆为泡影, 那一双眼眸里出现的先是震惊,然后便是害怕与排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林怀然逐渐看清了他的样貌。

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头浅灰色的头发上有着凝固得暗红的血迹,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裤, 四肢基本上都有着伤痕。

有些伤还不停地往外渗着血,足见所受伤的时间不久。

本该是最青春灿烂的年纪,这个男孩却浑身警惕着, 看到林怀然干净清爽的打扮后,眼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向往和羡慕。

但不停触发的疼痛让他接着以最防备的姿态面对世间万物。

他的四肢被拷着锁链,只有口中可以不断发出示威的嘶吼声。

看到男孩的一对狼耳和一条狼尾巴后,林怀然才真正确定面前男孩的身份。

——狼人, 还是一只少年期的狼人。

只会张牙舞爪地驱赶自以为是的“敌人”,被禁锢着,失去了狼人族引以为傲的速度。

林怀然一时有些疑惑,为什么这家小酒馆里会关着一名狼人?

而且这位狼人还浑身是伤,虽然还有力气冲自己吼叫,那也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

林怀然相信,如果没有及时得到医治,这个小狼人绝对活不过一天。

他……要不要救?

【系统:当然要救啊!宿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林怀然:滚蛋,他也不是人啊。】

【系统:是吼……他是狼人,本质上算不了人类,顶多算兽人。但宿主还是得救,还记得原剧情里那个为塞缪尔家族效力,在最后与希特家族大战中出力最猛的人物吗?】

【林怀然:……?】

【系统:就是他!这边建议宿主还是救一下为好哈,把敌人转换成队友啥的,不要太爽好伐!】

林怀然还想再跟系统说几句,却发现它急急忙忙地下线了。

看着面前受重伤的小狼人,林怀然陷入了沉思。

按照这个世界的背景,血族和狼人可是完全敌对的势力,已经互相争斗了几个世纪。

如果让人知道他一个血族亲王救了个狼人……

那也没关系,反正那群血族也拿他没办法。

林怀然也是想要救小狼人的,但对于他的来历还是很疑惑的。

就凭他被关在这么一个小酒馆里,就值得人慎重思考一番了。

“嗷呜……”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狼人突然哀嚎了一声,整个人好像因为疼痛而痉挛,他死死地低下头,开始挣扎起来,眼睛里也逐渐盛满泪水,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洗刷出一条白色的线条。

脏污之下,是暖白色的肤色。

小狼人的动静成功让林怀然从思考中回过神,他快步走上前去,单手扶着男孩的肩膀,右手重重地抬起他的头,开始帮他检查起情况。

可男孩并不想配合,在林怀然的手伸向他的眼睛时,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画面,竟突然暴起想要去咬林怀然的手。

林怀然毫不留情地捏住他的脸颊,冷声说道:“喝到了我的血,你会死的比现在更快。”

不知道是不是他听懂了“死”这个词,又或者是男人眼里的冷意震慑住了他。

小狼人突然安静下来,但那一双暗绿色的眼眸依然死死地盯着林怀然,五指握拳,显然是紧张极了。

见他乖巧,林怀然快速地为他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是不是有人用银器弄伤了你?”

男孩停顿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哑声说道:“是的,他们用银叉划过我的身体……”

该死!

银器对于血族和狼人都是可以致命的东西,林怀然不知道他距离上一次被银器划伤多久了。

显然,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小狼人很快就要死了!

现在去找会治愈术的巫师显然来不及了。

“你快死了。”

听到这句话的小狼人颤抖得更厉害了,虽然他有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但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即使是得到自己的噩耗,男孩也没有选择放声痛哭,而是无声地落泪,头借着林怀然的手勉强抬着,看着男人的眼神里是不甘与害怕。

他……还不想死啊。

欣赏了男孩的一系列表情后,林怀然眼神暗了暗,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低声说道:“如果你愿意放弃你的一半狼人血统,那么我可以救你。”

听到这句话,格纳沃克眼睛猛地一瞪,那带着锁链的双手使劲伸着,但因为锁链太短的缘故,他无法触碰到林怀然。

骨节分明的手不停地乱抓,像是溺水之人最后想要抓住那块漂浮木板。

林怀然本来不想做回应,但发现男孩的手的摆动幅度越来越大,锁链声音越来越响后,为了不让他骨头移位,以至于伤上加伤。

林怀然主动伸出空着的左手与之交握。

当双手交握时,林怀然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只小狼人远没有面上表现的那般冷静,手不停地抖动着,手心虽然发烫,但带着细微的湿意,指缝里也有着血污。

“放弃一半的狼人血统……”

格纳咽下稀碎的呜咽声,眼眸低垂,像是在思考……

思考他应不应该为了活命而放弃独属于狼人族的尊严。

男孩闭上眼睛,原本凝聚的泪珠又顺着脸颊滴落。

同类的打骂、所谓父母的厌恶眼色、毫不留情地抛弃,那拿着金币的恶心的嘴脸。

现在突然一回忆,格纳竟然发现自己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欢乐的场面。

狼人的身份带给了他什么?

只有他人的白眼与嫌弃,甚至于是别人对自己的深深的恐惧。

看来,这个身份带给他的只有痛苦,没有……一丝一毫的甜蜜。

现在他要死了,用自己的一半血统去换活下来的机会。

他……

会做的。

“如果大人真的可以救我,那么我愿意放弃这低贱的狼人血统。”

格纳重新睁开眼睛,手下意识地收紧,静待男人的回答。

他听到了男人略显戏谑的声音……

“我是血族,是你们狼人族一生的死敌,你宁愿以后身上留着的另外一半血是属于血族的吗?”

格纳沉默了,他知道面前的男人肯定是特殊的,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是血族。

哦,不……在看到那一双竖眸后,他就应该注意到的。

可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么以血族的另外一半血活着,要么死。

“只要可以活下来,我都可以接受。”

他突然抬起头,眼睛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好似会让与之对视的人因此而灼伤。

不愧是一只真正的小狼崽子。

“好吧,但我们需要订立一个契约。以我的血立下的血契,以后,你必须服从我的意志,我会是你的主人,如果你违背我的意志,那么你就会爆体而亡,再无转世的机会。”

“你愿意吗?”

我愿意吗?

格纳在心里反问道,细究了一下,他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地排斥,反而是因为男人说的话而涌起了一种兴奋感。

这太奇怪了。

见男孩又沉默了,林怀然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笑道:“你没有时间给自己浪费了。”

格纳没有防备地撞入那一双墨色眼眸里,那纯粹的墨色一时让他迷失了自我,跳入了猎人为他设置好的陷阱里。

他之后是怎么回应的?

他说——

“好。”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林怀然点了点头,主动划开自己的手腕,撬开格纳的嘴巴,为他喂下自己的鲜血。

在看到格纳因为喝下自己的血而脸色发青的时候,林怀然收回了手,左手轻轻地在右手手腕上一挥,伤口瞬间消失。

林怀然伸出双手,结了个红印,往格纳的胸口上打去,一股暗红色的魔法能量在两人之间不断萦绕着。

噗——

小狼人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整个人陷入虚弱状态,隐藏在白衬衫下的胸口处开了一朵妖冶的曼珠沙华。

——这是他的主人最喜欢的花。

林怀然伸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切断了锁链,把双眼打架的格纳拥入怀中,发现他身上的伤口极速愈合后,男人松了口气。

看来这血契是成功了。

感受到身体重新涌现出来的生机,格纳细声说道:“谢……谢谢您,我会遵守血契,用我的一生……”

“奉您为主。”

作者有话要说:  开心吗兴奋吗激动吗?

我反正是爽了,带着凌虐美感的小狼人真的太可了!

下一章把受拉出遛一遛,还有一个神秘人物没有登场。
sitemap